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6月6日星期一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四 :第八章 奇穴妙用












荒人能二度重夺边荒集,是个连荒人们本身也是直至梦想成为事实,方敢相信的奇迹,令荒人欢欣如狂,歌舞达旦,尤其是敌人遗下大批物资粮食和武器,边荒集又大致保持完整,且多了数十座箭楼石堡,大增荒人的安全感,更坚定荒人将边荒集回复兴盛的信心。

    这场仗打得既漂亮又迅快,比对起战争的规模,阵亡者不到百人实是了不起的数字。
    慕容战和拓跋仪率领六千兄弟,追击败军五十多里,再杀敌逾二千人,这才班师回集,只可惜让姚兴等主要将帅借雾脱身,逃返北方。
    三天后大雾终于散去,边荒集虽是百废待举,但荒人的生活逐渐回复往常的情况。
    这天早上,燕飞坐在的为他特设桌椅第一楼的空址上,享受着清晨的阳光,蝶恋花横搁在大圆桌上,悠然自得地瞧苦东大街人来车往的热闹情况。
    荒人都晓得他的脾性,没有人敢打扰他。
    庞义和刘裕分别拿着杯子和两坛酒,放到大圆桌上,在他左右两边坐下。
    庞义笑道:“这是第一批从寿阳运来的烧刀子,贵得要命,那些卖酒的奸商真懂做生意,不过看你远行在即,倾家荡产也只好买了来给你送行,”
    刘裕拔起坛盖,为燕飞斟酒,欣然道:“我明天才走,祝你一路顺风,把慕容宝杀得屁滚尿流,以后有人在他面前提起燕飞两个字,都要全身发抖唤娘。”
    庞义道:“他肯定会被小飞的蝶恋花割去卵蛋,还如何呼爹唤娘。”
    燕飞笑道:“勿要夸大,大家喝一杯。”
    三人举杯互敬,一饮而尽。
    燕飞看着杯底,点头道:“相当不错,但比起雪涧香却差远了,希望回来时可喝到老庞你精制的仙酿。”


    庞义欣然道:“这个没有问题,我还准备重建第一楼,说个定你回来时,便可以坐在楼上喝酒,此事已得到所有荒人兄弟的支持。”
    这时卓狂生、屠奉三和方鸿生三人联袂而至,坐在三人对面。庞义为他们摆杯子斟酒,气氛热烈。
    敬酒祝贺后,卓狂生以衣袖抹掉唇边酒渍,笑道:“今次我们在短短三十八天内,经历了弃守、避敌、众义和反攻,其间又与各方敌人周旋,斗智斗力,力压司马道子当然是光荣的胜利,最精采是大破荆湖联军和挟雷雨之威,于一夜间把实力是我们三倍的敌人扫出边荒集去,尽显我们荒人的团结和本领。从今以后,谁想来进犯我们,都要三思而行。”
    屠奉三冷哼道:“历史将不重演,因为荒人已成为雄霸边荒的劲旅,只有别人担心我们去侵犯他,而不是我们要担心别人敢来惹我们。我们更会改变策略,把势力扩展往南北两方。”
    转向燕飞道:“当慕容宝大败而回,慕容垂便没有选择,只好亲自领兵讨伐拓跋圭。我可以保证,届时我们荒人的夜窝族大军已准备就绪,可以全面出击,从慕容垂的魔爪里把千千小姐迎接回边荒集。”


    燕飞目光投往刘裕,道:“不过首要条件是刘兄必须能控制北府兵,压制桓玄和司马道子,否则如让他们任何一方乘虚而入,边荒集将三度沦亡。且敌人因有前车之鉴,会改采焦上政策,而不会长期驻守,徒耗人力粮资。”
    刘裕感到肩上的责任加重。事实上即使他回归北府兵,命运仍是与边荒集息息相关,至乎千千主婢的命运亦系乎他的成败,也只有他能令荒人远征北方时没有后顾之忧。在现今的情况下,这条路是多么难走,多么的遥远和不可能。不过他并没有气馁,反攻边荒集的成功为他带来新的启示,就是智慧、谋略和决心,在绝对劣势F能起的有效作用。更重要的是,他也已成为荒人和北府兵心中毋庸置疑的英雄,具备了一切成为谢玄继承者的条件。
    沉声道:“我不会令各位兄弟失望的。”
    卓狂生竖起拇指赞道:“好汉子!刘帅回广陵后,必须万事小心,包括在街上闲逛又或一饮一食+因为我的章题“刘裕一箭沉隐龙,正是火石天降时”,已在南方传得街知巷闻、家喻户晓,不信可随便找个刚从南方赶来做生意的人问个清楚。这种情况是当权者不能容许的,所以他们定会千方百计、不择手段的在你尚未成气候前铲除你。”


    屠奉三接口道:“卓馆主句句金石良言,锋芒太露必会惹来灾劫,刘兄必须比平常更谦虚自守,韬光养晦,静候时机,慢慢在北府兵内培养势力。你那匹来自谢玄的宝马就留在边荒集吧!否则足呵成为罪柄。”
    江文清、程苍古、费二撇、席敬和陰奇五人亦相偕到贺,坐满了整张大圆桌,庞义忙指使伙计去张罗多几张椅子,以应付知情赶来送行的其它兄弟。
    江文清一对妙目先落在刘裕身上,带点她罕有流露女性化的羞涩味儿,道:“宋大哥已抵淮水,二天后到达建康。”
    宋悲风于光复边荒集后翌日清晨离开,由江文清派双头舰送他一程往淮水南岸,然后让他登岸从陆路赶赴建康。她此刻向众人作出报告,该是双头舰刚回来。
    众人中只有刘裕和燕飞清楚,宋悲风是因谢道韫而火速赶到建康去看情况。
    不知如何,江文清瞄刘裕的那一眼,竞今刘裕有心跳加速的感觉。这美女仍是一贯的男儿扮相,可是落在他的眼中,却足充满花朵盛放的女儿家风采,艳光逼人,充满挑战和诱惑的味儿。
    江文清随后向燕飞道:“祝我们的边荒第一高手,再接再励扬威北域,大破慕容宝的远征军。”


    众人闻言轰然起哄,敬第三轮酒。
    红子春、呼雷方、拓跋仪、丁宣、姚猛和姬别此时到来,气氛更趋热烈。得来不易的胜利份外令人感到珍贵,众人仍浸沉在边荒集二度失而复得的狂喜里。
    程苍古道:二呙彦那小子滚到哪襄去了?“
    姬别笑道:“怕是又开始发疯哩!”
    卓狂生捋须微笑道:“小子来哩!”
    众人循他目光瞧去,高彦正从柬大街飞步奔至,神情兴奋得自己搬椅子,硬挤入燕飞和庞义中间去,嚷道:“难得各位边荒集的大哥大姐全体在场,我有一个一石三鸟的绝世好计,说出来让各位大哥大姐参考参考,看看是否行得通,以报答各位一直以来对我争取终身幸福的鼎力支持。”
    红子春怪笑道:二局小子你究竟是来送行还是谈生意?“高彦热情不减,手舞足蹈道:“什么都好,老子这条绝世好计,既可以发大财赚大钱,二可以在南方扩展影响力,三可以为刘爷造势。如此不但我们边荒劲旅的军费有着落,更可以稳定南方,使刘爷大增与人斗争的本钱,当时机成熟,我们北伐营救千千和小诗姐时,便不用担心南方有人敢扯我们后腿哩!”


    众人哄然大笑,包括燕飞和刘裕在内,都当他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信口开河,没有人相信他可以想出有建设性的东西。
    程苍古道:“我敢和任何人赌一铺,高小子说出来的话,一定峰回路转,最后还是与他的小白雁有关系。”
    姬别大笑道:“程赌仙当庄家如何?我赌你说对了。”
    高彦丝毫不以为忤,欣然道:“你们肯定输大钱,我迎娶小白雁的大计早有着落,不须劳烦你们。”
    转向卓狂生道:“对吗?我的婚礼筹办人?”
    众人目光投向卓狂生。
    卓狂生捋须笑道:“高小子确没有胡说八道,我已决定陪他往两湖勇闯情关,务要抱得美人归。哈!真爽!”
    屠奉三皱眉道:“你们想试探出名心狠手辣的聂天还,对你们容忍列怎样的地步吗?”
    卓狂生道:“老聂当然不是善类,但也不致于这小家子,我们该有一番作为。何况夫妻情份是宿世冤孽,注定是鸳鸯终町成眷属,非是喊打喊杀便可以拆散我们高少和小白雁。哈!”


    众人还有甚好说的,大疯子加上痴情种,两湖不给他们闹得天翻地覆才怪。
    高彦兴奋道:“不要以为老子我为了爱情会荒废正事,我们今次到两湖去,是顺便办我现在报上的绝世好计,保证你们叫绝。”
    一直含笑不语的燕飞叹道:“快说吧!我没有太多时间陪你发疯。”
    高彦神秘兮兮的道:“由我脑袋想出来的东西,会差到哪里去呢?坐稳了,此计有个风光的好名字,叫……嘿!就叫“天袕观赏探奇之旅”如何?”
    江文清“噗哧”娇笑起来,瞅着高彦道:“你在胡诌什么?”
    高彦微一错愕,定神狠狠盯了江文清几眼,讶道:“是否我看错?大小姐今天特别迷人,春风满面,与平日不同。”
    江文清俏脸红起来,啐道:“我警告你,勿要对我乱嚼舌头,留给你的小白雁去忍受吧!”
    众人起哄大笑,暗里都觉得高彦说的话有根据。
    刘裕接触了屠奉三带着提醒他小心意味的眼神,道:“说罢!我们正洗耳恭听。”


    高彦道:“边荒一向是南人禁足的地方,而边荒集更是天卜最神秘有趣的地方。只是碍于道路危险,怕随时会赔上老命,所以爱惜生命的人都没胆量作边荒之游,只有爱冒险和不怕死的人才敢来。”
    卓狂生首先赞同道:“有道理!人就是这样子,愈是行人禁足之地,愈有吸引力。且边荒集在外人眼中一向是天下最堕落之地,吃喝嫖赌,各类玩意儿应有尽有,连不该有的也有,式式俱备。哈!有机会谁不想享受堕落的滋味。”
    高彦欣然道:“我这提议在以前是没法办得到的,因为集内帮会随时发生火并,自身难保下,谁敢保证来趁热闹者的安全,现在这问题当然不存在。”
    慕容战皱眉道:“你究竟想说什么呢?可以直话直说吗?”
    高彦道:“慕容老大你有点耐性行吗?如果我不解释清楚整个构思的来龙去脉,怕不够说服力嘛!”


    庞义道:“我们已经非常有耐性了。”
    高彦瞪他一眼道:“勿要疯言疯语的影响老子的思路。他奶奶的,长话短说,我这绝世好计就是最佳振兴边荒集的速成方法。我们虽得回边荒集,但以前赚下的都来不及带走,人人变成穷光蛋,大家要从头开始,没有点鼓吹经济的手段,如何回复以前的财力?凭什么去南征北讨?他娘的!你们明白我是为大家着想吗?”
    费二撇点头道:“开始有点道理哩!不过仍未引入正题。”
    高彦神气的道:“我的振兴大计,就是举办名之为“天袕探奇”的观光团,由我们边荒集提供绝对安全的保证,安排有兴趣的人到边荒集来观光,胜地就是到白云山区去参观现在最炙手可热的天下奇景,我敢保证当参加者,站在天降火石撞击出来的大坑袕旁,会看得目瞪口呆,大感不虚此行。”


    听者无不动容。
    卓狂生拍桌道:“每个收多少?”
    高彦道:“大小老幼同价,一个人头黄金二两,铁不二价。不过开始的首三个月有优惠,减半收费。”
    费二撇最精于计数,皱眉道:“是否便宜了点呢?我们还要管接管送、包吃包住,赚不了多少。”
    高彦道:“精采处正在这里,对南方的豪门富族,二两黄金不算是什么一回事。可是来到边荒集后,面对各种诱惑,谁能按着钱袋不花银?呢?保证百业兴旺,各位大老板人人日进斗金。”
    屠奉三道:“这是说来容易做时难,我们如何在南方招徕生意?又如何应付朝政的干涉。如果整船人给拿了去坐牢,我们还有面子继续办下去吗?”
    高彦道:“所以我和老卓要亲自出马,去说服沿江各河的大帮会,大家合作赚大钱。各地的黑帮便是我们的代理人,由他们各自去招揽顾客,打通各地贪官污吏的关节。如此我们便可兵不血刃的在南方扩展势力。大家有利可图下,自然称兄道弟,从此紧密合作,至少有什么风吹草动,可以立即通报,谁来侵犯边荒集,就等于打破大家的饭碗,肯定成为公敌。”


    红子春道:“这小子不无几分歪理。”
    高彦更兴奋了,晒道:“什么歪理?你奶奶的,大家想想看吧!什么“一箭沉隐龙,正是火石天降”只限于道听涂说,可是如果每天有十多个观光团,穿花蝴蝶般天天去看这个老天爷弄出来的奇迹,还有人敢怀疑我们刘爷不是真命天子吗?他娘的!当日我站在坑袕旁,便看得头皮发麻,整个人动弹不得。如此奇景,人生难得一见。不信-问我们的天下第一高手小飞,当时我便见他在坑袕旁发呆。”
    燕飞和刘裕对视苦笑,却没有人明白他们的心事。
    卓狂生再拍桌道:“通过!高小子一生最有建树就是这一趟。如此振兴经济的伟大方案,只有我们荒人想得出来,只有我们荒人敢去做。最妙是如摆明车马邀人来吃喝嫖赌,那些子日道貌岸然之士怎肯撕下伪装,可是以观天袕之名而到边荒集来,便可以振振有词。他奶奶的!我就加送一台“一箭沉隐龙”的说书,包管人人乐而忘返,花光袋内的银?方肯罢休。”
    屠奉三道:“这样太露骨了,最好完全不提刘爷和天袕的关系,大家心中有数算了。”


    庞义失声道:“连屠爷你也同意这小子的异想天开。”
    江文清正容道:“高小子的提议确是针对目前我们处境卜的良方重药,且是切实可行。一直以来,边荒集对外人都有庞大的吸引力,守法的人都爱尝试一下无法无天的荒人生活方武,何况现在我们更提供了一个欣赏奇景的机会。”
    姚猛道:“刘爷有什么意见呢?”
    刘裕摊手道:“我这个统帅已于三天前解甲归田,此事该由议会决定。”
    陰奇道:“有人反对吗?”
    大家互相看来看去,接着起哄大笑。
    高彦喝道:“燕小子快表态,我的提议你敢不支持吗?我是在为千千和小诗姐的归来动脑筋啊。”


    燕飞起身,把蝶恋花挂到背上去,另一手抓着放在地上的小包袱,目光落在一直没有发言的拓跋仪身上,道:“小仪认为高小子的想法行得通吗?”
    拓跋仪欣然道:“我看不到有什么风险,值得一试。”
    燕飞向高彦笑道:“听到吗?今次给你抢尽风头哩!”
    又向刘裕道:“刘兄送我一程如何?”
    众人都知道他有话要和刘裕私下说,知情识趣地起立恭送两人动身离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