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16日星期三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八 :第十一章 难忘旧爱







当燕飞经过边城客栈,街上再没有行人,只有头扎金带的夜窝族,又或有可资识别帮派徽号的武士,戒严令已落实和执行,直至天明。待东方露出第一线曙光,夜窝族将还原为边民或各自隶属的帮会徒众,夜窝族并不存在于光天化日之下。

    外来人或许奇怪,可是边人早习以为常,边荒集正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地方。
    边城客栈被重重包围,搜索的行动进行得如火如荼。


    燕飞当然晓得为何会以边城客栈作第一个搜索目标,因为搜索大计是由他们在纪千千的营帐内构思出来,由方鸿生以总指挥的身分去执行。
    他把自己保持在陰神阳神交融的境界,神妙的感觉充盈于心灵的天地间,不断提升扩展。
    燕飞来到边城客栈大门前,守门的武士均向他致礼问好。
    从《参同契》他领悟到陰神和阳神的分别,大概言之,陰神等若识神,一般人平常的所思所感,均是识神用事;阳神在道家而言,指的是元神,深藏在心灵深处的某一处所,在识神的思感之外。只有当识神抛弃我执,返本归源,通过种种严格的修行,方可以接触到阳神。不过却要结下金丹,陰神阳神方可合为一体.燕飞并不清楚自己是否已结下金丹,只感到自己正在这条路上走着,且是走捷径,至于将来能否成仙成道,他丝毫不放在心上。


    风声骤响,一人从对街的屋顶跃落燕飞身旁,原来是‘贵利王’费二撇,他正在高处监视边城客栈的大规模搜索行动。
    燕飞刚准备进入客栈,只好止步,看着一脸凝重神色来到身旁的费正昌,打招呼道:‘费老板你好!’费正昌直趋他身前,沉声道:‘祝老大要缺席今晚的除妖行动。’燕飞皱眉道:‘没有他怎行?’


    费正昌道:‘我刚收到消息,祝老大练功出了岔子,性命危在旦夕,你伤得他哪么严重吗?’燕飞大感愕然,记起早前汉帮徒众投向他充满敌意的目光,心头一沉,摇头道:‘虽然不轻,却未致严重至如此程度,此事真的很奇怪。’费正昌叹道:‘际此风风雨雨的时刻,祝老大的事确为横生的枝节,令边荒集的未来更添不稳的变数。现在程大仙已赶去汉帮总坛,看看可否尽点人事。’燕飞皱眉道:‘会否是被人暗算呢?例如与屠奉三有关?’费正昌道:‘理应不关外人事,祝老大出问题时是在忠义堂内,周围有高手守卫,据说不见任何敌踪。第一个发现此事的是胡沛,当时祝老大仍神智清醒,着胡沛去寻大仙。’燕飞吁出一口气道:‘如此确应是练功练出问题,唉!’他感到一阵内疚!虽说祝老大是咎由自取,可是这两天他确曾用尽方法去反击祝老大,使他陷于风雨飘摇的不安情况.费正昌狠狠道:‘心情不好,是练功的大忌,祝老大是聪明人,怎会如此愚蠢?’这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燕飞道:‘我想去看看祝老大,费老板可否从中穿针引线?’费正昌道:‘明天我找大仙给你疏通一下,现在寻花妖的正事要紧.千千小姐刻下在古钟楼等待你,我们下一间要搜查的是西大街的格香珠驿店,若这裹没有结果,你可以在那处加入队伍。’格香珠驿店是北方胡人开设最有规模的旅馆,舆边城客栈齐名。通常各族旅人只入住本族人开设的旅馆,不过花妖既精通各族语言,大可扮作任何一族的人,入住他心目中的旅舍。


    燕飞朝边城客栈瞥上一眼,点头道:‘待会见!’说毕展开身法,朝夜窝子掠去。
    刘裕在荒寒的野地全速奔驰,循蹄印的痕迹追赶座骑.直追近十多里,蹄印忽然凌乱起来,且改变方向。
    刘裕心中泛起不祥的感觉,就近攀上一棵老树之巅,俯察远近。心忖若没有猜错,肯定可怜的马儿已被敌人射杀,适才见到的蹄印是它受惊下弄出来的。
    林原小丘在四方往地平线无垠处扩展,却见不到敌踪。
    刘裕在横杆处蹲下来,藏在枝叶茂密处,稍生出安全的感觉.此刻他需要的是冷静,好好思考眼前的异样形势。这本是他精心设置的陷阱,可是他反生出落入陷阱的感觉,对敌人的行动一无所知,绝对地落于下风和被动。


    马儿的失踪更是不吉的凶兆,若他不能把劣势扭转过来,明年今夜将是他的忌辰。
    燕飞进入钟楼议堂,纪千千正凭窗观看空荡无人的古钟场,神色苍茫。他直觉感到于此刻占据佳人思域的非是他燕飞,而是令她黯然离开建康的某君。
    这个想法令他感到懊丧。她的爱便像一把两边锋利的匕刃,既伤害她自己,也伤害他燕飞.连日来在她的魔力下,事实上他已逐渐淡忘久已过去的伤痛。可是今夜此刻见到她的神情,却使他似回到刚离开族人时的情景,踏足与世隔绝的无垠沙漠,伴着他只有炙热的焰阳和有如汪洋的滚烫黄沙,他既干渴亦一无所有。再没有家庭,没有朋友,天地间只剩下他孤独的一个人。
    纪千千终于察觉到他,别过俏脸,展现一个强颜欢笑的笑容,轻轻道:‘你来了啦!’燕飞差点要拔脚逃跑,有那么远跑那么远,跑到天之涯海之角,永远不要回来,永远不见到她。可是他当然不可以这么做,只可以在脑袋内让这念头打个转,亦可稍为减轻心中的愤怨。


    唉!为何爱情总是这么痛苦的!她一个表情已足可令自己魂断神伤,而他更清楚自己之所以不济至此,正因深陷情海,风浪稍急,立遭没顶之祸。
    忽然他发觉自己来到她香喷喷的娇躯旁,随她往窗外瞧去,整个夜窝子的店铺虽是关门停业,可是仍依指示燃着所有彩灯,份外显出夜夜笙歌的边荒圣地,当空无一人时是如何寂寞无聊,亦似在写照他此刻的心境。
    纪千千在他耳旁轻轻道:‘为何不说话呢?你有甚么心事?’燕飞很想说我是因你有心事才变得有心事,但当然不忍落井下石,于她满怀幽思之际再损她,深吸一口气道:‘再上两层便是边荒四景的另一景‘钟楼望远’,那是边荒集的最高点,拥有边荒集无敌的视野。’纪千千不由眼往下望,抛却所有心事似的雀跃道:‘上一层是大铜钟,竟还再可以更上一层楼吗?千千定要见识见识.’燕飞正要答话。


    ‘砰’!一朵烟花升上窗外西门大街的天空,爆出嫣红夺目的色光。
    在胡沛的陪同下,江文清和程苍古离开祝老大的卧室,回到内厅堂。


    胡沛向两人恭敬道:‘下面的兄弟仍未晓得老大出了事,下属该怎样处理呢?’程苍古上下打量他几眼,沉声道:‘你是老大的军师,对帮务比我熟悉,有甚么提议?’胡沛沉吟道:‘哪就得看老大是否有起色,若老大能于数天内复原,我们可推说老大闭关疗伤。可是假设老大短期内不会好转,际此多事之秋,我帮须有人暂代老大之职,以稳定军心。’他兜了一个圈子,无非是要探知江文清和程苍古是否有回天之术,因为如果两人高明至可‘起死回生’,他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卷铺盖远遁,一是再施辣手取祝老大之命。
    江文清往程苍古瞧去,后者脸露难色,显然不愿接祝老大之位。


    江文清暗叹一口气,心忖这叫变生肱肘,比屠奉三更难应付,向胡沛道:‘胡军师随便找个借口,让议会晓得祝叔不会参与今晚的行动,回来后我们再仔细商量。’胡沛心猜她是故意支开自己,好劝程苍古接替祝老大,显然他们并不看好祝老大的情况,暗中欢喜,装作忧心仲忡的领命去了。


    江文清与程苍古到厅心的桌子坐下,后者眉头深锁道:‘真奇怪!老祝确被燕飞所伤,但伤势尚未严重至运功疗伤也会走火入魔的地步。不过也很难说,自燕飞回来后,他事事不遂心,在如此心情下,练功最易出岔子。’江文清目光投往胡沛离开的厅门,道:‘胡沛是怎样的一个人?’程苍古道:‘他是汉帮的立帮功臣,当年老祝只是建康一个小帮会的老大,得大哥支持来边荒集打天下,我是后来奉大哥之命到这里助老祝扩展赌业.胡沛一直对老祝忠心耿耿,理该没有问题。’江文清双目寒芒忽闪,冷然道:‘此人很有城府,或许不如表面看来般简单,他更是第一个发现祝叔叔离奇出事的人,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们怎也要防他一手。’程苍古同意道:‘小心驶得万年船,不过若我暂代帮主之位,便不得不重用他。’江文清沉声道:‘让他当帮主又如何呢?我对祝叔叔不敢抱任何期望,恐怕大罗金仙也难救他一命,只看他能捱至甚么时候咽气吧!’


程苍古愕然道:‘你不是怀疑他有问题吗?’江文清从容道:‘目下边荒集最难坐的位子正是汉帮龙头老大的宝座,我们给胡沛两个选择,一是由他代祝叔叔主持汉帮,一是由我们大江帮把汉帮吞并,看他作何种选择?’程苍古不解道:‘若他作前一个选择,而他又确是有问题的人,岂非白白把汉帮拱手送给他。’江文清不屑的道:‘他何德何能?怎到他自把自为?我是要看他会否露出狐狸尾巴?有二叔和三叔在,立他或废他全在我们的掌握之中。’程苍古讶道:‘文清似是认定老祝的出事与他有关.’江文清双目杀机剧盛,道:‘祝叔叔虽然没法说话,可是刚才我以真气助他回醒片刻,他的眼神充满愤恨怨毒,到现在我仍忘不掉。且当时祝叔叔正要去钟楼赴会,怎会忽然练起功来,既不合情更不合理。胡沛可以瞒过任何人,却瞒不过我。若我不是见他在汉帮位高权重,没有证据而下手杀他会令人心不服,刚才已不容他活着离开.’程苍古道:‘若他真能以独特的手法造成老祝走火入魔似的伤势,此人武功将远超他装出来的身手,既是如此,不妨出手试探,即可得出眉目。’江文清现出一丝冷静的笑意,柔声道:‘在尚未摸清他的来龙去脉前,我们不宜轻举妄动,若他确是某方混入汉帮的奸细,他将有很大的利用价直。’程苍古呆看着她,心忖她比自己这老江湖更要厉害。难怪江海流放心由她率重兵到边荒集来,与堪称天下间最超卓的人物争雄斗胜。

    刘裕从枝叶茂密的藏身处居高临下监察远近动静.朔千黛的截击打乱了他的计划,在他离开边荒集之际,他已拟好了快马穿越边荒的路线和战略,而颖水在他的大计中尤为关键.可是朔千黛却令他因追逐战马偏离了原来的路线,如非马儿背负着他用以对付敌人的主要装备,他宁愿徒步也不会如此冒险追踪马儿。这个决定显然是个错误,马儿现在应已落入敌人之手,他也等若被人废去一半武功,再难以用他斥堠的伎俩舆敌人周旋,甚么惑敌、误敌、陷敌、杀敌的种种手段均无从施展,能保着小命已可还神作福,更休说要对付屠奉三。


    他忽然藏身树上,是把主动权争回手内的唯一方法,以静制动,看谁耐不住性子,敌人总不能无了期地等待下去,更怕他掉头逃返边荒集。
    想到这里,西南方出现敌踪,起始只是几个暗黑中的人影,接着似如幽灵集体从冥府闯上人间来,近百个身穿夜行衣的大汉,持着刀枪弩箭等攻击利器,分散地掩扑过来,在月色下的林木间,予人鬼影憧憧的恐怖感觉.刘裕心中唤娘,晓得给塑干黛的捣乱胡搞,令他落入敌人的包围网内,陷进最不愿面对的形势里.他原本的计划是借战马的脚力,边荒的辽阔,颖水的形势,种种装备法宝,摆脱敌人的拦截,把敌人甩到后方,那时只要敌人穷追不舍,他便有方法重重打击追兵。现在当然全行不通。


    他不敢动半个指头,头皮发麻地瞧着敌人在树下经过.忽然有人叫道:‘停!’脚下全是敌人,此时只要有一个人发现他的存在,肯定自己必死无疑。
    又有足音在东面传至,刘裕心中一震,晓得是另有大批敌人循他来路尾蹑而至。不由暗叫侥幸,如非他先一步察觉狂奔的马儿情况有变,及时就地躲藏,便会一头栽进敌人的罗网内。那时纵能脱身掉头,甩掉眼前的搜索者也只会给尾随的敌人截个正着,后门避虎,前门则进狼。
    东面来的敌人迅速接近,与停在树下的人会合。
    其中两个看来是头子的移到他藏身的大树下商议,其中一人讶道:‘菇大人竟没有截着那小子吗?’刘裕听得呆了一呆,天下间没有多少个姓‘菇’的人,他唯一知道是司马道子的心腹菇千秋,登时糊涂起来。


    姓菇的狠狠道:‘这小子非常机伶,不但懂得及时改道,还晓得以一匹空马愚弄我们,教我们只能杀掉一头畜牲。更奇怪是马儿载有各种下三槛的玩意,可用作摆脱追兵,似是早知到会被人追踪拦截的模样,事情非常可疑。越大人你们也扑了个空吗?’刘裕终于肯定下面说话的两个人,一是菇千秋,一是越牙,均是司马道子的人,而非屠奉三派来的手下。至于因何有此变异,他一时仍没法子想得通。不过至少晓得司马道子对边荒集亦正虎视眈眈。
    越牙叹道:‘我们可能已走失了他,当时他只要再走半里,我们便可以把他击杀,却不知如何竟会被他发觉.’刘裕倒怞一口凉气,再不敢怨怪朔千黛,反而要感激她。


    菇千秋冷然道:‘我们已在他到广陵的路上布下天罗地网,他愈往南走,愈难逃过我们的追捕,让他得意一时又如何?我们走!’刘裕头皮发麻地瞧着敌人没进南面林木的暗黑处,心叫不妙,若追踪他的是屠奉三一方的人,他愈近广陵便愈安全,眼前却是另一回事,因为南方亦是司马道子的地盘.不过他却丝毫不气馁,反振起斗志,跃落地面,蹑在敌人背后去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