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6月6日星期一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五:第四章 保命金牌












刘裕站在高邮湖西南岸一座小山丘上,俯视南面七、八里许处广陵城的灯火,心中惊异不定。

    难道自己猜错了,刘牢之竟没有杀他刘裕之心。如刘牢之错过此一机会,再想干掉自己便要大费周章,实非智者所为。
    他已查探清楚从西北返回广陵的几条路线,却找不到敌人的踪影。别的他不敢自夸,可是当探子却是信心十足。
    刘牢之如派人来杀他,肯定会是一批经验老到的杀手,且与北府兵全无关系,是属于与刘牢之有深厚交情的帮会或黑道人物。又或是刘牢之透过中间人,请来以杀人为业的杀手。不论用以上任何一种办法,成功失败,事后刘牢之都可以推个一干二净。
    他当然非是泛泛之辈,所以敌人不来则矣,来的肯定有足够人手,还须布下罗网,令他难以脱身。最理想该是在离广陵十里许的地方伏击他。太接近广陵会惊动守军,过远则范围太广。
    究竟是甚么一回事呢?
    现在离天亮只有个把时辰,既然没有伏兵,自己大可提早入城,以免引起哄动,更招刘牢之的顾忌。
    想到这里,刘裕奔下山坡,朝广陵的方向奔去。
    急掠半里后,他踏足广陵北面贯穿平野的官道,倏地止步。
    在黎明前的暗黑襄,一道人影卓立前方,拦着去路。
    刘裕定神一看,立即心叫糟糕,并首次怀疑燕飞义赠的免死金牌会否失去效用。


    ※※※


    崔宏随燕飞登上一座小山岗上,只见在向西北的崖缘处,直竖着一枝粗如儿臂、长约六尺的木杆子。
    燕飞绕着杆子转了一个圈,留神细看。
    崔宏趋前功聚双目往杆子看去,杆身以利刃刻划出密密麻麻的刀痕,该是暗号和标记。
    燕飞忽然一掌拍在杆顶的位置,粗木干寸寸碎裂,洒落地面。
    崔宏看得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燕飞掌劲的凌厉,固是他平生未遇,真正令他佩服的是燕飞那种轻易从容的姿态。
    燕飞微笑道:“我的兄弟晓得我来了。”
    崔宏道:“代主现在身在何处?”
    燕飞指着西北的方向,道:“他在大河东和盛乐南面的丘原之地。”
    崔宏精神一振道:“那是著名的五原,因有大河、汾水等五道河流流经,故名为五原。纵横过百里,丘林密布,最利躲藏。”
    燕飞目光投往五原的方向,道:“慕容宝不是傻瓜,不会这么容易中计的。”
    崔宏道:“燕兄清楚慕容宝的性格吗?”
    燕飞道:“我的兄弟对他该有深入的认识。”
    崔宏点头道:“我对慕容宝虽然有看法,但始终限于道听涂说,知道的只是表面的皮毛。代主与慕容宝同是鲜卑人,又自小相识,对慕容宝的行事作风,该已用智铺谋在掌握之中。只看代主把子城和雁门送予慕容永,便可知代主千方百计要激起慕容宝的怒火和仇恨,令他丧失理智。我相信代主定有办法,引慕容宝在五原区和他作战。”


    燕飞担心的道:“慕容宝的性格或许有弱点,可是他手下不乏谋臣勇将,可以补他的不足。他们从水路来,亦可从水路走,来去自如,没法拦截。”
    崔宏从容道:“拖到夏天雨季来临又如何呢?河套一带年年夏天都会因大雨而河水泛滥,不利行舟。一方是劳师远征、将士思归;一方是卫士之战、士气高昂。战事愈拖得久,对慕容宝愈是不利。慕容宝从水路直扑盛乐,已走错了第一着。如果慕容宝先收复平城和雁门、与中山建立联系,设置跨长城往盛乐的补给线,代主此仗必败无疑。”
    燕飞笑道:“幸好崔兄不是慕容宝的军师。”
    崔宏道:“他根本不会任用我作军师,也不会听汉人说的话。”
    燕飞道:“我也想看看小圭会如何待你。我们起程吧!”
    ※※※
    刘裕暗自心惊是有理由的。
    首先是此人出现的时间,恰好是他最没有戒备的时刻,假如对方不是碰巧遇上他的话,问题会是非常严重,显示自己一直在对方的监视下,那至少在轻功和潜踪隐迹两项功夫上,对方是远胜自己。
    其次是对方只是孤身一人。此条官道位于平野里,数里之地尽是草原野地,一眼可看清楚对方没有其它帮手,敌人既有把握凭一人之力收拾他,又清楚自己是刘裕,当然是艺高人胆大,有十足击杀他的信心。
    第三是此人出现得非常突然,眼前一花已被他拦着去路,同时被他的杀气锁紧,想掉头走也不行。
    刘裕生出奇异的感觉,此人全身夜行黑衣,套上黑头罩,只露出眼、鼻和口,身材高大,可是他硕高的体型却予他不男不女的感觉,令他一时间难辨雌雄。
    对方究竟是何方神圣?


    两人相隔近五丈,但不知如何,刘裕的感觉却是对方已近在只尺,只要对方动手,狂风暴雨般的杀着会立即迎面而来,没有片刻空隙,完全不受距离的影响。
    正是这种感觉,使他晓得逃跑是自取灭亡,连舍命一拼的机会也会失去。
    刘裕清楚知道遇上了可怕的敌人,换过以前的自己是必死无疑,此人是接近孙恩级数的高手,但有了燕飞的免死金牌又如何呢?
    际此生死悬于一发的紧张时刻,他的恐惧、焦虑像潮水般退个无影无踪,灵台一片清明,体内真气天然运转。


    “锵!”


    刘裕拔出背上厚背刀,遥指敌人。
    刘牢之怎会请得动这般高手?像这种高手,理该是威震天卜的人物,自己怎会从没有想过有这号人物?
    想到这里,脑际灵光一闪,已想到对方是何人。
    敌人黑头罩内双目紫芒剧盛。
    刘裕知对方出手在即,而眼现紫芒,他尚是首次得睹,由此可知对方的真气是如何怪异难测。
    倏地退后,同时双手握刀,高举头上。
    忽然间他感到心、神、意全集中往厚背刀处,无人无我,生荣死辱,再无关痛痒。
    果如所料,黑衣蒙面高手在气机感应下,全力进击。一股凛冽至使人呼吸难畅、双目刺痛、身如针戳的惊人气劲,随其移动搂头盖脸涌来。明明是春暖花开的时候,他却像置身在冰天雪地里,身内的气血也似被冷冻至凝固起来。
    如此陰寒可怕的真气,他还是初次遇上。
    五丈的距离,只像数尺之地,对方一跨步便到了。甚么缩地成寸,不外如眼前的情况般。


    厚背刀直
劈而下。
    他生出在战场上面对干军万马的感觉,心中涌起一往无前的气概,纵使战死沙场,也不退缩半步,不会有任何遗憾。
    在过去几天日夜修行、连用不分的先天真气,贯刀而发,最奇妙是他感到天地宇宙的能量似被他尽吸纳到这一刀之内。
    于此一刻,他终于明白后天和先天迥然有异的分别。
    惊人的刀气随刀而去,像破浪的坚固船首,硬从敌人双掌推来的凌厉掌风里街开一道间隙缺口,疾劈对手双掌正中的空隙。
    此刀实是刘裕活到此刻最精采的杰作,是在面对生死下被逼出来的救命绝招,全无技巧,却又是精妙绝轮、简约神奇。


    “蓬!”


    刀掌交接。
    刘裕闷哼一声,全身气血翻腾,眼冒金星,难过得差点吐血,旋又回复过来,方发觉自己硬被震得舱踉跌退十多步。
    但对方亦被他劈得向后倒退,没法乘势进击,否则他肯定小命不保。
    刘裕浑体一松,脱出对方自现身后一直缠紧他的气劲。
    他福至心灵,晓得对方亦是具备先天真气一类的奇功绝艺,在功力上胜过自己不止一筹,可是却被他刘裕悍不畏死,从战场上培养出来的气势压制,故没法抢得上风。


    “好!”
    对手终于首次开腔说话,虽只是一个字,仍被刘裕听出有点尖细,予人陰阳怪气的感觉,更证实对敌手身分的猜测。
    倏地万千掌影,迎面攻来,对方似已消失在掌影里。
    刘裕知这是生死关头,对方在施展一种奇妙的步法,以鬼魅般的高速往自己移来,每一刻位置都在变化中,所以招式亦是干变万化,他一个把握不当,任何一掌都会变成自己的催命符。论招数,他实在及不上对方。岂敢大意,忙施出“九星连珠”的第一刀。
    刘裕腾空而去,飞临对手上方。
    他的肉眼虽然没法掌握对手的位置,可是却能清楚感应到敌人气劲最强大的核心,就凭此感应,他掌握到反击的目标。


    “砰!”


    厚背刀如中钢盾,发出劲气交击的爆响,对方化掌为手刀,像使兵器般以硬碰硬,格挡了他气势雄厚的一刀。
    刘裕如给大铁锤重重敲了一记,命中的不是他的厚背刀,而是心脏,心知是技不如人,故被对方可怕的劲气攻入经脉,震得他抛往半空。可是立即又回复过来,显然仍挺得住。
    拳头迎空而来。
    对方根本不容他有半刻喘息的机会,离地上弹,一拳往他轰至。
    刘裕知是揭露对方身分的最佳时刻,长笑道:“陈公公比你的主子要厉害多哩!”
    对方闻言攻势立受影响,迟缓了一瞬,高手相争,岂容任何破绽。刘裕大喝一声,厚背刀往下疾劈,正中陈公公的铁拳,震得陈公公往下堕跌。
    至此刘裕终抢得少许先机,忙使个千斤堕加速下落之势,厚背刀连珠般攻去,每刀均因势而施,刀与刀间全无间隙。登时刀光急闪,狂风暴雨般往落在地面的陈公公罩下去。


    陈公公也是了得,虽被刘裕展开刀法追击,仍挺立地上,见招拆招,一一封挡,震得刘裕不住往上抛掷。
    到第九刀,刘裕晓得如再不能逼退对方,今晚肯定命绝于此,心中涌起找对方陪葬的强大意念,灵台却空明一片,再不理对方的招数,狂喝一声,厚背刀凌空下劈。
    陈公公终于往横移开,两手缩入神内,双袖挥打,拂中厚背刀。
    狂猛无匹的力道透袖而来,刘裕似如被狂风卷起的落叶,往另一方向抛飞而去。


    “哗!”


    刘裕喷出一口鲜血,但也知燕飞赠他的免死金牌仍然有效。
    陈公公此招像是送他-程,但却是别无选择,因为他并不晓得刘裕已是强弩之末,如果让他永无休止的一刀一刀、刀刀精奇的劈下来,又不顾自身性命,最后肯定以共赴黄泉收场。
    他当然不肯与刘裕作伴。
    倏忽间,刘裕在十多丈外落地。
    陈公公这一拂亦尽了全力,一时间没法立即追杀刘裕。
    刘裕足踏实地前,体内真气回复运转,忙深吸一口气,功集两腿,触地时借势弹起,往东投去。
    破风声在后方响起,显示陈公公正以惊人高速从后面追来。
    刘裕望着两里许外的密林掠去,心忖只要到达密林里,凭自己的独门本领,肯定可以轻易脱身。
    大笑道:“陈公公不用送哩!早点回去侍候琅琅王吧!”
    同时加速,逃命去也。


    ※※※


    燕飞和崔宏在荒野策骑飞驰,四匹健马追在后方,踢起飞尘。
    急赶三个时辰路后,太阳在东方山峦上露脸,大地春风送爽。
    五原只在半天的马程内。
    依照时间计算,慕容宝的先头部队该于这两天内抵达黄河河套,拓跋圭会否来个下马威,突袭对方的先锋队伍呢?
    燕飞瞥一眼并肩而驰的崔宏,虽然是长途跋涉、日夜赶路,这出身自北方龙头望族的高手仍是神采飞扬,精神奕奕,不露丝毫疲态,燕飞绝少对一个人生出惧意,可是崔宏正是一个这样的人,当想到假如让他投靠了慕容垂,又得慕容垂重用,成为敌人,整条脊骨也感到阵阵冰寒。
    此人不单是战场上的谋略大家,更是治国的人材,加上他特殊的出身,对北方的高门大族实有无与轮比的影响力。
    一个王猛,令苻坚成了北方之主。
    眼前的崔宏,能否使拓跋圭成为第二个苻坚,至乎完成苻坚未酬之志,南伐成功,统一天下?


    燕飞心中矛盾。
    如果刘裕当上南方的帝君,拓跋圭成为北方唯一的霸主,以两人的志向性格,在战场上决战生死是无可避免的事。
    自己现在向拓跋圭推荐崔宏,等于增加拓跋圭在战场上的筹码,肯定不利刘裕,这究竟算甚么一回事。
    想到这里,燕飞心内涌起古怪的滋味。
    燕飞哑然失笑,自己是否想得太远呢?每一个人,都只能依眼前的形势处境,作出最佳的选择,将来的事,只好待老天爷去决定。
    崔宏朝他瞧来,好奇的问道:“燕兄想到甚么有趣的事?”


    燕飞心中一动,问道:“崔兄怎样看刘裕这个人?”
    崔宏一边策马而行,一边答道:“刘裕一箭沉隐龙,正是火石天降时,这两句歌谣如害不死他,刘裕会否成为南方新君,只是时间的问题。哈!原来你想起了他,他是你的好朋友呵!”
    燕飞道:“你没有想过投靠他吗?他始终是汉人嘛!”
    崔宏微笑道:“经过了这多年,汉胡间的界线已愈来愈模糊,这是汉胡杂处的必然发展。南方虽然山明水秀,论国力和资源却不及北方、兼之北方地势雄奇,易守难攻,南方多为河原平野,所以只要北方统一团结,南人根本没有抵挡的能力。良禽择木而栖,燕兄认为我该如何选择呢?”
    燕飞大感无话可说。
    忽然前方尘沙扬起,十多骑出现在地平尽处,朝他们奔来。
    燕飞笑道:“接应我们的人来哩!”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