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5月16日星期一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九 :第十二章 连环毒计







刘裕湿淋淋的从水里冒出来,爬上江边的乱石滩处,俯伏在黎明前的暗黑里,淮水在后方流过,河浪还不时冲浸他双脚。

    在水里时还好,感觉暖暖的,反是离开水底,给风一吹,立感奇寒澈骨,不由怀念起燕飞奇异灼热的真气,进入自己经脉后,便从每寸皮肤释放出来,把湿衣蒸干,比在烈阳下曝晒更见功效。
    刘裕一向体质过人,不惧寒暑,吸收了燕飞的真气后,经脉便像吃了补品似的,抗寒的力量竞增强了。像现在这种情况下,如在以前,他必须立即脱下衣服,生火取暖,可是此刻却感到体内真气天然运转,每一周天都令寒意减去少许,有说不出的舒服。
    他感到很松弛,有种懒洋洋甚么都不愿去想,便让现状如此继续下去,直至天荒地老的感觉。
    水底确是个奇异美妙的世界。
    他为躲避敌人的哨探,从水底离开。当他贴着江底潜游之际,他完全忘掉了水面上的一切,包括令他神伤魂断的伤痛心事。注意力全集中到水里的动静去。在水面外时,绝想不到水底的世界是如此多采多姿,变化无穷,且充满生机。鱼儿静伏不动,他不敢惊扰-们,沿着起伏的河床,只冒出水面换了七次气,完成了近五里的水底旅程,在这里登岸。


    筋疲力尽后慢慢恢复过来的过程,反带来抛开烦恼的心境。
    他想王淡真想得太疲倦了,好应让不堪负荷的脑袋歇下来。
    只要不想她,她便不存在。
    说到底甚么生离死别,悲欢离合,全是种种心的感受。在这一刻,他明白了佛家为何说众生皆苦,皆因一息尚存,自心不息。
    王淡真便像一朵没有根蒂的落花,被时代的狂风刮得身不由主,随风飘荡。
    生命是否真的如斯无奈呢?
    唉!
    为甚么我仍抛不开她呢?一切已成过去,可是对自己来说,她仍是他刘裕的将来。
    在暗黑里,刘裕缓缓从岸边爬起来,然后发觉衣衫已干透。
    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自己的功力又大有精进?
    刘裕探手往后,按上厚背刀,心神出奇地平静。他知道老天爷仍在眷顾着他,当他回到新娘河的一刻,他曾认为只是自己痴心妄想的鸿图大业将开始起步。
    没有人能挡着他!
    他已失去了一切,不过他会一步一步把失去的争取回来,直至最后和最彻底的胜利。


    ※※※


    燕飞卓立山头处,俯视在七里外的堂邑城,这是建康北面的一座大城,他已可清晰地感应到孙恩在离他不到三十里处。
    原本两个并不认识的人,在因缘牵引、风云际会下,变成宿命的死敌,只要客观和清醒地去思索,便会生出古怪的感受。
    他和孙恩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这是否造化弄人呢?
    孙恩虽然是他的死敌,可是纵然差点被孙恩要了老命,他对孙恩却没有丝毫恶感。对方确是了不起的超卓人物。
    千千呵!你可知道我燕飞正为营救你,而竭尽所能的奋力作战呢?我们的道路为何如此难走,至乎有寸步难行的苦况。孙恩的千里挑战,有如宣判我极刑的判决书,发生在我最不愿面对如此考验的时刻。不过只要想到纪千千,燕飞便会充满力量和勇气,抛开一切,为千千你而奋战。
    这是我最后一次感到恐惧。
    “我们要征服边荒集,而不是让边荒集征服我们。”
    纪千千这两句话,在他耳鼓内回响着。
    对!我们绝不会向命运屈服的。不论不幸的事如何发生在我和你之间,但我们仍尝过真爱的动人滋味,那并非每一个人都有的机会,是上天对人们最慷慨大方的髅赠。


    燕飞平静下来,甚么恐惧、得失之心不翼而飞,只余下一颗灼热的心填满了对纪千千的爱,和无畏任何敌人的强大斗志,朝堂邑城掠去。
    孙恩会有何反应呢?
    他再不在意。


    ※※※


    司马道子坐在大堂北端,冷眼瞧着神色兴奋、带点倦容的王国宝,指示手下把何谦的尸体抬到大堂,就那放在地上向他邀功。
    “除国宝外,其它人给我退下!”
    不旋踵其它人退得一个不剩,只余王国宝一人意气昂扬的立在何谦的尸身旁。
    司马道子探手按在平放身前,名慑建康的著名佩剑“忘言”上。道:
    “辛苦国宝哩!”
    王国宝微一错愕,目光落在他按剑的手处,道:“托王爷鸿福,我们摆出迎接这傻瓜的姿态,登上他的船,然后忽然出手,杀他一个措手不及,不过此战仍不容易,我们三千多人去,只得千多人回来,不过仍是值得的。当时情况非常混乱,希望没有留下活口吧!”
    司马道子目光扫过他身上多处刀伤痕迹、染血的战袍,点头道:“此战肯定非常激烈,王大人你做得很好,没有令本王失望。”
    缓缓提起忘言剑,横在胸前,一手握鞘,另一手抓着剑柄。
    王国宝终察觉司马道子神态有异往常,目光移到他的忘言剑处,然后迎上司马道子锋利的眼神,不解道:“王爷……”
    司马道子徐徐道:“你杀了何谦,断去北府兵一条支柱,也除去了我和刘牢之之间最大的障碍,是立了功,本可以将功来补过,可是你犯的过错不嫌大了点吗?这样的功劳算甚么呢?”


    王国宝色变遽震道:“王爷!”
    司马道子以看走狗般的眼光,带着不屑上下打量他,沉声道:“你不是说过竺法庆是真活佛,是弥勒爷降世吗?哈!他竟然给人宰掉!你说可稳得边荒集,看现在弄成甚样子,你不但把事情弄得一塌糊涂,还令我声威受挫,现在你和你的甚么捞什子弥勒教,且成为外镇讨伐我的借口,如让你继续留在世上,只会破坏我司马皇朝的天下,我司马道子会是这种蠢人吗?”
    王国宝终知是甚么一回事,拔剑飞退。心知只要逃回乌衣巷,即使以司马道子的专横,仍不敢进府内拿人,更不敢在他爹王坦之前杀死自己。


    “挣!”


    “忘言”出鞘。


    司马道子豹子般从坐席处斜掠而起,就在王国宝离出口尚有十多步时,飞临他头上,“忘言”化作万千剑影,铺天盖地的往王国宝洒下去,速度快至肉眼难以掌握,当得上“静如处子,动若脱兔”的赞誉。
    王国宝虽是在激战之后,损耗的真元仍未恢复,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除了拼死保命,还能干甚么呢?
    佩剑离鞘,往司马道子的“忘言”迎上去。
    剑击之音,连串密集的响个不绝。
    司马道子落往地上,人影倏分,王国宝踉舱跌退回到厅中去。
    王国宝勉强立定,双目射出怨毒的神色,紧盯着仍是气定神闲的司马道子。
    司马道子缓缓转身,手上左鞘右剑,剑锋遥指王国宝,催发的阵阵剑气,把王国宝紧紧死锁,没法逃遁。
    司马道子摇头哑然失笑道:“你不是一向看不起我的剑吗?还以为你的剑法如何惊人,岂知不过尔尔。”
    王国宝胁下的伤口开始渗出鲜血,惨然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王国宝何时说过看不起王爷你的忘言剑呢?枉我一直对你忠心耿耿,一切都……”
    司马道子截断他道:“闭嘴!你不是说过谢玄的剑法、桓玄的刀法都及不上你吗?这两个人在‘九品高手榜’上分别排名第一和第二,本王只居第三,你看不起他们,不是等于看不起本王吗?”


    王国宝狂喝一声,剑化长虹,朝司马道子胸前搠去。他是不得不反攻,否则如此下去,光是失血已可致他于死。
    司马道子一阵长笑,剑势开展,使的竟是守势,守得稳如泰山,步法灵动变幻,在王国宝拼尽全力、如狂风暴雨猛打而来的剑式中进退自如,摆明在消耗王国宝所余无几的真元,更令他失血的情况加重,战略上非常高明。
    王国宝终是“九品高手榜”上的人物,即使是强弩之末,由于招招均为与敌偕亡的招数,一时间仍是勇不可挡。
    在片刻的短暂光陰里,王国宝使出了奋不顾身的百多剑,却剑剑被忘言剑封架,到了第一百另五剑,终于后劲不继,出剑慢了一线。
    司马道子的忘言剑觑隙而入,剑芒暴张,王国宝发出临死前的惨叫声,撒剑栽跌。
    司马道子来到他身旁,捆看他睁而不闭,充满怨毒的眼神,漫不经意地以他的衣服抹掉剑上的血渍,缓缓还剑入鞘。
    王国宝就躺在何谦的尸身旁,情景诡异至极点。
    足音响起。


    司马道子抬头望去,司马元显刚从后方侧门处走进来,瞪大眼睛,不能置信地看着厅内的情景。
    司马道子像没有发生遇任何事般,好整以暇的道:“我儿明白了吗?”
    司马元显门唇颤震,好一会才深吸一口气,点头道:“孩儿明白了。”
    司马道子从容道:“天亮后,皇上会发出圣谕,公告天下,勾引弥勒教的罪魁祸首经已伏法,以安大臣重将之心,也教王恭等人出师无名,阵脚大乱。”
    司马元显仍末从震骇中回复过来,脸青唇白的道:“我们如何向中书监大人王公交代此事?”
    王国宝的爹中书监王坦之,是当今朝廷最有影响力的元老大臣,继谢安之后成为建康高门最德高望重的人,如他要追究此事,会成为天大的麻烦。
    司马道子微笑道:“王公太老哩!好应该退下去让年青一辈多点历练的机会。”


    司马元显喘息道:“爹!”
    司马道子微笑道:“王国宝图谋北府兵大统领之位,竟私下袭杀何谦,又斗胆把何谦的尸首送来向我示威,被我下令逮捕,竞违令反抗以下犯上,罪该万死,王坦之教子不力,有甚可以说的?我念在他人老糊涂,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所以不将他抄家灭族,他该感激我才对。哼!他还有颜面留在建康吗?”
    司马元显呆瞪着他的爹,说不出半句话来。
    司马尚之从正门走进来,立在司马道子后方,恭敬地报上道:“王国宝手下之徒全体就逮,等候王爷发落。”
    司马道子头也不回的道:“你把王国宝最得力的三、四个同谋,五花大绑的送到乌衣巷,让王坦之亲自问他们,好让王坦之清楚他儿子干了甚么好事。”
    司马尚之领命去了。
    司马道子悠然绕着两具死尸踱步,现出深思的神色。
    司马元显垂手立在一旁,大气都不敢透一口,怕扰乱司马道子的思路,心中激荡的情绪仍未乎复。


    这就是爹的一石三乌之计。
    让王国宝杀何谦,去了北府兵一名有号召力的大将,削弱北府兵的势力。然后让王国宝背起杀何谦的罪责,以此为藉门干掉王国宝,更令王恭等失去讨伐的对象。
    最后一鸟则是刘牢之。
    亦是此计最厉害的一着。
    司马道子的声音传人他的耳内道:“王国宝本身家底厚,近年来经营高利贷,又赚了大钱,抄了他的家当后,我们便用他的不义之财来设立一支新兵,好在将来取代北府兵,如此我们司马氏皇朝可稳坐江山。”
    司马元显忙道:“孩儿愿负此重责。”
    心忖谢玄既能建立北府劲旅,我司马元显当然可以。
    司马道子沉声道:“谢玄深谋远虑,早在设立北府兵时,便虑及今天的情况。所以尽量起用寒士为将领,在军内建立只论军功不论出身的风气,现在已是积习难返。我们当然要利用北府兵内反桓去的风气来对付桓玄,但却绝不能让北府兵因势坐大,最后成为心腹大患。”
    司马元显受教点头道:“孩儿明白。”


    司马道子道:“所以我们只是利用刘牢之,许之以权位富贵,供之以粮草财资,他愈倚赖我们,对我们愈有利。只要他作出令心胸狭窄的桓玄切齿痛恨的事,他将永无再与桓玄合作的可能性,那时他将任由我们摆布,变成一头有用的走狗。我们和刘牢之的关系,便止于如此,显儿明白吗?”
    司马元显见他爹把自己对刘、桓两人的关系重述一次,心中涌起信心,再点头道:“孩儿明白。”
    司马道子在他身前停下来,双目神光闪闪地瞧着他道:“那你懂得如何和刘牢之谈话了。”
    司马元显全身热血沸腾,晓得司马道子终接纳他的提议,让他亲身去游说刘牢之,这当然是在目前的形势下,最重要的任命。
    忙道:“孩儿清楚!”
    司马道子踌躇志满地吁出-口气,道:“直到此刻,我才感到一切又重新在我掌握中。自皂兄被曼妙那妖女害死后,爹就像陷身一个没法醒过来的噩梦里,到现在终于从噩梦脱身醒过来。”


    司马元显低声道:“如何叮以令刘牢之无法回头呢?”
    司马道子淡淡道:“刘牢之想成为北府兵的大统领,必须以行动来向我们表白他的忠诚,着他杀一个人吧!”
    司马元显嗫嚅道:“杀谁?”
    司马道子微笑道:“近水楼台先得月,你道他该杀谁呢?”
    司马元显猛颤一下,失声道:“王恭!”
    司马道子凝神打量自己的宝贝儿子,点头道:“显儿终于长大了。在日落前你以送何谦的遗体为名,携带皇上颁发的任命状,乘船往广陵去。那时王国宝授首伏诛的消息将传遍南方。新帝登位当然有新的气象。爹在此坐镇建康,等待你的好消息。”
    司马元显大声答应,返回后院收拾行装去了。
    天色大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