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5月16日星期一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九 :第一章 战云密布






拓跋-独坐主帅帐幕内,心中颇有点犹疑不定。自懂事以来,他做事从来爽脆利落,决定了的事也从不后悔,可是今次因牵涉到他最好的兄弟燕飞,他首次苦恼起来。

    早在多
年前,他已看中边荒集优越的地利,所以刻意经营,终于在边荒集取得一席位。除了通过边荒集大做南北贸易外,边荒集亦成为他掌握天下形势变化的耳目。
    消息并非单是来自飞马会,而是他另有一个情报渠道,亦用以监察飞马会对他的忠诚。在争取到现在一族之主的地位和权力前,他一直受族内和憬各族的排挤和逼害,令他养成不轻信任何人的心态。
    没有人可以例外,除了儿时直至现在仍是最好的兄弟燕飞。燕飞是永远不会出卖他的,只恨燕飞体内流的有一半是汉人的血,使他对汉人同样是那么亲近。
    在北方,唯一令他畏惧的人只有慕容垂。他虽然自负,仍知在现今的形势下,如慕容垂全力对付他,他拓跋-必无幸免。
    慕容垂确不愧北方第一兵法大家,只看他两次攻陷边荒集的手段,就可看出他的高明之处,根本没有人能撄其锋。


    可是燕飞把一切扭转过来,击杀竺法庆令弥勒教于旦夕间瓦解,亦使慕容垂阵脚大乱。只要来攻他的是好大喜功的慕容宝,他拓跋-已踏出统一天下最重要的一步。
    南方自谢安、谢玄去后,余于再不被他放在眼内。桓玄、司马道于和孙恩之辈,不论谁人成为南方最后的胜利者,都难以和他斗胜争雄。南方只有一个人,能令他担心。
    目前他最大的障碍是慕容垂,不过慕容垂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纪美人。
    拓跋仪揭帐而入。
    经过一夜休息,拓跋仪疲态尽去,精神抖擞,正准备动身往边荒集去。
    拓跋-没有抬起头来瞧他,仍是一副思索的神情,淡淡道:“坐!”拓跋仪在离他半丈许处坐下,默待拓跋-发言,到此刻他仍不晓得为何拓跋-把他从整装待发的马队急召回来。
    拓跋-终于朝他望过来,平静而坚决的道:“你今次回边荒集,我要你杀一个人。”


    拓跋仪愕然道:“杀谁?”
    拓跋-若无其事的道:“刘裕!”
    拓跋仪虎躯一震,说不出话来,心中却翻起滔天巨浪。他的心态实很难向任何生活在边荒外的人解释,包括拓跋-在内。杀个人对拓跋仪只是等闲的事,可是边荒的荒人正处于空前团结的境况,人人肝胆相照,任何试图破坏荒人团结的行动,都是反荒人的恶行。
    他接管飞马会,是淝水之战后的事,可是他已深深投进边荒集的生活去,感到边荒集与他不但荣辱与共,且是血肉相连。
    他感到自己再不了解拓跋-,至乎有些反感,更清楚自己不会执行这拓跋-派下来的特别任务。
    拓跋-道:“我们是兄弟,目前更是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你心里有甚么话,尽管说出来。”
    拓跋仪叹道:“如杀死刘裕,我们如何向小飞交待?”
    拓跋-现出一丝冷酷的笑意,轻轻道:“想置刘裕于死地的人这么多,只要你手脚干净点,谁会怀疑到你身上去呢?”


    拓跋仪苦笑道:“刘裕现在已成边荒集的主帅,又得江文清和屠奉三的支持,若事情败露,我们会成为荒人的公敌。且最大的问题是刘裕并不容易对付,以孙恩和司马道子的实力,到现在仍没法办到,这个险是否值得我们去冒呢?”
    拓跋-双目神光闪闪,仍是语调平和的冷然道:“我知道要你去做这件事,实在违背你一向做事的作风,不过为了统一天下的大业,我没有选择余地。我认识刘裕这个人,曾与他并肩作战,从个人的观感出发,我还有点喜欢他。不过勿要看此人在现时虽似与南方的局势无关痛痒,事实上他的影响力却是与日俱增。我们的小飞摧毁了弥勒教南下作乱的大计,亦同时造就了他,使他置身于非常特殊的位置,而在某一非常时期,他可以产生的作用实是难以估计。”


    拓跋仪皱眉道:“那或许是很多年后的事,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不是要应付慕容垂的反击吗?收复边荒集,把慕容垂拖在荣阳,该是首要之务,如我们杀死刘裕,恐怕会影响荒人整个反攻大计。”
    拓跋-微笑道:“要杀刘裕,只有一个机会,就是在此反攻边荒集的一战里,时机由你掌握,错过了机会永不回头。现在他对你仍没有戒心,以你的聪明才智,肯定可以把事情做得妥妥当当。”
    拓跋仪低声道:“我仍可以畅所欲言吗?”
    拓跋-耸肩道:“这个当然!你和小飞,都是我拓跋-最信任和欣赏的人。”
    拓跋仪苦笑道:“到此刻我仍不明白非杀刘裕不可的道理,即使杀了他,燕飞仍只会过他向往的生活,救回纪千千后,他也不会回到你身边来。”
    拓跋-从容道:“根本不存在燕飞是否回到我身边的问题,我和小飞永远是最好的伙伴和战友。至少在与慕容垂的生死斗争上,我与小飞站在同一阵线,荣辱与共。”


    拓跋仪终忍不住,直接了当的问道:“那为何非杀刘裕不可呢?且须冒着与小飞反目的大风险?”
    拓跋-双目亮起凌厉的光芒,旋又收敛。沉声道:“南方诸雄里,当然以桓玄声势最大,所占地理位置亦最优越,现在有聂天还作他的走狗,更是如虎添翼,不过此人生性专横高傲,终不是成大事之辈。其次到天师军,孙恩不单玄功盖世,且智比天高,只可惜天师道一向被江左世家视为邪道,如孙恩想席卷南方,必惹起建康同仇敌忾,上下齐心,拼死反抗。这是思想之争,没有任何化解的可能。”
    拓跋仪听得心中佩服,拓跋-虽身在长城之外,可是对南北形势,却是了如指掌,观察透彻入微,极具远见。


    拓跋-续道:“司马道子虽掌握建康军权,本身亦是有勇有谋之辈,但因向与南人最崇拜的谢安为敌,又纵容王国宝之徒作恶,更勾结弥勒教,所以不得人心,终不是众望所归之人。至于北府兵,虽强胜一时,却是屏无首,刘牢之和何谦两大头领在任何一方面均远及不上谢玄,又互相倾辄,似强实弱。南方在四大势力斗个你死我活下,你认为会出现怎样的情况呢?”
    拓跋仪答道:“当然是战火连绵,南方大乱。”
    拓跋-叹道:“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刘裕成为最有机会冒尖的人,因为不论上下军民,没有人不怀念谢安、谢玄在世时安乐繁荣的日子,而刘裕正是不言而喻的谢玄继承人,兼之有边荒集作他的后援,只要他懂得顺应民心,南方终有一天落入他的手上。”
    拓跋仪听得哑口无言,拓跋-说的是他从没有深思的情况,尽显拓跋-异乎常人的想象力,高瞻远瞩的过人视野。


    同时他晓得拓跋-对慕容垂已是胜券在握,可是他怎能有此信心呢?
    拓跋-双目杀机遽盛,冷然道:“假若没有刘裕,南方将会陷进长期的斗争和内乱,那时只要我成为另一个苻坚,我可以轻易收拾南方的残局,完成我族多年来的梦想。哼!我是绝不会犯苻坚的错误。现在你明白了吗?假如我有别的选择,我不会动刘裕半根毫毛,可是竺法庆伏诛,却完全扭转了刘裕的命运,如再让他收复边荒集,我最害怕的情况将会出现。与其让刘裕茁壮长大,异日更麾军北上攻击我们,何不根绝他于微时,扑熄他这个火头,否则由他惹起的大火,将成燎原之势,直烧往北方来。”


    拓跋仪沉重地呼吸几口气,终于同意,点头道:“我看着办吧!”
    拓跋-淡淡道:“今次随你回去的人中,有三位是我族出色的高手,且是悍不畏死的勇士,你就看着办吧!”
    拓跋仪实时重申效死的忠诚,然后怀着沉重的心情,施礼告退。


    ※※※


    慕容宝进入慕容垂的治事堂,后者正伏案处理桌上的文件。
    慕容垂仍埋首工作,没有抬头的道:“坐!”
    慕容宝在一侧坐下后,慕容垂轻描淡写的道:“王儿怎样看拓跋-这个人?”
    慕容宝双目立现杀气,狠狠道:“我一直不喜欢拓跋-这个人,总觉得他是野性难驯,心狠手毒。”
    慕容垂仍没有朝他正眼瞧来,道:“你凭甚么对他有如此印象?”
    慕容宝微一错愕,思忖半晌,答道:“或许是从他的眼神,你可以从他的眼睛看出他心中想的,与说出来的是两回事。此人天性自私冷酷,为求目的不择手段,更没有自知之明,不自量力。”
    慕容垂终于往他望去,双目精芒闪烁,沉声道:“王儿如果只看到这些表象,试问朕如何敢放心让你去对付拓跋-!”
    慕容宝一震道:“父皇!”
    慕容垂终放下手上的工作,挨往皇座,悠然道:“慕容冲被人杀了!”
    慕容宝失声道:“甚么?”
    慕容垂道:“消息在一个时辰前传至,慕容冲的左将军韩延发动兵变,攻杀慕容冲,立将军段随为燕王。”


    慕容宝仍是震骇未止,喘气道:“怎会发生的呢?”
    慕容垂道:“此事来得突然,却非没迹可寻,以慕容冲为首的鲜卑人,自苻坚被杀,他们又占领长安,夺得大批粮货财物子女,个个归心似箭,迫切要求东归故地,但慕容冲却恋栈长安,不愿柬归,于是慕容冲遂和手下将士间产生严重的分歧。在我们攻陷边荒集之前,慕容冲还可以以我们在关东囤驻重兵一事作借口,拖延东归的大计。现在我们兵力既被分薄,且不住调兵集结于荣阳之北,准备反攻平城和雁门,慕容冲在再没有借口下,仍要留在长安,因而被手下看破其用心,不生变才是怪事。”
    慕容宝道:“如此岂非西燕兵会立即出关东来?”
    慕容垂沉吟片刻,道:“段随始终不是慕容氏宗室,其威望和实力均不足以服众,只因事起突然,慕容冲又没有防备,方被其所乘。当以慕容永为首的宗室势力反扑时,段随和韩延肯定没有还手之力。不过无论谁当上西燕之主,都不得不出关来,寄望能从我们手上夺回旧燕的土地。所以只要我们制造一个有利他们出关的形势,西燕兵当会倾巢而出,那也是他们灭亡的时刻。天上怎可容两个太阳,西燕是我们的枝叶,只可统一在我慕容垂一人之下。”


    慕容宝恭敬的道:“王儿明白!”
    慕容垂凝神打量他半晌,沉声道:“慕容永是知兵的人,手下更是兵精将良,兼从苻坚手上抢得大批粮资武器,并不容易对付,且我们还须兼顾边荒集,所以我必须改变计划,留此坐镇,与慕容永等人斗智不斗力,以接收他手上的实力。而对付拓跋-的事,则交由你全权负责。”


    慕容宝兴奋地大声答应,道:“王儿必不负父皇所托,敢问父皇有何指示?”
    慕容垂道:“拓跋-此人非是等闲之辈,不可掉以轻心。幸好他现在羽翼未成,手下不到三万人,兵力薄弱,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所以只要你能坚持下去,直攻至盛乐,掠夺他的战马和子女,终可令拓跋-国破族亡,绝不可能有另一个情况发生。我会给你八万精骑,先收复雁门和平城,再在长城内外设立坚寨,以保粮资的供应源源不绝,与拓跋-打一场以扎实为重的持久战,拓跋-必败无疑。”
    慕容宝起立下跪道:“慕容宝领命!”

    慕容垂长长吁出一口气,心忖北方已有一半落入口袋里,同时想起纪千千,如让她目睹自己歼灭西燕的整个过程,她会否对自己的观感改变过来呢?

    ※※※


    孙恩立在海岸边一块巨岩上,盘膝静坐。
    自从边荒回来后,天师道的事务分别交给徐道覆和卢循两徒打理,自己全心全意修练“黄天大法”,以应付乎生劲敌“大活弥勒”竺法庆。
    道德三干六百门,人人各执一苗根。谁知些子玄开窍,不在三千六百门。
    孙恩自创的“黄天大法”,上承道家之祖老子的《道德经》,再集两汉道法的大成,渊源自黄老,法授天人,已达超凡人圣之境,非是一般武术能望其项背。
    竺法庆虽为佛门外道,至乎被视为邪魔奸孽,可是其“十住大乘功”,却是源自佛门正宗,再加男女采补之术,实是佛门心法的另类异彩。
    道佛之争,自汉代以来从没有乎息过,他和竺法庆分别是代表道门和佛门最顶尖儿的人物,他们的决战,已是命运注定了的。


    他的“黄天大法”,说到底仍是炼心之法。初层炼心,是炼未纯之心,屏情去妄,心照于空。二层炼入定之心,炼心合气,氤氤氲氲,神功初奠。三层炼心,是名天地之心,一阳来复,炼心进气,玄关窍成。四层炼退藏之心,玄关乍现,得气功成。五层炼筑基之心,取坎填离,积金入腹,结丹累气。六层炼了性之心,玉液还丹,由后天转为先天,血自化为白膏,意自凝作赤土。七层炼已明之性,以有投无,以实灌虚。虎向水中生,龙从火里出,龙虎相搏,猛烹极炼,全身灵窍皆开。以先天制后天,性命合而为一,成大还丹功法,七返九还,至此存神明性,道心永不动摇。八层炼己复之心,心定存神而通明,要使身中先天真气,尽化为神,身中之神,能遨游于外,灵则动,动则变,变则化,出神入定,不为物境所迷,炼心成神。


    孙恩在多年前已炼心至第八重功法,可是自此即再无寸进,幸好自边荒集回来后,他的精气神均处于最颠∽刺,所以他掌握时机,潜修最高的第九层炼功心法。现在身处东海大岛翁州,更感到突破在即。
    第九层炼心,炼的是还虚大法。当他到达第八重功法,早臻随心所欲的境界,可是灵不虚则不能包涵万物,所以必须炼至众有皆空,清虚一牛盘旋天地之间,是我非我,是空不空,天地有毁,虚空不毁。乾坤有碍,惟空无碍,所以神满虚空,法周沙界。此“黄天大法”之最,无以加矣。


    “轰!”


    孙恩从巨岩上升起来,举手长啸。
    他梦寐以求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的“黄天大法”,终于取得大突破,成就至高无上的心法。
    只要将来能“炼虚合道”,他将可以白日飞升,破空而去。
    就在此时,他感应到卢循正全速往他得成大法处赶来,显是有非常重要的消息。
    当天师道德披天下,便是他功成身退之时。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