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6月6日星期一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四 :第十章 玄之又玄











“咯!咯!咯!”

    盘膝坐在矮榻上的孙恩道:“道覆进来。”
    徐道覆推开舱门,下跪敬礼。
    孙恩道:“起来!”
    徐道覆垂手恭立,禀告道:“尚有个许时辰抵岸,最后的消息是王凝之仍在诵咒请天兵天将来打救他,手下将士人心涣散,我们只要在会稽城外摆个样子,守军恐怕已吓得开城逃亡。”
    孙恩道:“谢玄的大姊是否正身在会稽?”
    徐道覆心中不解,孙恩对王凝之夫人谢道酝的关心,似乎尤在会稽城之上,不过纵有疑问,孙恩如不说出因由,他怎敢询问。答道:“有人见到王夫人在前天入城,入住谢家在会稽的别。”
    孙恩满意道:“你的消息很灵通。”
    徐道覆道:“知己知彼是胜败的关键,虽然王凝之根本没有资格作我的对手,我仍不会掉以轻心。”
    孙恩沉吟片刻,唇角逸出一丝笑意,漫不经意的问道:“荒人反攻边荒成败如何呢?”


    徐道覆摇头道:“最后一个消息是荒人已向边荒集进军,未知成败,看来也不是几天内可以有结果的事。”
    孙恩淡淡道:“荒人根本没资格打一场持久的围城战,只有速战速决一法,所以荒人是成是败,短期内可见分明。”
    徐道覆叹道:“如果今次荒人成功再次夺回边荒集,最大的得益者将是刘裕。”
    孙恩讶道:“为何不是其它荒人而是刘裕呢?”
    徐道覆道:“因为天师在我们起程往会稽才出关,所以道覆一直没有机会向天师报告,近日南方有两句传得如火如荼的歌谣,说什么“刘裕一箭沉隐龙,正是火石天降时”,令刘裕成为民众心中改朝换代天命所归的人物,这两句歌谣的影响深远,是现时难以估计的,对我们天师道也非常不利。”
    孙恩莫名奇妙的道:“这两句歌谣说的究竟是怎么的一回事?”
    徐道覆道:“据传荆州和两湖联军,远道偷袭集结在淮水之南新娘河的荒人部队,不知如何竟被荒人识破,还巧布陷阱,令刘裕射出特制大火弹箭,烧得两湖帮的无敌超级战船隐龙舟沉江底。而谣言最煽动愚民之心的地方,是指刘裕命中隐龙的一刻,刚巧一块巨型火石从天降下,坠入白云山区内,撞开一个广阔数十丈的大坑袕。”
    孙恩呆了一呆,接着哑然失笑道:“我可以保证刘裕并非什么老天爷挑中的人选。”


    徐道覆道:“我们当然清楚这是荒人编出来的谣言,硬把两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扯在一起。可是两件事都确有其事,晋室新帝更为天降灾异罪己下诏,令好事者更是言之凿凿,使谣言传得人心惶惶。”
    孙恩没有进一步解释他为何可作保证,现出思索的神色,一会后道:“我明白道覆的忧虑了,如给刘裕重夺边荒集,会使人更信他是真命天子而不疑。”
    徐道覆道:“我有个更大的忧虑,将来我们若在战场对上刘裕,如我们不能速胜,又或稍有失利,他这个特殊的身分,会动摇我们的军心。”
    孙恩皱眉道:“刘牢之和司马道子肯予刘裕领军的机会吗?”
    徐道覆道:“我是不得不虑及每种在将来会遇上的情况。”
    孙恩道:“刘裕绝非什么真命天子,而只是杀之即死的凡躯。不过你的忧虑很有道理,当人人深信不疑的时候,最荒诞的蜚短流长也-以变成真实。这样吧!如果刘牢之和司马道子也失手,便由我代劳。唉!区区一个北府兵的小将,若竟要劳烦我出手,他足可以自豪了。”


    ※※※


    刘裕于黄昏时分回集,被屠奉三在北门外截苦。
    屠奉三道:“今晚我们可能再没有机会说话,人人情绪高涨,红子春更在他的洛阳楼筵开数十席来为你送行,材料全是从寿阳买回来的,你肯定会被灌醉。”
    刘裕低声道:“我不能喝酒。”
    屠奉三点头道:“你的脸色确有点难看,不是遇着敌人吧?按时间推算你至少陪燕飞走了四、五十里路。”
    刘裕搭上他肩头,与他并肩朝颖水的方向走去,直抵岸旁坐下,道:“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和你说,不过总是说不出口,趁现在的机会,我决定让你知道。”
    屠奉三皱眉道:“什么事这般严重?”
    刘裕苦笑道:“我真不知算不算严重。唉!我并非什么真命天子,这完全是一场误会。”
    屠奉三胡涂起来,道:“你是否相信自己是真命天子,并不是关键所在,只要别人相信便成。”
    刘裕道:“我不是指这个,而是根本没有从天降下的火石灾异。”
    层奉三一头雾水道:“我昨天才和慕容战到白云山区看过,就算穷我们全体荒人之力,一夜间也难掘出这么大的一个坑袕来。更假冒不了的是坑袕的泥土和周围数里的树木都旱现被天火摧毁燃烧的痕迹,人力根本没法办到。”
    刘裕道:“真希望燕飞在这里,由他亲自解释给你听。”
    屠奉三动容道:“竟与燕飞有关吗?”


    刘裕把燕飞的解释转述,听得屠奉三眼都不眨一下。
    刘裕道:“事实就是如此,既没有火石从天降下,也不存在什么灾异或祥瑞,与老天爷的意向扯不上半点关系,只可勉强当是超级火器的大爆炸吧!”
    屠奉三沉声问道:“那仙门是否出现了呢?”
    刘裕道:“燕飞在这方面有点语焉不详,看来当时他便如发噩梦般胡里胡涂,弄不清楚确切的情况。”
    屠奉三眉头深锁的道:“不论燕飞和孙恩武功如何高强,终是血肉凡躯,如何抵受得住如此威力惊人的大爆炸?”
    刘裕道:“他们两人都受重创,尼惠晖更因此玉陨香消。”
    屠奉三叹道:“天下间竟有此异事,真教人难以相信。”
    接着淡淡道:“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秘密?”
    刘裕耸肩微笑道:“就为了现在这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觉。当日我与任妖女结盟,是瞒着玄帅和燕飞的,那种睁眼说瞎话的感觉令我感到很痛苦,尤其对着可算是我半个恩师的人和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所以我不想再犯同一错误。”
    稍顿又道:“我更不想你因此认定我是什么天命真主,致作出错误的判断和决定。”


    屠奉三问道:“你指的是哪一种错误的判断和决定呢?”
    刘裕道:“例如因为盲目相信我是老天爷颁赠了免死金牌的人,致赔我一起送命。”
    屠奉三哑然笑道:“你是否准备把此事告诉身边所有的人呢?”
    刘裕苦笑道:“我倒没想过这个问题,解释这种事是很吃力的,照我看燕飞是希望愈少人晓得愈好,但我真的不想瞒着你。”
    屠奉三欣然道:“你终于再表现出当真命天子的素质。成大事者岂能拘于小节,又有所谓兵不厌诈,更何况这并不是你自己捏造出来的,受之何愧?”
    刘裕愕然道:“你似乎仍认为我是真命天子?”
    屠奉三笑道:“有分别吗?告诉我,你射出老姬制作的超级神箭,有把握可以命中隐龙的主桅吗?如果不是如此精准,可以对隐龙产生如此致命的伤害吗?”
    刘裕道:“只是巧合吧!”


    屠奉三道:“该说是天缘巧合。再告诉我,天地心三佩是来自远古的异宝,历代无人能令三佩合一,偏是在箭沉隐龙的时刻,三合为一,发生自古以来未曾有过的大奇事,这之间如没有命中注定的天数存在,打死我也不会相信。”
    刘裕苦笑道:“两件事恐怕不是在同一刻发生那么巧吧!”
    屠奉三反问道:“你怎晓得不是那么巧呢?”
    刘裕张口欲辩,却是哑口无言,说不出能反驳的话来。
    屠奉三微笑道:“我很感激你向我说明此事,可见你当我是像燕飞般的战友和兄弟。不过并没有动摇我对你是真命天子的信心,一个接一个的事实,正不住证明你是得天爱宠的人,反攻边荒集的那场及时雷暴亦是明证。你还未告诉我,因何你脸色会变得这般苍白难看,像受了内伤的模样。”
    刘裕还有什么好说的。叹道:“正因为燕飞清楚甚火石天降是子虚乌有的事,而我更不是打不死的真命天子,故此怕我返回北府兵后被人害死,所以用他的独特方式赐我一道免死金牌,这是他的用辞。”
    屠奉三大感兴趣的道:“燕飞可以有什么办法呢?”


    刘裕道:“他以自己的绝世神功改造了我体内的真气,由后天改为先天。”
    屠奉三难以置信的道:“这是没有可能的,你们不同时走火入魔才怪。”
    刘裕探手过来让他握着,道:“其中的过程,确是险死还生,若燕飞少一点坚持,而我少点对他的信心,我们亦过不了此关。眼前事实却是我们真的办到了。”
    屠奉三正运功试探他体内经脉的状况,忽然放手道:“现在你体内的真气虚渺难测,却又是浩瀚无边,真是教人难以相信。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刘裕苦笑道:“难受得要命,真气天然流转着,所到之处像被利针狂刺般疼痛,那是经脉的痛楚,教我苦不堪言,却只有默默忍受。便像有人在你体内乱掷火器般的感觉。”
    屠奉三道:“难怪你说不能饮酒。你的痛楚有否逐渐减轻呢?”
    刘裕道:“现在好多了。刚完成时,燕飞因过度损耗真元而差点虚脱,我则痛不欲生,大家休息了整个时辰,故弄得这么晚才回来。”
    屠奉三大喜道:“真的要恭喜刘爷你,情况逐渐转好,代表你渐入佳境,习惯过来。燕飞用辞精准,这确是一道不折不扣的免死金牌。试想想看,只要你能在回归北府兵后,任敌人使尽手段,仍没法置你于死,谁还敢怀疑你不是真命天子呢?话又说回来,如果燕飞不是感到你的处境是他一手促成,怕也不会冒这个险要把你改造。”


    刘裕道:“给你说得我有点胡涂了。”
    屠奉三道:“有些事是我们永远不会明白的,只能作出认为正确的判断,待将来的事实证明。不要胡思乱想了,成事在天,谋事却在人,千算万算,仍不及天算。我和你都只有一条路走,就是抛开生死成败,尽力而为,就不枉一场来到这人间世。我真的怀疑燕飞看到了仙门,只是不敢说出来。”
    刘裕道:“可是燕飞和孙恩仍留在人世,却是不争的事实。”
    屠奉三道:“这么玄之又玄的事,我不想费神去想。看你现在的情况,实不宜回到边荒集去,否则便要对自己的兄弟不停地说谎,对吗?哈……”
    刘裕苦笑道:“你还要耍我。”
    屠奉三笑道:“我只是因为心情太好了,所以忍不住和你开玩笑。你也不宜长途跋涉的回广陵去,我去请大小姐派船送你去如何呢?其它人由我知会便成,没有你他们也一样可以尽兴,顺道你可亲自向大小姐道别。”


    刘裕道:“你说过会安排我和殷仲堪、杨全期两人碰头,此事又如何呢?”
    屠奉三道:一时机仍未到,这方面暂时由我去处理。你回到广陵后,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不论刘牢之对你如何狠心不仁,也要逆来顺受。到边荒集回复兴旺,再次成为南北贸易的转运中心,你才有本钱和敌人硬撼。否则就算你立即成为大统领,缺乏强大的经济实力作后盾,仍斗不过司马道子及桓玄。“刘裕点头道:“我明白了。你可以通知大小姐,好让我们碰个头说几句话,但却不用她派船送我到广陵去。由这襄回广陵,是我武功上一次重要的修行,使我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掌握燕飞予我的免死金牌,看看能否在刀法上有新的突破。”


    屠奉三同意道:“我预祝你成功。你就留在这里,我去找大小姐来见你。记着,暂时千万勿要改变和大小姐的伙伴关系,否则会出现难测的变量。”
    屠奉三去后,刘裕心中苦笑,江文清对自己的好感,已是路人皆见的事,自己对她也愈来愈有男女间的微妙感觉。分离在即,他能硬起心肠,不说几句可以哄她开心的亲密话儿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