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5月19日星期四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 一:第二章 刺激好玩









孙恩在溪水旁站起来,默立在树林内的暗黑里。当他到达这道流经野林的小溪,以他通天彻地的超凡本领,也感到如再硬撑下去,因遭受洞天佩合璧而来的创伤,会演化成永不能治愈的内伤,所以纵然仍在边荒险境内,他也不得不抛开一切,就地默运玄功,疗治伤势。

    经过一天半夜的道修,他的内伤终稳定下来,恢复了六、七成的功力,度过难关。
    他现在的心神有点如脱缰野马,不受控制地驰骋着,近数十年来,他的情绪从没有这一刻的波动,这是少年时代方有的情况。
    他本以为对尼惠晖已心如止水,断去所有凡念,可是面对她的时候,方发觉自己错得多么厉害,严重至不忍对她下杀手。
    正因心神不处于黄天大法的虚空状态,燕飞“执假为真”的一句话才能乘虚而入,令他露出不应有的破绽,身法慢却一瞬,差点被燕飞以奇招要了自己的命。
    也是因此因缘巧合,令他得窥天地心三佩合一后的天地之秘,感应到仙门的存在。切身地体会到仙道的追求,并非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而是确实地存在。
    当阳之至极遇上陰之至极,两极相交,将产生能洞穿虚空的惊人力量,开启仙门,到达生命的彼岸。
    练虚合道,正是指此。
    他终于明白了。
    心中的激荡,实在没法告诉任何人,只有燕飞是例外,因为燕飞也同时感应到仙门。
    可是他却眼睁睁瞧着仙门开启和关闭,因为他的黄天大法走的是太阳真火的路线,强行进入两极相交的仙门,会在进入前化为飞灰。必须有太陰真水相辅相成,方能穿门而去,成仙成道。


    昨夜的经历,令他掌握到黄天大法的不足处,晓得该努力的方向。
    他生出不知以何种态度对待燕飞的犹豫。当他命中燕飞的一刻,始惊觉燕飞护体真气的反击,是水毒而非丹劫的先天真气,使他捉错门路,未能奏功。
    燕飞已具备进入仙门至乎开启仙门的初步条件,比他现在的情况优胜。
    他该如何对待燕飞呢?想到这里,孙恩暗叹一口气。
    幸好现在他根本无力追杀燕飞,所以可以暂时不想此事,一切只好待回到南方养好内伤再作思考。
    孙恩心神回复平静,离开小溪,朝南幽灵般穿林过野的去了。
    天眼在夜空盘旋,正全神贯注地,用它的锐目监视着主人所在处的雪原。
    乞伏国仁仍是身披红袍,令燕飞感到他是为天眼而作此装扮,好让爱鹰能在高空上容易辨认,否则何须冒此轻易暴露身分之险。
    燕飞藏在疏林区边缘处,眼看着赫连勃勃不住接近乞伏国仁,却毫办法再潜近一点,以窃听两人的对话。
    乞伏国仁的高明处,是现身于广阔达数里的乎坦雪原中心处,再由天眼居高监视,不但不虞有敌人能潜近,也是最佳的防袭手段,即使赫连勃勃心怀不轨,亦无法可施。
    燕飞离两人会面处足有两里之远,除非变成神仙,否则休想听到半句话。想到这里,心中苦笑。对“神仙”一词,他已有全新的体会和理解。
    两人终于面对面站着,说起密语来。


    燕飞心忖如果自己不是身负内伤,便可以刺杀赫连勃勃,为拓跋-解决一个劲敌。可惜自己现在的情况,实不宜与这样的高手作生死搏斗,皆因胜负难测。
    难道便如此白走一趟吗?想到此处,心中灵机一闪,浮现出一个近乎妙想天开的大胆念头。
    前进传来楚无暇的声音道:“你们这几个家伙的功夫真不错,着了道儿后仍这厉害,累得我也受了伤。”
    接着是跌坐地上的声响。
    尹清雅凑近高彦道:“她在疗伤,我们快走。”
    高彦心中奇怪,以尹清雅的胆大妄为,听到对方负伤,怎会全无趁机偷袭之意。
    由此观之,楚无暇当夜在大江上斩杀曼妙,在小白雁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令她不敢兴起对抗楚无暇的心。
    高彦想到这里,色变道:“有诈!”
    尹清雅大吃一惊道:“不要吓我!我们快走。”
    高彦道:“刚才你叫了声‘有鬼’,已引起她的惊觉,却因要对付那几个家伙,所以无能理会我们。她已认出是你好听的声音来,所以故意诓我们鲁莽的溜出去,她则乘机偷袭下杀手。如此看她确受了不轻的伤,所以不得不使点手段。”
    尹清雅花容失色的道:“那如何是好?”
    其实高彦也害怕得要命,不过尹清雅武功虽远较自己高强,论江湖道行则力学不辍也追不上他,为了两人的小命,必须冷静下来,充当真正救美的英雄。
    高彦两眼上望,示意楚无暇已无声无息的来到瓦顶上,任他们从何处窜逃,她仍能居高施袭。


    尹清雅无助的道:“怎办好呢?”
    高彦耳语道:“我打开窗门时,你便把门闩拉开,记得两件事同时进行。”
    尹清雅摇头表示不明白他说甚时,高彦已跳下床去,脱下外袍拿在手里,移到与房门相对的窗子前面去。
    尹清雅呆看着他,直到他打手势提醒,方醒觉过来,跃往门旁。
    高彦点头示意后,就那拉开窗闩,推开窗门。
    尹清雅同时行动,拉开身旁的门闩。
    高彦甩手便把外袍从窗门掷出去,破风声起,仿如有人穿窗而出,投往屋外密林。
    上方传来楚无暇的娇叱,跟着是剑气破空的异响,直追外袍而去。
    高彦此时已来到尹清雅身旁,扯着她推门扑出,来到天井处,再跃上墙头,逃命去也。
    燕飞从藏身处闪出,拦着赫连勃勃去路,后者猝不及防下大吃一惊,往后疾退逾丈,论反应及身手,均是一等一的迅捷。即使燕飞蓄意偷袭,怕亦难以得手,何况他内伤未愈。
    从头至脚都包裹在黑布内、只露出眼、耳、口、鼻的赫连勃勃双目精光闪烁,显然在提聚功力,以应付燕飞。他没有武器随身,不过他力能轰毙花妖的拳头足令任何人不敢轻忽。
    燕飞微笑道:“赫连兄别来无恙!”
    赫连勃勃知道瞒不过他,缓缓揭开头罩,收进怀内去,冷然道:“燕兄不愧天下最出色的刺客,竟能于此处拦截本人。不过燕兄既然精通刺杀之道,该知不可容被行刺者有喘气的机会。我怀里有讯号火箭,如召来援兵,恐怕燕兄难以脱身。”
    此处离边荒集只有两里多路程,是一片位于集外西北方的野林,只要喝一杯热茶的工夫,敌方高手便可以抵达。当然,赫连勃勃必须撑至那一刻。
    燕飞从容道:“赫连兄若还有放烟花的兴致,燕某绝不阻挠。”
    赫连勃勃泛起怒容,喝道:“燕兄究竟有何意图,请即道来。”
    以赫连勃勃一贯强横凶悍的作风,竟不敢主动出手,可知燕飞如今威名之盛,足以震慑任何人。


    燕飞踏前三步,拉近与对方的距离,好整以暇的道:“我想和赫连兄打个商量,做一件对你对我均有利的事。”
    赫连勃勃见他不是要对付自己,大感错愕,皱眉道:“燕兄好像忘了于公于私,我们均没有合作的可能。”
    燕飞笑道:“真的吗?若是如此,赫连兄为何偷会乞伏国仁呢?”
    赫连勃勃色变道:“你在威胁我!”
    燕飞双目神光乍闪,平静的道:“让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既然暗中与乞伏国仁来往,显然只是诈作投诚姚苌,事实上另有图谋。我燕飞也不惯揭人私隐,如果你对我的提议没有兴趣,此事就此作罢。”
    赫连勃勃神色缓和下来,道:“燕兄确是好汉子,本人洗耳恭听。”
    燕飞淡淡道:“我要杀那个波斯来的法师。”
    赫连勃勃失声道::冱是没有可能的,你竟听到我和乞伏国仁的对话。“燕飞心中好笑,赫连勃勃和乞伏国仁的对话裹肯定提到波哈玛斯,并同意必须除去此人,自己误打误撞的对上了,故令赫连勃勃误以为他窃听到他们的谈话。
    道:“赫连兄勿要误会,我只是隔远看到你们,却听不到你们的谈话。”
    赫连勃勃现出古怪的神色,吁出一口气道:“纵然燕兄是我的敌人,我也不得不承认燕兄是君子。我刚才使诈,想试你是否听到我们的密谈,请勿见怪。”
    燕飞哑然笑道:“赫连兄最爱把勾心斗角的那一套搬到边荒来。言归正传,无论此事是否有合作的可能,事后我们敌对的情况仍没有改变。”
    赫连勃勃沉吟片刻,道:“为了一个呼雷方,值得燕兄你冒这个险吗?如你能成功杀死我,效用不是比解救呼雷方更大吗?”


    燕飞心忖我不是不想杀你,只是现时力有未逮,故不得不另作选择。赫连勃勃这番话既显示他对呼雷方的事知情,更借此试探自己的心意,逼自己作出不掉转剑锋对付他的承诺,充份表现出他的精明老到。
    道:“赫连兄不用多疑,我说得出要与你合作,绝不会扯你的后腿。将来的事谁都没法作出预测,但我干掉波哈玛斯后,会立即离开,即使失手遭擒,也绝不会供出赫连兄有分在背后出力。不过赫连兄勿要出卖我,否则我会不择手段的作出报复。”
    赫连勃勃苦笑道:“由首次在边荒集与燕兄碰头,我便知燕兄并不好惹。放心吧!燕兄只要透露本人密会乞伏国仁的事,我便要吃不完兜着走,怎敢出卖燕兄呢?更何况如你真能刺杀波哈玛斯,对我有百利而无一害。”
    燕飞欣然道:“如此赫连兄是决定与我合作哩!”
    赫连勃勃点头道:“只有一个条件,就是燕兄必须为我守秘,绝不能把我私见乞伏国仁的事透露予任何人,包括你的荒人兄弟在内。”
    燕飞心忖若告诉任何人,他燕飞竟会与赫连勃勃合作去做一件事,肯定不会有人相信。道:“三日为定!”
    高彦叹道:“今次名副其实是洞房,只是欠了花烛。”
    挤着他坐在小洞裹的尹清雅嗔道:“安静点行吗?惹得那恶女回来,你须负责去喂她的剑。”


    高彦道:“放心吧!我看她此时早追到十多里外去。看!跟着我是多么刺激好玩!小娘子现在该进一步了解为夫因何不肯随你回两湖去。在边荒,我是法力无边、神通广大的首席风媒,处处掌握玄机。像这个村后的荒山小洞,便是我为自己预备的避难所,只要把草丛拨开,便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躲进来,今趟更大派用场,这可是当年我掘了七日七夜,才掘出来的。”
    尹清雅“噗哧”笑道:“七日七夜?哼!你这夸大的说谎鬼。噢!差点忘记提醒你,现在并非在你见鬼的高家村内,你的乡亲父老不在身旁,如你仍什么娘子啊为夫呀的占我口舌便宜,我会割掉你一截舌头。”
    高彦心中一阵甜蜜,在紧挤着她香躯之际,她竟不怪自己揩油,只怪自己言语轻薄,那种默许的动人神态,有多迷人便多迷人。
    忙赔笑道:“我的小清雅息怒,噢!”
    尹清雅横肘撞了他胁下一记,痛得他叫起来。
    尹清雅嗔道:“人家只是用了小小的力道,叫那么大声干嘛?唔!这里很闷气,我们还要躲多久呢?”
    高彦只希望眼前情况可以永远继续下去,随口道:“只要躲他娘的七天七夜,待婆娘去到了天边,我们便可以走出去,从此在边荒双宿双栖:水不分离,睡遍我在什么高家村、尹家镇的所有行宫。”
    尹清雅大嗔道:“我才没闲情陪你在这些鬼地方胡混,明天我便要返回两湖去,有没有你随行,我都不在乎,你自己想清楚。”


    高彦眉头一皱,计上心头,道:“太危险了!”
    尹清雅道:“有什么危险的!我只是为你着想,才陪你躲到这个臭洞来,否则我放开脚程,又占了先机,才不相信那妖女追得上我。”
    高彦道:“让我第一流的边荒脑袋为你分析形势吧!首先你是否肯定她能从你叫了句‘有鬼’,便可以认出你是我高彦的心上人小白雁呢?”
    尹清雅再没有闲暇计较他占口舌便宜,老实的答道:“人人都说我的声音很特别,听过便不会忘记。当日我和她交手时,说过几句话,应该瞒不过她。”
    高彦一本正经的道:“好!现在假设她晓得你是小清雅,她是否非杀你不可呢?”
    尹清雅耸肩道:“我怎晓得她的心意呢?她该没有非杀我不可的理由吧!”
    高彦道:“错了!她定要杀我们灭口,因为我们知道佛藏的秘密。”
    尹清雅呼冤道:“但我们并不知佛藏在哪里呢?有什么好灭口的。”
    高彦道:“四大金刚等人也不知道佛藏在哪里,还不是遭到她毒手吗?”
    尹清雅不服道:“怎同呢!他们是要逼她说出佛藏的所在,所以她才先发制人。
    明白吗?你这个专爱唬人的小混蛋。嘻!你仍未有资格当大混蛋。”
    高彦哂道:“所以说你入世未深,不明人间险恶。你没有听过怀壁之罪吗?若被我们把佛藏一事泄露出去,弄得天下皆知,那婆娘还用做人吗?如此一个宝藏,人人皆想据为已有,你师傅他老人家第一个不肯放过她。”
    尹清雅“噗哧”笑道:“你胡绉了这么多废话,说到底就是不想我回两湖去,最好是嫁给你,永远留在边荒,做你的押寨夫人。你喜欢骗人,我却没有兴趣。坦白点和你说吧!我尹清雅心目中的如意郎君,你连边儿也沾不上,我嫁猪嫁狗也不会嫁给你,快绝了你的痴心妄想,找别的无知女子下工夫吧!”


    高彦听得涌起万念俱灰的颓丧失意,如掉入失望的无底深渊,苦笑道:“你欢喜便走吧!不过我敢肯定那婆娘已知上当又折回来,还在外面某处守候,到时你便晓得我不是虚言恫吓。咦!你想干什么?”
    尹清雅伸手在洞壁摸索,硬把一块石头拆下来,道:“要证明你的谎话易如反掌。你左一句右一句我不懂江湖道,我便使出一招最基本的投石问路给你看看。”
    说毕甩手把石头朝洞口掷出去。
    石头摩擦枝叶草丛的声音由近而远,掠过近七、八丈的空间,忽然剑啸声起,还传来楚无暇的怒叱。
    两人同时色变。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