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4月1日星期五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二:第六章 眷宠不再





刘裕在午前时分抵达广陵城外,战马已疲不能兴,下马入城。

    到城门时立感气氛异样,守城的卫士人人哭丧着脸,没有半点朝气活力。
    他们都认得他是刘裕,其中一名卫士双目一红,涌出热泪,悲呼道:"安公昨晚去了!


""轰"!

    这个消息像晴天起个霹雳,轰得他头皮发麻,全身发软。
    纵使明知谢安捱不了多久,可是总有种不愿去面对的心态。又似乎此事永远不会发生,但却已成眼前残酷的事实。
    南朝两大支柱,江左的两位巨人,桓冲已去,现在有天下第一名士之誉的谢安亦撒手归西,团结南朝的力量终告冰消瓦解。
    整个广陵城为愁云笼罩,人民哭奔于道旁,没有谢安的南晋,再不能保持清平兴盛的好日子。


    没有谢安的支持,谢玄将变成孤军作战。他虽是无敌的统帅,却缺乏像谢安般对皇室和高门权贵的影响力。司马道子和王国宝之流将更肆无忌惮。
    刘裕恍恍惚惚,行尸走肉地来到位于城心的刺史府,更感受到因谢安之死而来的悲痛哀伤。
    他不知说过甚么话,胡里胡涂地被引进迎客室,也没有人对他的忽然出现生出好奇心,就像所有人的心均因谢安的离开而死去。
    不知坐下多少时间,一把熟悉的声音在旁边响起道:"刘裕!竟真的是你!"刘裕神不守舍地循声瞧去,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孔出现眼前,好一会方认出是谢府家将梁定都。两人呆视片刻,后者双眼蓦地通红,凄然泪下道:"安公去了!"同是一句"安公去了",由谢府的家将亲口道出,份外有不能改移、生死有定的威力。刘裕很想陪他痛哭一场,只是没法哭出来。自离开边荒集后,他一直像活在一个没法脱身的噩梦里。


    现实中的可怕梦魇和咀咒!
    梁定都显然也哭尽了泪水,以袖拭眼后强忍悲痛,道:"大少爹在书房,请你去见他。"刘裕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任梁定都一把扶着,后者骇然道:"你没有事吧?"刘裕感到头重脚轻,苦笑道:"我的脸色是否很难看?"梁定都表现出他爱呕气的性情,道:"现在谁的脸色会好看呢?"谢玄坐在书房一角,垂首沉思。
    没见面不到十天,谢玄却像衰老了十多年,两鬓花斑,再无复淝水之战时的英气,显示他的内伤不但没有痊愈,且有急剧恶化的情况。


    梁定都把他引到门外,着他自行进去。
    刘裕的脑子仍充满沿途来此所目睹谢府上下人等的悲痛情景,踏进书房内下跪道:"玄帅在上,刘裕回来哩!"谢玄抬头往他瞧来,一呆道:"你受了伤?快起来!"刘裕像见着最亲近的人,不由想起边荒集,想起纪千千和燕飞等人,更想起最不该想的王淡真、谢安的死亡,热泪终夺眶而出,泣不成声。
    谢玄叹道:"别哭哩!这岂是哭的时候,边荒集失陷了吗?快起来!"刘裕勉强起立,强忍泪水,依谢玄指示在他左方的太师椅坐下。


    谢玄现出一个心力交瘁的表情,强振精神的道:"说罢!"刘裕感到身体阵寒阵熟,很不舒服。知道因心情郁结和疲劳过度,致尚未完全复原的身体旧患复发。不过此时那还顾得这么多,硬撑着把整个情况,一五一十的交待出来。
    谢玄听罢皱眉道:"你难道看不穿这是个陷阱吗?"刘裕深感有口难言的痛苦。
    他当然不能告诉谢玄,他要回来面禀谢玄的事,是曼妙便是司马曜的新宠,因为曼妙和任青-与他的关系,已成他于谢玄步谢安后尘时唯一在军中挣扎求存的本钱。


    所以他不得不在此关键上向谢玄撒谎,也是第一次欺骗谢玄,而唯一能解释自己亲回广陵的理由是为逞荒巢向谢玄求援。
    刘裕清楚感觉到谢玄对自己的不满和失望,却仍不得不硬撑下去,颓然道:"当我发-自己看错时,已恨蜡难返。"谢玄目光灼灼地仔细打量他,沉声道:"当你逃离孙恩的魔爪,为何不立即赶回边荒集与燕飞并肩作战?"刘裕的心扭曲了地痛苦滴血,这会成为他平生之恨!死在边荒集总好过伤害王淡真;现在又被谢玄看轻和误会。早知如此,不若与王淡真一走了之,甚么都管他的娘。
    谢玄是他刘裕最感激和敬重的人,现在却要对着他说违心之言,心中的矛盾可想而知。


    他听到自己在说道:"当时我受了重伤,只能坐在小艇调息静养,当任青-离去且遇上聂天还的战船队,已错失回头的机会。"谢玄仰望书房横梁,淡淡道:"这并非英雄的行径。"刘裕脑际轰然一震,愤怨之情从心底狂涌而起。
    谢玄并不相信他的话,不相信他确曾动过赶回边荒集的念头。只认为他是贪生怕死的懦夫。


    唉!


    今趟真是一切完蛋,谢玄再不会视他为继承人。
    谢玄会否心中在想,他刘裕只是借个借口逃离险地,若是如此,自己真的不应该回来。这时他心中想到的只有王淡真。
    在失去一切之后,只有这灵巧慧黠的美丽淑女,方令他感到生存是有意义的。
    也难怪谢玄对自己失望,他托负自己的事完全泡汤,既保不住边荒集,又没法保护纪千千,更没法阻止"大活弥勒"竺法庆南来复仇。
    想到这里,意识逐渐模糊,最后似乎听到谢玄的呼叫声从千山万水的远方传来,然后逐渐消失,最后是绝对的虚无和黑暗。


    ※※※


    刘裕逐渐苏醒过来,发觉自己躺在床上,身边还有人坐着。
    睁开眼睛,入目的是宋悲风的脸庞。
    刘裕挣扎着坐起来,发觉浑身腰酸骨痛,嘴内有浓烈的药材余味。
    宋悲风肋他挨着状头坐奸,欣然道:"你终于醒来了!"刘裕茫然道:"发生了甚度事?"
    宋悲风不厌其详的解释道:"你在书房舆大少爷说话之际,忽然昏倒过去,你太累哩!致令旧伤复发。在这时势,最紧要养好身体。我也在床上躺了十多天,这两天才好一点。伤病来时,方明白甚叫英雄气短。"刘裕逐分逐寸重整昏倒前的回忆,骇然道:"我躺了多少天?"他的精神逐渐好转,体内真气亦可运转无碍,酸痛迅速减退,只是仍有点虚弱,或许是因多天没有进食。


    宋悲风道:"你躺了足有十二天,明天便是安公大殓的日子,各地来奔丧的有百多人,唉!入土为安也是一种解脱,谁人到头来能免一死呢?自东山复出后,大人他从来没有真正地快乐过。"刘裕失声道:"十二天!"
    宋悲风满怀感触,漫不经意地点头应是。


    刘裕一把抓着宋悲风衣袖,紧张的道:"有没有边荒集的消息?"宋悲风目光迎上他焦虑的眼神,凄然道:"边荒集沦陷了,我们从逃离边荒集的人得到支离破碎的片段,到现在仍弄不清楚确实的情况。"刘裕头皮发麻,放开抓着宋悲风的手,一颗心直沉至无边的渊底,浑身寒渗渗的,没法说出一个字来。


    宋悲风道:"教人意想不到的是:指挥边荒集联军反抗入侵的竟是千千小姐;他们非常勇敢,与慕容垂和孙恩的围集军激战三天三夜后,敌人仍然没法攻入夜窝子的最后也是最坚固的防线。且数次反击,把强大的敌人逐出去。可惜到慕容垂放水灌边荒集,破去颖水西岸的阵地,接着又怞干河水,慕容垂麾下一万养精蓄锐的步军,迅速渡过干涸的颖河,边荒集方告失守。"刘裕双目涌出热泪,道:"燕飞和千千等是生是死呢?"宋悲风道:"直到此刻仍没有人弄得清楚,集破时情况混乱至极点。千千小姐下令以爆竹惊吓牲畜群,任它们冲突逃窜,然后趁敌人阵脚大乱之际,四方八面的突围逃亡。不过能逃返南方的荒人不足百人,可见其时战况之渗烈。千千小姐和燕飞均不知所终。玄帅已派人到边荒打听他们的下落,若你不是病倒,你会是到边荒的最佳人选。"刘裕勉强忍着热泪,惨笑道:"玄帅怎样应付如此局面?"


宋悲风双目神光一闪,道:"玄帅可以做甚么呢?司马道子已把此事揽上身,透遇司马曜传旨明令玄帅和桓玄不准过问边集的情况。现在建康的水师船队驻扎在颖口,试图封锁边荒集南方水陆交通。哼!边荒集若可轻易被截断与南方的交通,边荒集便不成边荒集了,不走水路便走陆路,边荒集南方边界延绵千里,谁可封锁得住呢?"又向刘裕道:"可以吃东西了吗?"

    刘裕颓然道:"我没有食欲。"
    宋悲风道:"怎都要吃点东西,否则如何恢复体力?你好好休息一会,我着人送饭来,也要通知玄帅一声,他很关心你的病情呢!"听到谢玄关心他,刘裕羞愧交集,但感觉上亦好了点儿,至少谢玄尚未完全放弃他。
    刘裕在宋悲风的婢女小琦侍候下,吃过东西,不理小琦的反对,痛痛快快洗了个澡,离正午尚有半个时辰。


    他居住的是刺史府后院东北隅,专供有身分家将和亲卫住宿的榴园,有二十多间厢房。宋悲风的房间就在他隔壁,另一边的邻房依次是何无忌和梁定都。
    何无忌是刘牢之的外甥,因悍勇善战被提拔为谢玄亲兵之首,与刘裕同为副将,但当副将的资历则要比刘裕深。在高门内等级分明,照现在居室的安排,他刘裕在谢家的地位,犹在何无忌之上。


    偌大的榴园空空荡荡,只有两名男仆在打扫房间。或因要预备明天的丧礼,宋悲风等也各忙各的去了。
    小琦离开后,刘裕乘机调息练气,静心等待谢玄的召唤。
    他同时下了决心,要把任青-与他的关系和盘托出,再由谢玄决定该如何办。他真的不愿欺骗谢玄。若谢玄认为该揭发曼妙,便照谢玄的意思去做,只有如此他方可以减轻心头的负担。


    岂知调息近一个时辰,过了午时,谢玄仍没有使人来找他。刘裕又呆等一个时辰,仍是白等,禁不住心情低落,胡思乱想起来。谢玄是否再不看重他呢?换过以往的日子,不论谢玄干甚么事,总要他侍候在旁,可是现在自己昏迷了十二天,醒转后谢玄却没有兴趣看他半眼,是否表示谢玄对他已爱宠不再,如此他留在北府兵还有甚么意义?
    又想起被攻陷的边荒集,心中的凄苦悲凉,只有自己承受着。


    足音响起。
    刘裕精神大振,听出来者有七、八个人,以这等阵势,难道是谢玄纡尊降贵亲来探望他?忙从椅内跳起来,从卧室走出小厅堂。
    踏入门来是个三十多岁、身形高颀、长得颇为清秀、穿了将军服的汉子,后面跟着七名北府兵,见到刘裕,大喜道:"果然醒来哩!"对方虽不是谢玄,但刘裕仍心中欢喜,忙施军礼道:"副将刘裕,拜见孙大人。"来的正是冠军将军孙无终,在淝水之战前,他一直是孙无终的部属,此时随孙无终来者,均是他熟识的同袍兄弟和战友,分外有亲切感。


    孙无终趋前一把抓着他双肩,大喜道:"差点以为小裕你永远醒不过来呢!"其它人也兴高采烈的把他团团围住,不是打他一拳,便是捏他一把,非如此不足表示心中兴奋之情。


    孙无终拍拍他道:"我早说以你的体质肯定可捱过这一关劫,来!坐下说话。"拉着他到一边坐下,其它人分坐各处,没座位的便站着,小客厅登时闹哄哄的。
    孙无终道:"刚才我往见玄帅,晓得小裕你苏醒过来,所以立即领你的一班兄弟来见你。"另一人道:"我们曾多次来探望你,每次你都是出气多入气少,病得剩下半绦人命,又胡言乱语,教人担心。"此人叫魏泳之,乃孙无终手下最出色的人材之一,现为校尉,与刘裕一向称兄道弟。事实上刘裕在北府兵内人缘极佳,因他生性谦恭有礼,深懂与人相处之道。


    刘裕暗吃一惊,自己不会在半昏迷里大唤王淡真的名字吧?忙问道:"我胡叫些甚么呢?"众人齐声哄笑,有人道:"既是胡言乱语,谁听得清楚呢?"刘裕放下心来,但又另起心事。
    谢玄既清楚他醒转过来,为何却不屑见他一面?孙无终还是自己要来见他,非是谢玄的指示。


    想到这里,手足也冰冷起来,暗忖与谢玄亲近的关系,应已告终。
    孙无终道:"不要闹哩!小裕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们立即和他到广淮大街的醉月楼大吃一顿,贺他变回生龙活虎。"魏泳之皱眉道:"安公大丧尚未举行,家家哀悼,酒馆食肆均没有营业哩!"孙无终道:"醉月楼是我的老朋友孔靖开的,找着他便有办法。"众人大喜,扯着刘裕出门去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