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22日星期二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十:第十二章 兵法女神







啊!千千怎能担当此大任呢?’

    议堂从未试过这般热闹,挤满了边荒集的各路英雄好汉,出席者除燕飞、纪千千、慕容战、夏侯亭、费正昌、呼雷方、程苍古、姬别、红子春、卓狂生等原班人马外,还有从未与会的拓跋仪、屠奉三、陰奇。
    小轲因立了大功,被视为继高彦后风媒中的新星,获邀列席。
    夜窝族则以姚猛和左丘亮两人作代表,颜闯也随程苍古列席。


    尚有要求与会的是羯帮的冬赫显,他为羯帮的第三把手,老大长哈力行离开后,他和八十多名兄弟留下来,后见势色不对,躲了起来,避过被赫连勃勃屠杀的厄运,亦有参与击垮赫连勃勃的一战。
    议会的第一个议题由卓狂生提出,是请纪千千坐上边荒集最高统帅的宝座。
    议堂登时静至落针可闻,所有人目光全集中在纪千千身上。
    纪千千玉颊霞飞,令她更是娇艳欲滴,看得老老少少全呆了眼。
    姚猛和左丘亮首先忘情地叫好。


    出乎大多数人料外,接着朗声表示赞同的竟是屠奉三,他言词恳切地道:‘我们现在真是迫切需要一个能统领边荒集的主帅,否则我们只是乌合之众,而环顾边荒集,惟有小姐你的德望能服众,更不会令各方头领生出疑惑,若边荒集可渡此灾劫,一切会回复旧观,小姐你也可重过弹琴唱歌的逍遥日子。’纪千千求助的目光往燕飞瞧去,后者暗叹一口气,举掌道:‘燕飞在此向小姐宣誓效忠。’姚猛、左丘亮,加上小轲二度起哄,喝-赞好。


    事实上,除纪千千本身外,卓狂生早向其它领袖知会此事,人人叫好赞成,因为她是最没有争议性的人选,且事后更不会出现因曾当过最高统帅从而桀骛坐大的不良后果。通过她便可以名正言顺指挥联军,加强各方势力的合作,所以众人纷纷附和。
    纪千千见燕飞没有站在她的一边替她推辞,且清楚时间与形势紧迫,还有甚么好说的,只好答允。
    众人立即一致通过。


    卓狂生让出议长之位,让纪千千坐上去,权充统帅的宝座。
    卓狂生肃容道:‘千千小姐的统帅并非是有名无实的,她的命令就是最高的命令,必须落实执行。如若自问办不到,现在请立即退出。’众人均心知肚明这是甚么一回事,纪千千只是名义上的领袖,不过一切重要的指令会通过她发出去,使人知所遵循而已。


    屠奉三欣然向纪千千道:‘请小姐指示!’
    纪千千现出个原来该由我说话的错愕表情,美目扫视众人,柔声道:‘我们现在应怎办呢?’当然没有人会怪责‘主帅’如此没有主见。


    呼雷方首先发表意见道:‘现在我们面对的是南方的孙
恩和聂天还,北方的慕容垂和铁士心,照我们估计,两方人马实力相若,都是在一万五千人至二万人间,总兵力在我们四倍之上,所以这场仗绝不容易应付。’慕容战道:‘我们已派出侦骑,希望可以侦察到敌人的位置,而我们的战略部署,则要看能否掌握敌人的动静而厘定。’拓跋仪皱眉道:‘听慕容当家的话里含意,似乎有主动出击之意。’慕容战不悦道:‘敌方势大,所以我们必须以奇兵取胜,利用我们对边荒熟悉的优点,如能在途上成功伏击任何一方的敌人,便可解除那一方面的威胁,令敌人没法同时进攻边荒集,我们亦不用打一场要应付两条战线的战争。’拓跋仪显然不满慕容战带点教训意味的语气说话,冷哂道:‘慕容垂向以用奇称著天下,孙恩的兵法亦诡变莫测,我方则是疲乏之师,现在离入黑只有两个多时辰,纵使清楚敌人的行军路线,距离远近,我们贸然出击,一旦出岔子,边荒集肯定不保。’慕容战何时给人这般顶撞过,正要反驳,纪千千温柔婉约的动人声音响起道:‘你们两个干甚么哩!敌人尚未到自己便先吵起来,再这样下去,奴家不干这个统帅了。’拓跋仪和慕容战立即闭口。

    众人见这对冤家在被责下仍甘之如饴,开始庆幸由纪千千当统帅的决定,不但是明智之举,且是妙着。
    要知像慕容战、拓跋仪、屠奉三之辈,人人桀骛不驯,怎肯听其它人说话,唯有纪千千是例外。
    更因她不属于任何帮会势力,故能超然于各方权势利益之外。
    呼雷方点头道:‘小姐说得对,我们必须团结一致,共抗外敌。’众人心忖,话虽是这样说,可是每个决定都牵涉到存亡生死的大问题,自然各有主张,而他们欠缺的正是一个可以作出最好主张的领袖。


    程苍古道:‘拓跋老兄和慕容当家的话各有道理,却代表两种截然不同的战略,我们大可看形势变化,混合灵活使用。’他的说话看似没有反对任何一方,但明眼人均知他倾向拓跋仪的意见,因为时间愈来愈紧,看得形势变化来,早已天黑,哪还有时间出集突袭敌人。
    姬别似要说话,却又欲语无言。
    纪千千道:‘姬公子有甚么话要说呢?’
    此时其它人始发觉姬别的异样。


    燕飞望着纪千千,心忖边荒集确没有人比她更适合作统帅。际此敌方大军压境而来的时候,人人心情沉重,各自思量,哪有空去注意其它人,即使发觉姬别似有话要说,亦无暇理会。
    姬别叹道:‘说出来勿要骂我。’


    纪千千道:‘每一个人也有权表达他的意见,姬公子请畅所欲言。’姬别见人人目光落在他身上,又犹豫片刻,低声道:‘今夜之战,实胜算不高,我们是否该有一套突围逃亡的应变计划,那么真个保不住边荒集时,亦可尽量保住多几条人命?’整个议堂静默下来,较年轻的姚猛、左兵亮、小轲等人均把不屑的神色明摆到脸上去。


    屠奉三沉声道:‘姬公子听过破釜沉舟的故事吗?若我们不抱着与边荒集共存亡的决心,这场仗不用打也输了。’呼雷方不悦道:‘要走便立即走,不过恕我呼雷方不会奉陪。’姬别颓然无语,看他的神情,便知他预料到有此反应。
    红子春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终没有帮姬别说话。


    费正昌沉声道:‘呼雷老大的话虽带点意气,却不无道理。由现在到日落,边荒集料该平安无事,且现在我们已成功在集外十里的范围内设立警戒网,一旦敌人进入这范围,我们可以立即知道。’顿了顿,接着语气铿锵的强调道:‘所以,若要安全离开,目下正是大好良机,最佳逃走方向莫如渡颖水朝东行,两边的敌人都无暇理会,更没法理会。’议堂内鸦雀无声,各人的目光集中在姬别身上。


    姬别苦笑道:‘别看着我,我决定留下来与诸位共生死。各位老大、老板、老兄或会奇怪我这个只爱风花雪月的人竟如此勇敢,事实则是因我已和黄河帮的铁老大决裂,北方再没有我容身之所,失去边荒集也等于失去一切。唉!人是很难走回头路的,要我到别的地方看那些卑鄙之徒的脸色做人,日子怎过得了?’姚猛插口道:‘既然如此,何须甚么应变计划?不过姬大少你确说出我们夜窝族人的心底话,没有夜窝子的生活怎么过?只有在边荒集,我们才不用受苛政重税的压逼和剥削,不用给捉进军队作战奴,不用受高门大族封山沽泽的迫害,不用忍受腐败无能的蠢政权奴役。边荒集是天下最自由的地方,我们愿以生命维护她。’纪千千道:‘燕飞你有甚么话要说?’


    燕飞心知,她想自己出言使议会能转入正题,道:‘时间无多,大家既然决意死战,我们何妨先想想今晚可能出现的诸种情况,然后再拟定应变的计策。’红子春道:‘早前应付赫连勃勃的一战,飞马会的石车阵建立奇功,马索阵更抵住了赫连勃勃主力大军的第一轮猛攻,可见这些战略非常管用。趁还有点时间,我们可否以石车、镇地公和绊马索,把防御线推出至集外,我们边荒集便不再是无险可守了。’夏侯亭道:‘红老板的提议很有用,不过若守不住颖水,敌人仍可从水路长驱直进,深入我们腹地,不过要封锁颖水,却有很大的难度。’陰奇道:‘燕公子开门揖敌之计亦是一绝,如能在集内另设防线,此法该属可行。’接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各提己见,不住有新的提议出笼,有些更是匪夷所思,充分表现出边人荒诞的想象力。


    像左丘亮便提出火骡阵,把集内数千骡子集中起来,学田单的火牛阵般驱之直冲敌阵,虽是妙想天开,却没有人敢说没有成功的机会。
    ‘啪!啪!啪!’
    议堂逐渐静下来,人人目光移往大力拍着手掌的卓狂生处。
    卓狂生好整以暇的道:‘人人都表达过意见,不若让我们来听听我们最高统帅纪千千小姐的最高指示如何?’众人为之愕然,显然在众人心内,纪千千只是精神上的领袖,并不须她作最后的决定。
    纪千千俏脸微红,指了指自己粉颊,神态娇痴可爱,明显尚未习惯当众人的领袖。


    燕飞望往卓狂生,见他双目放光的瞧着纪千千,充满了期待的神色,心中一动,首次想到卓狂生主动把纪千千捧上这个位置,并不是只以她作为团结边荒集的向心力如此简单,而是真的希望她有过人才能可以指挥大局。


    没有人比卓狂生更明白夜窝族,或比他更明白边民,所有强弱事项他均了如指掌,正因如此,他方会建议由纪千千当总指挥,令人人安心效命,这一着他是押对了,但为何他认为纪千千有领导群雄的才能呢?屠奉三似比其它人更支持纪千千,欣然道:‘当然是到了千千小姐给我们训示的时候哩!否则讨论到明天也不会有结果。’议堂爆出哄笑声,却没有人可以因笑几声轻松起来。


    正因刚才每一个人说的都有点道理,反变得完全失去了大方向。
    纪千千秀眉轻蹙的道:‘大家讨论的,都是如何去对付敌人,却没有一个人谈及我们的联军,好像任何事说出来后,便可以办到似的呢?’众人听得你眼望我眼,纪千千这个批评是一针见血,尽显纪千千独立特行的思考方式和性格,绝不会人云亦云。


    拓跋仪苦笑道:‘我们不是没想过本身的问题,只是认为在短短一两个时辰内没法作出任何改变,所以避而不谈吧!’纪千千从容道:‘事在人为,方法有简单有复杂,边荒集个别的部队不但受过严格训练,且全是经得起考验的精锐战士,部队的领袖无一不是智勇双全的人,现时欠缺的只是一个有效率的指挥系统,倘能弥补此缺陷,我们的联军将不逊色于敌方任何一支部队。’慕容战大讶道:‘原来千千比我们还精明在行,真教人难以相信。’卓狂生长笑道:‘我早领教过千千小姐的高明。’纪千千赧然道:‘以前干爹每次和玄帅到秦淮楼来见千千,总爱清论兵法,奴家听得多了,自然生出兴趣,遂问干爹借来兵书,不明白的地方请他指点,不过是限于纸上谈兵。’议堂内人人精神大振,如此说纪千千便是谢安和谢玄联合调教出来的兵法家,有实证的支持,与其它死啃兵书后出来当将领的高门子弟,自不可同日而语。


    姬别忙道:‘小姐有何高见?请直言。’
    陰奇笑道:‘千千小姐是最高统帅,说话当然不须任何顾忌。’纪千千道:‘我若说得不对,你们可不能笑人家。’众人差点要立下生死状,以示不会笑她,一时群情澎湃激昂。


    燕飞看得心中欣悦,纪才女的魅力,才真的是挡者披靡,远胜他的蝶恋花。
    纪千千道:‘若把与赫连勃勃作战的所有人计算在内,我们的总兵力大约在一万三千人间,其中有五千是未经作战躁练的边民,所以我们能投入战斗的实力只有八千许人。至于如何指挥由各方组成的联军,我想出一个简单可行的方法,就是以钟楼之巅作指挥台,利用灯号和钟音指挥各部队间的进退和照应,如此不管敌人从哪个方向攻来,我们仍可以灵活应变,不致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去应付敌人。’屠奉三大力一拍扶手,赞叹道:‘这么切实可行的方法,为何我们偏想不到。’陰奇接口道:‘因为环顾天下城池,都没有一个像边荒集般的地方,只要立在钟楼顶处,远近尽收眼底。’卓狂生道:‘今次我们在没有严重伤亡下大胜赫连老哥,全因千千小姐掌握全局,调配得宜。当时我心中已在想,千千小姐是上天赐给我们的救星。’慕容战不耐烦的道:‘你们少说两句行吗?千千还有很多话要说呢?’


纪千千不好意思的道:‘勿要太夸奖人家呢!千千只是在想,假若设身处地,干爹会如何应付目下的局面。边荒集是人才荟萃的福地,可毫无困难组织成一支有效率、编制完善的作战队伍,八千人可分为八军,分由八名大将统率,再从边民中选出号铳手、鼓手、喇叭手、摔钹手、敲锣手、旗手、灯号手、撞钟手,便可以组成完满的传令系统,那时各部队间的移动进退,可如臂使指,整而不乱。’众皆叹服,连最后对她这方面能力的怀疑亦告消除。

    纪千千续道:‘其它边民可作工事兵、马夫、骡夫等运输兵,或是医事兵、木匠、铁匠等,以支持正面迎击敌人的部队,而我们更可把边荒集分作三重防线,最内的防线以夜窝子为界,不但是我们最后的防线,更是最坚固的防线,所有物资粮食移到这范围内,受伤的战士均送到这里医理。若不得不和敌人打巷战,这道防线可起决定性的作用。我们要保着的是夜窝子,而此地之外所有区域,将变成边荒集内的边荒,这是坚壁清野的另一种形式。’各人有点不能相信地听着她把全盘战略娓娓道来,人人扪心自问,均晓得没法想出比她更大胆可行的办法。


    卓狂生虽已对纪千千有很高的评价,仍不得不叫绝道:‘千千小姐把高台指挥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试想想看,当敌人攻入集内,他们既不熟悉边荒集,又受房舍阻隔难知全局,此时千千小姐在观远台对内外形势一览无遗,不但知己更是知彼,自然可以舍短取长,更令敌人有力难施,我们则若猛虎出柙。’纪千千道:‘第二道防线设于外城墙和夜窝子之间,任由敌人人城,使对方难以发挥骑射的威力,而我们则占据楼房高处,利用边荒集的形势重创敌人。’屠奉三道:‘第三道防线是否在城外呢?’


    纪千千欣然道:‘在城外又如何呢?不过却不可离开外墙五十步,否则难以和边荒集配合,至于如何设防,各位该比千千在行。’姚猛起立道:‘时间无多,我们立即照千千小姐的吩咐去办。’当他发觉人人都对他皱眉头,方晓得自己的莽撞,惭然坐下,道:‘我都是没资格作夜窝族的头子,只好请卓名士御驾亲征。’纪千千摇头道:‘我已准备委任卓先生作副统帅,因为我需要一位熟悉边荒集的人在身边,由燕飞作你们的头领如何?’众人轰然叫好,愈感到纪千千人尽其才,物尽其用的本事。


    纪千千秀眸异芒连闪,道:‘在商讨组织军伍和拟定通讯方法的细节前,我们还要商量好两件事。’费正昌此时打从心底佩服她,忙道:‘请小姐吩咐。’纪千千道:‘首先我们要把所有妇孺老弱撤走,不是曾长期在此讨生活的过客也要离开,如此我们便不用顾忌有敌人的奸细在,此事必须于日落前完成。’慕容战道:‘我正有此意,另一件事又是甚么呢?’纪千千道:‘另一件事就是姬公子曾提过的撤退计划,如若事不可为,暂时撤退也是一种策略,只有保住性命,方有卷土重来的一天。’姬别和红子春同时现出感激的神色,显是纪千千的话说到他们的心坎里。


    今次再没有人反对或表示不屑,因为是纪千千的提议。


    屠奉三道:‘撤退的路线必须出人意表,方可以避过敌人的追击。’姬别精神大振道:‘如此说,越颖水往东逃是不行哩!’慕容战皱眉道:‘南北两个方向肯定路不通行,如往西走,如何避过敌人的衔尾穷追?’屠奉三胸有成竹道:‘关键处在我藏身的小谷,我还有五十名手下留守该处,只要进入谷内,可轻易利用我的布置挡着敌人追兵,其它人便可以从容从其它两个出口离开,保证可行。’姬别和红子春立即轻松起来,不过今次却没有人敢怪责他们。


    燕飞心中一阵激动,兰质慧心的纪千千已把所有人的心拴系起来,边荒集联军亦确立起有效率的指挥系统,再不是各自为战胡乱凑合的乌合之众,如此对士气的激励和发挥,实有强大的作用。
    他首次对今夜之战,生出希望。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