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5月12日星期四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十八:第十一章 儿女恩怨










刺客的手段确是既狠且毒,且非常高明,深悉燕飞的性格,扮成荒人女子,混在妇孺群里,先以钢针袭击庞义和方鸿生,教他不得不分神出手相救,然后从人堆里闪出,手中剑化作白芒,疾如流星的偷袭燕飞下腹。

    可是任她千算万算,仍算漏了一点,就是燕飞超越一般武功范筹的灵通。
    这是蝶恋花第三次的呜叫示警。
    第一次发生在燕飞和刘裕、高彦,坐船往见纪千千的秦淮河途上,卢循从河水里跳出来突袭。第二次是在边荒四景之一“萍桥危立”的美景里,与纪千千并坐断桥谈心,“小后羿”
    宗政良向他施放冷箭。
    自玄功初成以来,蝶恋花再没有示警的异况,可是值此燕飞神飞意驰、没有丝毫防备的一刻,神剑再次负起护主的重责。
    剑呜声像暮鼓晨钟,把燕飞完全唤醒过来,也教势在必发的刺客吃了一惊,出手慢了半拍。
    就是这一秒之差,令燕飞避过大祸。
    以燕飞的身手,亦没有可能挡格两枝飞针之时,同时接着对方迅雷不及掩耳指腹而来的一剑。
    此剑的厉害处,不仅在其速度,更在其惊人而邪异的剑气,剑光甫从人群里现迹,剑气已把燕飞完全笼罩,燕飞眼耳被剑气遮蔽贯满,极目所见尽为剑光,耳内所闻全是剑啸声。
    这并非从未体验过的经验,在与竺法庆决战于边荒之际,竺法庆的“十住大乘功”便令他有同样的感受。


    楚无暇!
    她确已得竺法庆“十住大乘功”的真传,且融汇贯通于剑道里,成为凌厉邪异的惊人剑术,难怪能于那样的情况里斩杀曼妙,令桓玄功亏一篑。
    丹劫真气在-那的高速中运遍全身,燕飞的感官回复灵动,同时生出两股力道,从举起的双手手背施放,分撞惊骇欲绝的庞义和方鸿生。
    众妇孺仍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一切都太快了,快得令人的脑袋来不及反应,只能呆看着庞、方两人往旁抛开,以毫厘之差避过杀身之劫。
    两枝钢针分从两人脸颊旁飞过,投往大江去时,燕飞已扭身挥掌,狠拍离小腹不到三寸的剑锋去。


    “蓬!”


    气劲爆发。
    把全身罩在大斗篷里的楚无暇全身剧震,却没有露出丝毫狼狈之象,娇哼一声,优美的身影,借力向后飞退,再没入妇孺群中,教燕飞投鼠忌器,没法借机全力反击。
    燕飞竟被她的剑劲震得挫退小半步,由此可知,她的剑法功力厉害至何等程度。
    楚无暇在人群里灵活如鱼的游闪几下,如入无人之境的在人堆另一方离开,以异乎寻常的平静语气,边退边道:“终有一天,我会把你燕飞欠我的命讨回来!”说到最后一个字,人抵船首处,一个-斗,投进江水里去。
    哭喊声起。
    燕飞忙道:“没事哩!没事哩!”
    庞义和方鸿生惊魂甫定的来到他两旁,前者问道:“天下间竟有如此厉害的女刺客,此女是谁呢?”
    燕飞口上答道:“楚无暇!”
    心中想的却是楚无暇的刺杀行动,会否是得到司马道子的同意,抑或只是个人的复仇行动呢?假以时日,此女会是另一个尼惠晖又或竺法庆。


    高彦连滚带跑的冲入船舱,直抵目标的舱房门外,想也不想的把门推开。
    这间舱房该是供舰上指挥官起居的舱房,位于最上层,分前后两进,前厅后寝,小厅布置得像个具体而微的小型治事堂,书牍柜、书桌等一应俱备。内外以珠帘分隔。透帘望进去,在清晨冬阳的柔辉里,尹清雅纤美的倩影,正拥被坐在床上,秀发轻软地垂在香肩处,闪着乌黑夺目的亮光,呆看着窗外建康城南岸的美景。
    宏伟坚固的石头城,逐渐移往窗子的右边去。
    一股热血直冲脑门,高彦感到周身一阵又一阵的发麻。
    天啊!燕小子果然不是在说笑的。
    她为何会在这里呢?到此刻,高彦方醒觉自己根本没有先弄清楚,只是听到小白雁在此,便不顾一切地直扑过来。
    他听到自己的心在剧烈地跳个不停。
    这是不可能的,偏是眼前的事实。
    在这一刻,他忘记了边荒,忘记了仍身处险境,忘记了这舱房外的任何人和事。缓缓关上房门,蹑手蹑足,拨开珠帘,来到尹清雅身后,想打个招呼,只恨声音来到咽喉处,只变成沙哑的一声叹息。
    尹清雅娇躯微颤,并没有别过头来看他,轻轻道:“高彦!是你来了吗?”
    高彦的心溶解了,生出飘飘然的动人感觉,移到她身前,单膝下跪,仰望她没有任何瑕疵的动人花容。


    尹清雅机伶的一对眼睛,也往他投下来,幽幽道:“你没事真好!人家都不知多么为你担心哩!”
    高彦早忘记了发生在边荒巫女河旁的事,闻言一呆道:“我差点忘了,你是如何逃脱的呢?”
    尹清雅现出苦恼的神情,嗔道:“你这大傻瓜胡涂虫!难道没有人点醒你吗?到现在仍是胡里胡涂的。唉!教人家怎么说呢?”
    高彦被骂得心旷神恰,挺起胸膛道:“过去的事不用去理!我们须关心的是我们的将来。
    我高彦是个很有本事的人,说到赚钱,没有多少人及得上我。我又懂逗你开心,保证你和我在一起,一生都会幸福快乐。”
    尹清雅呆看他好一会后,忍俊不住的“噗哧”一声娇笑起来,现出个迷人之极的表情,两眼上翻,没好气的道:“什么将来的哟!我的现在已是一塌糊涂,还被你这条胡涂虫大混蛋来搞混。你若有怜香惜玉之心,就出去狠揍你那班兄弟一顿,为我出一口气。下手又狠又毒,弄得人家浑身酸软无力的,想跑上甲板吹吹河风也不行。”


    高彦有点尴尬的抓头道:“你为何会在这里的?”
    尹清雅装出个受不了至快要昏倒的娇憨神情,点着指头逐个数道:“你应该问你的恶霸兄弟燕飞,或杀人不眨眼的屠奉三,又或不知是北府兵正规军还是被通缉的逃兵刘裕。何时轮到我这位受害人来说呢?”
    高彦拍胸口道:“解袕只是一件小事,包在本少身上。现在既不成问题,我们是否该讨论我们的将来呢?边荒集是天下间最好玩和最刺激的地方,加上有我高少陪你,肯定你会乐不思两湖。”
    尹清雅忍着笑念道:“乐不思两湖!你这满口胡言的胡涂小子。”旋又皱眉道:“我好像从没说过看上你,你开口闭口都是我们的将来,我和你的将来根本扯不上任何关系。对吗?我的高少爷!”
    高彦嬉皮笑脸道:“这方面哪来问题?你迟早会被我能开金破石的精诚感动,是老天爷注定的天生一对。哈!自认识我的小清雅后,我便从没有再踏足青楼半步。”


    尹清雅气恼的道:“我没见过比你脸皮更厚的人,若用你的脸皮为边荒集筑城墙,肯定厚如铁桶。哼!你这小子以前常逛窑子的吗?”
    高彦毫无愧色的道:“不多!只是隔天去吧!”
    尹清雅瞪大美目骇然道:“隔天去?你的身子是铁打的吗?”
    高彦终晓得说漏了口,忙补救道:“不是每次去都……嘿……你明白哩!顶多每去两次才真来一次。哈!以后我都不去了,我把自己全献给你。”
    尹清雅的可爱脸蛋火烘般燃烧起来,大嗔道:“你这不知廉耻为何物的坏蛋家伙,满口脏言秽语,我以后再不和你说话,给我滚出去。”
    高彦大吃一惊,陪笑道:“所以我开口闭口都是我们的将来,因为过去的都算了嘛!嘻!
    规行矩步的男人有什么好?只有解温柔的男人才能令你幸福快乐。本少以前的逛青楼,便当作是修行好了,我会比任何人更懂得讨小清雅的欢心。”
    尹清雅嗤之以鼻道:“讨我欢心的人还嫌少吗?多你一个反令我生气。”
    高彦厚着睑皮道:“我在这方面的本领是与众不同的,清雅请试试看。”
    尹清雅怀疑的道:“你是否又在说脏话?”
    高彦忙指天发誓道:“噢!不!不!当然不是脏话,我的心非常纯洁,只是想清雅给我机会,陪你说话聊天玩儿吧!”
    尹清雅目光投往窗外,讶道:“和你这厚脸皮的家伙聊呀聊呀,竟不知已过了建康。唔!


    你是否真的想讨好我呢?”
    高彦肃容道:“这个当然!”
    尹清雅瞄他一眼,忽然垂头审视自己的纤纤玉指,低声道:“事先声明,我的提议并不代表我小白雁看上你,只是见你傻兮兮的样子,有时也可逗得人家开心,可以作闲来解闷的手下。”
    高彦喜上眉梢,但又隐隐感到“手下”两字有点不妙,道:“小清雅请吩咐下来,只要我高彦能有角逐裙边的机会,本人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尹清雅会说话的眼睛横他一眼,清楚显出,你这死性不改的家伙,又来这一套的表情,然后道:“我从不爱穿裙,所以逐什么裙边只是你的痴心妄想。唉!我只是觉得有点对你不……!噢!没什么!哪!你听着啊!我是对你格外开恩,只要你肯向我师父投诚,我会央他老人家酌才起用你,总好过你将来葬身边荒,凄惨收场,而你亦有机会表现给我看,你有什么本领了。”
    高彦喜色尽褪,颓然道:“我的大半本领全仗边荒而来,没有边荒集,我便像落于平阳的猛虎,再没有争取你芳心的资格,你更不会将我放在眼内。唉!我的娘!我一定不会看错你的,你和我都是不爱受管束的人,只有边荒集可令我们如鱼得水,快乐无忧。”


    尹清雅像初次认识他般用神打量他,好一会道:“原来你的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只是用来骗小孩子的甜言蜜语。”
    高彦苦笑道:“我是个不折不扣的荒人,与边荒集生死与共,没有了边荒集,我高彦只是个废人,你也不会喜欢我。”
    尹清雅生气的道:“我现在又喜欢你嘛!哟!我的肚子很痛哩!”
    高彦扑到床边,手足无措的看着她在搓柔自己的小肚,骇然道:“我扶你去解决如何?”
    尹清雅的两边脸蛋刷地红起来,啐道:“不关那方面的事,是经气出了问题。嗳!你给人家柔柔看!”
    高彦如获老天爷恩准,忙探手道:“什么推拿按摩我高彦最拿手,包你舒眼透心。嘿!该柔哪里呢?”
    尹清雅抓着他的右手,按到小腹去,不肯松开以限制他活动的范围,现出痛苦的表情,道:“柔这处!”
    高彦手触她灼热和充满弹性的动人小腹,那种亲密的滋味,教他连自己姓甚名谁都忘掉,爱不释手的轻柔起来。
    尹清雅连耳根都红透,低声嗔骂道:“还自吹自擂什么推拿高手,治经气要用劲嘛!你的功夫到哪里去了?”


    高彦忙赔不是,注入真气,一点不觉察尹清雅拿着他的手先往右旋,逐渐扩大,接着又往左旋,由大圈变作小圈。
    到高彦感到后劲不继时,尹清雅现出得意的灿烂笑容,挺直娇躯,欣然道:“成哩!你这厚脸皮的家伙总算对我有点用处。”
    高彦仍不觉有异,喜道:“肚子不痛了吗?来!让我再给你按摩,保证你可以睡一觉好的。”
    尹清雅把他的手按实在小腹处,凑往他耳边道:“你昨晚不是未合过眼吗?该好好睡一觉的应是你。”
    高彦感觉着她迷人的小肚子轻轻起伏,魂为之销,叹道:“清雅……噢!”
    高彦软伏入她怀内去。
    尹清雅收回戳在他胁下的五指,另一手轻松地把他整个人提到床上,然后跳下床去,回头瞧他道:“傻瓜!可爱的大傻瓜!”
    高彦仍然神智清醒,只是身不能动,有口难言,只能干瞪眼。
    尹清雅像个关心体贴的小娇妻般,把他的身体移到床中,又为他盖上棉被,笑意盈盈的道:“不说话的高彦才乖嘛!盖着棉被便不会着凉。放心吧!今次我不会伤害你的,好好睡一觉吧!希望永远都不用再见到你。”
    又在他睑颊轻吻一口,接着一溜烟般穿窗而出,投进江水里去,不溅起半点浪花。


    高彦急得差点哭出来,偏又毫无办法。
    她走了!
    就这样的不顾而去。
    房门倏地打开,燕飞从容掠进来,像看不到高彦般直抵窗旁,目光往江水投去,笑道:“你这小子真是艳福不浅。”
    高彦立即老脸通红,心中则在大骂。这小子竟敢偷听自己和心上人的闺房密语。但又知燕飞着眼点,只是自己的安危,与是不是君子扯不上关系。
    燕飞移到床边,忍着笑道:“美人恩重,该否让你保持这样子呢?”
    高彦气得干瞪眼。
    燕飞又叹一口气,掌如雨下,连拍他七、八个袕道,到拍中他的天灵袕,方成功为他解袕。
    高彦拥被猛地坐起来,破口骂道:“还不给我把她追回来?”
    燕飞坐往床边,耸肩道:“她得聂天还真传,水底功夫肯定了得,如何追她?”


    高彦不服的道:“你既在偷听我们说话,该有足够时间阻止她,为什么没这般做?”
    燕飞探手抓上他肩头,道:“还不是为了你,让你送她个顺水人情,令她知道你对她是全心全意。这样的结果不是最好吗?以后就要看阁下的手段了。”
    高彦发呆半晌,点头道:“她心里是有我的。”
    燕飞不耐烦的道:“这个当然!否则何用临别赠送香吻?”
    高彦的脸又红起来,道:“连这都给你听到?”
    燕飞哑然失笑道:“不是听到,而是看到。”
    高彦现出尴尬的神色,不自觉地伸手揩睑,道:“这定是专在水底用的胭脂,浸在水里也不会褪掉。”
    又警告道:“我和她说的心事话儿,不准你透露半句给人听,否则我不管你是边荒首席剑客,还是天下第一高手,也要狠揍你一顿。”
    燕飞大笑去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