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6月6日星期一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五:第一章 真龙不死











高彦来到西门大街卓狂生的说书馆大门外,对面就是红广有的洛阳楼,除说书馆外,这一带的七、八栋楼房,均属红广有的物业,今红子春成为夜窝子的大地主。

    卓狂生的说书馆,像大多数夜窝子内的青楼睹场般仍末重新启业。道理浅显,因为荒人囊内缺金,开门做生意,只会落得门叮罗雀的局面,所以精明的荒人都按兵不动,以免耗费灯油之余,且须支付工资。
    边荒集确实极需一个振兴经济的大计。
    踏入说书馆的大堂,可容百人的空间只有卓狂生一人,正对着一排排的空椅子伏案疾书,感觉挺古怪的。
    卓狂生停笔往他瞧来,哈哈笑道:“高小子你来得及时,我刚为你那台说书写好章节牌。”
    高彦趋前一看,见到案上放着五、六块呈长形的木牌子,其中一块以朱砂写着“小白雁之恋”五个红色的人字,这些牌子会挂在说书馆入门处,让来听说书的人晓得有哪几台书,知所选择。
    高彦失声道:“你这家伙聋了吗?我说过还须好好的去想清楚。他奶奶的!你的绝世蠢计一定行不通,只会害死我,更会气得小白雁最后谋杀亲夫。”
    话说完伸手把“小白雁之恋”的大牌广抢到手上去。
    卓狂生并没有阻止他,抚须笑道:“小广你给我冷静点,我想出来的办法,从来没试过行不通、想想吧!当小白雁怒气冲冲不惜千里来找你算帐,方发觉是一场误会,化嗔怒为狂喜,你说有多么动人。”


    高彦举起手中木牌子,苦笑道:“这也有误会的吗?连物证也有了,她会认定我是卑鄙小人,竟出卖她的私隐来赚钱。我敢肯定她除谋杀亲夫外,还会把你的说书馆拆掉。你害我,但也害了自己。”
    卓狂生欣然道:“放心吧!技巧就在这里,我这个计划分作两方面,首先是如何把小白雁气得暴跳如雷,非来边荒集寻你晦气不可,人了地完全失去自制力。”
    高彦往后移,捧着牌子颓然在前排磷诱中处坐下,唉声叹气道:“你愈说老子愈心惊胆跳,你这样胡搞下去,最后只会砸了我和小白雁的太好姻缘。”
    卓狂牛瞪眼道:“听书要听全套,不要这么快下定论、你奶奶的,到两湖去是无可选择的最后一着,町选择的话,当然是引她这大小姐到边荒集来,只有在边荒集你才可以为所欲为、胡天胡地,如果在两湖,不论小白雁如何爱你,怎也要顾及聂天还的颜面,不敢逾轨,明白吗?更大的町能性是老聂封锁了消息,根本不让她晓得你到两湖去找她,用云龙把她载往无人荒岛,让我们两个傻瓜扑了个空。”
    高彦没精打采的道:“她肯来当然是最好,在边荒集我更是神气得多,通吃八方。但如用你的蠢办法,她可能永远不原谅我。”


    卓狂生道:“她生气,是因为你出卖和地之间的秘密恋情,可是如果当地来边荒集找你算账,方发觉你完全没有出卖地,更明白这足今有情人能相会的唯一手段,便会被你的一片痴情感动。他娘的!不可能有更好的办法。”
    高彦愕然道:“你光前说要卖地和我的故事,现在义说不会出卖地,不是前后矛盾吗?”
    卓狂生微笑道:“此正为窍炒所在,小卖的是由我拼凑出来的版本,是以局外人的立场说故事,只要地听过这台书,便会知道事实上,你对与地之间的事守口如瓶,根本是一场误会。”
    高彦一呆道:“怎办得到呢?”
    卓狂生道:“连边荒集都被我们夺回来,有甚么事情是办不到的?小白雁之恋的话本由我供给,完成先给你过目,看过后你便会放心。”
    高彦抓头道:“若是如此,恐怕不够威力激地到这里来。”
    卓狂生指指脑袋,傲然道:“我想出来的东西,包管你拍案叫绝。看你这小子也有点表演的天分,便由你现身说法,亲自来说这台书宝。如何?这样够威力了吗?”
    高彦色变道:“你是不足想吓破我的胆?由我亲自出卖地,她还肯放过我吗?尽管内容全是杜撰的,仍然是不行。”
    卓狂生道:“这恰是最精采的地方,就看小白雁对你的爱是否足够,让我告诉你,爱的反面就是恨,爱有多深,恨便有多深。用你的小脑袋想想吧!假如随着我们观光大计的推展,消息四面八方的传开去,其中一项是你高小子,将亲门到说书馆说‘小白雁之恋’这台书,消息传至两湖,会有甚么反应呢?”
    高彦捧头道:“当然是把我的未来娇妻气个半死,恨不得把我剥皮拆骨,斩成肉碎。”


    卓狂生拍案道:
“这就是最理想的反应。老聂和小郝肯定不会封锁这样的‘好消息’,还会立即让你的小白雁知道此事,以令她明白识错了你这卑鄙小人。对吗?”
    高彦放开手,道:“这还不是害我吗?”
    卓狂牛道:“以小白雁的性格,肯定会抛开一切,来找你这负心郎算账。而聂天还却没法反对,因为他必须遵守承诺,不能插手干涉你和她之间的事,管那是郎情妾意、又或谋杀亲夫。明白吗?”
    高彦垂头丧气道:“大概是这样子吧!”
    卓托生胸有成竹的道:“再想想看,当她其势汹汹的来踢馆,却发觉你根本没有说她半句闲言,且宁死也不肯出卖她,她会有甚么感觉呢?”
    高彦胡涂起来,道:“且慢!你是说要我说书只是个虚张的幌子,根本没有这回事?”
    卓狂生大笑道:“你终于明白了。记着哩!说谎后必须圆谎,才可以把小白雁骗得服服贴贴。你的英雄救美只是个骗局,却绝不可让她看穿,所有荒人兄弟都会在此事上为你隐瞒,人人异口同声说你不爱江山爱美人,为小白雁背叛了边荒集。问题来了,背叛边荒集是弥天大罪,不可能没有惩戒的。不过在钟楼议会上,众人念在你迷途知返,且能带罪立功,又得燕飞拼死保着你,所以只罚你到敝馆来说书,以表明你与小白雁划清界线,挥彗剑斩情丝的决心和诚意,表示出忏悔之心。”


    高彦发了一会呆后,拍额道:“真荒谬!亏你想出这样的馊丰意来。他奶奶的,于是我这富贵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好汉,便诸多推托,死也不肯登台表白。唔!不过你刚才不是说过另有版本吗?又是甚的一回事?”
    卓狂生道:“这是个特为小白雁和一心要破坏你们小夫妻的人而设的版本,随宣传边荒游而传遍南方各大城镇的文本散播。你的小白雁之恋只列章回的标题,尽可能加油添醋,例如甚么娘的‘一见钟情’、‘爱郎情切’、‘共度春宵’诸如此类,总之不气死小白雁不罢休。哈!当然哩!以上标题无一实情,只是局外人想当然而矣。”
    高彦认真的思索起来,皱眉苦思喃喃道:“你这条激将之计真的行得通吗?”
    卓狂生道:“信我吧!这个险是不能不冒的,对了!还有一件事,我不想动用公款,小查那间灯店的营运资金,你必须直接向大小姐借银,此事没得商量,明白吗?”
    高彦无奈的道:“你说怎办便怎么办吧!我敢不照你的意思吗?他奶奶的!这件事我还要仔细想想,老子点头才可以实行。”


    ※※※


    刘裕登上小山岗,烽火仍熊熊燃烧,不住把浓烟送往高空。
    忽然心中一动,脑海浮现任青?诱人的花容。
    刘裕心小大讶,难道自己竞承继了燕飞的灵觉,可以对人生出神妙的感应。旋又推翻这个想法,因为他嗅到一丝丝若有似无的香气,而此正是任青-动人的体香。他敢肯定如果不是内功上有突破,一定会把气味疏忽过去。
    自己应否揭破是她弄鬼,以收先声夺人的震慑效果呢?
    念头一转,又把这诱人的想法放弃,因为与他心中拟定好的策略不符合。
    过去的几天,他整个心神全放在体内真气的运转,和如何把与以前迥然有异的真气,应用到刀法上去。养息时则思量返回北府兵后的生存之道。
    屠奉三说中了他的心意,他必须韬光养晦,敌人愈低估他愈理想,所以他决定把现在真正的实力尽量隐藏起来,让敌人误以为他仍是以前那个刘裕。
    他是北府兵最出色的探子,善于凭气味追蹑目标。从刚才嗅得任青-留下的气味,他可以断定任青娓离开烽火处有颇长的一段时间,或许是二、三个时辰,换过以前的他肯定再没法嗅到任何气味,所以他决定装蒜,以令此妖女没法掌握到他现在的本领。
    刘裕目光扫过小岗南坡茂密的树林,那是唯一最接近他的可藏身之处,刘裕心中暗笑,掉头便走。


    “刘裕!”
    刘裕已抵东面坡缘处,闻言止步道:“任后有何指教?”
    破风声直抵身后。
    刘裕旋风般转过身来,任青-盈盈站在他面前两丈许处,消瘦了少许,仍是那么焯约动人,神情冷漠地瞅着他。
    想起曾和她有过肌肤之亲,同室共床,却说不出是何滋味。
    任青-幽幽一叹,本是冷酷的眼神生出变化,射出幽怨凄迷的神色,轻轻道:“刘裕你现在是大名人哩!淮水一战,使你名传天下,现在连边荒集也落入你的手上,理该大有作为,因何还要回广陵去送死呢?”
    刘裕哑然笑道:“我死了不是正中任后下怀吗?我们的关系早巳在建康结束,从此是敌非友。勿要对我装出关切的模样,你当我是呼之即来,挥之则去的傻瓜吗?”
    任青-微耸香肩,浅笑道:“谁敢把你当作傻瓜呢?我是来找你算账的,我的心佩在哪里?”
    刘裕摇头叹道:“亏你还有脸来向本人要这讨那,你死了这条心吧!心佩纵然在我身上,我也绝不会拿出来给你。本人没时间和你纠缠不清,你想要甚么,先问过我的刀好了。”
    任青-双目杀机大盛,沉声道:“勿要触怒我,你那三脚猫本领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专程赶来,岂是你虚言恫吓可以唬走。我知道你有一套在山林荒野逃走的功夫,不过在你抵达最接近的树林前,恐怕你已一命呜呼。不要怪我没有警告在先。”


    刘裕闻言大怒,又忙把影响体内真气的情绪硬压下去。以前当他心生愤慨的时候,体内真气会更趋旺盛、气势更强大。但被改造后的先天真气,却恰好相反,愈能保持灵台的空明,真气愈能处于最佳状态。只是这方面,已是截然不同的情况,大幅加强了刘裕对自己的信心。
    自离开边荒集后,他的首要目标是要保存小命,至乎用尽一切手段以达致此目标,当然绝不可意气用事,因小失大。
    表面看来,任青堤并不能对他构成任何威胁,可是深悉她的刘裕,却比任何人都清楚她的危险性。除非能杀死她,否则天才晓得她会用甚么卑鄙手段对付自己。
    他能杀死她吗?
    这个念头确非常诱人。他早下了大决心任何挡着他去路的人,他会毫不犹豫的铲除。
    蓦地一股邪恶陰毒的真气袭体而至。
    刘裕心中一懔,晓得她的逍遥魔功又有突破,更胜上次在建康遇上的她,不怒反轻松的笑道:“原来任后的功夫又有长进,难怪口气这般大,好像本人的生死完全躁在你手上似的。但我偏不信邪,请任后出手,让我看看你有没有杀死我刘裕的本领。”
    他的口气虽仍然强硬,但却留有余地,不致于令任青娓下不了台。
    任青-忽然“噗哧”娇笑起来,眼内的杀气立即融解,化为温柔之色,一副万种风情向谁诉的诱人媚态,抿嘴道:“我们讲和好吗?”


    刘裕失声道:“甚么?”
    任青-回复了谈笑间媚态横生的风流样儿,若无其事的道:“自古以来,分分合合是常事而非异况。人家坦白告诉你吧!我并没有让任何人沾过半根指头,你是唯一的例外。你是个有经验的男人,自有办法判断我是否仍保持处子之躯,你想在甚么地方得到我,人家绝不会有半句反对的话,如此刻引释去你的疑虑。青娓不论如何狠心,也不会伤害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
    尽管刘裕清楚她是个怎么样的妖女,可是当她如眼前的情况般巧笑倩兮的,说出献上动人肉体极尽媚惑能事的话儿,也感心跳加速,大为吃不消,更令她以前在他心底留下的恶劣印象迷糊起来。
    刘裕心叫厉害,涌起当日在广陵军舍与地缠绵的动人滋味,叹道:“任大姐勿要耍我了,你既然已选桓玄而舍我,今天何苦又来对我说这番话呢?你不是说我回广陵是去送死的吗?对一个小命快将不保的人献身,不是明知输也要下注?”
    任青-双目射出温柔神色,轻轻道:“小女子以前对刘爷有甚么得罪之处,请刘爷大人有大量,不再计较。你这个人啊!蛮横固执得教青-心动。你知不知道人家因何要特地来找你呢?”
    刘裕语带讽刺的道:“不是要来杀我吗?”
    任青-欣然道:“给你这冤家猜中哩!我是一心来杀你的。”
    刘裕人感错愕,呆瞪着她。


    任青-平静的道:“这叫盛名之累。傅言‘刘裕一箭沉隐龙,正是火石天降时’。可是我偏不信邪,而要证明你是否天命眷宠的人,只有一个方法,就是看能否杀死你。你如果被杀死,当然不是甚么真命天子。对吗?”
    刘裕又感到她邪异真气的威胁力,晓得已被她的气机死锁,逃也逃不了,只余放手硬拼一法。
    他当然不足害怕,只足不愿被她以此直接了当的手法,摸清楚门己的真正实力。从容微笑道:“难得任大姐这般看得起我,是我的荣幸。不过任大姐冒这个险似乎不太值得吧!你如杀不死我,便要饮恨在本人刀下,你以为还有另一种可能性吗?”
    任青-嫣然笑道:“只有这个办法,才可以判断你是否是应天命而崛起的真命天子,这个险是值得冒的。如果真的杀死你,可拿你的首级去领功,杀不死你嘛!我任青?以后死心塌地的从你。刘郎啊!你舍得杀人家吗?人家不但可以令你享尽床第之乐,还是你手上最有用的一着暗棋,今你在应付桓玄时得心应手。我可以立下毒誓,永远不背叛你,永远听你的话。”


    刘裕大感头痛,冷喝一声“无耻”,厚背刀出鞘。
    他不论才智武功,已非昔日吴下阿蒙,经过这些日子的磨练,更对自己建立起强大的自信,有把握应付任何情况。
    他决定狠下心肠,斩杀此妖女,好一了百了。
    任青-一声娇笑,红袖翻飞,两道电光分上下朝刘裕疾刺而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