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4日星期五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五:第二章 天意难测






谢安小心翼翼,亲自为宋悲风盖上被子,神色出奇地平静,可是房内各人无不感到他心内的悲痛。

    房内除燕飞外,尚有谢石、谢琰和刚赶回来的谢玄和刘裕,宋悲风受伤一事,震撼了整座谢府。梁定都和数十名家将,聚在房门外等待消息,人人心中悲愤莫名。
    谢安立在榻旁,凝望宋悲风苍白的睑容,忽地身子一阵摇晃。谢玄第一个把他扶着,接着是谢琰和谢石。


    谢琰悲切道:‘爹!’


    谢安勉强立好,摇头叹道:‘我还撑得下去。’谢玄沉声道:‘二叔请把此事交由我处理,二叔好好休息,千万以身体为重。’谢安露出心力交瘁的疲倦神态,略一点头,在谢玄眼色的示意下,谢石和谢琰一左一右把谢安扶出房外。


    谢玄凝立不动,呆看着重伤昏迷的宋悲风。燕飞和刘裕默立他身后,不敢出言打扰。房内的气氛沉重至今人难以忍受,两人均不晓得对方今趟对谢府的公然挑衅,会带来甚么后果?手握北府兵权的谢玄会如何应付?


    好半晌后,谢玄淡淡道:‘宋大叔该可康复过来!今次幸得燕兄弟冒死把大叔抢救回来,否则宋大叔不但必死无疑,此事还合成为悬案。’燕飞心中一痛,道:‘以宋老哥的剑术身法!突围逃走该没有问题,只因他为要救我,方会陷身重围里,被敌所乘。’谢玄仍背着两人,摇头道:‘敌人在暗我们在明!他们若是处心积虑对付大叔,大叔始终难逃一劫。今次燕兄弟因缘巧合下,鬼使神推的恢复功力!虽未能运用自如,却适足以救回大叔,此着大出敌人料外,更使他们不知虚实!阵脚大乱。’刘裕沉声道:‘哪用飞环者究竟是何方神圣?’谢玄缓缓转身,唇边飘出一丝泠若锋刃的笑意,负手举步,往房门走去,柔声道:‘小裕想知道吗?随我来吧!’刘裕和燕飞这对曾共历生死的战友你眼望我眼,均不明白谢玄这句话的真正含意。
    谢玄走到房门处,以梁定都为首挤满外厅的众家将人人目射仇恨和悲愤光芒!等待谢玄的指示。


    谢玄从容一笑,淡淡道:‘大叔的命该可以保下来,支遁大师正在来此途中,你们万勿为此事慌张,府内一切如常。有我谢玄在,自会为大叔讨回公道。’众家将全体下跪!齐声应是。
    谢玄喝道:‘起来!好好给我看着大叔。’
    说罢从家将让开的通路穿厅出门,来到回廊处。


    燕飞和刘裕追在他身后,隐隐感到谢玄不是空口说说哪么简单,而是要立即采取行动。这位击败符坚百万大军的无敌统帅!己因宋悲风之伤动了真怒。
    谢玄仍背负双手,步履稳定从容的朝西院方向走去。
    表面上谢府仍是那么平静宁和,雪溶后的园林充满春意生机,可是一股风暴却正在酝酿形成,没有人可以阻止。


    燕飞忍不住又问道:‘玄帅晓得用飞环的人是谁吗?’谢玄悠然道:‘当然晓得,哈!他们既敢以江湖的手法对付大叔,我就以江湖的手法来还击他,我要教他们知道,惹我们谢家的后果,是他们负担不起的。’两人满肚疑团的随他踏足中园的林间小径,朝西院举步。


    谢玄再没有说话,直抵西院松柏堂的大广场,十多名守在那里的是今趟随他回建康的亲兵,忙牵马迎上来。
    谢玄打出阻止的手势,神态悠闲的道:‘我和燕公子、刘副将到外面四处闲逛,不用乘马,你们也不用跟来,好好休息。’亲兵们领命去了。
    燕飞更是模不着头脑,照道理,以谢玄这个座镇前线的最高统帅!忽然返回京师!怎都该先向司马曜述职。


    谢玄和刘裕身穿常服,前者一派名士风采,后者衣饰像个侍卫随从,这样的装束打扮在建康是司空见惯,不会碍眼。
    燕飞尚是首次得睹谢玄的神采风范,他们虽非是初遇,不过哪时他处于昏迷状态,不知人事。谢玄在待人处事的态度上较为接近谢安,与谢石和谢琰的自重身份截然不同。谢琰更是正眼也没看过燕飞。显然因荒人的燕飞在他心中不值一文,只可供差遗之用。


    令燕飞最感惊奇的是,刘裕并没有因升官而变得趾高气扬,比以前神气,反是更为收藏内敛,表面看似乎是更谦虚有礼,但燕飞却清楚掌握到他在武功和个人修养两方面均大有精进,非再是边荒时的刘裕。能在短短数月内有如此巨大的变化,肥水之战予他的经验固是弥足珍贵,谢玄对他的指点和潜移默化更是功不可没。
    唯一没变的是刘裕和他过命的交情。当他知道燕飞的情况大有转变,从刘裕双目涌出的狂喜,是绝对装不出来的。


    谢玄领着两人沿御道朝宫城的方向悠然漫步。
    五里长的御道热闹繁华,车来人往,各忙其事,但对建康都城正默默进行的斗争,却茫然不觉。


    谢玄神态轻松,就像到某一酒楼午膳的神态,淡然自若道:‘若现在你们站在我的位置,会怎么办呢?’燕飞大感愕然,想不到谢玄有此一问?其语调则似一派闲话家常,亲切而没有拘束,比之谢安又是另一种今人心折的感觉。
    刘裕显是习以为常,瞥燕飞一眼,知道他不会抢在他前答话,毫不犹豫的道:‘玄帅明察,自踏出乌衣巷后,末将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现在敌人摆明是要置宋大叔于死地!如若成功,我们谢府将人人身处险境,建康亦顿成险地。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会召来精兵,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进驻石头城,再从容把府上家人撤走,我敢包保司马曜兄弟不敢哼半句话。’燕飞插入道:‘你可知桓玄已辞去大司马之职?’刘裕一震道:‘竟有此事?’


    谢玄显已得谢安告知此事,点头道:‘确有此事!’又别头深瞥刘裕一眼,微笑道:‘建康始终控制着江南最富庶的区域,北方诸郡虽为屏障,但因每次胡马南下,均首当其卫,故生产荒废,粮草不得不倚赖建康,比之荆州西控长江上游的形势又逊一筹。小裕必须谨记此点。’燕飞听得心中大讶。刘裕先前的话等若暗示谢玄起兵作反,对司马皇朝没有半分尊重。他敢说这些可招来杀头之罪的话,显然和谢玄关系密切,不怕谢玄出卖他或不高兴。


    而谢玄的答话更奇怪,似在对刘裕提点造反胜败的关键,照道理,若要推翻司马皇朝,该由他自己一手包办,刘裕此小小付将只能依附骥尾。
    无论如何,两人的对答己显示出谢玄对刘裕是另眼相看,悉心栽培。
    不过,谢家暂时确是后继无人,谢安谢石年事己高,另一的后辈谢琰又不是材料!若谢玄能在北府兵将中找到能者,对谢家自是有利无害。


    谢玄转入一条支道横衔,轻叹一口气,向燕飞微笑道:‘燕兄弟的情况离奇特殊,我也同意二叔的看法,燕兄弟是因祸得福。以燕兄弟的才情智慧,必可找出回复武功的方法,是可预期也。’刘裕欣然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对燕兄最有信心。’两人只知燕飞往独叟求医和之后的一段经历,对燕飞昏睡百天前的经历,他们仍是一无所知。


    燕飞苦笑道:‘对于恢复武功!我是想也不敢想。这句话完全没有夸大。因为我以前的功法如今全派不上用场,而我在这情况下的思路则仍只能依循旧有的方式;所以一旦刻意去想,体内异气依意而行,立出岔子。所以真是想也不敢想。’谢玄含笑别头瞧他,轻松的道:‘燕兄弟说得有趣,于此亦可见燕兄弟的胸怀。我有一句忠告,说到底,你前所未有的状况出自丹鼎之术,而道家专讲‘无为而无不为’之道,燕兄弟若能循此方向努力,必可有另一番成就。’刘裕点头道:‘有道理!’
    燕飞心中一动,忽然想起现正重归怀内由魏伯阳着的《参同契》,是谢安使人为宋悲风更衣疗伤时,在他身上发现,返回给燕飞的。此书正代表道家心法最高的精义,说不定对自己大有帮助。只是开首的‘乾坤者!易之门户!众卦之父母’。便似与自己现下的情形吻合,泥丸官是干门,丹田为坤户,不禁想得入神。


    谢玄忽然哑然失笑。两人不由朝他看去。
    谢玄笑道:‘战无常胜,故败也是常事……’他尚未说毕,刘裕已浑身剧震,大大出乎燕飞意料之外的,竟抢前伸手拦着他们去路,脸上现出既坚决并要豁了出去的神色,道:‘我们回头吧!只要玄帅肯点个头,我们拚死也要为玄帅攻下石头城。’燕飞心中暗叹,刘裕之所以斗胆拦路,皆因刘裕刚猜到谢玄要到哪里去,去干甚么事。而他则是冒死苦谏,希望谢玄改变主意,更希望谢玄起兵推翻司马皇朝,而不是以江湖手法去解决此事。


    以北府兵目下锋锐之盛,倘能攻占石头城,建康皇朝将不战而溃。
    谢玄轻拍刘裕肩头,微笑道:‘我们到一旁说话。’刘裕无奈垂手,与燕飞跟在仍是悠然自得的谢玄身后,转入一道横衔,眼前豁然开朗,石桥通津,联接起两边的沿河街道。一边是安静的小街,另一边是繁华的市河大街!桥拱隆起,环洞圆润,打破了单调的平坦空间。


    谢玄登上桥顶,两手抚栏,凝望桥下流水,叹道:‘我今次回来,一方面是想看看燕兄弟的情况,另一方面是因发觉司马曜兄弟愈来愈不像话。’刘裕看了在谢玄另一边的燕飞一眼,沉声道:‘玄帅今次回京,事前并没有得到朝廷的批准,司马曜兄弟肯定不满玄帅,既成此势,玄帅与朝廷再无善罢的可能性。既是如此,何不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借讨伐司马道子为名,把建康控制手中。届时不论谢玄要对付桓玄,又或挥军北伐,均可任意施为。’只听谢玄和刘裕以‘司马曜兄弟’来称呼南晋皇帝和司马道子,已知他们对司马皇朝全无敬意。事实上这趟谢玄不经请示,突然回京,且有精兵随行,而其实力足以威胁司马皇朝,更摆明谢玄对司马曜的不满。此亦为对司马曜兄弟排挤谢安的公然反击。


    燕飞心忖,换过自己是司马曜或司马道子,也惟有苦咽了这口气,绝不敢把谢安或谢玄逼上起兵作反的不归路。除非能一举击杀谢玄,使北府兵群龙无首,司马皇朝还有几分胜算,以后便要看司马道子的本事。看他能否抵得住北府兵将的报复。而他同时更要应付对皇位一向存有野心的桓玄。


    刘裕冒大不讳之罪要阻止谢玄以江湖手法去报复宋悲风遇袭一事,正因知道谢玄此行是要直接找敌人晦气,怕对方布下天罗地网!待谢玄踏入陷井。
    刘裕仍是燕飞在边荒时认识的刘裕,事事追求实际的成效,绝不畏缩,更没有妇人之仁。在这方面与拓跋硅非常接近。
    不过,他对谢玄的崇敬和情义,是发自真心,没有丝毫作伪,便如他和燕飞的交情。


    谢玄嘴角现出一丝苦涩的表情,语调却保持平静,淡淡道:‘今次如此向司马皇朝示威,已是我谢玄所能作出的极限。一天没得二叔同意,我也不会推翻司马氏的天下。此非是力有不逮,试问当今天下,除桓玄外,谁还敢与我谢玄争锋,若二叔肯振臂一呼,建康将不战而溃。对我谢玄来说,司马曜的宝座,亦唾手可得。’刘裕不解道:‘既是如此,玄帅为何仍要以身犯险?只要向安公痛陈利害,安公又是智慧通天的人,必可得他点头俯允。怎都胜过被敌人步步进逼,天天提心吊胆。’谢玄苦笑道:‘二叔肯定不会同意。’


    刘裕悲愤道:‘安公怎会是愚忠于司马曜的人。这昏君不但宠信奸贼司马道子,肥水之战后还立即加税,自己则挥霍无度,夜夜醇酒美人!不理朝政。推翻他只会大快人心!造福万民。’谢玄双目射出令人难解的伤感神色,轻柔的道:‘二叔当然不会是愚忠的人,可是他却不得不为大局着想。怕会便宜桓玄那个家伙。’直至此刻,燕飞仍没法插嘴。


    刘裕愕然道:‘建康既落入我们手上,桓玄凭甚么可奈何玄帅?’谢玄目光移上晴空,一字一字的缓缓道:‘凭的是无情难测的天意!’刘裕和燕飞两人听得你眼望我眼,完全不理解谢玄的话,不明白他为何扯上虚缈难测的老天爷。
    谢玄叹一口气,道:‘此事说来话长!更是我隐藏心内十多年的一个秘密,连刘牢之和何谦都不晓得。’刘、何两人是谢玄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将领,虽有主从之分,却亲如兄弟。假设谢玄在建康遇害,天王老子也挡不住两位北府猛将起兵复仇。而今谢玄此一秘密却连他们也要瞒着。


    燕飞道:‘若是秘密!玄帅不用说出来。’
    谢玄摇头道:‘现在我却有不吐不快的感觉,生死有命!二叔早看到我活不过四十五岁这个关口。’刘裕和燕飞听得心中狂震,怎也想不到谢玄说出来的秘密竟是这么一回事。


    刘裕剧震道:‘我虽然尊敬安公,可是相人之术,怎可尽信不疑,或者玄帅鸿福齐天,可渡此劫。’谢玄回复从容,微笑道:‘生死只是等闲之事!人人难逃此劫,早些迟些并不放在我心上。’燕飞皱眉道:‘这方面我们当然不能和安公相比。不过以我的看法,玄帅五官完美无瑕,乃我平生仅见,怎会是英年早逝的相格?’谢玄哑然失笑道:‘问题正出在这里。满招损,谦受益。绝对的完美本为‘十全相格’,但本身便是个缺陷!若能‘九全一缺’,又或‘九缺一全’,反为吉相。二叔曾批我在功业顶峰的一刻,正是祸之将至之时,证诸事实!二叔之言果然不爽。’刘裕道:‘即使安公的话属实的又是如何?我们就豁了出去,痛快淋漓地大干一场,管他老天爷怎么想?’谢玄微笑道:‘你并不明白家族的担子是多么沉重,更不明白为何我不肯掌握时机。不过终有一天你会明白,成功失败,岂在一时的得失。来吧!我要看看谁人敢拦阻我谢玄?看看谁敢挡我的九韶定音剑?’


   卷五:第一章 玄功初成         目录       卷五:第三章 自然之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