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5月11日星期三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七:第十三章 唯一生路











建康都城,黄昏。

    燕飞、刘裕和屠奉三在西市一所食肆碰头,占得靠街的桌子,对街斜对面处便是目标的商铺,刘裕怀疑任青堤藏身的两湖帮巢袕。
    铺子卖的是杂货,前店后居的格局,乍看全无异样,不过燕飞却发觉三个店伙都是会家子。
    刘裕道:"我是有点粗心大意,任青-是由正门入铺,然后直入中进,如此当然会惹人注目,而她正是故意如此,因为裹面有秘道供她脱身。若她真要藏身铺内,该由后门进入屋内。"屠奉三已晓得任青娓的真正藏身处,却是毫无办法,因为消息早依计划送出去,一切已成定局。


    燕飞道:"你凭何推断铺子是两湖帮开的?"
    刘裕道:"三名店伙均带有意图掩饰的两湖一带的地方口音,我一听便分明。"他当惯探子,精于从这些细微的地方分辨对方来自何地,想瞒也瞒不过他。
    屠奉三叹道:"今次我也乱了方寸,该怎办好呢?是否该冒险出手?"燕飞道:"唯一之计,是待司马元显无功而退时,而我们又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便设法追踪他,看情况动手擒人。"又叹了一口气道:"如只是杀人,反容易得多。"刘裕道:"关铺子哩!"
    两人亦看到对方正以木板封铺,停止买卖。
    引奉三道:"少了宋叔,令我们实力大减,不过事在人为,我们唯一可行之计是随机应变。看!"从怀里掏出东西,摊开手掌,赫然是一颗色泽微红,以陶上烧制而成半只鸡蛋般大丸子状的东西。


    刘裕喜道:"屠兄真有办法!这是否江南火器张精制的迷烟弹?"屠奉三讶道:"你竟然一看便知是火器张的杰作。这是我的朋友秘藏的宝贝,共有六颗,我和你每人一颗,必要时作救命之用。其余四颗归燕飞,因他负起殿后的重任,我和刘兄则负责把司马元显送走,载人的小艇已泊在码头处。"分配好迷烟弹后,屠奉三道:"假如率人来的不是司马元显,我们也可以跟在这批人身后,因为他们肯定须向司马元显报告结果。"刘裕道:"时间差不多哩!敌人随时会到。咦!那不是高彦小子吗?"一人经过铺子,然后越过马道,朝他们走过来。


    他们看到高彦,高彦也看到他们,现出惊喜的神色,直入铺子里。
    伙计热情的招呼新来的客人,高彦要了一碗饺子,打发了伙计,坐下喜道:"我正深感孤掌难鸣,忽然发现三位大哥坐在这里,庞义和方总今次有救哩!"屠奉三道:"你是否发觉对面的铺子有问题呢?"高彦脸上现出另一种神色,似是非常陶醉的样子,道:"有问题的不是那铺子而是我,我的小情人就在里面,正不知如何找她说心里话儿,便见到你们。"燕飞愕然道:"尹清雅竟来了?"


    高彦道:"她虽然易容改装,扮成个小厮的模样,但怎瞒得过我一对眼睛?我从皇城直跟她到这里来,看着她溜进铺内去。"又道:"你们怎都要助我单独见她一面,让我们有倾吐心声的机会。"三人听毕都觉得不知好气还是好笑。
    刘裕道:"你不是在设法营救庞义和方总吗?你究竟想先做哪一件事呢?"高彦哂道:"有你三位老哥在,老庞和方总只是小事一件。"屠奉三道:"你是我们边荒集最有名气的风媒,该晓得失陷在牢狱的兄弟非只他们两个。"高彦随口道:"截至一个时辰前,给拿起来的兄弟姊妹合共三百七十五人,全被关在内城东南卫守所的大牢里,我怎会不知道呢?"燕飞讶道:"你真神通广大。"


    高彦笑道:"不是我神通广大,而是我囊内的银碇神通广大,这又叫财可通神,当然你必须知道谁可以收卖,又谁能提供确切的情报。"屠奉三忽然问道:"你没见到我留下的暗记吗?"高彦苦笑道:"我今早和老庞、方总两人渡江时,被两艘官船缉捕,幸好我够机警,及时借水遁,他们两人却没有这么好运道。我千辛万苦才偷上岸来,又要偷衣服,找线眼好打听老庞、方总两人,忙到刚才又碰到我那头小白雁,你说我有时间到处去找你老哥不知留在何处的暗记吗?"燕飞道:"明知建康是险地,根本不该来。"


    高彦道:"不来怎与你们会合?如何反攻边荒集?不用说也知来南方定是在建康集合嘛。"刘裕皱眉道:"你的线眼可靠吗?"
    高彦压低声音道:"当然可靠,他为我办事已有三、四年,在建康很吃得开,与官府的人更混得很熟,大碗酒大块肉,称兄道弟。"燕飞向刘裕道:"是否觉得有问题呢?"
    刘裕点头应是。
    高彦不服道:"怎会有问题呢?他给我的消息从来准确,没有出过岔子。"屠奉三道:"我也认为有问题,以司马道子行事的周密,绝不会把所有人关在同一地方,好像方便我们去劫牢似的。"高彦道:"可能他正是引我们去劫牢,好一网打尽。"刘裕问道:"你的线眼是不是效率奇高,出去转了个圈,便查清楚有多少人被拿下来。"高彦色变道:"他去了不到半个时辰便完成任务。"屠奉三叹道:"你给人出卖了。"


    天色转暗,伙计点亮挂在壁上的油灯,高彦叫的水饺到了。
    高彦食难下咽的道:"有人跟踪我?"
    刘裕道:"如我们没有猜错,这所食馆已给人重重包围,敌人仍在调兵中,当他们收窄包围网时,我们将插翼难飞。"燕飞取出银碇,放在桌上。
    微微一笑道:"我们只有一条生路。"
    高彦头皮发麻道:"甚么生路?"
    燕飞道:"随我来!"
    四人先后弹起,往正门掠去。
    燕飞带头冲出,忽然杀声四起,数也数不清楚的建康军从两边蜂涌杀至,每一个巷口均有敌人街出来。


    有人从上方大喝道:"杀无赦!"
    四人往上瞧去,只见对街店铺的屋顶冒出十多人来,不用细看也知是高手。
    高彦心忖哪来生路,不过除了跟着燕飞走,还可以做甚么呢?
    箭矢飞蝗般从后方高处射来。



卷十七: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