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4日星期五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五:第五章 扭转乾坤







谢玄和燕飞刚出寺门,一乘马车从车马道转入明日寺的外广场!在三十多名轩昂骑士簇拥下!迎向他们驶来。
    谢玄看得皱起眉头!不悦喝道:‘谁着你们来的?’带头的是谢琰,领着梁定都等一众谢府家将,见到两人安然无恙!人人现出如释重负的神情。
    谢琰笑道:‘大哥没事就好哩!你怎样怪责我也可以!我们谢家上下一心,全力支持大哥。’在谢玄、谢琰的一代!人人均称谢玄为大哥!以表示对他的尊敬。
    燕飞对谢琰没有甚么好感,避往一旁。


    谢玄哑然失笑道:‘你不顾自身安危的赶来增援,现在又不是在战场上!你偶然也可以违背军令。’谢琰瞥燕飞一眼,道:‘燕公子和大哥请上车!我们边行边说。’燕飞微笑道:‘我们何不找个地方喝杯喜酒,庆祝竺不归授首于玄帅剑下’谢玄点头,闲话家常的道:‘好主意!就往纪千千的雨坪台如何?’谢琰一震,朝燕飞再瞧来,此刻他才晓得竺不归落败身亡!心中翻起滔天巨浪。要知竺不归乃弥勒教坐第三把交椅的人物!而弥勒教在北方势力雄厚!即使在符坚全盛之时,也不敢对弥勒教轻举妄动,现在谢玄杀死竺不归,与弥勒教结下深仇,肯定后患无穷。
    兼之竺不归乃司马曜和司马道子特意从北方迎回来的上宾!谢玄如此不留情面!等若与司马氏皇朝公然决裂,后果更是难测。


    令他更不明白的是,谢玄和燕飞两人喜笑晏晏!神态轻松。际此建康随时爆发内战的时刻,还商量到那里去庆祝!教谢琰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燕飞目光扫过四周愈聚愈多的群众!心忖孙恩或许是其中一人,故此他们表现得愈轻松写意!愈教孙恩莫测高深。
    孙恩是北人眼中的南方第一高手,威名犹在‘九品高手’之上。若给他看出谢玄负伤,大有可能立即下手行刺,好令南晋陷入四分五裂的险恶形势。


    当下闻言笑道:‘我们恐怕要把高彦抬到雨坪合去!否则他怎肯罢休?’谢琰终找到话题!道:‘我们回府后再决定行止如何?’谢玄微笑道:‘好!立即打道回府!’
    在群众欢呼扰攘声中!马车开出。
    谢玄和燕飞坐在后排!前者目注窗外,默然不语。
    燕飞则百感交集!建康大胜后的繁华,实脆弱至经不起任何风雨。稳定与否全系于谢安和谢玄两叔侄身上。而由这一刻直至谢安离开,将是建康最凶险的时间!祸乱的种子已撒下!倘若司马氏皇朝一念之差!危机将演变成一发不可收拾的乱局。
    谢玄轻声道:‘燕兄弟是否看出我负伤?’


    燕飞轻轻道:‘是否与任遥有关?’


    谢玄苦笑道:‘他只是其中之一,令我负伤的是幕容垂,致使我压不住任遥寒毒的剑气;伤上加伤!至今末愈。竺不归武功的高强!亦出乎我意料之外,使我伤势加剧。唉!我现在最担心的不是司马道子!而是孙恩。他出现的时间如此关键!分明是想扰乱我的心神和布置!更代表他对建康如今的情况了如指掌!此事非常不妙。’燕飞向谢玄伸出左手!双目射出恳切的神色。
    谢玄凝望他片刻!伸手与他相握!在马车的颠簸中!两人闭上眼睛!真气在燕飞体内天然运转!自然而然输入谢玄体内,助他疗伤。


    好一会后,谢玄主动放开手!动容道:‘燕兄弟的内功乃至真至纯的先天真气,不合丝毫后天杂气,纯净至教人难以相信。’燕飞张开眼睛,迎上谢玄的目光!轻声道:‘玄帅内伤非常严重。’谢玄把目光重投窗外!轻吁一口气,淡淡道:‘得你之助!现在已好多哩!生死有命,甚么也不用放在心上。只希望燕兄弟不要把我的情况泄露于任何人,包括二叔在内。’燕飞心如铅坠的点头等应。
    谢玄思索道:‘在道家的角度来说,人在母体内出生前,胎儿口鼻呼吸之气断绝,全赖脐带送来养份,当时任督二脉贯通,先天之气回转任督天。出生后!后天之气从口鼻进入,与母体联系断绝,任督二脉逐渐封闭,至乎闭塞,再难吸收先天之气。先天真气虽仍充盈天地之间!却苦于无法吸摄。’燕飞知道谢玄在指点他!忙聚精会神俯首受教。


    他少有佩服一个人,可是,谢玄却在短时间内赢得他发自内心的尊敬。不仅因他的盖世的剑术!运筹帷幄的将帅大材,更因他高尚的品格和胸襟。


    谢玄续道:‘所以修道者修的无非是返本归源之道!先要打通任督二脉!以吸收天地精气!所谓‘夺天地之精华’!成为宇宙母体内的胎儿。可是吸收的能量也有高下之别!要看修道者本身的资质和修炼的方式!稍有差池,先天之气将变成后天凡俗之气,况且修练过程艰苦困难,所以修得先天之气者,万不得一,均成不可多得的高手宗师。’燕飞沉吟道:‘这是从道家的角度去看,若从玄帅的角度看又如何?’谢玄唇角露出一线好看的笑意!道:‘我的角度是易理的角度!易卦也有先后天之别,先天卦代表的是天地未判,万物处于蒙胧的情态,到先天卦转后天卦!为之‘扭转乾坤’!天地分明!万物依始,宇宙运转。从这角度去看!先天之气就是宇宙开始前至精至纯之气!存在于万物发生之前,混混沌沌!至精至纯,远非后天宇宙的所谓先天之气所能比。现在燕兄弟体内流动无有穷尽的异气,大有可能是先天宇宙的能量!那是一切物事最本源的力量,全发于自然。故与现时所有修炼之法相悖,致令燕兄弟无法以一般行气方法加以控制。故而我们修的只是假先天!但已非同小可!只有燕兄弟是先天中的先天。’燕飞点头道:‘玄帅的说法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对我有很大的启发,不过却怕玄帅高估了我。’谢玄微笑道:‘可惜我的说法是没法在短时间内证明!更不易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只能由你亲身去体会。己到家哩!’车队正驶进乌衣巷去,一切平静如常!似没有发生过任何事。


    坐在榻子上的高彦瞪大眼睛瞧着燕飞,坐到床沿来。
    燕飞洒然笑道:‘有甚么好看的?’


    高彦嚷道:‘究竟有什么事情发生在你身上,由昨晚开始失踪,现在忽然出现,整个人竟像焕然一新,比之在边荒集的燕飞,令人有更深不可测的感觉。’燕飞不理他叫嚷!轻描淡写的道:‘坐到榻子中央去,让我为你疗伤!看看能否明天起程到边荒集去?’高彦大喜道:‘我的娘!你竟然恢复了内功!难怪我熟悉的那个在边荒集打抱不平的燕飞又回来了。嘿!话说在前头!不见过纪千千,我是绝不肯死心回集的。’燕飞硬迫他坐到榻子中央!于他背后盘膝坐下!失笑道:‘我真不明白你,难道你认为自己可以今纪千千倾心吗?最后若落得带着单思症凄凉而回!又是何苦来由呢?’高彦气道:‘和你这种对女人没兴趣的人说这方面的事,等如对牛弹琴。你明白甚么呢?我从小便有一个梦想,就是要娶得最动人的女人为妻!纪千千会否倾情于我,我根本不会去考虑,因为至少我曾遇上过。明白吗?’燕飞苦笑道:‘你又能明白我多少?快给老子收摄心神!我立即要为你疗伤,若你今晚能走路坐船!便可以还你夙愿!见到纪千千!带路的是谢玄.’高彦欢呼一声!急道:‘还不立即下手治疗彦少爷我!’燕飞心中一阵温暖,自己终可以为高彦做点事。随着他双掌接上高彦背心!高彦体内的情况,立即纤亳毕露的展现在他心头!而从受伤的轻重位置,他几可在脑海里重演高彦当日在饺子馆遇袭的经过!那种感觉玄乎其玄,难以解释!只可用通灵作为解释。


    他不敢有任何一点‘蓄意而为’的举动,只隐隐守看泥九宫和丹田两大分别代表进阳火和退陰符的窍袕,体内先天真气自然运转,全身融融曳曳,说不出的平和宁美,充冲盈一种自给自足!不假外求的舒畅感觉。不由心中暗喜,晓得凭《参同契》开宗明义的两句话,已令他掌握行气的法门!是个非常好的开始。
    高彦催道;‘你在干甚么?为甚么还没有料子送过来。奥!’沛然莫测、至精至纯!或真如谢玄所猜测的来自宇宙本源,尚未扭转干前的天地能量,源源不绝地送入高彦的经脉里,高彦登时说不下去,乖乖闭上眼睛!行气运血。
    燕飞排除杂念!全心全意为高彦疗伤,再感觉不到时间的存在,他不但在医治高彦!同时也在感受和探索本身真气的功能和特性,正面的面对体内来自‘丹劫’的庞大能量!无为而无不为。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厢房外走廊足音响起,其位置、轻重、远近,浮现心湖,使他几可勾勒出刘裕的样子。他的脚步稳定有力,轻重如一!显示刘裕对本身充满自信!大有一往无前的气势!虽然他并非正与人动手!燕飞却清楚感觉到他无时不处在戒备的状态下,没有紧张和慌忙!只是一种无法言传、却是高手所独有的节奏。
    燕飞停止意守泥九和丹田两宫,真气收止,放下按在高彦背上双手,缓缓睁开眼睛!厢房一片昏暗!原来太阳刚好下山!不经不觉已为高彦进行了近两个多时辰的疗治!却没有真元损耗的疲倦感觉。


    高彦仍处于冥坐的状态!对外间发生的事物无知无觉。
    燕飞心忖,高彦正在行功的紧要关头!最好不要让人惊扰!这个想法刚在脑袋出现!他的人已从榻上飘起,行云流水的一个翻腾,落到厢房门口!刚好见到刘裕正要踏步进入厢房。
    刘褡见他突然现身,吓了一跳,止步呆瞪着他。


    燕飞趋前把他扯出去,来到四合院的游廊处,道:‘你不是据守石头城吗?为何会分身回来?’刘裕抓着他双肩道:‘玄帅没有说错,你果然恢复内功,且更胜从前。’燕飞欣然道:‘恢复内功尚言之过早!不过却有个很好的开始,你还未回答我的问题。’刘裕笑道:‘玄帅交给我的事,我当然办得妥妥贴贴。石头城己兵不血刃落入我们手上!守城的主将是司马道子的人!制着他便等若取得石头城的控制权,因为守兵的心都在玄帅的一边。玄帅使人来召我!说要请我参加今晚的庆功宴!顺道与你和高彦小子好好聚旧。唉!久别相逢!却直到此刻才能与你私下说话。我真的很高兴,有一段时间,我甚至希望你不会醒过来,如今则担忧尽去。’两人挨坐栏杆,相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燕飞道:‘玄帅在那里?’
    刘裕道:‘我刚见过他,他忙得要命,正安排明天与安公离开建康的事宜。听他讲,司马曜请出王坦之!三度到这里请安公入朝见驾!安公适才入宫去了。’燕飞呆道:‘这不是太冒险吗?若司马曜挺而走险!硬把安公软禁宫内,我们岂非缚手缚脚?’刘裕道:‘这方面我反同意玄帅的看法!司马曜兄弟绝不敢轻举妄动!石头城既落入我们手上!假若他们稍有异动!我们便可长驱直进!攻打宫城,司马曜的皇位立即不保。现在双方尚未撕破脸皮,我们进驻石头城后!还依足规矩向司马曜呈报情况,司马曜无奈下已颁今批准!变成我们是依皇令行事。’接着展出胜利的笑容,道:‘司马曜己经在让步!否则他会下旨召玄帅入宫!一旦玄帅进宫!立即定他违抗圣旨的大罪。现在司马曜只传召安公,正表示大家尚留转寰的余地。明天之后,是分裂还是团结!就要看司马曜兄弟如何对待建康的谢家。’燕飞可以想像,建康都城此刻在暗里进行的政治角力是如何激烈,更想到谢安和桓冲乃支持南晋稳定的两大栋梁。后者已逝!若司马曜敢对谢安不敬,国家立即分裂,谅司马曜兄弟暂时仍没这个胆量。


    想到这里,稍为安道:‘我有件事尚未告诉你!就是安玉睛并不是真的安玉睛,而是逍遥教的妖后青.’刘裕听得有点不知所云!燕飞再不隐瞒,把整件事情说将出来,包括在没有选择下吞掉丹劫的经过。
    刘裕听得目瞪口呆!想不到短短数日间!竟有这般惊心动魄的事发生在燕飞身上。


    燕飞最后道:‘逍遥教的人由上至下行事邪恶叵测,你要小心提防。至于丹劫的事,你可以转告玄帅!我并不想瞒他。’刘裕冷哼道:‘我才不怕他们!这几个月来,我的刀法得玄帅亲自提点!已非昔日吴下阿蒙!反恨不得有人来给我试刀。说到陰谋诡计,我大概不会差他们多少,自会见招拆招。’然后用心地看看他!沉声道:‘你现在究竟有没有与人动手的把握?’燕飞苦笑道:‘确是非常难说,最怕我积习难改,不能保持自然之法,那就糟糕。你有什么主意?’刘裕笑道:‘我只是想重温与老哥并肩作战的乐趣。既然你不宜动手,此事作罢。’燕飞猜到他是想除掉孙恩!正要说话,高彦从厢房一拐一跌的滚出来,见到两人方松一口气,拍着胸口道:‘还以为你们想撇下我私自去会纪千千呢,算你们吧!哈!刘裕你怎会在这里的!该是随玄师回来的吧!对吗?’刘裕惊异的瞧这他!道:‘又说你爬不起来,甚么私会纪千千!你是否仍病得糊里糊涂?’燕飞欣然道:这小子倒不是吹牛皮!玄帅安排的庆功宴,将于今夜在纪千千的雨坪台举行。’刘裕尚未有机会说话,梁定都一睑兴会的赶来,道:‘大少爷有请燕公子和刘副将。’又两眼上翻,强忍着笑道:‘高公子则请回房继续静养。’高彦怒道:‘去见你的大头鬼。’
    说罢领路先行!一副惟恐给撇下的情状!惹得作弄他的梁定都和燕刘两人不禁哄然大笑。


   卷五:第四章 以眼还眼          目录          卷五:第六章 大任临身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