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25日星期五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一:第十三章 军事天分









燕飞在密林里潜行数丈,隐隐听到有人说话,更生出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片密林位于小谷的西南方,离开战场的范围。

   燕飞心中奇怪,若躲在林内说话者是逃离边荒集的边民,理该不会惹起自己的感应。想到这里,察觉到前方有人藏身于树木上,似是为林内说话的人放哨,林内深处灯火闪闪。
    他好奇心更盛,展开身法,借林内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无声无息地悄悄推进,避过多处哨岗,倏地眼前开阔,密林内竟有一片方圆七、八丈的空地。
    燕飞闪到一株大树后,往下蹲低,从树旁一堆矮树丛的间隙往空地窥探。
    诡异的情景,尽入眼帘内。
    空地的中心,放着一盏风灯,灯旁一方平滑的大石上盘膝坐着一名头扎高髻的女子,身穿宽大的道袍,可是不知如何的,他总感到道袍里的身体肯定苗条而丰满,动人非常,偏又没法解释因何会有此印象。
    从她的角度瞧去,只看到她少许侧面轮廓,已令他感到此女有异乎寻常的美貌,充满引人入胜的诱惑。


    一个人站在她前方,双手下垂,神态恭敬,赫然竟是汉帮的军师胡沛。
    当燕飞往她望去,她似生感应,虽然没有任何行动的先兆,但燕飞知道不妥,忙伏贴地上。
    果然此女别头朝他藏身处瞧过来,瞄了一眼,目光又回到胡沛身上。
    燕飞暗叫厉害,他不敢趁她别过头来之际看她,所以无缘窥她全貌。要知此等高手,已臻达通玄的境界,不用听到任何声息,可以生出警觉。
    由于有曾被任遥察觉的前车之鉴,一路潜来他是非常小心,屏止呼吸不在话下,更收敛精气的外射,把心脏的跃动减至若有如无,所有这些功夫都是没有白做的。
    她究竟是谁?胡沛的声音在林内的空间响起道:‘今次大师兄陰沟里翻船,二师兄又被孙恩拦途截击,令我们多年来的布置全功尽废。现在惟有寄望边荒集之战,侵略者和守卫者几败俱伤,我们或尚有可乘之机。’甚么大师兄、二师兄,燕飞听得一头雾水,仍没法弄清楚此女的身分。


    像如此武功的女子,天下间不会有多少个。
    女子低沉而充盈磁性的悦耳声音油然道:‘天地之间,莫不有数。有功必有劫,大功业更有大劫难,小沛不必把一时成败放在心上。你大师兄的失败是必然的事,佛爷一向不看好他,只是觉得他尚有可用之处,方虚与委蛇。勃勃他过于自恃,骄横难制,刚愎自用,竟敢不依我们的计划行事,罪该万死。’燕飞心中剧震,终晓得胡沛口中的大师兄是赫连勃勃,又从‘佛爷’的称呼,猜到此女为‘大活弥勒’竺法庆的发妻尼惠晖。


    尼惠晖现身此处,以‘十住大乘功’名震天下的竺法庆会否在附近呢?胡沛道:‘小徒乱了方寸,请佛娘赐示。’尼惠晖从容不迫的柔声道:‘今战不论谁胜谁负,胜败双方均会伤亡惨重,边荒集则肯定元气大伤,须一段长时间方能回复旧观,然后继续发挥作为南北交易枢钮的妙用。孙恩和慕容垂更不能长期磨在边荒集,我已训示国宝,着他封锁颖河,我要聂天还有家却不得归,孙恩的回程亦不会是顺风顺水。’燕飞暗骂自己胡涂,放着大大一个与弥勒教勾结的王国宝,竟猜不到他是胡沛口中的二师兄。
    此时他方晓得,王国宝曾率兵到边荒集来,且被孙恩击退。
    胡沛道:‘边荒集发展至眼前形势,全因孙恩趁任遥追杀刘裕之际下手刺杀任遥。这个刘裕亦不可小觑,竟能从孙恩手底下逃生。’燕飞暗舒一口气,因终于听到一个好消息。


    尼惠晖道:‘边荒集现在的情况不容我们插手,我们亦乐于坐山观虎斗。小沛你留在边荒,看情况随机应变,我须立即赶返北方,向佛爷汇报情况,由佛爷决定下一步的行动。’燕飞知不宜久留,悄悄退后。
    若非有重任在身,他定要试试尼惠晖如何了得,现在只能在心里想想。
    尼惠晖又继续说话,道:‘燕飞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听到自己的名字,退往另一棵树后的燕飞停了下来。


    胡沛答道:‘燕飞确不简单,从建康回来后,像变成另一个人似的,只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祝天云便给他耍得团团转。’尼惠晖沉声道:‘不论他有三头六臂,比起孙恩仍要差上一截,孙恩肯定不会放过他。孙恩最憎恨的人是谢安,燕飞与谢安的关系正是燕飞的催命符。’燕飞不想再听下去,继续退走。
    纪千千、卓狂生和小诗立在观远台上,听着‘咚咚’鼓响,瞧着南方敌人大军声势浩荡、阵容鼎盛的朝南门推进。
    小诗虽口说不怕,可是看到火把光映照下的敌势,骇得花容失色,说不出话来。
    卓狂生也眉头大皱,他虽然学富五车,智慧过人,却不长于军事。见到敌人阵势完整,本身充满威慑的力量,比对起边荒集各自为战的方式,登时心中打鼓,乱了方寸。


    天师军比之赫连勃勃的匈奴军,明显地高上不止一筹,从而看出徐道覆精于兵法阵势,绝不像赫连勃勃急于求胜的冒进躁急。
    卓狂生道:‘该挂上第二盏红灯哩!’
    一盏红灯,表示敌人进入警戒线。
    两盏红灯,准备作战。
    三盏红灯,全面开战。
    纪千千悠闲的道:‘这支部队该由徐道覆亲自率领,切合他为人行事的一贯作风。’小诗焦急的道:‘小姐啊!卓先生在提醒你呢!’纪千千探手过去,拉着她的手,笑道:‘又说不害怕,现在却慌张哩!诗诗不用怕,他只是在试探我们。’小诗心神稍定,讶道:‘试探我们?’
    纪千千点头道:‘确是在试探我们,看我们如何反应。不要看他们来势汹汹,只是装个骇人的模样儿,他们很快会停下来。不信的话,走着瞧好了。’卓狂生呆看着她,心忖她的军事天分像给埋在禾草内的珍珠,现在禾草被移开,她这方面的光芒不住显露,尽现其军事才华。


    一轮急骤的鼓声后,敌人推进至离集外第一重防线的二千步处忽然停下。
    小诗差些儿鼓掌叫好,嚷道:‘真的停下哩!’卓狂生欣然道:‘徐道覆终晓得我们不是好惹的。’纪千千微笑道:‘他一方面试探我们的深浅,另一方面是牵制我们,使我们不能支持西面的战事。’话犹未已,西面小谷处蹄声轰隆,喊杀震天。
    卓狂生赞叹道:‘小姐确有先见之明,预知徐道覆会牵制我们,所以知会小谷方我们不会出兵夹击敌人,否则此时便要进退失据。’小诗道:‘敌人既试探出小姐你的厉害,下一步会干甚么呢?’纪千千沉声道:‘立即挂起第二盏红灯。’


    小诗和卓狂生愕然以对。
    骑队一队接一队从小谷开出,百人作一组,利用地形冲击蚤扰已推进至小谷前方位置的天师军。
    慕容战领二百人绕个大圈,从后方偷袭敌人运送木材的队伍。
    对于边荒周围形势,他和手下战士了如指掌,从敌人行军的路线,便晓得何处是突袭的最佳地点。
    在此种开阔的平野丘林,他们的骑射之术,更能发挥得淋漓尽致,以速度控制主动,尤其对付的是行动迟缓推运木材的轮车队。
    只要以雷霆万钧之势,突破对方翼军的拦截,他们可以隐妥地完成任务。
    法宝是由纪千千发明的火油弹。
    箭矢射来。
    慕容战举盾挡箭,领着手下奔进右方疏林去。
    大喝道:‘兄弟们随我来。’
    转眼奔上一座小丘,收盾取弓拔箭,守在丘上的一组敌人在火把光下纤毫毕露,他们却像从黑暗里钻出来夺命的幽灵骑士。


    敌人纷纷中箭倒地。
    眨眼冲上丘顶,丘坡下横亘着敌人的木材车队,以百计的敌人立即布阵迎战,守得队形整齐,军容鼎盛。
    慕容战暗叫厉害,狂喝道:‘兄弟们!火油弹侍候。’后方各持一个火油弹的骑士抢前而来,火油弹没头没脑的从高处往敌人投去——


    十一卷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