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6月6日星期一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五:第十一章 好自为之










黑夜里,两道黑影在林野襄鬼魅般移动,像深夜出动的幽灵,与黑夜结合为一体。

    燕飞和拓跋圭回复了少年时代的情怀,不同处在现时非是嬉闹玩耍,而是为拓跋族的存亡奋战。
    最后两人抵达密林边缘区,登上最高的一株古树。
    敌人营地的灯火,映入眼帘。
    拓跋圭与燕飞脚踏同一横干,前者笑道:“你这小子愈来愈厉害哩!真跑不过你。”
    燕飞淡淡道:“坦白说!我是故意让你,否则你仍在后面数里外,上气接不到下气的辛苦追来。”
    拓跋圭失笑道:“太夸大了,我会差你那么远吗?”
    两人对望一眼,都开怀笑起来,感觉着友情真挚流露的滋味。
    拓跋圭探手搂着燕飞肩头,道:“看!我肯定慕容垂指点过我们的小小宝,否则这小子不会如此高明懂采取稳打稳扎的战术。如果我们没有妙计,只好干瞪眼等敌人失去耐性撤兵,然后垂头丧气的重建盛乐,不过我的复国大计也完蛋了。”
    燕飞点头同意。
    慕容宝筑起十多座垒寨,占据了五原近河区十多里内所有具战略优势的高地,另一边靠着大河,以这样的阵势,就算拓跋圭倾尽军力,也是以卵击石,难动摇对方分毫。一俟慕容宝与重夺平城和雁门的慕容详取得联系,确立运粮线,慕容宝将立于不败之地。长期作战义或退兵,全看慕容宝的决定。
    拓跋圭欣然道:“今次全赖你带崔宏来,由汉人散播谣言,方没有破绽。”
    燕飞笑道:“崔宏只是锦上添花,纵然没有他,你老哥也有全盘的作战计划,慕容宝怎是你的对手呢?”
    拓跋圭正容道:“崔宏正是我梦寐以求的开国军师和大将,此人思考缜密,正能补我的不足处。”
    燕飞提醒道:“在人事上你要小心点,崔宏怎都是新来者,如果你偏用他,会令你原本的下属生出妒忌心,破坏了将领间的团结。”


    拓跋圭点头道:“这方面我会很小心,幸好崔宏亦明白自己的位置,这两天表现得很谦虚,没有惹人反感。”
    又叹道:“有件事我一直瞒着你,怕说出来遭你痛骂。”
    燕飞讶道::见有这一回事?不过你大可以放心,你这小子有一股古怪的魔力,就是不论我如何想揍你一顿,可是当我面对苦你时,怒火总会不翼而飞。我更要顺便在这里提醒你一句,小仪并没有出卖你,你如敢怪罪于他,我会是第一个不放过你的人。”
    拓跋圭苦笑道:“我正想用此作交换条件,岂知竟被你先一步说出来。唉!”
    燕飞在黑暗里的目光闪动着奇异的光芒,不眨眼地细看拓跋圭好半晌,沉声道:“你似乎真的有点心事,究竟与甚么有关呢?”
    拓跋圭颓然道:“我遇上生平第一个真正令我心动的女人。”
    燕飞失笑道:“少年时代,每次你看中美丽的女孩,说的部是造句话。”
    拓跋圭苦笑道:“今次是不同的,因为我晓得没有女人比她更危险,而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最爱冒险和刺激,这方面我虽然在争雄斗胜的战场上得到很大的满足,却从未在男女间的战场仁尝试过,所以这个极度危险的女人,本身对我有超乎寻常的吸引力,更今我动心的是她正是那种女人中的女人,媚在丹子里,令人感到错过她会是牛命中最大的损失。”
    燕飞动容道:“你今趟竞是来真的?”


    拓跋圭叹道:“问题是我清楚绝不该碰此女,因为我希望每一件事都尽在我的掌握和计算内,而她对我却肯定是不利的因素,至乎会影响我和你的兄弟情谊。”
    燕飞平静的道:“如此她当是我认识的人,究竟是何方美女呢?”
    拓跋圭道:“就是楚无暇。”
    燕飞仍足不眨眼的瞧着他。
    拓跋圭移开目光,避免与他对视,投往敌人的营地,道:“我们必须于慕容详取得平城和雁门前,击垮慕容宝的八万燕兵。”
    燕飞道:“在有关娘儿的事情上,你从来听不进我说的话,今次也不会例外。对吗?”
    拓跋圭苦笑道:“你真的了解我。”
    燕飞耸肩道:“那我还叮以说甚么呢?”
    拓跋圭大讶道:“就是这么一句话吗?”
    燕飞道:“你怎会和她缠上的?”
    拓跋圭把经过老老实实的道出来,然后道:“这个女人很懂玩男女之间的手段。自她离开我去寻宝后,我有点不受控制的时常想起她,使我晓得自己今次情况不妙,非常糟糕。”
    燕飞道:“或许你真正得到她后,她对你的吸引力会逐渐减退。”
    拓跋圭道:“这正是最危险的想法,令我更想拥有她,看看是否如此。嘿!你似乎并没有怪责我不够兄弟,因为她极可能是冲着你而来的。”
    燕飞记起尼惠晖的警告,仰望星空,吁出一口气缓缓的道:“只要你能永远不让她插手到你的政事上,谁也管不了你私人的事。”


    拓跋圭朝他瞧来,低声道:“你是否因她而心中不快?”
    燕飞迎上他的目光,摇头道:“我真的不知道?她虽然在建康行刺过我,而我更清楚她会是那种凭一己好恶,随时下手杀人者,乃然感到很难管你这方面的事。事实上你为了复国大业,一直在压抑着心中的感情,这不单指男女之爱,更包括人与人间的正常情绪,令人感到你是铁石心肠、冷酷无情之辈。然而真正的你是有着丰富的感情,楚无暇正是能点燃你心中感情火焰的引信。”
    拓跋圭笑道:“说得真好!知我者莫若燕飞。”
    燕飞道:“对她的讨论到此为止,我最后只有一句话,就是好自为之。我们回去吧!”


    ※※※


    小风帆转入淮水,逆流而仁。
    屠奉三立在船首,衣衫迎风拂扬。
    他会先与侯亮生秘密地碰头,了解情况,然后决定该否见杨全期。
    他一向的作风是谋定后动,绝不好大喜功,冒险求成,亦正是凭他稳打稳扎的策略,才能勉强压止两湖帮的扩张。当然,现在的形势已变成另一回事,聂天还和桓玄朋比为奸,他屠奉三则退往边荒集。
    如果没遇上刘裕,他只能在边荒集苟且偷生,随边荒集的盛衰起落过下辈子。现在他的雄心壮志更胜从前,不但要向聂天还算旧恨,还要向桓玄讨新仇的血债。而要达到这两个目标,他必须全力助刘裕成为南方最有权力的人。
    他不得不承认侯亮生对他有无可估量的影响力,大幅扩阔了他视野的水平,扩展往无垠的远处,令他对扶持刘裕更有把握。
    南方的政治是高门大族的政治,单靠北府兵并不能使刘裕登上皇帝的宝座,想当年桓温权倾南方,荆州军是当时晋室最强大的军事力量,在死前欲求得“九锡”的最高封号,仍因高门之首谢安和王坦之的阻挠,难以成事。
    于此可见高门大族在政治上的影响力。
    所以争取高门大族的支持,是屠奉三“造皇大计”襄重要的一环。否则将来刘裕纵能坐上北府兵大统领之位,大有可能功亏一篑,现在他去见杨全期,正是在这仍处于空白的计划上踏出第一步。


    侯亮生是博通古今的智士贤人,他屠奉三则为深谋远虑的军事谋略家,两个人衷诚合作,将会为刘裕缔造不朽的乇侯霸业。
    屠奉三是刘裕、燕飞和孙恩外,唯一清楚并没有天降火石这回事的人,可是却丝毫没有动摇他对刘裕是真命天子的看法。他安慰刘裕的话只代表他部分想法,更重要的是淝水之战后,南方出现影响社会所有不同阶层的新形势。
    当谢玄以八万军击垮苻坚的百万大军,赢得淝水大捷震古铄金的骄人成果,南方即使“五民童广”,都“振袂临江,思所以挂旗天山,封泥函谷”,充满克复中原的希望。可是司马氏立即排挤谢安、谢玄,使江左政权坐失克复中原的最佳时机。不过这股广披南方所有阶层和军民的渴求,只是被压抑下去,令南人对司马氏皇朝生出彻底失望的情绪,却从没有消散,亦不叮能消散。只要时机如春风拂至,会像烧不尽的野草般破土而出,茁壮成长。
    桓玄和孙恩都想借此势崛起,取代司马氏皇朝,可是屠奉三独看好刘裕。他身为谢玄继承人的优势是前两者欠奉的。
    天师军的最大阻力来自南方佛门,建康的高门大族不乏崇佛之辈,他们绝不容视之为邪教的天师道独尊天下。


    桓玄则可归于司马道子的腐化一族,代表着反对谢安行之有效“镇之以静”,以此作施政方针的高门反动势力。
    只要刘裕成为改革派的代表,不但可以得到饱受剥削压榨的群众支持,还可以争取到高门大族有识之士的认同。如此不可能的事将会变成有可能。
    河风迎面拂来,
    屠奉三深吸一口气,从没有一刻,他比现在更有信心可圆刘裕的帝王梦。


    ※※※


    刘裕从深重的坐息醒转过来,感到精神前所未有的清澈和饱足。
    舱窗外夜幕低垂,自己这次运气调息,至少坐了六个时辰。这两天在船上,他除了吃东西外便是坐息,务求以最佳的状态,去应付焦烈武的汪洋大盗贼兵团,又或其它敌人派来的刺客杀手,真个是少点本领也不行,睁开眼来,看到是紧闭的舱门,自己则盘膝坐在榻子上。
    假设有人破门而入,先发暗器后施杀着,自己肯定会手忙脚乱,一个错失便被突袭者夺去小命。
    在这种环境和情况下,甚么“九星连珠”又或“天地一刀”都派不上用场,只适宜细腻精微的刀法。
    忽然心中一动。


    “铮”!


    刘裕左手拿起放在身旁的厚背刀,右手拔刀出鞘。
    几乎是不经思索,妙手偶得般,厚背刀往前直刺,“嗤嗤”声中,身前幻出大朵刀花,最精采是刀花消散,刀气仍存,朝前方划去。木门震动起来,当刘裕还刀入鞘,木门现出七条深浅不一的刀痕。
    刘裕心中人喜如狂,活到这把年纪,尚是首次能发出如此凌厉的刀气,如果不是力道不够平均,每道刀痕该是深浅如一。
    有意无意间,他又多领悟一记自创的刀招。这招该唤作甚么好呢?
    足音响起,接着是敲门声。
    刘裕道:“进来吧!”
    老手推门而入,一脸疑惑神色,道:“刚才是甚声音,似乎是飞刀掷上木门的声响,我还以为刘爷出了事,赶快下来看个究竟。”
    刘裕心忖老手的形容相当贴切,不过却是无形的飞刀,此招便叫作“无形空刀”吧!部算不错。
    笑道:“船抛掷得很厉害,是否快到海口?”
    老手道:“早出海了,现在沿岸北上,天亮时町抵盐城。”
    刘裕失声道:“甚么?我坐了多久?”
    老手一脸崇敬的神色,道:“刘爷这一坐足有两天半夜。高手确是高手,在北府兵的所谓高手里,我从未听人町以打坐入静这么久的,能坐上几个时辰已算了不起。”


    刘裕登时感到两脚酸麻,连忙把两脚伸直,改为坐在榻子边缘,让双足安全着地,始安心了点儿。
    燕飞的免死金牌确了不起,使他成为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高手,真他娘的爽至极点。随口问道:“没有人拦截我们吗?”
    老手道:“在离大江海门七、八里处果如刘爷所料,有两艘官船打旗号着我们停船。我懒理他的娘,几下拿手本事便把他们撇在后方。哼!想在大江逮着我老手,投多几次胎也休想办到。”
    刘裕欣然道:“刘牢之今次是弄巧反拙,反今你们成为我的好伙伴和战友。不过在抵达盐城后,我想你们诈作离开,设法躲藏起来,-是当我想找你们时,你们便适时出现,变成我的一着没有人想得到的水上奇兵,可以办得到吗?”
    老手沉吟片刻,道:“躲起来是轻而易举的事,但通信却是一道难题,必须找当地养有信鸽的帮会帮忙,这个并不容易,即使有人答应你,你也不敢信他,谁晓得他是不是焦烈武的同党?”
    刘裕道:“当地最有势力的帮会是哪一个呢?”
    老手道:“当然是东海帮,帮土何锋是何谦的堂弟。何谦在世时,他等若沿海郡县的上皇帝,现在收敛了很多,因为他害怕刘牢之会杀他。”
    刘裕道:“何锋由我负责说服他帮忙,如果能令他站到我们的一边来,会大添胜算。”


    老手道:“恐怕非常困难,地方帮会对焦烈武畏之如虎,怕开罪焦烈武,迟早会-拿来祭旗,给焦烈武来个棒打出头鸟。”
    刘裕道:“这是因为地方的帮会对宫府没有信心,希望他们对我会有不同的看法。”
    老手苦笑道:“刘爷仍个明白宫府在沿海郡县的形势是多么恶劣,不但再没有可用之兵,更没有能作战的水师船。
    刘裕微笑道:“至少有一艘嘛!且由北府兵最超卓的躁舟班底负责驾驶。”
    老手点头道:“我们足舍命陪君子。不过坦白说,换下不是刘爷,我们肯定会在把人送到盐城后,立即溜返广陵,不愿意留多半刻。”
    刘裕冷笑道:“焦烈武并非聂天还,只懂用杀人放火的手段,令人害怕他。只要我们能干出一、两件漂漂亮亮的事,让人晓得我对付焦烈武的决心,更发觉焦烈武非是不能击倒的海上霸主,沿海的军民会聚集列我的旗下来。”


    老手道:“我和各兄弟对刘爷有十足的信心。”
    刘裕心忖如非老手和他的二十多个兄弟认定白己是真龙转世,恐怕半丝信心也没有,由此可见火石效应的影响力。
    火石效应能在如此恶劣的形势下再次发挥威力吗?
    船身忽然颤抖起来,速度骤减。
    两人四目交投。
    刘裕首先跳起来,扑往舱门外,老手随之,均晓得出了情况。
    难道焦烈武如此神通广大,竟亢发制人,在黑夜的海上拦途截击,教他们永远到不了盐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