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5月19日星期四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 一:第十二章 反攻大计








燕飞打破议堂内沉重至压得人似没法呼吸的气氛,道:“我当时听姚兴和慕容麟的对话,虽没有听到详情,可是从他们说话的语气调子,却感觉不到他们有退兵之意,且是非常乐观积极,表示等得不耐烦,望能一举击垮我们。”

    众人再见生机,现出像见到曙光充满希望的神色。
    刘裕道:“姚兴和慕容麟只是负责执行命令的人,姚苌和慕容垂方为最后的策略决定者。尤其是慕容垂,今次是不容有失,更不会轻敌,以他的经验和智慧,当想到每一种可能性,而不会重蹈覆辙。”
    燕飞呆了一呆,佩服的道:“明白了!我没有你想的那么深入。慕容垂肯定会拟定不同情况下的策略,让儿子去恪守遵从,当慕容麟发觉没法与我们的主力硬撼,见势不妙,便会用上焦土策略,不用作战,便可以令我们一败涂地,永无翻身的机会。”
    刘裕微笑道:“现在大家该了解情况。我敢说假如现今坐镇边荒集的是慕容垂,我们势将完蛋。幸好面对的是姚兴和慕容麟两个小角色,如此我们便可采取种种惑敌诱敌的手段,把完好的边荒集赢回来。”
    人人脸上挂上热切的期待,等候他的指示。刘裕一番透彻的分析,进一步奠定他作为临时最高统帅的地位,使所有人生出若没有他领导荒人,便像个空有发达的四肢、孔武有力的人,缺乏了个能指挥行动的脑袋,有气力而没法好好运用。
    拓跋仪更加感到矛盾,在此边荒集存亡悬于一线的紧张时刻,自己怎可以执行拓跋-的暗杀密令呢?


    刘裕却让燕飞想到拓跋-相似的处境,因慕容垂没法分身,所以分别派出大儿子慕容宝和次子慕容麟,分别对付拓跋-和荒人,而慕容垂虽不能亲身参与任何一线的战事,但当然为两儿制定了最佳策略。现在刘裕看破了慕容垂的手段,但拓跋-又如何呢?说不担心就是骗人的了。
    此刻他再没有丝毫局外人的感觉,由此亦可见生死之间的吸引力是如何强大,令人心之所之,像被威力无穷的漩涡扯了进去般,再没法想象眼前人间世外的任何可能性。
    刘裕充满强大信心,掷地有声的语音在议堂内响起道:“只要我们能营造出大举进攻边荒集的气势,敌人会以为我们挟胜利的余威,鲁莽行动,特别是以慕容麟的心态,如他能在边荒集一事上立大功,而慕容宝则在盛乐吃大亏,说不定可取慕容宝而代之,成为慕容垂新的继承人。所以他肯定喜出望外,尽出主力来迎击我们,希冀以狮子搏兔的姿态,一举打垮我们。”
    卓狂生有点唇焦舌燥沙哑着声音,兴奋的道:“这个二度反攻边荒集的故事愈来愈精采,他奶奶的!可是敌人纵然士气低落,又缺粮食,可是兵员达三万之众。我们人数虽多,但到战场作战的却不到一万人,如正面交锋,吃亏的会是我们。”
    慕容战道:“你没听清楚刘爷的意思吗?我们只是虚张声势,装出大举进攻的模样,不是来真的。”
    姬别道:“即管使诈,也要有足够的人手,难道对方直捣凤凰湖而来,我们又再次四散逃亡吗?妇孺老弱们怎么办呢?”
    程苍古倚老卖老,喝道:“大家不要吵吵闹闹,听听刘爷说话。”
    堂内立刻一片肃静。
    拓跋仪举手道:“我有话想说。”
    燕飞心中一阵异样,他最清楚拓跋仪的才智,而他自会议开始后,似是满怀心事的样子,沉默得异乎寻常。
    他有甚么心事呢?
    慕容战露出注意的神色,在纪千千到边荒集前,拓跋仪一向是他的头号劲敌。
    刘裕朝拓跋仪瞧去,接触到他的眼神,心中涌起古怪的感觉,但那是甚么感觉,偏没法说出来。总言之是不同以往,对方似是想向他传递某一无法宣诸于口的讯息。


    道:“我们是荒人,荒人有荒人的规矩,不论出席者或列席者都可以自由表达意见,最后再由议会成员举手决定,我这所谓统帅只是负责执行议会的决定。”
    姚猛鼓掌道:“说得好!”
    拓跋仪点头道:“我明白!不过我是要故意引起大家的注意力,因为我从小飞偷听到慕容麟和姚兴的对话中,想到一个可能性,并生出惧意,所以突然插嘴陈说,希望不会被各位忽略。”
    众人都给他引起兴趣,更没有人有丝毫不耐烦,因为每一个决定,都会影响到全体荒人的命运。胜败只是一线之隔,谁敢掉以轻心。
    亦可见燕飞这位超级探子带回来的情报,对整个反攻边荒集的策略,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卓狂生道:“拓跋当家请说话,我们每一个人都竖起耳朵静聆高见。”
    拓跋仪目光投往坐于刘裕右上首的燕飞道:“我想要小飞你一字不漏地,重述敌人要主动出击的那句话。”
    燕飞至少已把姚兴和慕容麟的对话转述了三遍,闻言静默片刻,回忆当时的情境,然后徐徐道:“话题是这样开始的,慕容麟先表示收到我们大破两湖、荆州联军的消息,虽害得他睡不着觉,但也感兴奋,因为不用干等下去。”
    拓跋仪道:“这显示他们等得不耐烦,因为粮食补给非常紧张,更影响了士气。”
    红子春附和道:“有道理!等待会蚕食人的热情和决心。”
    燕飞道:“接着姚兴指出我们的胜利,对他们是好坏参半。又认为我们虽擅玩弄陰谋手段,但始终是乌合之众,会被胜利冲昏头脑,妄然大举反攻边荒集。而他则会给我们一个惊奇,一下子把我们连根拔起。”


    拓跋仪道:“此正为关键所在,他说的惊奇是甚么呢?”
    众人开始听得出神。
    高彦抓头道:“他所谓甚么娘的惊奇,不是来突袭我们在此的基地吗?”
    刘裕表现出当主帅的豁达大度,淡淡道:“高小子说对了一半,我想续听拓跋当家的深入分析。”
    拓跋仪向燕飞道:“继续下一段话。”
    他和燕飞关系密切,说话不用兜圈子,也不用客气。
    燕飞思索片刻,道:“慕容麟同意姚兴的看法,认为我们能破两湖和荆州联军,在于刘牢之的倒戈,非是我们有本领。所以只要按照既定的计划,我们将永没有翻身的机会。最后一句话更奇怪,说若战马落在我们手上,他们可以夺回去。”
    拓跋仪道:“这正是关键所在,首先是姚兴和慕容麟都看不起我们。其次是我们击溃湖荆联军和进占凤凰湖,是慕容垂和姚苌不可能预见的情况。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故此姚兴现在必须凭他们的才智,变通既定的策略,来与我们周旋。“卓狂生拍掌道:“说得好!经刘爷和拓跋当家的分析,我们对局势已有全盘的了解,我们必须以诱敌之策去对付敌人,否则纵然大胜,亦只能得回个废墟。”
    慕容战向刘裕道:“刘爷为何说高少只说对了一半?”
    各人此时深切地体会到知己知彼的战略至理,拓跋仪的分析,更令他们明白敌人两个最高主帅的心态。
    刘裕欣然道:“敌人既猜我们会立即挥兵反攻,假如我们佯装如此,老姚等当然会以为一切尽在他的预料中,便会依计推行他们认为能把我们连根拔起的行动,而不会用上焦土策略。我们的目标,就是要令当他们发觉形势不妙时,只能在保命和摧毁边荒集两者间选择其一。”
    陰奇道:“敌人究竟想出了甚么大计来呢?”
    江文清叹道:“我想到了,启示来自刘爷,由他指高少的话说对一半推理出来。”


    高彦喜道:“我也不赖,至少说对了一半。哈!”
    卓狂生拍腿道:“我也想到了。对!如果敌人倾巢来攻,实是下策里的下策,由边荒集到这裹来,远达百里,我们可轻易截断他们的补给线,活活饿死他们。如此岂是智者所为。”
    红子春和姬别同声道:“我也明白哩!”
    方鸿生一脸迷茫的道:“我仍不明白!”
    刘裕笑道:“我再用同一招,就是站在姚兴和慕容麟的立场,设身处地着想。假如我是他们,我拥有着优势兵力,又有边荒集作强大的堡垒,且晓得敌人只有凤凰湖一个基地。现在敌人由基地劳师动众的来攻,我会怎么办呢?”
    燕飞心中欣慰,刘裕已从王淡真的打击恢复过来,全心全意地为自己和荒人的未来奋战。
    最高明是他深明荒人的行事作风,处处迎合荒人的要求,而不是摆出我是最高统帅,我的话就是命令的姿态,清楚解说所有军事行动背后的谋略过程和动机,使人人清楚,也令荒人上下一心,将士效命。
    刘裕确非平凡之辈。
    卓狂生勉强把兴奋的情绪压下去,问道:“刘爷会如何对付我们呢?”
    众人心情紧张,他的话虽然说得有趣,却没人有笑的心情。
    刘裕道:“非常简单,我会以主力迎战,增加兵员固守和奇兵突袭双管齐下,一举把你们连根拔起。这几乎是必胜无败的战略,不可能有失。当然!这只是指你们草率反攻时,方可能发生的情况。”
    转向拓跋仪道:“拓跋当家还有别的看法吗?”
    拓跋仪道:“完全同意。”
    费二撇显然仍未掌握到刘裕的意思,道:“刘帅可否说得清楚点呢?”
    刘裕解释道:“首先说主力迎战。敌人最怕我们推进至边荒集外,立寨固守,然后采小队突击的策略,断其粮线,日夜蚤扰,令其在缺粮下迅速崩溃。所以如我们朝边荒集推进,他们会以主力部队,三分二的兵力二万人,在集外迎击我们,逼我们决战。此为主力迎战,更逼我们不得不把所有兵员投进这场决战去。”
    呼雷方道:“以姚兴过往的战绩来看,的确会这样应付我们,他最擅长打硬仗。”


    刘裕道:“其次是据集固守,即可立于不败之地。战争失利时,他们便撤返边荒集,然后实施焦土政策,如果我们强行去阻拦,与送死无异,我们根本没有足够实力去攻打以夜窝子为阵地的敌人,只能坐看敌人肆意破坏,然后扬长而去。”
    庞义心悸地道:“确是绝招。”
    席敬道:“我们根本没有资格和对方硬撼,只是对方的主力迎战一关我们已过不了。”
    刘裕道:“所以这场仗是斗智而非斗力。最后的奇兵突袭,是对方趁我们倾巢而出之际,以奇兵绕到我们后方,突击凤凰湖,消弭我们唯一的后援基地,断去我们的补给线,屠杀所有留下的老弱妇孺,这不是连根拔起,还有甚么算是连根拔起呢?”
    高彦道:“我可以保证这支兵成不了奇兵,绝瞒不过我们的耳目。”
    刘裕道:“我们既猜到敌人有此手段,奇兵当然成不了奇兵。不过别忘了对方也有人熟悉边荒,可以找到最隐秘的行军路线,于我们大举北上的当儿,说不定可以瞒过我们。这支部队贵精不贵多,有二千人已足够有余,我几可肯定是由宗政良率领,因为他是敌人的大将里,最熟悉边荒的人,且精通刺客隐蔽行藏之道,我们不可掉以轻心,更不可让对方发现已泄露行藏。”
    卓狂生道:“现在一切清清楚楚,我们该以何法对付敌人?”
    姬别笑道:“当然是‘你有千条妙计,我有一定之规’。哈哈!”
    刘裕道:“说得好!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趁敌人主力离集的当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法,攻陷边荒集,断去对方主力军的后路,如此死马也可以当活马来治。”


    慕容战喝道:“高明!更是唯一办法。”
    程苍古眉头大皱的道:“可是只要敌人留下数千人死守夜窝子,我们虽全力攻集,恐怕仍在激战的当儿,敌人的主力部队已给我们来个回马枪。”
    刘裕胸有成竹的道:“若真的以后备军对主力,吃亏的当然是我们。可是若我们以主力对主力,一旦拉开战局,敌人可说走便走吗?”
    今次连拓跋仪也露出不明所以的神色。
    燕飞心中一动,拍腿道:“绝!”
    刘裕欣然道:“知我者莫若燕飞。”
    燕飞叹道:“厉害的是你。我是前晚在夜窝子看着古钟楼才想出此计,你却不用去看便能联想及此。小弟服哩!”
    卓狂生双目亮起来,道:“古钟楼!”
    高彦嚷起来道:“对!只要占据古钟楼,在上面升竖起我们千千的飞鸟旗,不但可以制造出控制边荒集的假象,还可以破坏敌人的指挥中心,敌人不乱作一团才怪。”
    红子春兴奋的道:“要攻陷钟楼,然后又稳守着她,根本不用人多,只须个个都是高手。而比武功,谁及得上我们的小飞呢?”
    姬别兴奋得脸都红起来,振臂道:“由我们边荒第一高手率领的高手军团,还可以先一步潜入边荒集夜窝子的外围秘处,时机到时突然发动,杀他奶奶的一个措手不及。”
    姚猛高呼道:“我们赢哩!”
    卓狂生唼唼连声道:“看!我们荒人的主帅,疯起来比任何人更疯,精明起来连我们都要害怕。”
    高彦不解道:“疯的是你,刘爷在哪件事上发疯呢?”
    江文清含笑道:“他肯为你追求小白雁使尽手法,不是陪你发疯是甚么呢?”
    满堂哄笑。


    高彦则耳朵都红了。
    卓狂生大喝道:“现在一切清楚分明,余下的就是人手调配,出动的时间和精微的部署,大家齐心合力,听刘爷的指示好吗?”
    众人轰然答应,情绪沸腾至顶点。
    刘裕心中一阵感慨,边荒集对他来说,虽只是艰难路途上的一个起点,却是只许成功,不准失败。他从未试过这般用心地去计划一件事,现在则是肩负大任,没有另一个选择,因为他再没有别的路可走。
    他全神贯注地去为荒人作战,为的不单是自己,更为了燕飞。收复不了边荒集,燕飞将永远失去纪千千,自己已深受失去王淡真的折磨,怎可容最好的朋友遭遇同样的厄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