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5月16日星期一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九 :第九章 三天之期






刘裕定点一棵大树的横干,就借那弹力轻轻松松的腾身而起,直来到密林上方处两丈许的高空。

    虽是寒风阵阵,景色却非常迷人。
    左方是蜿延流东,彷似没有开始、没有尽头,标示着边荒与其它文明地区分野的淮水。上面是覆盖大地嵌满星辰的夜空。
    每次施展他的独家本领“飞猿跳”,他都会进入一种特别的心境,似不再受到任何拘束,一切自给自足、轻松写意、自由自在。不过今次是唯一的例外。
    抵达最高点后,他又往下落去。
    他不用眼睛去找寻落点,纯凭脚的感觉,忽然又再弹起,但已离刚才俯察远近的位置西移十多丈。
    他想着王淡真,也想到宋悲风携心佩远遁边荒,能否逃过尼惠晖的追杀呢?
    密林像一幅地毯般往淮水和边荒铺盖过去,黑沉沉的一大片,其中又另有天地,令人生出无有穷尽的感觉。
    可是刘裕仍感到无比的孤独,空虚失落的颓丧感觉厉鬼般紧缠着他,那是种使人窒息似不能透气的沉重感觉。
    过去的一切努力徒劳无功,未来也见不到任何生机和希望。
    他虽然竭尽全身的气力振作自己,然而伤痛却如大铁锥般,一下一下的敲击着他的心,且只能独自去承受。


    刘裕不敢去想象王淡真的遭遇,偏又控制不住自己。老天为何如此残忍,既然恩赐自己如此一个机会,又在世界已来到他手心内的动人时刻,不仁地夺去。
    他又斜斜弹上半空,前方远处出现水光的反映,像一道灰白带子般从淮水往北延展过去。
    终于到达-水。
    虽然不晓得敌人会用哪种方法,去逼荒人从新娘河撤返边荒,但他知道敌人定可办到,否则不会在北岸埋伏。看有人预先在北岸放置投石机,便猜到事情该与刘牢之有关系。
    哼!
    刘牢之!你实在太过份了,有一天我刘裕会连本带利令你偿还欠债。
    他估计如两湖帮要配合荆州军伏击撤返边荒的荒人,最佳的藏身处莫如-水,因为这是荒人从新娘河返边荒最便捷安全的路线,荒人不会舍近求远,选取更西面的夏淝水或风险最高的颖水。


    荒人的撤返边荒,必是水陆两路并进,由货船负责载重、运送粮货和武器,沿-水北上,同一时间在淮水筑起临时的浮桥,让人马渡河。
    如两湖、荆州联军趁荒人此等脆弱时刻从水陆两路突袭,将可把荒人返攻边荒集的力量彻底摧毁,桓玄和聂天还便可以稳得边荒集。
    蓦地-水的西岸火光燃起,夺人眼目。
    刘裕心中一动,循火光亮处赶去。


    ※※※


    燕飞来到庞义旁坐下,道:“你在这里坐了足有一个时辰,想甚么呢?”
    吃过晚膳后,庞义便来到基地上游这块岸边大石默坐,直至繁星满天的这一刻。
    庞义道:“我是管粮仓的,花了整天点算手上的粮货,如照现在消耗粮食的速度,又得不到新的补充,不足一个月我们便要改吃树根,人实在太多了。方总负责户口登记,竟算出二万八千五百六十七人来,大半的荒人都流亡到这处来。且人数只会增加不会减少,待躲到边荒各处的荒人闻风来聚,粮食会更吃紧。”
    燕飞心中暗叹,不论武器、弓矢和粮食,供应方面都出现严重问题,如被刘牢之封锁淮水往边荒的三条水道,不用敌人动手,他们自因粮道被截断而完蛋,问题根本没法解决。


    庞义喃喃自语的道:“千千自我牺牲的伟大行为令人感动,如不是她肯留下照顾小诗姐,小诗姐的命运确是不堪想象,她的胆子这般小。”
    又往他瞧来,提起勇气似的问道:“小诗姐好吗?”
    燕飞想起那晚的情境,心中填满温柔,道:“小诗姐睡得很香甜,我们不敢惊扰她。”
    庞义懊恼的道:“早知你会去见她们,我便可以托你带点东西去给小诗姐。你这没有义气的家伙,甚么事都闷在心里。”
    燕飞忙岔开道:“高小子回来了吗?”
    庞义道:“最好他今晚不回来,让我可以好好睡一觉。白天还好,因为大家都忙得不得了,他专挑在我宝贵的睡眠时间来缠我,硬要我听他和那小妖精的情情爱爱,如何轰烈动人、如何郎情妾意。他奶奶的熊,这小子肯定被那专吃人心的小妖精弄疯了。”


    燕飞失笑道:“谁叫你是他的朋友呢?”
    庞义咕哝道:“他奶奶才是他的朋友,我一向对他的作风不敢恭维,只不过大家一道北上,才混得熟了些儿吧!岂知这小子恃熟卖熟,硬逼我听他自以为是天下最动听,其实是令人觉得肉麻兼起疙瘩的情话。”
    燕飞忍俊不住时,屠奉三神色凝重的来了。
    燕飞道:“坐!有甚么事?”
    屠奉三在燕飞另一边坐下,沉声道:“刘牢之的水师船队在洪泽湖集结,只需一天时间,便可以进犯我们。”
    庞义倒怞一口凉气,道:“这家伙并不是说着玩儿的。”
    燕飞道:“他是在向我们示威,摆出如我们不依他的话撤走,便会攻打我们。”
    洪泽湖在淮水下游处,靠近大海,是北府兵训练水师的大湖。
    屠奉三道:“这方面仍很难说,表面看似是针对我们的行动,不过假如他投向司马道子,则可变成对付王恭的陰谋,因为王恭目下正身在洪泽湖淮水旁的大城旰眙,如王恭没有防范刘牢之的心,一定会被刘牢之得其所愿。”
    庞义咋舌道:“刘牢之此人真不简单。”


    燕飞生出一切失控的感觉,他当然不希望刘牢之倒戈反王恭,因为王恭怎也是王淡真的父亲,如王恭有甚不测,桓玄再没有顾忌下,王淡真的命运会更不堪。
    道:“刘牢之也可以藉此钳制何谦,因为洪泽湖的东面便是何谦的据点淮陰,而洪泽湖北通濉水,南通高邮湖,又接大江,四通八达,一支强大的战船队,可以对整个区域发挥出震摄的作用,令反对刘牢之的人不敢妄动。”
    屠奉三思忖片刻,道:“你不是说过,司马道子召何谦到建康去迎娶他的女儿吗?”
    燕飞点头道:“确是何谦的心腹手下刘毅亲口说的,有甚么关系呢?”
    屠奉三道:“我怀疑此为司马道子和刘牢之之间的协议,由刘牢之调动水师,逼得何谦不得不留下主力部队在淮陰,以对抗刘牢之。而何谦若仍要到建康去,便只能带少量部队随行。”


    庞义失声道:“不会是这样吧?”
    燕飞道:“屠兄似乎认定刘牢之会投向司马道子。”
    屠奉三道:“我只是设身处地从刘牢之的角度去思索。在司马道子和桓玄之间,该如何选择呢?那就要看对哪个害怕多一点,我敢肯定刘牢之对司马道子的顾忌远比桓玄小。以刘牢之的立场,明智之举当然是远桓玄而靠近司马道子,只要司马道子许以北府兵大统领之位,刘牢之若拒绝便是笨蛋。
    而刘牢之当上统领最大的障碍正是何谦。”
    燕飞动容道:“刘裕该与你想法相同,所以力劝何谦勿要到建康去。”
    屠奉三道:“弄清楚这点非常重要,如此我们便不用怕刘牢之会违诺在三天之期未届满前来袭了。”
    庞义道:“过了三天之期又如何呢?刘牢之会否真的来攻打我们?”
    屠奉三道:“根本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因为我们必须将计就计,在三天内撤走,好引敌来攻。”


    又道:“老卓在附近三次发现敌人的探子,正在侦察我们的情况。”
    燕飞道:“现在渡河的地点由我们决定,敌人倒过来要迁就我们,你的大计如何呢?”
    屠奉三道:“假设我们的目的地是最容易藏身的巫女丘原,-水会是看来最理想的路线。载重的船由-水北上,人马骡车则沿-水东岸推进。我们既有这个想法,敌人当然可以轻易猜到。我们便在-水束连舟为桥渡河,引敌人踏入陷阱。”
    庞义皱眉道:“计划有个很大的破绽,只是荆州军已教我们难以应付,他们全是骑兵,机动性强,只须在远处埋伏,待我们全体渡河之后方发动强攻,我们如何令他们中计呢?如我们不渡河,他们只会按兵不动。”
    屠奉三微笑道:“所以我们故意让他们的探子看到我们不住将粮货运上大型的战船和货船,事实上到时船上装载的是战士而非粮货物资,纵使吃水深,敌人仍误以为装的是粮货。开始渡河时,我们的船会把战士一批一批的送到-水上游,让战士登陆-水柬岸,从容布置,等待敌人投入罗网。”


    庞义恍然道:“原来如此,确是妙计。”
    燕飞问道:“两湖帮的船队又如何应付?”
    屠奉三道:“两湖帮的人在我们全体渡江前,会耐着性子,等候荆州军以快马施袭的-刻,绝不会提早行动。假设两湖帮的主事者是郝长亨,以他一向的作风,会把战船队一分为二,一支隐藏在-水的上游,另一支则部署在-水、淮水交接处的西面,发动时分从两方顺流来攻,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刘帅回来后,我们当可以清楚敌人的所有布置。”
    说罢轻叹一口气。
    燕飞明白他的心情。


    纵使胜得此仗又如何,只能让他们苟延残喘多一段时日。失去了边荒集,又被刘牢之截断粮线,他们实没法养活这多荒人。至于武器弓矢,亦不足以长期作战。
    忽然间,他也像刘裕般感到刘牢之的可恨。如有谢玄在,怎会出现眼前情况。一天刘裕坐不上北府兵大统领的位置,边荒集仍陷于危机里。
    ※※※
    刘裕潜过-水,隐身在岸旁的密林襄,注视着岸旁的动静。
    三十多名羌族战士在岸边静候,他们燃起的篝火光焰闪烁,正逐渐熄灭,看情形他们再没有添柴续火的意思。
    他们的战马安详地在一旁吃草休息。
    对方显然在等待某一方的人,约好以火焰为暗号。
    领头的一人高大威猛,年纪在二十许间,一派高手的气度。
    刘裕几可以肯定他是姚苌的儿子姚兴,以他的身分地位,远道由边荒集到这裹来见某一方的人,内情当然不简单。


    能令他来者,不出郝长亨甚或刘牢之其中一人,而以郝长亨的可能性最大。
    郝长亨约姚兴来此相会,是要向姚兴显示他歼灭荒人的决心,顺便谈妥入伙边荒集的条件。
    谁都晓得占据边荒集,必须南北势力皆支持方能成事,而郝长亨所代表的一方,正是姚苌和慕容垂最需要的南方伙伴。因此郝长亨送上秋波,姚兴便亲身来会。
    “隐龙”出现在下游处,缓缓驶至。
    刘裕心中叫妙,待会只要他从陆上追踪“隐龙”,便可以知道郝长亨将战船队伍藏在何处。
    此时他再无暇去想心事,全神贯注于眼前发生的事上。
    他在心中提醒自己,以后再不要低估桓玄和聂天还,如不是凑巧发现荆州军的影踪,他们今次肯定一败涂地,水不能翻身。
    “隆隆”声中,“隐龙”靠往姚兴等人立处的河岸。
    刘裕趁姚兴一方的人注意力全集中往“隐龙”的当儿,又潜近数丈,直至密林边缘,然后攀到一棵大树枝叶浓密处,离姚兴立处只隔开三、四丈的空间。
    一道人影从没有灯火的“隐龙”处飞身而来,落到姚兴身旁,正是两湖帮的二号人物郝长亨。


    姚兴哈哈笑道:“本人姚兴,这位当是郝长亨郝兄了,郝兄风采过人,确是名不虚传。”
    郝长亨连忙说出一番客气话,双方互有所需,当然是相见甚欢,一拍即合。
    姚兴道:“客气话不用说了,我今次来可以全权代表边荒集联军说话。”
    刘裕心中叫好,他们在岸边说话,他可以听个一字不漏,说不定还会有意外的收获呢!忽然间,他又感到老天爷在补偿他,仍没有完全舍弃他。
    ※※※
    新娘河基地灯火通明,照得渔村和四周山野明如白昼。
    荒人仍在辛勤工作着,忙着把“货物”送到船上去,燕飞暗忖若自己是敌人的探子,也会深信不疑眼睛所见的情况。
    孙恩这一刻在哪里呢?是否连夜晚也不休息,正全速赶来。
    他很希望孙恩不会来得那快,如此他便可以参与眼前紧锣密鼓的一役,为反攻边荒集的熟身战尽上点绵力。
    奇怪地他再不担心孙恩,不是因他认为自己可胜过孙恩,而是晓得担心只会误事,徒然耗损精神。他必须在最佳的状态下迎战孙恩,把生死成败全置诸脑后。
    “燕兄!”
    燕飞正要进入安排给他的房舍,闻言止步。
    江文清来到他身旁,道:“我很担心!”
    燕飞讶道:“大小姐担心甚么呢?”
    江文清道:“我担心刘牢之会和敌人来夹攻我们,那无论我们有任何奇谋妙计,也必败无疑。”


    燕飞道:“大小姐没有和屠兄谈过话吗?他分析过此事,认为刘牢之不会在三天之期未届满前来犯。”
    江文清压低声音道:“刘裕因何如此信任屠奉三呢?”
    燕飞道:“我也信任屠奉三,事实会证明刘兄没有看错人的。”
    江文清犹豫了一下,似有点难以启齿的问道:“燕兄和刘裕怎会到豫州去呢?”
    燕飞顿悟刚才说的只是开场白,江文清来找他的真正原因是要问这句话,如此看来江文清对刘裕果真另眼相看。
    他曾答应过为刘裕隐瞒王淡真的事,当然不可以说出事实,但又不想说谎,却又不得不说谎,只好道:“我们本想到寿阳找胡彬,凑巧碰上荆州军!”
    这是最没有破绽的谎话,燕飞心忖如再见刘裕,必须知会他有关这个谎话,以免两人口供不符。
    江文清果然没有怀疑,放下心事似的舒一口气道:“不阻燕兄休息哩!”说罢去了。
    燕飞隐隐感到她多少收到点刘裕与王淡真之间一事的风声,暗叹一口气,入屋去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