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5月25日星期三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三 :第七章 敬谢不敏










燕飞把警戒心提至极限,监察着整个小建康的情况。

    一切似无任何异常之处,运货的骡车仍是往来不绝,战士则放下武器当脚夫,把卸下来的粮货送入各幢建筑物内安顿。其中以有高度防御力的羯帮和匈奴帮总坛内,存放最多。如这两个临时仓库能放满粮货,该足够让敌人的三万多大军吃上半年。
    不时有敌方骑七巡哨,却又不像特别加强防备,远比不上外围严阵以待的紧张气氛。
    可是他心中不安的感觉,仍是挥之不去。
    这感觉由早前心中忽然浮现宗政良的形相开始。当时他心现警兆,直觉反应的朝钟楼瞧去,却给从钟楼驰来的一个马队混淆了,以为宗政良是其中一人,故令自己生出感应。吓得他不敢再以轻功在高处掠过,只敢在横街窄巷潜行。
    但不安的感觉却不减反增,愈趋强烈。
    唉!自己可能已被敌人发现行踪。
    目击他入侵的是宗政良。
    此人是北方著名的刺客,不单武功高强,更有“小后羿”的美号。擅射的人眼力特别强,何况是宗政良这级数的神箭手。敌人此着确是高明,由宗政良这家伙于古钟楼最高处的“钟楼观远”,把整个边荒集尽置于他老哥的锐目监视之下,他燕飞便是因此败露行藏,输得非常冤枉,又不得不服气。幸好他尚有灵应的超凡本领,否则至死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一回事。
    现在他该怎办好呢?只要于集内任何一处给敌人截着,十个燕飞也必死无疑,强闯突围是绝对行不通的。
    采花居的秘道有等于无,因为出口仍是在集内,况且他是没可能不惊动任何人的进入秘道去。
    洛阳楼下的秘室又如何呢?进去岂非自困绝地,大违自己此行的原意。
    就在此刻,他想起刘裕设身处地的思考方法。
    假发自己变成宗政良,忽然在观远台发现他燕飞的入侵,旋又失去他的踪影,会采取什么行动?
    他会立即飞报姚兴和慕容麟,秘密调动人手,封锁整个边荒集,特别是颖水的码头区,因为那是现在情况最混乱、最容易被突围的地方。敌人的行动应在不声不响下秘密进行着。当部署完成,会来个瓮中捉鳖,只要擒杀他燕飞,对荒人的打击是不可以估量的。
    敌人会组成一支“捕燕队”,像对付花妖般搜捕他。这支最精锐高手的队伍,首先会猜测燕飞潜进边荒集来的目的,当然想不到他竟是来寻‘盗日疯’,只会猜测出他是来刺杀或搞破坏两种任务。


    刺杀的目标不外姚兴或慕容麟两个人,而搞破坏则莫过于烧掉储粮的仓库。
    想到这里,燕飞已知今次是生是死,全看能否找到‘盗日疯’,那是他唯一的生路。且还要赶在敌人醒觉前办妥一切,否则他只好硬闯突围,全力一拼,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有赚。
    燕飞从藏身处窜出,朝匈奴帮总坛的后院墙掠去,灵觉感应提升至颠峰状态。
    江陵城桓府内堂。
    桓玄坐在地席上,满脸陰霾。
    陪坐一旁的侯亮生、桓修和干归都不敢说话。
    好一会后,桓玄淡淡道:“连一个人都看不住,是否该死呢?”
    侯亮生等三人听后,都心生恐惧,不知桓玄此话的矛头指向哪一个人?他们三人之中谁会大难临头?
    人说伴君如伴虎,侯亮生的感觉则像与毒蛇同眠,天才晓得什么时候会给他噬上一口。
    桓玄有点疲倦的道:“给我把跟随淡真来的婢仆逐个勒死,这是他们应得的惩罚。”
    桓修一声领命,便要借办此事乘机脱身。岂知桓玄打手势阻止他,徐徐道:“这事干归去办吧!”
    桓修只好坐下来,看着干归离开。
    侯亮生却是整个背脊直冒寒气,令他惊悚的是桓玄若无其事的冷漠语调、视人命如草芥的态度。
    王淡真之死只能怪刘牢之,又或怪桓玄他自己,而桓玄却迁怒于无辜的婢仆。王淡真于随身行妆里密藏毒药,显然早有寻死之心,可见王淡真的死,桓玄须负上最大责任。


    桓玄目光投往桓修,像忘掉了王淡真似的轻松地道:“刚才杨全期来见我,说殷仲堪要上书朝廷,要求恢复荆州刺史的原职。说好听点是征求我的意见,难听点便是逼我在此事上表态。你有什么意见?”
    桓修方知桓玄要他留下的原因,忙道:“一切由南郡公作主,我没有意见。”
    桓玄笑道:“当不成荆州刺史,从兄你不觉得可惜吗?”
    桓修仍是同一句话,答道:“一切由南郡公决定。”
    桓玄目光落在侯亮生身上,道:“我该怎么办呢?如我不肯点头,殷仲堪仍敢上书建康吗?”
    侯亮生恭敬地答道:“这是司马道子分化我们的手段,南郡公明察。”
    桓玄冷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是司马道子的陰谋诡计吗?不过今趟我却要感谢他,帮我试探出殷、杨两人的心意,更使全期露出他的狐狸尾巴。哼!”
    两人再不敢说话。
    桓玄沉吟道:“我会联属殷仲堪要求恢复原职的奏章。由今天开始,我要你们密切监视他们两人,不容有任何疏忽,明白吗?”
    两人连忙答应。
    时间忽然变得重要,假如他选择错误,再一次猜错收藏‘盗日疯’的地方,他的任务将告彻底失败,甚至可能因此送命。
    如果姚兴要把‘盗日疯’藏在集内某幢建筑物的地库内,小建康的铁弗部匈奴总坛当然是首选。姚兴可以从赫连勃勃处弄清楚建筑物的确切情况,不用担心会有尚未被发现的秘室和秘道。例如姚兴便不晓得身居的洛阳楼,也存在秘室。
    边荒集失陷于慕容垂和孙恩之手,荒人战俘被敌人集中在小建康,亦是以两帮的总坛为主。当日部署反攻,燕飞等通过秘道,把武器粮食偷运入小建康去,便是藏于两帮的地下秘室内。所以燕飞对匈奴帮总坛的地下情况,了如指掌。
    在高起的院墙内,有十多座大小不一的建筑物,主堂面向建康街,三进相连,规模宏大,本身便像座堡垒,也是匈奴帮总坛最坚固的建筑物。第一次反攻边荒集成功,屠奉三便要了去作他的新刺客馆。


    主秘室和秘道都设于主建筑物内,那亦是现在最繁忙的地方,人来人往,粮货不断送进来,然后分散安置到其他房舍去。
    燕飞的目标却是后院东北角的独立仓房,在它下面有个粮库,没有接连秘道,是最适合收藏东西的地方。
    借着房舍树木的掩护,燕飞来到目标仓房外面的花园,蹲在草丛内,观察形势。
    整个旧匈奴帮总坛沸腾热闹,惟独这一角却宁静无声,没有人踏足半步。燕飞差点打响退堂鼓,好及早列别处碰运气。旋又决定进去看个究竟,一方面是时间再个容许他四处乱闯,更重要是他想到其中一个关键。
    表面看,姚兴与慕容麟是合作愉快,事实则两人之间肯定不免疑忌。姚兴在‘盗日疯’一事上,大有可能瞒着慕容麟,这种毒火器能保持秘密,愈能发挥奇效。天才晓得姚兴会否在收拾荒人后,掉转矛头来对付慕容麟,这时‘盗日疯’便可大派用场,令姚兴可以寡胜众。又或姚兴怕慕容鳞意图独占边荒集,故留下一着,免致届时全无还手之力。
    不论从任何一个角度去想,姚兴隐瞒‘盗口疯’一事是合乎情理的,所以故意不派人看守,以免惹人注目,又舍采花居和洛阳楼,而取放置粮货的地方收藏‘盗日疯’。
    想通诸般问题后,燕飞哪还敢犹豫,从暗处窜出,来到仓房大门,就那么拉开没有上锁的仓门。
    入目的情况看得他眉头大皱。


    仓内塞满一包叠一包的米粮,堆至离仓顶只有数尺距离的高处,仅余近门处可容数人站立的窄小空间。
    这可说是最好的防卫,不搬开百来包米粮,休想可以进入秘道去。
    燕飞不惊反喜,他现在至少有八成把握,确定姚兴是把东西藏在下面的密室。
    有救了!
    燕飞闪了进去,关上仓门。
    云龙舰在洞庭湖行驶,聂天还立在船头,负手仰望星空,神情严肃。
    郝长亨来到他身后,垂手恭敬道:“帮主召长亨来有什么吩咐呢?”
    聂天还道:“长亨是否仍对淮水之败,耿耿于怀呢?”
    郝长亨颓然道:“长亨感到很惭愧,很对不起帮主,辜负了帮主对长亨的厚爱。”
    聂天还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最重要是赢得最后的胜利。今次出事,问题并不在你,而是被桓玄拖累,因他管不了刘牢之,致形势逆转,你和雅儿能安全回来,我已非常满意。”
    郝长亨叹道:“可是失掉粮船一事,我却是难辞其咎。”
    聂天还微笑道:“换了是我,也会犯上同样的错误,与姚兴交易是正确的,问题出在我们低估了荒人。边荒是他们的地头,任何风吹草动,均瞒不过他们。所以你们在淮水失利,粮船自然落在他们手上,没有什么须自责的。”
    郝长亨感动的道:“帮主!”


    聂天还和颜悦色的道:“你当我是桓玄吗?有什么差错便拿别人来出气,也不看是如何出错,问题在哪里。我聂天还纵横两湖十多年,从没有人能奈我的何,正因我有大群肯为我忠心卖命的帮手,没有人会背叛我。”
    郝长亨衷心的道:“只要帮主一句话,长亨愿效死命。”
    聂天还从容道:“事实上我们两湖帮,从没有过今天的优越形势,江海流已死,大江帮名存实亡,只要我们加紧控制大江和其大小支流,大江帮将永无翻身之望。”
    稍顿又道:“今次桓玄攻打建康无功而回,司马元显更显露猛将的本色,大大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恐怕连司马道子也没想过,往日沉迷酒色的儿子会浪子回头,还这么有本领。”
    郝长亨点头道:“桓玄会被逼更倚赖我们,而我们则可进一步扩展势力,控制大江两岸的帮会。没有我们的批准,谁也不许和大江帮做生意。”
    聂天还道:“这只是消极的做法,建康区和建康下游的城市,都在我们势力的范围外,我们须攻占边荒集,方能斩草除根,消灭大江帮的余孽。在此事上,我们必须与桓玄合作,单凭我们的力量是没法办到的。”
    郝长亨讶道:“在今次反攻边荒集之战里,帮主竟不看好姚兴和慕容麟吗?”
    聂天还苦笑道:“姚兴等人的联军兵力在荒人一倍以上,又占上地利,有集可守,且是以逸待劳,可是我仍看高荒人一线。看看燕飞吧!这样的人才,到哪里去找呢?于那样恶劣的形势下,仍可出手得卢,闹了我们一个灰头土脸的携高彦扬长而去。我们是不得不承认,荒人里集中了南北最有冒险精神和活力的精英人材,低估他们的谁不吃亏?”


    郝长亨一震道:“帮主!”
    聂天还双目杀机大盛,缓缓道:“我不是长他人的志气,而是想说明绝不可以再低估荒人。边荒集的第二场反攻战,胜负即将揭晓,便可以证实我有否看错荒人。”
    郝长亨欲语乏言。
    聂天还微笑道:“荒人愈厉害愈好,强大的敌人,愈能激励我们的奋斗心。以前我们有江海流,还不是授首本人环下吗?生命要有相当的对手方有乐趣,你才会珍惜成败。长亨须永远记着我这番话。”
    郝长亨道:“长亨永远不会忘记。”
    聂天还眼神变化,现出慈爱神色,道:“雅儿那孩子怎样了?”
    郝长亨苦笑道:“她在发脾气,把自己关在舱房里。唉!我们逼她上船,她怎会高兴呢?幸好她尚未晓得燕飞和高彦的事,否则真不知道她会摔破多少东西。”
    聂天还道:“你和她一向关系良好,照你看,她会否真的看上高彦那小子呢?”
    郝长亨道:“如帮主以前问我这件事,我会有个肯定的答案,就是没有可能。高彦这小子一无是处,贪财好嫖,口甜舌滑,吹牛皮不用眨眼,正是清雅最讨厌的那种轻薄少年,不赏他两记耳光,已是非常容忍他。可是!……唉!可是今次从边荒回来后,她竟着人留意,有否像高彦这样的一个人到两湖来,又不肯透露和高彦之间发生过什么事。真叫人担心。”


    聂天还道:“你娶雅儿好吗?”
    郝长亨脱口道:“什么?”
    聂天还道:“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一了百了。雅儿一向对你有好感。论美貌,雅儿肯定是两湖帮第一美女,待她定性点,会是个贤妻良母。唉!贤妻良母,我真的希望会是如此,这须看你驯妻的本领了。”
    郝长亨急促的喘息道:“帮主!唉!帮主。我……”
    聂天还不悦道:“你嫌弃雅儿吗?”
    郝长亨忙道:“我怎有资格嫌弃她?问题是我一向视她如妹子,她亦当我亲如兄弟,从没有涉及男女之间的情爱。唉!帮主可否收回成命呢?照我看她和高彦只是闹着玩,不会是认真的。”
    聂天还哑然笑道:“你这小子一听到要娶雅儿,立即改变说法,雅儿这么可怕吗?他妈的燕飞,今次真把我害惨了。总言之雅儿嫁谁都可以,就是不可以嫁给高彦,你快给我想办法,否则便由你娶雅儿算了。”
    郝长亨道:“只要帮主清楚地向清雅说出心中的想法,清雅会听帮主话的。”
    聂天还道:“我岂非须告诉她和燕飞的赌约吗?谁知她会如何反应呢?
    而且……唉!她反叛的性格你该和我一样清楚。“郝长亨点头道:“好吧!我会想办法。”


    聂天还道:“不论用什么办法,只要高彦那小子好梦成空便成,但也不可以令雅儿不快乐。那些说书的便有什么比武招亲之事,若真来个擂台比武,肯定在第一回合高彦便给人扫下擂台去。真不明白高彦有什么可让雅儿看上眼的。”
    郝长亨道:“清雅怎肯任由我们摆布,如她要作台主,恐怕没有多少个人敢上台,万一她故意输给高彦,我们便是作茧自缚了。”
    聂天还苦笑道:“我只是打个譬喻,最要紧是想个好办法,如她真要嫁给高彦,我又无法违约出言阻止,我肯定会给气得吐血。”
    郝长亨再没什么好说的,忙点头道:“明白了!长亨会想出十全十美的好办法。”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