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5月23日星期一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 二 :第十章 战略部署










刘裕回到帅帐,江文清神采飞扬的在帐外等他,比对起双目通红、身疲力尽的刘裕,份外显得她艳光照人。

    江文清随他入帐,说道:“你昨夜没睡吗?”
    刘裕只希望累得什么都不去想,倒头可以睡个不省人事,完全忘掉王恭遇害的事,不用因忧愁王淡真而受尽锥心痛楚的折磨。
    两人坐下后,刘裕道:“找我吗?昨夜睡得如何呢?”
    江文清欣然道:“这几晚睡得很好。唉!自爹过世后,我每晚合起眼都见到他含恨而终的样子,到现在才好一点。”
    刘裕推己及人,关心的道:“大小姐受了很多苦哩!”
    江文清叹道:“唤人家作文清好吗?”
    刘裕心中一颤,这美女愈来愈不隐藏对自己的好感,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只恨自己对男女之事已有点麻木不仁,且有点畏惧。这是否俗语所谓的曾经沧海难为水?
    道:“文清有事找我吗?”
    江文清白他-眼,像在说“有事才可以找你吗”的娇俏模样。
    即使在刘裕目下的状态里,亦不得不承认她是个能令人心神陶醉的姑娘,姿色不在王淡真之下,且是另一种完全不同刚健诱人的味儿。她不像王淡真般秀眸含情脉脉,轻言淡笑总带苦柔情和苦涩。她的目光直接大胆,表露出骨子里叛逆、狂野又无比深情的性格。如她一心要诱惑你,确没有哪个男人能够抵御。在公开的场合里,她可以冷漠得似没有一般人的感情,可是如在帐内私自相对的情况下,她会把真正的一面开放,让你感受她打开紧闭的心门,任你进驻的动人滋味。
    刘裕记起当他说出高彦救美不成,她笑得花枝乱颤的迷人情景。
    这一刻,他在见过魏泳之后,拉得紧至不堪负荷的神经线首次放松。
    江文清忽然含羞垂下头去,轻嗔道:“你干嘛这样瞪着人家?”
    刘裕生出冲动,心忖如不顾一切扑将过去,把她按在厚软的毛毯上大胆求爱,忘掉帐外的一切,会否是医治他饱受创伤心灵的一帖解药呢?


    她会拒绝吗?
    不过这想法只能在心里打个转。
    有点尴尬的道:“文清今天特别美丽。”
    江文清迎上他的目光,一对明媚的秀眸闪闪生辉,眼珠像乌黑发光珍贵的宝石,送他一个清甜的笑容,又似带点幽怨的道:“难得刘爷赞赏哩!”
    刘裕知再这样下去,肯定会出事。若对方是任青-那种女人,他会毫不犹豫在她美丽的肉体上渲泄心中的压力,对她却不敢有任何实际的行动。道:“文清吃了很多苦。”
    江文清被勾起心事,神色一黯,轻轻道:“直至来到边荒集,我仍像个不懂事的小女孩,还扮什么边荒公子去调戏纪千千,对她我是有点妒忌的。自懂事以来,爹对我百般呵护,悉心栽培。文清可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是当天叔在慕容垂箭下断气的一刻,好像从一个梦里惊醒过来般,一切都变得冷酷无情,一切都不同了。接着便是爹的遇伏身亡。我从没有想过爹也会被人击败的。由那时开始,我便像迷失了,心中虽然充满悲愤和仇恨,总感到有心无力。以我的性格,本是宁死也不肯去求人的,不过最终还是去求你的玄帅,也因而遇上你。”
    刘裕怜意大生,道:“开始时你似对我没有什么信心呢?”
    江文清又露出女儿家的情态,狠盯他一眼道:“你那时神情勉强,连笑容都是硬挤出来的,当时我真不明白玄帅看上你哪方面的优点挑选你,还敢来怪文清?”
    刘裕心中一痛,记起其时与王淡真的私奔败露,心情矛盾。忙岔开道:“你说以前的自己是个不懂事的小姑娘,可是我怕没有人会有这想法,包括老屠在内,人人都觉得你这边荒公子扮得活灵活现,手段厉害,胆大包天。”


    江文清道:“我说的不懂事,是不明白我有限经验以外的事情,有点像活在一个熟悉的框架内,背后有爹在撑我的腰,而爹代表的是南方势力的平衡。他就是江湖规矩的化身,在这框架内发生的事,我会知道如何去应付。可是因为爹的去世,一切都完了。忽然间我发觉天下虽大,却再没有我大江帮立足之所。强权就是一切,每一个人都可以大道理为自己的行为作出完美的辩解,看你采取什么立场和角度,别人听或不听并不重要,全视你本身是否有足够实力去维护自己的立场。爹一去,真实的江湖里,再没有我容身之地。”
    刘裕道:“现在你仍是这么想吗?”
    江文清点头道:“最近的事更证实了我的想法,不过我再不悲观失意,因为文清终于发觉玄帅对你的看法精准如神,他的确没有看错你。”
    刘裕老脸一红,道:“文清坦白得教我不好意思。嘿!我只是走运吧!”
    江文清喜孜孜的道:“你走运,我也否极泰来,运程转顺哩!”
    说完像注意到其中的语病,俏脸微红,垂下螓首。
    刘裕目光不由落在她娇嫩的颈肤上,心中奇怪,为何一晚暗自神伤,精神差劲的当儿,偏是不住对她生出欲念,自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江文清有点不敢看他,垂首轻轻道:“边荒集二度失陷,我们被王国宝的水师拦河截击,在我感到-败涂地的绝望时刻,得你及时救了文清,然后便是燕飞斩杀竺法庆的捷报传来,我忽然再充满了斗志,对未来充满希望。有一天我会亲手斩下聂天还的首级,更不会放过胡叫天那叛贼。”
    刘裕心中涌起万丈豪情,断然道:“不论如何艰难,我刘裕必会助文清达成心愿。”
    江文清神情激动地朝他瞧来,秀眸射出火热浓烈的感情,脱口叫道:“刘裕!”


    刘裕冷静自信地道:“你真正的杀父仇人,并不是聂天还,而是桓玄,我刘裕在此立誓,会彻底地为文清洗雪此深仇大恨。”
    江文清当然不明白刘裕化悲愤和无奈为力量的心态,双目泪光闪闪,感叹的道:“刘裕!”再说不出另一句话来。
    刘裕醒觉过来,不过并不介意江文清误会,说到底没有人会介意如此迷人的美女对自己好感大增。
    不过亦怕她投入自己怀里哭个梨花带雨,他实在不愿心中在想着另一个女子,同时又和她亲热。
    忙分散她心神,微笑道:“文清不是有事来找我商量吗?”
    江文清沉默片刻,情绪恢复过来,若无其事的道:“我只是想问清楚在这次行动中,战船队该负担的任务吧。”
    又欣然道:“现在任何人想到新的土意,都分秒必争,第一个要告诉的对象便是我们的刘爷。”
    刘裕谦虚道:“因为我是负责统筹所有意见的人嘛。”
    江文清道:“当然不是这样,以前谁有疑惑和难题,只会找志同道合的人去倾诉,以争取支持。现在人人认同刘爷的眼光本领,不找你说还找谁呢?”
    刘裕笑道:“可能我在北府兵里,习惯听命令行事,被训练成一个有耐性的聆听者吧。嘿!至于我们的战船队,我并不想把她投进今次的主力大战去。”
    江文清道:“是否怕敌人封锁河道?”
    刘裕道:“这是必然的情况,据探子回报,敌人已在边荒集下游设置拦河水闸,并夹河建起箭栈,又放置投石机,所以从水路攻打边荒集,是不明智之举。不过战船对我们仍非常有用,可以之作暂时撤退的工具。”
    江文清说道:“暂时撤退?”
    刘裕道:“这是整个反攻边荒集中最重要的一步。我已使人知会胡彬,在这段时间内封锁颖口,不容桓玄或两湖帮的任何船只通过,好令我们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全力与姚兴和慕容麟周旋。”


    见到江文清不眨眼的瞧着自己,刘裕微笑道:“敌人一心把我们连根拔起,所以将联军分作二路,如果我所料无误,为了方便指挥,守卫边荒集和偷袭凤凰湖的军队,会由慕容麟负责;而姚兴则硬撼我们的大军。在兵法战略而言,这是必然的安排,不会有另一个可能性,否则姚兴和慕容麟就是大蠢蛋。”
    江文清欣然道:“我喜欢你这么信心十足的说话,连带人家都有十足信心。”
    刘裕差点冲口说出“你不是喜欢我这个人吗”的调皮话,当然忍住。
    这几天他弹思极虑,不住思量敌我双方的种种可能性,早有结论,只是不愿太早透露。此正为谢玄惯用的高明手段,逐渐加强己军的信心。还记得到淝水之战爆发的前一晚,谢玄才命自己使人在河底堆砌沙石包,令大军能迅速渡河,奠定了淝水之战的辉煌战绩。
    想起谢玄,他便感到热血在体内沸腾。
    江文清、屠奉三和燕飞都是他倾诉心事的理想对象,因为绝对可以完全地信任他们,不怕他们会泄漏军机。
    刘裕道:“慕容麟的部队约有二万人,如一分为二,来偷袭凤凰湖的部队便有万人之众,此军该由最熟悉边荒的宗政良率领。他会采取迂回曲折的行军路线,在数天内分批从水陆两路撤往洒水的方向,结集后再往西行,远离我们探子活动的范围,然后从西北面绕往凤凰湖,当我们大军北上,便对凤凰湖施袭,杀我们一个鸡犬不留,再封锁我们的退路。假设我们和姚兴的部队僵持不下,宗政良又可以和姚兴前后夹击我军。只有这样,方可以把我们连根拔起。慕容麟的部队亦可随时援助,只须留下三数千人,便可以守稳边荒集,那时我们四面受敌,肯定是全军覆没的厄运。宗政良更可以封锁颖水下游,截断我们从水路逃生的唯一后路。”


    江文清道:“你不是说过来袭凤凰湖的敌人在二、三千人间吗?”
    刘裕道:“这是最初的想法,现在已修正过来,关键在敌人的目标是要把我们连根拔起,由于我们控制了边荒集以南的颖水,至不济也可以利用庞大的船队迅速撤走,故敌人对此必有应变之法。”
    江文清咋舌道:“假如敌人守边荒集的兵力达万人之众,我们攻占钟楼的部队,动辄将陷全军没顶的大祸。又或他们虽成功占领钟楼,而我们则被姚兴的姜兵拒于集外,他们恐怕也撑不了多久。最怕是慕容麟只留下数千人把占领钟楼的孤军困死,自己则领兵出集助姚兴,我们将陷有败无胜的绝境。”
    刘裕胸有成竹的微笑道:“姚兴的兵力在-万五千人间,我们尽数出动能上战场的兄弟,也有一万二千人之数,实力相差不远,不是没有打硬仗的本钱。假若我是姚兴,绝不会选择正面对撼,而是以守为攻,待宗政良的部队截断我们退路,再采取围歼的策略,如此方可以在己方减少伤亡下,达到把我们连根拔起的战略目标。”
    江文清道:“我最怕敌人猜到我们会以奇兵突袭边荒集,并定下应变之计。”
    刘裕道:“这个是必然的,敌人最怕的,首先是我们能在边荒集附近建塞立垒,设置据点,断其粮线;其次是大军推进为虚,偷袭为实,所以必定下种种应变之计,无论我们采取哪种战略,由于敌人的兵力占压倒性的优势,又有防御力强大的夜窝子作后盾,表面看来可说已立于不败之地。”


    江文清眉头大皱的道:“我们如何可以取胜呢?一刘裕悠然道:”玄帅能以八万人的兵力,破苻坚的百万大军,可知战争的成败并非由兵员的多寡决定,还要论战略、天时、地利、人和。先说宗政良一军,他的第一个军事目标是占领凤凰湖,我会让他轻易办到,当他抵达此处,只能目送没有上战场的荒人全体登船撤离基地,徒呼奈何。你说当这情况出现,宗政良可以做什么呢?“江文清点头喜道:“这就是你刚才说的暂时撤退,宗政良晓得中计,只好全速赶回边荒集,希望能前后夹击我军。”
    刘裕道:“由这里到边荒集去,最少两昼夜的时间,而这两天时间,足可以决定边荒集的命运。”
    江文清不解道:“若我提出的问题仍没法解决呢?”
    刘裕道:“嗯!还有一万五千人的姜军和守集的一万名慕容鲜卑族部队。论人和,对方长期苦候于边荒集,粮资短缺,又因竺法庆被斩首引起弥勒教徒的动乱,士气必然低落。反之我方聚义后大破荆湖联军,又是要夺回本属于我们的东西,谁都知道许胜不许败,所以战意激昂,人人不顾生死,相比之下,两方实是天壤之别。在人和上我们是占尽优势。”
    江文清点头道:“确是如此。失去了边荒集,我们也失去了一切。”
    刘裕道:“说到地利,边荒是我们的地头,对边荒集附近的环境,大家都了如指掌,地利一项,不用多言也是在我们一方。”
    江文清道:“天时又如何呢?”
    刘裕轻松地吁出一口气,道:“红老板正为此到边荒集去,他是看天时的高手,预料在数天内边荒会有一场大雾。对敌我双方来说,谁能在大雾降临时准备充足,谁便可以赢此一仗。我们必须击垮姚兴出集迎战的大军,那敌人的一切应变计划,均不足惧。”


    江文清大喜道:“文清终于放心哩!原来我们的刘爷已有周详完整的大计。”
    刘裕道:“现在只剩下最后一道难关,假如姚兴接战不利,退守夜窝子,而我们又没法在短时间内攻进去,一旦我方攻入钟楼的部队弓折矢尽,我们将出现危机。”
    江文清道:“我们先一步把战士藏在夜窝子外围的区域又如何呢?当姚兴欲退返夜窝子之际,我们一方面阻止慕容麟接应,另一方面则断去姚兴退路,令敌人没法会合。”
    刘裕拍腿道:“这是唯一的策略,不过敌人虽以夜窝子为防御中心,边荒集的外围地区仍属敌人势力范围,想偷进去谈何容易,仍须从详讨论,这方面交给文清去想好吗?”
    江文清欣然道:“领命!”
    刘裕道:“多谢文清。”
    江文清愕然道:“因何谢我?”
    刘裕道:“事实上我应该累得只想睡觉,偏是完全没有睡意,脑筋反无比的清晰。和文清的这番对话,使我把这几天散乱的思绪来了个大整理,终于得出全盘的作战计划,你说是不是该感谢你呢?”
    江文清喜孜孜的道:“现在你可以放心倒头大睡了,文清要去办事哩!”
    说毕出帐去了。
    刘裕往下躺卧,闭上眼睛,一阵模糊,已入梦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