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6月6日星期一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四 :第一章 倾吐衷曲










慕容垂到达时,风娘正指挥女兵为纪千千主婢搭起营帐,好让她们休息。

    纪千千面无表情的看着慕容垂来到身旁,不发一言。
    小诗施礼退到风娘身边。
    慕容垂微笑道:“千千仍怒气末消吗?”
    纪千千淡淡地道:“有甚么好生气的?皇上不累吗?”
    慕容垂向风娘打个眼色,待后者领小诗避到远处,苦笑道:“我是来向千千送礼赔罪的。”
    纪千千讶然瞧着慕容垂,秀眉轻蹙道:“送礼?”
    慕容垂流露出诚恳的神情,叹道:“我这份赔礼与别不同,是有关边荒集的最新消息。”
    纪千千“啊”的一声娇呼。
    慕容垂喝道:“牵马来!”
    亲兵们连忙把两匹战马送至两人身前。纪千千踏蹬上马,随着慕容垂策骑出营地,直抵附近一道小河旁,然后沿河奔往上游,穿过一片疏林后,前方忽然出现一个小湖,在晨曦刚露的时刻,湖岸树木茂密,一片葱茏,掩映入湖,格外清幽。
    于奔波一夜后,骤然见列眼前涟漪泛碧,浮光跃金的动人湖景,实在令人心旷神怡、浑忘尘俗。
    慕容垂放缓马速,打于号着追在马后的亲兵散往四方把守,然后偕纪千千下马来到湖岸旁。
    轻风徐徐拂过小湖,吹得两人衣袂飘扬。
    慕容垂叹了一口气。
    纪千千走到露出湖面的一方平滑大石坐下,伸个懒腰,道:“皇上似是心事重垂哩!”


    慕容垂坐在她左后侧的石块上,苦笑道:“如果我能够分身为二,当不会有任何烦恼。”
    纪千千望着湖水,一群鱼儿正无忧无虑的在水襄追逐嬉戏,她不由想起“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两句话。心忖虽然不晓得鱼儿们是否真的没有忧愁,可是它们的自由自在,却是自己最渴望的生活方式。
    道:“边荒集之战是否有结果了?”
    慕容垂摇头道:“战事虽尚未开始,但却有新的变化。”
    纪千千道:“新的变化?”
    慕容垂面向湖水沉默不语,纪千千可肯定他不是在看湖里的游负,而是陷入沉思之中。
    她可以想象到慕容垂内心的矛盾和为难处,因为他们足处于对立的位置,她的好消息便是慕容垂的坏消息、不过她清楚慕容垂的胸襟,要不就完全瞒着她,否则必会坦诚相告。同时心中奇怪,天下间竟有他慕容垂解决不来的事。荒人在两次遭劫后,仍有可今他担心的反击力吗?
    慕容垂心情沉重的道:“最近边荒发生了一件轰动南北的异事。”
    纪千千别头往他望去,慕容垂刚仰望晴空,在晨光里他的面容特别清楚,轮廓像崇山峻岭般起伏,如若自亘古以来便存在的山岳,经得起风雨的考验。
    慕容垂目光朝她迎来,现出令人心折的深情。
    纪千千暗叹一口气,避开慕容垂的注视,轻轻道:“有甚么事可今皇上心烦呢?”


    慕容垂道:“在边荒集东南面颖水东岸的山区内,一块火石从天而降,把一座破寺化作飞灰,撞开一侗深广数十丈的大坑袕,令整个边荒震动起来,火光直冲天际,威势惊人至极点。”
    纪千千愕然道:“竟有此事?天降凶兆,地有灾劫,真不是好兆头。”
    慕容垂道:“晋室新皇便为此下诏罪己。”
    纪千千皱眉道:“皇上竟为此事忧心吗?”
    慕容垂叹道:“此事发生的时间地点,均耐人寻味,当时荒人在刘裕的指挥下,正与荆州和两湖联军,在淮水和其北岸,水陆两路全面交锋,最后以荒人大胜作结,千千对此有何联想呢?”
    纪千千听得心中忐忐,却没有答他。
    慕容垂催促道:“千千?”
    纪千千柔声道:“我该怎样回答皇上呢?天意难测,谁都说不清这是甚么一回事。”
    慕容垂现出笑意,道:“千千是南方第一名士的干女儿,该比任何人都有资格谈论此事。刘裕不是谢安慧眼挑中的人吗?”
    纪千千往小湖对岸瞧去,岸沿处长着高矮不一的苍老古树,夹杂着野花芳草,际此春初时分,湖水花木互映,更有树木亭亭玉立湖水之中。山色、树影、白云、蓝天倒映在水画上,妙趣天成。
    纪千千别转螓首,秀眸无畏地迎上慕容垂灼灼逼人的眼神,从容道:“皇上相信有天意这回事吗?”


    慕容垂双日精光闪动,冷哼道:“历史足由人创造出来的,至于是否有天意暗中支配朝代的更迭,是我谋划之外的事,亦由不得我去担心,可是此事对边荒之战却有决定性的影响,今我不敢掉以轻心。”
    纪千千摇头道:“我不明白。”
    慕容垂看着她能倾国倾城的如花玉容,忽然又叹一口气,道:“尤有甚者,是傅出火石撞地的一刻,正是刘裕一箭沉“隐龙”的刹那,令天降灾异一事与传说新朝崛起的效应,更被刘裕全盘接收,再加上你干爹的九品观人之法,认定他是谢玄的继承人,对刘裕声势的助长力,简直无可估量。”
    纪千千忍不住地露出心中的欣悦,兴致盎然的道:“甚么一箭沉隐龙?皇上可否说清楚点?”
    慕容垂道:“这是荒人们自编的风言,因为容易琅琅上口,故传播得众口一词。“隐龙”是两湖帮第一号人物郝长亨的座驾舟,外表看与一般的商货船没有分别,查实性能极佳,与两湖帮帮主聂天还的帅舰“云龙”,都是称霸水道的超级战船,“隐龙”于较早前更在建康的大江上大显神威,于建康水师的重重包围下,突围而去,轰动南方。现在被刘裕以特制火箭一箭击沉,一举弄垮两湖帮的远征军,加上灾异凶兆一事的渲染,顿然今刘裕成为荒人的英雄、南人的希望。此事影响之大和深远,会在将来逐渐中现。我敢肯定现时南方没有人敢不把刘裕放在心上。”
    纪千千强压下心头的兴奋,装作漫不经意的问道:“荒人怎会在淮水与荆州军和两湖军交战呢?”


    慕容垂道出来龙左脉,然后道:“现时荒人在边荒集南面颖水两岸集结,准备大举反攻边荒集。请恕我直言,如以表面的情况计算,荒人此战必败无疑。因为不论实力和形势,荒人均处于绝对的下风。”
    纪千千道:“皇上口中的表面情况,指的当是兵力的比较和你们一方有据集固守的优势,可是皇上却担心刘裕是天意所指的真命天子,所以有患得患失之心。对吗?”
    慕容垂哑然笑道:“天意虚渺难测,谁敢肯定?何况这只可能是荒人附会之谈,而我根本不信这一套,可是我却不能低估此事对荒人战士的影响力。就像弥勒教徒盲目相信竺法庆是再世活佛,荒人现在亦完全绝对地信任刘裕,认为刘裕可以领导他们收复边荒集,这种没有理性的信念,今荒人的斗志和十气处于巅峰状态,假设刘裕懂得擅加利用,荒人会发挥惊人的战力,这才是我关心的问题。”
    纪千千强掩饰住心中的震骇,慕容垂再次表现出他对人性的认识,及掌握对手心理状态的超卓能力。在他的指示下,守卫边荒集的联军会针对此点作出部署,那除非刘裕确是老大爷挑选的真命天子,否则荒人真是凶多吉少。


    慕容垂义道:“此事对荒人有利也有蔽,驱使荒人不顾生死地对边荒集发动全面的反击,只要我们抵得住他们第一轮的猛攻,荒人以寡敌众的兵力将无以为继:在军事上,这是孤注一掷的冒险行为。”
    纪千千的心直沉下去,荒人能再次创造奇迹吗?
    纪千千欲言又止,最终没有说话。
    慕容垂凝望着地,忽然像软化下来似的叹了一口气,沉声道:“还有另外一个消息,千千想听吗?”
    纪千千白他-眼道:“你该清楚我的答案,何用多此一问呢?”
    以慕容垂的老练和修养,也差点被纪千千的媚眼勾去了魂魄,再没暇计较纪千千只有在谈起荒人才会恢复“常态”,一颗心“霍霍”的跃动。道:“是关于燕飞的。”
    纪千千娇躯没法控制的轻颤,情不自禁地叫道:“燕飞?”
    慕容垂神色不变地道:“燕飞二度决战孙恩,从南方直打至边荒,最后以不分胜负完结。此战不但令燕飞尽雪前耻,还使他稳坐边荒第一高手之位,除非最后孙恩能击败他,否则天下高手虽众,将没有人能掩盖他的光芒:我慕容垂也以有他这样一个超卓的对手为荣。”


    纪千千一双美目异采连闪,说不出话来,但谁都看得出她芳心内澎湃激荡的情绪。
    慕容垂移开目光,望往晴空,徐徐道:“边荒之战的结果即将揭晓,我会把结果如实奉告,绝不隐瞒。”


    ※※※


    建康。
    琅-王府。
    司马元显踏入大厅,司马道广正负手之在窗前,凝视侧园的春景,默默思索,听到足音,却没有任何反应。
    司马元显直抵司马道子身后,恭敬的道:“爹召孩儿来,有甚么吩咐呢?”
    司马道子淡淡道:“你今天天未亮便出门,到了哪里去呢?”
    司马元显答道:“孩儿开始训练第一批新军哩!所以比平常早起。”
    司马道子点头表示赞许,问道:“质素如何?”
    司马元显道:“质素不错,可是十气低落,直至我盲布增加俸禄,他们才振作了些。士气这东西很难在短期内提升,个过孩儿会在这方面下工夫的。”
    司马道子转过身来,讶道:“你竟懂得注意军队的士气?”
    司马元显俊脸一红,垂首道:“我是从荒人身上学来的,他们的斗志坚如铁石,不论在如何恶劣的形势下,仍不会气馁,这就是士气。”
    司马道子苦笑道:“荒人确是你的良师益友。你多久没有到青楼去?人有时也该放松一下。”


    说到这里,心中浮现楚无暇动人和充满诱惑力的玉容,自她离开后,他有过几个女人,但全不是那回事。
    司马元显道:“有时孩儿也想到秦淮河遣闷,唉!不知如何?没有了纪千千,又想及眼前的情况,最后还是提不起兴致。”
    司马道子点头道:“歇歇也是好事。我今次召你来,是要告诉你两个好消息,但也是坏消息。”
    司马元显愕然道:“爹挑动孩儿的好奇心哩!究竟是怎样的消息呢?”
    司马道子微笑道:“有点胡涂了,对吗,不过你听了便明白。第一个消息是我刚接到殷仲堪的奏章,要求恢复荆州刺史的原职,桓玄、桓修和扬全期也在奏章上署名。”
    司马元显一震道:“他们又再伙同一气哩!爹的分化之策看来对他们的团结没有影响。”
    司马道子从容道:“这只是表面看来。桓玄虽表明支持殷仲堪的要求,事实上却是不得不为之,是形势所逼下的权宜之计,殷仲堪和杨全期确是有实力的人物,可是不论兵法武功,均远不及桓玄,一对一固然非是桓玄对手,联合起来恐怕仍是败多胜少。可是桓玄却不得不顾忌我们和北府兵连手的力量,一日与殷仲堪和杨全期决裂开战,我们必站在殷杨两人一方,桓玄便势危了。所以桓玄现在足忍一时之气,静待最佳时机,再一举收拾殷杨两人。”


    司马元显明白过来,同意道:“爹的分析非常透彻,此事确是好坏参半。”
    又问道:“如此该算对我们利多于害,桓、般、杨三人再没可能通力合作。”
    司马道子道:“那你便要把第二个消息一并考虑。天师军巳完成集结,总兵力达十万人,大小战船近千艘,据报将在短期内渡海进犯会稽。而这正是桓玄等待的时机,只要天师军牵制着我们,他便可以掉转枪头收拾殷仲堪和杨全期。”
    司马元显终不及乃父老到,色变道:“我们岂非两面受敌?”
    司马道子现出一个充满陰险意味的笑容,道:“爹如不预早计算有今天一日,如何有资格在我司马皇朝听政?守会稽的是王凝之,五天前,王夫人道韫才起程往会稽去会夫儿,假如王氏一家人有甚么三长两短,你道会引致甚么后果呢?”
    司马元显一呆道:“这个!嘿!这样不入好吧?”
    司马道子叹道:“你认为我们有另一个选择吗?成大事者,岂容妇人之仁,只有这样,才可以把谢琰和刘牢之拖进这泥淖里。而我们则能保持实力,应付有两湖帮作走狗的桓玄,此事关系列我大晋朝的存亡,显儿必须明白此点。”


    司马元显脸容转白,急促的喘了几口气,点头道:“孩儿明白了。”
    司马道广负手来回踱起方步,现出深思的神晴。
    司马元显不敢打扰他的思路,垂手默立。
    司马道子忽然停下来,注视着儿子道:“你是否对刘裕有好感呢?”
    司马元显坦然道:“孩儿毕竟曾和他并肩作战,唉!只可惜……”
    司马道子沉声道:“不论你对他观感如何,刘裕巳成为一个极端危险的人物,必须除去。近日民间谣言四起,多少都与他有关,最荒谬莫过于甚么“刘裕一箭沉隐龙,正是火石天降时”的谶语。”


    司马元显道:“这只是乱民的附会流言,过一段时问后便会不了了之。”
    司马道子道:“假设刘裕日后屡立军功,在北府兵中节节晋升又如何呢?”
    司马元显不得不承认道:“如此他将成为皇朝的严重威胁。”
    司马道子目光投往窗外,缓缓道:“我们绝不可容刘裕有这么的一天,但此事亦不可躁之过急,且必须施借刀杀人之计,最好他命丧边荒集,如此便干净利落,否则便由刘牢之去办,在兵荒马乱之际,杀个把人还不容易吗、只要提供一个机会给孙恩,包管孙恩做得妥妥当当。”
    司马元显道:“孩儿明白了!刘裕如有命活着从边荒集回来,他的小命也拖不了多久。”
    司马道子现出充满白信的笑容,似乎-叨已尽在他的掌握内。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