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5月23日星期一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 二 :第六章 神秘刺客











燕飞自胎息百日后,剑术大有突破,对挡箭另有一手,可利用射向他的箭反攻敌人。对此郝长亨不可能不知道,可是郝长亨仍把箭手布在瓦顶上,当时燕飞已感到有问题,现在终领教到厉害。

    在聂天还一声令下,三十多名箭手同时拉弓射出弦上的箭,由于他们位置有异,或站或蹲,有如一张箭网般居高临下往燕飞罩来,不论燕飞左闪右移,又或拔起滚地,都难逃被劲箭贯体的厄运,要挡格吗?除非是三头六臂,否则只要仍是人,便没可能同一时间去挡三十多支利矢,更遑论以之反击敌人。
    就在聂天还宣战的时候,聂天还身后左右十七名高手,包括郝长亨和周绍纷抢前进入攻击位置里,只要燕飞被利箭所伤,他们的攻势会铺天盖地的向他发动。即使多出两个燕飞来,也只有抱头鼠窜。
    难怪聂天还这么爽快,一口答应赌约,且是喜欢还来不及,因为对方是立于不败之地,就怕燕飞掉转头开溜。
    不过令燕飞最头痛的还是聂天还,他挺立原地不动,也没有祭出他名震天下的独家奇门兵器天地明环,而是从腰间拔出飞刀,比“乱箭”且要快上一线,疾取他左右双肩。
    其飞刀之迅快,感觉是他一扬手,便化作两道白芒,抵达目标。
    燕飞此生首次遇上如此凌厉的攻击,闪躲是绝对不行,纵然办到也优势尽失,完全落在下风。那时不用聂天还亲自出手,只是手下十七名高手,足够杀他有余。
    郝长亨等任何一人和燕飞单打独斗,也撑不了多久,可是各个均为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高手,会利用燕飞的“失势”联合起来,无所不用其极的打击他,把他一直逼在下风,直至他被杀死才止。
    燕飞心中现出天地心三佩合璧的惊人情景。
    蝶恋花出鞘,双手举剑。
    疾斩往聂天还掷来的两刀之间,像对随后而至的箭网视若无睹。
    高明者如聂天还,也对燕飞近似自杀的招数露出疑惑的神色。
    日月丽天大法在刹那间提升至巅峰的状态,随着蝶恋花由最高点朝下疾劈,丹劫和水毒两种最本原、至阳至陰的能量在剑锋激荡,至于最后会出现什么情况,连燕飞自己也难作估计。其力当远未足开启仙门,但只要有半成天地心三佩合壁的威力,重演当时的部份情况,已足可解去将降临他身上的杀身大祸。
    丹劫和水毒在他以前的日月丽天大法的运行里,是起着互补和相辅相成的作用,可是天佩合一却启发了一种他从未想过的可能性,就是至陰至阳两股本质有异的本原先天真气,“互战互斗”所产生的惊人能量。


    假如行得通的话,不但能解去眼前的劣势,还可于绝处逢生,剑法晋入全新的里程。此可被视为其“仙门诀”的首次试招。是胜是败,立即揭晓。
    积蓄至顶峰的水毒真气,由小腹下的气海经背脊督脉直冲上顶,入右手阳腧脉,再于掌心蓄势待发。此正为手握上蝶恋花的刹那。
    进阳火电速化作退陰符,利用陰缓阳急的特性,当另一手加于剑柄之际,丹劫火热的劲气已功行圆满,两股相反对抗的力量于剑锋交击,完全脱离他控制的从剑锋吐出。
    最理想当然是两气同步运转释放,可惜当他进阳火时却没法退陰符,反之亦然,故只好将就点使出来。
    “噼喇”!
    电光交闪,发出令敌我双方所有人目眩的奇异剑芒和刺耳的声响,于刃尖处爆开。
    没有人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将会出现怎么样的情况,包括燕飞在内。因为武林史上从没有过这么可怕的一剑。
    全力出剑的燕飞感到一阵虚弱,整个人空空荡荡,无有着力似的。不由心中大叫糟糕,假如自己反被剑气所伤,岂非死得更冤枉。
    双刀离肩已不到三寸,众箭最接近的亦在尺许外,于此生死悬于一线的时刻,剑芒扩展,真气爆炸。
    燕飞人急智生,强提一口真气,继续退陰符,形成护体气罩,向前斜冲而上。
    “轰”!
    剑气激射,首先波及聂天还掷来的两把飞刀,像狂风扫落叶般,又如被大铁*锤打个正着,转向左右横飞开去,接踵而来的三十多枝劲箭,则像射上铜墙铁壁般纷纷堕地。旺盛的剑气仍未止,潮浪般向四外卷起,本如狼似虎扑来的敌人个个大惊失色,有如在海边玩水的人,忽然被一个滔天巨浪打来,没有人可以保持站姿,敌手全踉跄跌退,围攻之势立被瓦解。
    只有聂天还仍傲立不动,脸上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竟忘了再掷飞刀。
    燕飞此时已腾起至剑芒爆发处上方丈许的空间,只有他清楚假设聂天还这唯一能抗拒剑气爆发者再掷出飞刀,必可轻取他的性命,因为他仍未能回过气来。
    这个念头才起,暴张的剑气已袭体而至,震得他全身气血翻腾,差点吐血,亦把他如断线风筝似的送往箭手埋伏的屋顶。


    “叮”!


    聂天还终取来背上的天地明环,互敲发出震动全场的清音。
    燕飞仍在空中翻滚,每一滚动,他的真气都回复了少许,而对方埋伏在屋顶的箭手,仍在过度震骇里,未及装上第二轮箭矢。
    别人或许不明白聂天还尚有闲情响环示威,燕飞却是一清二楚,因为他感应到高彦正被那个叫马军的高手,挟着从铺子后门溜走,聂天还是借环声通知马军携人质远遁,如此他一方可立于不败之地。
    聂天还却不晓得,此正为燕飞“赌约之计”最精采之处,亦只有在这种情况下,燕飞方有望救回高彦。
    屋上箭手见燕飞接近,忙抛掉大弓,纷纷拔出兵器。
    聂天还长笑道:“燕兄果然了得,聂天还领教高明。”
    说到最后一字时,他已仰拔而起,凌空一个翻腾,天环地环化作万千环影,从下向上直攻燕飞。
    此时燕飞只回复一半不到的功力,对着聂天还这强劲的对手,自知捱不了几招,岂敢接招。
    他全神往屋顶上的箭手们俯冲下去,一剑劈出。
    首当其冲的敌人硬着头皮挥刀挡格。
    “当”的一声,持刀者惊觉燕飞的蝶恋花用的是借劲时,已错恨难返。
    燕飞哈哈一笑,平飞开去,在敌人兵器不及的高空处朝铺子后进的方向大鸟翱翔滑去。
    郝长亨等高手纷纷跃上瓦顶,都迟了几步,无法拦截燕飞。
    聂天还终醒觉燕飞的意图,当然不晓得燕飞是凭神妙的感应测知高彦的位置,只认为燕飞智勇兼备。大喝一声,天地明环脱手掷出,后发先至的直追燕飞而去。
    燕飞把敌人全抛在后方,单足点往后进的屋脊,正要借力疾掠,追击挟高彦而去的马军,双环已临背袭至。
    燕飞当然可以回身挡环,不过如此一-搁,不但会被功力不下于自己的聂天还追上,且会让马军大幅拉远距离,如对方聪明的绕个圈回来与聂天还等再会合,那千辛万苦,竭尽全力营造出来的少许上风优势,便要尽付东流。
    呼啸声在后方转急,显示双环正不住接近,而令他骇然的是对方手法巧妙,不但使他没法凭声音判断双环追来的线路,且没法拿捏其击中自己的位置和时间。天地明环神奇至此,是他没有想过的,更尽显聂天还身为“外九品高手”榜上第二号人物的功架。
    足尖点屋脊。
    燕飞向前疾冲,同时释放出如罩子般的护体真气。
    这招以真气测敌兵器的方法,完全是临阵创作,以前未尝用过,现在却是唯一应付眼前困局的方法。
    真气变成他的耳目,一点不漏掌握到天环地环袭来的方法和路线。
    先至的是较小的地环,直线投往他背脊,发出比尺半宽的大环更凌厉的呼啸声,急旋着破空而来。


    天环迟上一线,采的是回击的轨迹,袭往他左肩。
    聂天还怎能如此准确掌握他的速度和落足点?连燕飞也感到难以相信。不过事实如此,只好尽力应付。
    乍看似是循直线投来的地环更具杀伤力,燕飞却从气机交感,确认出地环蕴含的真劲,只有天环的三、四成,真正的杀着是回击而来的天环。
    日月丽天大法全力运转,蝶恋花反手后劈。
    “当”!
    凭着手臂加上蝶恋花的长度,燕飞先一步劈中后至的天环,相击产生的狂猛力道,震得他错飞开去,斜斜滑下瓦坡。
    左胁一阵火辣疼痛,燕飞如遭雷殛,喷出一口鲜血,五脏六腑似翻转过来般,衣衫尽碎,险险避过给地环命中背脊的厄运。
    燕飞差点滚落瓦坡,一个踉跄,来到瓦顶边缘,双足运劲,跃过小巷,落到另一个屋顶上。
    燕飞再无暇去理任何人,逢屋过屋的转左追去,体内真气重新运作。倏地大鸟腾空,投往巷内去。
    挟着高彦的马军出现巷子前方,差十多步便可奔出巷口外的大街。
    燕飞却是有苦自知,他因施展“仙门诀”而损耗的真元尚未回复,又被聂天还所创,所以只要马车抛开高彦,全力与他周旋,吃亏的将是自己而非对方。
    不过他怎可以功亏一篑,舍弃此唯一救回高彦的机会。他要利用的是马军只求自保的心态。他燕飞既能突破聂天还把关的重围,直追而来,马军岂敢与他正面交锋?
    剑气紧罩马军。
    马军狂喝一声,竟把高彦往他掷来,同时掣出竹节铜棒,追在高彦后向他反击,不论战略、反应,均非常出色。
    后方破风声处处,显示敌人正结群追来,不过追得最接近的聂天还仍在十多丈后。


    燕飞心中暗叫谢天谢地,凌空一手接着高彦,然后挥剑下劈,正中对方兵器。
    在长笑声中,燕飞借力腾升而起,投往大街,转眼远去。
    屠奉三潜至书斋后窗外的花丛,蹲伏不动。女刺客已早一步从树上落往草地,摆出从前门进犯的姿态。屠奉三冷眼旁观,发觉她手握一个竹筒子,显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如不是可吹出毒针,便是施放弥香一类旁门左道的工具。由此可推测此女当非出身名门正派。
    两名府卫把守大门,另两名刚巡过屠奉三适才藏身的大树下。对侯亮生来说,这该算加强防卫。事实上这四人身手相当不错,以屠奉三之能,亦自忖没有一番恶斗,难以收拾四人。女刺客想用毒针弥香一类的暗器,正是怕打斗声引来其他侯府的家将。
    一声叹息从房内传来。
    屠奉三心中大讶,侯亮生既得桓玄重用,为何却像郁郁不乐的样子呢?忙竖起耳朵听清楚。
    侯亮生再叹一口气,喃喃道:“明知如此!还回来干什么呢?”
    屠奉三为之愕然,侯亮生说的难道是自己吗?他说话的语调大有兔死狐悲之意,他竟是同情他屠奉三的遭遇吗?
    心中不由涌起古怪的感觉。
    就在此时,前门传来低呼和重物堕地的声音。
    侯亮生“啊”的一声惊呼,站了起来。
    破风声响起。
    屠奉三临时改变主意,从藏身处窜出,穿窗而入。
    女刺客已撞门而入,甩手射出手上飞刀,疾取侯亮生咽喉。
    屠奉三冷哼一声,顺手掷出手上长剑,横空拦截。
    侯亮生则呆若木鸡,不知如何反应。


    “当”!


    长剑击落飞刀。
    女刺客一声不响,续往侯亮生扑去,另一手再射出一把飞刀,疾取屠奉三面门。屠奉三身为“外九品高手”榜上名列第三的超卓人物,岂会被一把飞刀阻挠,随手一掌拍落飞刀及时挡在侯亮生前方。
    女刺客双手化作虚虚实实的掌影,往屠奉三攻来。
    屠奉三见她武技强横,掌法精妙,且劲力十足,不敢轻敌,改采守势,见招拆招,忽感有异,原来女刺客真正的杀着是底下踢出的一脚,攻的是他胯下要害,非常陰毒。
    屠奉三心中杀机大盛,全力还以一脚和她较量。
    女刺客似撑不住屠奉三的脚劲,往后倒飞,直退至大门外。
    只有屠奉三晓得她一时间无法闯过自己这一关,故见机借力退走,又以为自己是侯亮生一方的人,怕引来府内其他家将,所以趁还能脱身时开溜。
    屠奉三追至大门,女刺客已消没在院墙后,身法之快,断了屠奉三欲穷追不舍,看她究竟是何方神圣的好奇念头。
    四名家将东倒西歪,仍昏迷未醒。
    什么弥香如此厉害呢?
    侯亮生在后面唤道:“这位壮士……”
    屠奉三转身过去,扯掉头罩,淡淡道:“侯兄知否我本一心要来杀你。”
    侯亮生蹶然道:“屠会主!”
    屠奉三摇头苦笑,道:“再没有什么振荆会,终有一天我会手刃桓玄那畜牲。侯兄是聪明人,如不想落得和我同样下场,该知道如何取舍。”
    侯亮生回复镇定,离开长书台,移到屠奉三身前,压低声音道:“我现在是骑虎难下,除非今次桓玄讨伐司马道子出人意料的兵败身亡,否则我根本没法脱身。”


    屠奉三心中一动,问道:“杀那畜牲谈何容易,不过却非没有扳倒他的方法,侯兄知否他弑兄的罪证?”
    侯亮生呆了一呆,低声道:“此地不宜谈话,屠兄若肯信我,明早我们找个地方详谈如何呢?”
    屠奉三心忖即使是个陷阱,也难不倒我,点头答应。待侯亮生说出时间地点后,迅速离开。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