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6月6日星期一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四 :第六章 出奇制胜










风势收敛,雷电渐歇,大雨仍是哗啦啦的从昏黑的夜空倒泻下来。

    刘裕呆立岸边高地上,陪伴他的只有宋悲风,其它人全躲进帐篷里避雷雨。
    他清楚地感到生命的转折点,随着这场罕见的大雷暴,已以最特殊的方式来临,而他的命运亦因此与所谓的“天命”挂钩,至少在别人眼中,他本是卑微的命运再不卑微。
    他分不清脸上挂着的是泪珠还是雨水,大雨令他浑身湿透,彻骨的寒凉是唯一使他感到自己存在的因素,令他保持一点清明,不致完全迷失在痛苦的追忆里。
    从寿阳回来后,他一直压抑心底里因王淡真服毒自尽而来的悲苦,可是在这雨泪难分的雷暴襄,挟着大胜可期的激动,他把心中的悲伤尽情释放。
    宋悲风并没有劝止他,只是默默伴随,履行他贴身保护自己的承诺。
    他现在什么都办不到,视野也难及远,现正在边荒集发生的事,像在遥不可及的天涯海角、在他感官之外进行着,唯一把他和边荒集的战事连结起来的,是左方狂流汹涌的颖河河水。


    假设一道突如其来的闪电把他殛死,是否是最大的讽刺呢?他的痛苦会否从此休止?又或开始另一个新的生命,与王淡真再续未竟之缘。
    急雨嘈嘈的天地逐渐安静下来,风势开始减弱,但看情况大雨仍会持续一段时间。
    刘裕在心中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为王淡真失去控制。他要以屠奉三、慕容战等人作榜样,学习如何做一个冷酷无情的战士。只有这样,他才可以在离开边荒集后继续生存,迈向目标。
    燕飞透窗看着把钟楼广场完全置于其威势下的暴风雨,默然无言。
    广场上不见一人,各武重型武器在肆虐的风襄变成幢幢黑影,像一头头俯卧的怪兽,随时可起而张牙舞爪。
    卓狂生来到他身旁,目光投往屹立在大雨迷茫襄的古钟楼,双目现出深刻的感情。喃喃道:“我从未想过古钟楼可以变得这丑陋的,除加建地堡外,还以铁板封闭了所有窗子,密不透风。”
    红子春来到燕飞另一边,道:“肯定大雾接踵而至,水气已开始聚结。”
    程苍古在燕飞身后道:“我们必须在雨停前决定何时下手,如错失时机,难度会倍增。”


    卓狂生道:“如能顺利进入古钟楼,将是最为理想。”
    众人全换上姜兵的装束,不过仍没有把握单凭口令进入古钟楼。
    刚从楼上下来的费二撇道:“我们必须于边荒集回复秩序前动手,若门路不通便来个强攻,只要能跃上石堡顶上,便可以钩索攀上钟楼,再从上攻下去,可能占领了钟楼敌人仍懵然不知。”
    卓狂生道:“如此我们更应趁雨势未歇前动手。小飞你有什么好主意?”
    呼雷方此时加入他们,其它兄弟在采花居人堂内待命,门外的守卫不知躲到哪里去了。夜窝子的大部分楼房都亮起灯火,可是他们这几幢用来放置物料的楼房仍是黑沉沉的,加上广场上的火把全-淋熄,还有风雨未停,这样的环境正提供了他们最佳的掩护。
    但当一切回复正常,他们唯一能藏身之处便是地道。先不说他们绝不可能在会闷死人的地道旰芫茫只要敌人发觉西瓜皮炮被做了手脚,又或有人对他们这批临阵溜回来的水兵生出疑惑,肯定有人来搜查地道的秘密。


    所以地道已失去效用。
    燕飞目光移往石堡顶的城垛,现出思索的神情。
    呼雷方道:“我熟悉姚兴军队的情况,现在既有口令,只要找个借口,我有方法骗堡内的人开门。”
    红子春回头瞥一眼那几筐箭矢,道:“就诈作送箭去如何呢?”
    程苍古老谋深算,闻言皱眉道:“好像有点问题,里面该已有足够的箭用,怎会在这下雨的当儿忽然送箭去呢?”
    红子春焦急的道:“快点想办法,天上的乌云开始散哩!雨快停了!”
    燕飞沉声道:“我多次低估了敌人,所以不希望再次犯错,致功亏一篑,还要饮恨古钟场。”
    众人大喜,晓得他想出办法。
    卓狂生道:“你想到了什么呢?”
    燕飞道:“敌人只要封闭石堡各层间的石阶通道,任我们三头六臂,也没法占据钟楼,到时敌人从四面八方来援,我们只有力战而死。所以强攻应是行不通的。”


    呼雷方道:“然则我们凭什么骗对方打开那道大铁门呢?”
    燕飞道:“那要看是谁在高台上主持大局,假如是姚兴或慕容瞵本人,又或次一级的如宗政良或狄伯友,我们甚借口亦行不通,因为一切只能由他们去决定,我们如何可以假传他们的意旨闯关?”
    程苍古点头道:“现在这四个小子,肯定至少有一人在楼内避雷雨,不过雨停后,他很有可能会走出来,好赶往码头区去看看劫后的情况。”
    费二撇同意道:“对!留在观远台也没有意思,大雾将今他变成瞎子。”
    转向燕飞道:“你有什么妙计呢?”
    对占领钟楼,荒人是志在必得,且为成败的关键。敌人接二连三的失利,受到重挫,士气斗志被大幅削弱,如古钟楼忽然失陷,将进一步从内部动摇守军的车心,更可以居高临下的控制整个广场,射杀任何进入广场范围的人,使对方空有大批重型守城武器而不能用。此时集外的荒人大军全面进击,于大雾漫天之际,守军不大乱才怪。


    燕飞道:“古钟楼下方新建的石堡上,等于外围的护墙,墙头上理该放置几台投石机或弩箭车方才合理,可加强古钟楼的防御力。这个借口如何呢?”
    呼雷方动容道::垣是我们现在能想出来的最佳借口,因为对方必须启门让我们进入堡内,登上石堡的墙头,方可以研究如何把武器吊上去。“卓狂生盯着大门,道:“不理你是老姚或小麟,快给我滚出来。”
    燕飞道:“我们先做点顶备工夫,把六罐“盗日疯”藏在箭筐里,一并运去。如果此行失败,便返回采花居,再凭“盗日疯”制造混乱,杀出东门,从颖水逃定。”
    费二撇道:“我立即去办。”转身去了。
    燕飞向呼雷方道:“你可知在姚兴军中,如有这样的任务,谁是最该负责的人呢?”


    呼雷方道:“应是一个叫呼延任的先锋将,他曾多次和我接触,向我查问边荒集防守上的部署问题。我可以模仿他说话的声调和神态,隔着门该分辨不出来。”
    卓狂生欣然道:“这是小飞想得周到,如此可大增成功的机会。”
    红子春机警地道:“有人出来哩!”
    众人用足目力,透过风雨朝古钟楼望去,只见大门洞开,十多人拥了出来,带头者赫然是姚兴。
    楼内的灯火映照下,对方的幢幢黑影投射在门外雨中的广场上,景象有种说不出的迷茫况味。
    燕飞的眼力最锐利,看到脸色陰沉、再无复先前趾高气扬模样的姚兴,领着手下有点垂头丧气的冒雨朝柬大街奔去,目的地该是码头区。
    姚兴已失去了一贯的自信,只要他们能夺得钟楼,多踩他一脚,且是致命和无法挽回的一击,姚兴的斗志将会崩溃。
    战争就是这般无情,双方都不挥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的去打击对方,避免沦为失败者。
    燕飞淡淡道:“如能让楼内守卫看到我们从东大街的方向匆匆赶至,楼内的人会更相信我们是奉姚兴的命令,来加强钟楼的防御力。”
    呼雷方赞道:“好主意!时机难得,我们立即行动。”
    慕容战领着五千战士,穿上由荒人妇女缝制的斗篷蓑衣,冒黑越过大雨漫空的原野,与位于颖水西岸,离边荒集只有半里的屠奉三部队会合。
    慕容战并不明白突然改变计划的原因,但小杰带来屠奉三的令箭,使他毫不犹豫地依令行事。


    屠奉三使人安顿骑队,然后领慕容战来到前线的高地,遥观边荒集的情况。
    慕容战发觉对岸的刘裕部队,正朝上游缓缓推进。
    屠奉三扼要地向他解释了当前的最新情况,然后道:“形势既变,我们再不用非攻入东大街不可,在战略上更趋灵活,所以改变先前的计划,集中全力从南北两方对码头区狂攻猛打,摧毁敌人反抗的意志和力量。”
    慕容战掩不住喜色的欣然道::-是最好的消息,假设燕飞的高手团能成功夺得钟楼,将可以瘫痪敌人的指挥系统,动摇敌人的军心,令敌人再无可恃之势。“屠奉三道:“我们正等待钟楼报喜的钟音,立即配合大举进攻。想想吧!只要我们成功占领敌人的粮仓小建康,敌人除了撤退还有什么办法呢?”
    慕容战道:“大小姐巳切断颖水两岸的联系,东岸的战线变得孤立无援,根本守不住。当东岸落入我们手上,姬大少的投石机和万火飞砂神炮便可以发挥无穷的威力,从束岸隔岸狂攻西岸敌人的防线,大小姐的舰队,则可顺流而下,在适当时候,突然施袭,从水上登岸攻打小建康。”


    屠奉二点头同意道:“敌人已失去颖水之险的凭依,且失去了主动权,当大雾降临时,他们只余捱揍的局面。姚兴和慕容麟若是聪明人,便该及早知难而退,否则将后悔莫及。失去了钟楼,敌军等如要袕被制,根本无法运气用劲。”
    慕容战有感而发道:“我们又回来哩!”
    没有人比荒人更明白边荒集对他们的意义,失去了边荒集,等于失去了一切。
    屠奉三道:“我有信心燕飞等可夺得古钟楼,让我们把这町能性通知每一位兄弟姊妹,让他们晓得古钟声响所代表的意义,那是胜利的快乐钟声,再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我们重返家园。”
    呼雷方领头,后面跟着的是燕飞、卓狂生、程苍古、费二撇、红子春等五十多个兄弟,以整齐的队形、急促的步伐,携带着六罐“盗日疯”,从东大街方向朝古钟楼奔去。
    古钟楼在雨襄透出暗弱的灯火,于昏黑的广场核心处,便像大海中孤耸的灯塔,遣世独立。
    众人感到楼内的守卫正透过箭窗孔向他们注视,对此他们只有暗自偷笑。即使用刘裕常设身处地的思考方武,楼内守卫亦万万想不到这一队穿上自己人服饰,大模大样从东大街奔来的队伍竟是敌人冒充的。
    呼雷方领着众人直奔至地堡紧闭的大铁门前,拿起门环,重重叩了三记,声音轰传广场壮阔的空间。
    蓦地观远台上有几个头探出来俯视他们,其中一个显是头子,喝下来道:“什么事?”


    由于仍下着雨,台上的火把都熄灭了,敌人离地逾十五丈,所以呼雷方欺对方看不清楚,大胆地以姜语响应道:“你干什么的,看不到是我呼延任吗?太子殿下有令,敌人攻打在即,必须全面加强夜窝子的防御,石堡上亦要加装八台弩箭车,快滚下来接令。”
    卓狂生在旁边低声提醒道:“口令!”
    呼雷方忙补充道:“联军必胜!”
    高台上那姜人军官应道:“荒人惨败!呼延将军请稍候,我立即下来。”
    众人紧张起来,成功失败,便看此刻。
    事情容易得出乎他们意料。
    人人目光落在紧闭的大铁门上,心想的都是这扇门对他们的意义,成败竟系于一道铁门上。
    燕飞的担心是有道理的。敌人已把古钟楼改装,看得见的是以钢板封闭了议堂的所有窗子,看不见的地方当然也做了手脚,只要在通往圣钟一层的石阶出口,加设可开合的钢板,便可切断上下的来往。使他们难竟攻占整座古钟楼之功。只占据观远台和尽占整座连地堡的古钟楼,在防守上的难易确有天渊之别。
    程苍古忽然惊呼道:“不好!”然后探手比划大铁门正中处。


    众人猛然醒觉过来,原来大铁门正中稍高处有道方形的接痕,显然是仿牢门般可以打开一个小窗,不用启门便可以面对面说话,又或传递手令文件一类的东西。
    众人都感心乱如麻,一时间手足无措。
    只要里面的人看清楚呼延任是呼雷方冒充的,他们就只有强攻而入。
    燕飞人急智生,低喝道:“点火!“盗日疯”伺候。”同时抬头往上望去,本向下望的敌人已缩头回去,当是去除了戒心。
    众人看看小铁窗的大小,刚好可塞入一罐“盗日疯”,实时醒悟过来,连忙动手脚。
    小铁窗传来异响,有人拉开来。
    呼雷方适时的转身,背向小铁窗,以呼延任的神态声调喝道:“你们呆在那里干什么,还不给我送八台弩箭车过来。”
    卓狂生“唰”的一声燃着火熠,俯身挡着雨水,于小铁窗内那人目光不及处,插入费二撇开了封的“盗日疯”罐子内去点火。
    燕飞、红子春分别掏出藏在怀内的索梗准备就绪。
    窗内那姜人军官叫道:“呼延将军!”
    呼雷方倏地转过身来,面向小铁窗。
    窗内那人一呆道:“你是谁?”
    呼雷方笑道:“是你的索命神!”
    那人现出惊骇又迷惑的神色,正要张口高呼,剑光一闪,燕飞蝶恋花出鞘,以肉眼难看清楚的速度,破小门窗而入。
    卓狂生早闪到门旁,把开始冒出浓烟的“盗日疯”投进去,旋即传出陶罐碎裂的响声。


    燕飞在那人倒毙门内前,已腾身而起,踏足石堡的墙垛上,索钩飞出,挂在古钟所在的楼层,以迅捷无比的身法,登上古钟楼。
    卓狂生等纷纷追随其后。
    此时毒烟已开始从石堡的各处供射箭用的孔隙溢出来,咳嗽和惨哼声响彻石堡内,可见“盗日疯”的威力,燕飞抢到石阶通道处,立即心叫好险,下楼处确加设了铁盖,幸好此时打了开来。燕飞向后至诸人打个手势,立即兵分两路,燕飞和卓狂生两个武技最强横的人,冒着开始涌上来的毒烟往下杀去,目标是底层的大铁门,以让门外的兄弟进来。


    红子春、呼雷方、费二撇和程苍古则往观远台杀上去,以清剿上方的敌人。
    雨势终于变小,毛毛细雨缓缓从天降落,大雾开始拢众,边荒集一片苍茫。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