Google Adsense

2016年6月6日星期一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四 :第十三章 脱胎换骨






刘裕足尖点在一棵大树的支干末端去,借力斜掠而下,同时拔出厚背刀,登时刀光闪起,当他落到密林地面,回头瞧去,被斩断的枝干先后掉往地上,发出坠地的声音。

    他连续劈出九刀,砍断了九根枝干,当得起刀无虚发的赞誉。最难得他是在迅疾飞翔的情况下办到,每刀劈出的角度和时间拿捏各有不同,凭的只是一口真气。
    刘裕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过去的三天三夜里,体内逆转了的真气,令他的心神,完全集中在如何调适的艰苦过程里,他只能选密林荒野的路走。
    最初的一天一夜最难捱,真气每运转一周天,都令他难受得要命,脉袕像要爆裂开来似的,然后情况逐渐改善。
    他已渡过淮水,离广陵还有五天路程。他深信抵达广陵的时候,他将不再是以前的刘裕,而是有把握面对任何劲敌的人。纵然力不能胜,也足以逃之夭夭。他有信心如是在山林之地,凭他的索蛊婕迹强如孙恩也追不上他。
    刘裕挨着一棵大树的粗干坐下,厚背刀搁在腿上,想起王淡真。
    这三天他遏抑着不去想她,此刻却忽然失守。
    他害怕独处的时候,因为没有事物叮分散他的心神,而想起乇淡真不但令他痛苦,还有心力交瘁的劳累感觉。际此强敌环伺的时刻,他必须振作。
    不知是否把关于王淡真的记忆,藏得太深了,此刻怀念她时,脑海中只浮现淡淡的一道倩影,她的花容模糊而不清晰。
    自己是否开始淡忘她呢?


    还是因不胜负荷,下意识地抗拒对她的思忆?
    又想起江文清,想起分离时的情况。当时如果拥吻她,她会如何反应?
    这个想法令他感到刺激。
    燕飞说得对,人总不能活在永无休止的自我折磨裹,生命中还有很多其它美好的事物。江文清能否代替他心中王淡真占据的位置呢?
    他不知道。
    这个想法更令他有内咎的感觉,感到对不起王淡真。
    心中旋又响起屠奉三的忠告。
    尽管他不愿认同屠奉三的看法,却清楚屠奉三说得有道理,男女间的爱恋变幻难测,与公事混在一起,会产生预想不到的后果。
    至少在目前错综复杂的形势里,他不宜有任何感情的包袱,令他像以前般心有挂虑。
    逢场作戏该没有问题吧!
    唉!怎办得到呢?
    怎可以在失去王淡真的悲伤,仍横互心里的当儿,又背着江文清,去和陌生的女人欢好?
    就在此时,他看到前方密林外五里许处的山头,冒起一股浓烟。
    刘裕跳了起来。
    这并不是寻常人家的炊烟,而是故意引人注目的烽火。
    烽火当然不该是冲着自己而来,除非有人掌握到他这几天内会到广陵去,计算出他从边荒集往广陵的路线。咦!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想到这里,刘裕心中一动,隐隐感到施放烽烟者的目标大有可能是自己。
    如果换作以前,他宁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必定绕道而行。可是现在不论内功刀法,都有大突破,他不但不惧对方,还希望有试刀的机会。遂把心一横,朝烽火冒起处疾掠而去。


    高彦在艳阳移往中天的时刻,手拿着卓狂生的计划书,带着轻松的心情,来到西大街两层高的回回楼大门外。
    这家以烤羊肉驰名边荒集的著名食府外挤满了人,像是不用付账似的。
    高彦正奇怪为何不名一文的荒人们忽然富有起来,看清楚点,方发觉回回楼大门处,挂了一个以各种汉胡文字写上“准许赊账”的木牌子。
    高彦心忖回回楼的老板客木沙心真懂得做生意,知道卖马之后人人有钱分,昕以不怕赊欠。哑然失笑时,给人大力拍了一下肩膀。
    高彦转身一看,原来是姚猛。
    姚猛哈哈笑道:“看你春风满面的样子,是收到了小白雁千里送来的情书,还是说服了大小姐,肯放你到两湖去会佳人呢?”
    高彦并不愚蠢,登时醒悟过来,恍然道:“原来你们是有陰谋的,硬派我负责观光团的业务,就是不让我到两湖去。”
    姚猛道:“我们是为你的小命着想,不要怪我们。现在人人都为你动脑筋想办法,你和小白雁的事再非你个人的事,而是与边荒集的荣辱有关。嘿!我对你这么好,你该如何报答我呢?”
    高彦愕然道:“不是施恩莫望报吗?哪有人像你这般厚颜无耻的。现在我是不折不扣的穷光蛋,如何报答你?你奶奶的,你除了会用口来说空话,实质上为我干过什么呢?”
    姚猛笑嘻嘻道:“高少息怒。所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我姚猛好歹都是边荒集有头有脸的人。你奶奶的,你的旅游公署可否赏我们兄弟十来分差事肥缺,我们的手头都很紧哩!”


    高彦立即神气起来,现出原来如此的神情。道:“我现在没牢和你谈这些小事,放心吧!谁肯听话,自然是有福同享。待我有空时再坐下干杯谈个痛快。”
    说完撇下姚猛,进入回回居去。
    燕飞立在山岗上,看着远处西面扬起的尘沙,虽然因距离达十多里,看不到对方确切的情况,但凭经验便晓得来骑有数百之众,会否是某方的兵马呢?
    这区域该属慕容永的势力范围,对方虽不是自己的敌人,不过看在慕容战份上,慕容永又正穷于应付慕容垂的大军,他也不愿落井下石。
    想到这里,燕飞奔下山岗,朝北进发。
    走不到十多里,前方炊烟四起,原来是个有规模的小镇。
    燕飞心中一震,终晓得刚才看到的马队非是任何一方的兵马,而是一群聚众四处杀人放火、奸滢抢掠的马贼。
    纵使有要事在身,燕飞哪能袖手不理。
    拍拍背上的蝶恋花,燕飞全速朝前方的镇集掠去。


卷二十四: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