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25日星期五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一:第二章 除名之日






聂天还横空而至,触地无声的落在船首处,仰天长笑道:‘能与江兄单打独斗,决一死战,实是聂某人企盼多年的事。若江兄答应直战至分出生死,聂某可让江兄的手下自由离开。’说到最后一句,忍不住露出讶色。

    原来双头船去势忽止,顺流退后,他站立的船头反变为船尾。
    聂天还双目杀机大盛,凝望指挥台上神态从容的江海流,左手猛挥,一道白光脱手发射,直奔左船舷外江水处。
    ‘呀’!惨叫应聂天还掷出的匕首而起,最后一名投水的大江帮徒,在没入水内前被命中后背,沉没水内。


    江海流像完全不晓得手下被杀似的油然道:‘聂兄果然好眼力,看出是他弄手脚令此船逆转方向。再转一个弯后是颖水著名的天岳峡,不但江流特别湍急,且最多乱石,聂兄既肯拿命出来和我豪赌一铺,当然不介意冒小小的险,否则便须在抵天岳峡之前先取小弟之命。我死不打紧,不过如聂兄壮志未酬,竟要作我的陪葬,我会为聂兄感到不值。’聂天还年在四十许间,身穿黑色武士服,腰带插着一排飞刀,中等身材,乍看似没有任何惊人之处,可是其高耸的颧骨衬着位于深凹眼框内的眼睛,却像藏于袕内向外窥视的毒蛇,令人不寒而栗。


    他原本的策略是先孤身登上江海流的帅舰,大开杀戒,引江海流出手,同时手下赤龙战舟围拢过来,以拒勾飞索死锁其帅舰,拖往上游,那时任江海流三头六臂,也难逃一死。
    岂知江海流竟命手下改帆易向,然后跳江逃生,聂天还虽含恨出手,只能截杀最后一名跳江的大江帮战士,怎不教他心中大恨。
    江海流这一手耍得非常漂亮,把整个形势改变过来。此时双头帅舰顺水疾流,因不用顾忌会否撞上浅滩或江中乱石,全由水流风势带动,登时与追来的五艘赤龙舟拉远距离。


    ‘嗤!嗤!嗤!’


    江海流把收在身后的亡命枪移往前方,两手握着仗之以纵横大江的拿手兵器,发功一振,立即异响呜叫,身前现出数十点精光。
    他不用冒险进击,只须守稳指挥台丈许见方之地,待片刻后,帅舰被水流冲进天岳峡,那时要打要逃,均对他有利。
    问题当然在他能否捱到那一刻。
    聂天还的‘天地明环’是南方最有名的奇门兵器,不论远攻近搏,皆有夺天地造化之功,令他高踞‘外九品高手’次席,仅屈居于有南方第一人之称的‘天师’孙恩之下。


    江海流和他虽从未交过手,对他功力的深浅却知之甚详,且曾痛下苦功研究破他双环之法,今天终到了派上用场的生死时刻。


    ‘当!’


    聂天还双手往后背取环,然后两手外张,两个大小不一,直径分别是尺半和一尺精钢渗黄金打造的钢环如两翼开展,在阳光斜照下金芒烁闪,灿烂辉煌,而其大小不同,总予人不平衡的古怪感觉,又隐隐感到此中另有玄虚,只是看着,足可令人生出难受的滋味。
    两环闪电般互击,发出震慑颖流的一声激响,接着聂天还以独斗手法掷出双环,大小两环先后脱手,循着两道奇异的路线,回飞往江海流。
    江海流心中大为凛然,道听途说是一回事,亲眼目睹又是另一回事。若依对方现时环势,攻击的该是自己的后背,假若此时自己改采攻势,离开指挥台直接攻击对方,岂非可趁对方兵器离手的良机,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但又隐隐感觉到此为聂天还的诱敌之计,如果自己这般改变战略,将正中他下怀。


    时机一闪即逝。
    聂天还一声叱喝,腾身而起,两手连挥,从腰带拔出四把匕首,一把追一把的射向江海流。
    江海流暗叹一口气,晓得自己因看不破他的战略,落在下风,还有甚好说的,立即收摄心神,直冲至台边围栏处,亡命枪疾挑对方投来的暗器。
    ‘叮叮当当’!
    四把飞刀先后被挑飞,聂天还飞临前方,双掌迎面推来,狂暴的劲气形成高度集中的气柱,若给捣实,与被有形的真兵器刺个正着全无分别,保证可令江海流的五官变成一个血洞。


    江海流早知他有此乘势狂攻的招数,冷哼一声,亡命枪不慌不忙的洒出一片由枪尖组成的防御网,往对方双掌洒去,尽演三大帮龙头大哥之一的功架。
    ‘当’!
    后方丈许处双环互撞,发出惊天动地传遍远近的清音,此着大出江海流料外,心神分散。
    此时水上的激战亦接近尾声,大江帮九艘双头舰被困的被困,沉的沉,逃的逃,只有席敬的一艘全身而退,且超越敌船,直朝两人恶斗的帅舰追来。
    另外尚有两艘战船左冲右突,力图突破敌人的包围网,前途却未可乐观。
    形势的发展,更添情况的紧迫性,若被席敬追及,江海流可轻易脱身。
    聂天还狂喝一声,就趁江海流心驰神散的当儿,双掌分别拍中江海流的亡命枪,借力一个腾翻,来到江海流头顶上。


    若换了没有双环在后方威胁的情形,江海流由于足立实地,只要枪势开展,肯定可在聂天还‘强行降落’的劣势下尽控主动,杀得他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可是后方双环在聂天还神乎其技的手法下,互撞后正向他回袭而至,除非他肯硬捱两记,否则便不得不避往一旁,因为聂天还盖头下压的拳劲,迫得他没有应付后方飞环的空隙。
    江海流洒起漫空枪影,虚实相生,迅往横移。


    ‘蓬’!


    聂天还尽显‘外九品高手’次席的功架,倏地从天上钉子般插下,探手接着回飞而至的双环。
    江海流的枪势如潮般暴退复暴张,海浪般往劲敌涌去。
    而他亦心知肚明,聂天还武功之高明,实在他估计之外。
    帅舰颤动起来,原来刚转入河弯,此段河床倾斜,水流特急,两岸乱石处处,形成无数涡漩,乃颖水最险恶的河段。
    聂天还长笑道:‘江兄的如意算盘怕打不响哩!’就那么以双环施展奇异和出乎常理的埋身肉搏手法,硬撞入江海流的枪影里。


    鲜血激溅。
    亡命枪在戳入聂天还胸膛前,被他以身法闪开,只能挑中他肩头,而江海流的左臂却被他狠狠敲中一记,骨折肉裂。
    两人擦身而过。
    江海流强忍痛楚,仅以未受伤的右手反枪后挑。
    聂天还旋风般转身,大喝道:‘大江帮于今天此刻除名江湖。’双环掷出,大的天环先行,小的地环随后,精准无轮的套入亡命枪,沿枪直攻其手肩,招数奇特精微,教人叹为观止。
    已追至五丈外的双头船上,席敬和一众大江帮战士人人看得睚毗欲裂,却全无阻止之计。


    江海流感到聂天还的‘天地明环’正以他的枪作轴心急速旋动,每转一圈,便多接近些儿,他提着的似再非亡命枪,而是万斤重担,他以单手持枪,负荷如此重量已是问题,更遑论把双环震脱。
    江海流连回头瞥一眼的时间也欠奉,运起余力,硬把亡命枪脱手横抛。
    此时聂天还抢至他身后,一拳轰中江海流背心要害,另一手抓着亡命枪头。
    江海流弓起背脊硬捱他一击,离地前飞,撞破围栏,从指挥台掉下去,七孔出血。


    ‘砰’!


    帅舰不知撞上甚么东西,整条船打个急转,像转动的风车般往左岸一堆乱石冲去,甲板上的弩箭机、投石机四处滚动,甚或掉进水里,情况混乱至极点。
    以聂天还之能也不敢追下去再补一掌,拿着战利品和仍套其上的双环,一个倒翻,投往右岸。
    席敬的船刚好驶至,齐声高呼帮主。


    ‘蓬’!


    以帅舰的坚固,在湍急水流的带动下撞上巨石,仍抵受不住解体散裂。
    一道人影冲天而起,投往席敬的双头船。
    席敬喜出望外,连忙跃起,把江海流抱个正着,落回甲板处。
    双头船全速顺流放去。


    立在岸旁的聂天还仰天笑道:‘江兄黄泉路上必不愁寂寞,请恕天还不送哩!’屠奉三和慕容战策骑从小谷驰出,后者欣然道:‘这座小谷确如屠兄所说的易守难攻,只要有一千兵马,又补给充足,至少可守个十天八天。’屠奉三微笑道:‘若只可死守,还未算本事,我一生人最恨的是被动和捱揍,所以另有布置,任何人以为我只有死守的份儿,肯定会吃大亏。’慕容战深吸一口气道:‘幸好你不是我的敌人,快让我见识见识。’屠奉三快马加鞭,穿林过野,不一会到达小谷东南方一处密林外。


    屠奉三穿林而入,十多丈已是路不通行,原来长满荆棘杂草。
    屠奉三一跃下马,仔细审视附近的几棵大树。
    慕容战甩蹬下马,随着他团团转。
    屠奉三终有发现,道:‘就是这两棵树,看到吗?树身均被刮下一片树皮,成三角形。’慕容战点头表示看见。

    屠奉三从两棵树间走过,来到荆棘丛前,探手抓着棘丛,用力一拉,整丛荆棘竟应手移动,现出一条通路。

    慕容战明白过来,忍不住赞叹道:‘好计!’屠奉三欣然道:‘这是我收拾博惊雷后嘱手下开出来的,里面可藏二百兵马,由于郝长亨被迫撤走,所以这秘密该可瞒过敌人,慕容兄不用我教也该知如何利用此藏兵的好地方吧!’慕容战叹道:‘我恨不得现在立即天黑,可以大开杀戒。’屠奉三道:‘我们进去看清楚情况,立即赶回去如何?’慕容战道:‘屠兄是否对这一带的形势了如指掌?’屠奉三傲然道:‘这个当然,我从来不会糊里胡涂的做人。’慕容战道:‘若有屠兄配合我在集外作战,说不定我们能击溃孙恩的天师军。’屠奉三略一沉吟,道:‘此事回去再决定如何,别忘记我们的上头还有位红粉统帅。’慕容战点头失笑,领先进入荆棘林内去了。
    刘裕醒转过来,头痛欲裂,一时间茫然不知身在何处。


    好一会方弄清楚在车厢内,横躺座位上,盖上薄毛毡,随着路面的凹凸不平马车颠簸抛掷。
    他想坐起来,偏是全身酸软无力,没法办到,令他生出落难的感觉。
    明显是有人从路旁把他救起来,且曾治理过他,给他换过衣服。
    厚背刀呢?刘裕闭上眼睛,调节呼吸,头疼立即逐渐舒缓,体内真气开始凝聚,耳目也回复几分平时的灵锐。
    马车前后均有密集的蹄音,粗略估计,这车马队的骑士该在百人之间。
    在他昏倒前已抵达淮水,置身于淮水北岸著名的淮广驿道,只要沿驿道东行,一天时间可以到达位于淮水上游的广陵。依他昏迷前的记忆,救起自己的人该是沿驿道朝广陵的方向进发。


    自己究竟昏迷了多久?刘裕猛一发力,坐了起来。
    一阵天旋地转,害得刘裕差点横躺下去。
    耳边传来呼叫声。
    刘裕勉力睁开双目,发觉自己坐在车窗旁,车窗外与马车并排而驰的骑士见到他醒过来,忙知会其它人。
    刘裕往后排座位瞧去,厚背刀和小背囊安然无恙的放在座位上,登时心神大定,晓得救起他的是友非敌,又或至少是好心肠的人,否则绝不会把他的兵器放于探手可取之处。


    不知是否接到命令,驾车的御者大声叱喝,收缰勒马。
    蹄声放缓,马车慢慢地停下来。
    刘裕的脑筋逐渐回复清明,只是脑袋仍隐隐作痛,浑身乏力,关节处像被针戳般难受。


    马车停定。
    一骑来到车窗旁,刘裕往对方望去,来人身穿武士服,年纪在三十许间,长得相貌堂堂,宽脸孔颧圆鼻高,令人生他高高在上的感觉,不过此时他对刘裕的态度仍算友善,微笑道:‘刘大人醒来哩!’刘裕愕然道:‘请问兄台高姓大名,怎会认识我刘裕呢?’那人欣然道:‘本人王上颜,乃扬州知州事护国公的家将,当然认识于淝水之战立下大功的刘大人。听说刘大人奉命到边荒打探消息,不知因何会昏倒路旁?且负有严重内伤,更受风寒感染。幸好小姐精通医道,看来刘大人已好多哩!’刘裕的脑筋仍有点胡涂,心中暗念几遍扬州知州事护国公,仍弄不清楚是朝廷那位要人,忍不住脱口问道:‘护国公?’王上颜歉然道:‘我们的主子尚是刚往扬州赴任,同时被封为护国公,难怪刘大人没有听过。’正要说出他主子是谁之时,又低声道:‘小姐回头来哩!让她亲自向刘大人解说。’言罢催马而去,该是迎接他口中所说的小姐。


    刘裕也听到蹄音自远处驰来的响声,正思量王上颜口中的小姐是谁,王上颜的声音在马车门旁道:‘刘大人醒过来哩!精神不错,他的体质好得教人吃惊,不愧是玄帅看得起的人。’一把软绵绵温柔悦耳的女子声音娇呼道:‘好哩!人家不用那么担心了。’刘裕听得雄躯剧震,不能置信地狠狠盯着车门,听着那位小姐甩蹬下马的声音。


    竟然是她!
    这是没有可能的。
    究竟是天赐的缘分还是宿世的冤孽,他已弄不清楚。
    ‘依唉!’
    有人为小姐拉开车门。


    小姐的声音在门外道:‘我到车内和刘大人说话,可以继续赶路,明天该可抵达广陵。’说罢登上车厢。


    两人四目交投,刘裕心叫一声‘天呵!’,差点喜欢至重新昏迷过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