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22日星期二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十:第十一章 最高统帅








燕飞在北门外以矮秃树干头为凳,坐着发呆,心中充满伤感。

    以百计的热心边民,在忙碌地清理战场,若不把死者埋葬,边荒集将会有疫症发生。联军战士则人人就地坐下,或挨着破墙,又或索性躺下,尽量争取休息的时间,因为另一场大战,将从南北两方席卷而来。
    终于有空间哩!唉!高彦死了。不!高彦该仍未死,因为我仍感觉到他,这是一种无以名之的灵觉,不能以常理解说的灵觉。


    刘裕也没有命丧于孙恩之手;因为刘裕是天下最擅观人的谢安提拔的谢家继承人,所以肯定不是短命鬼。希望谢安这趟没有失算吧。
    燕飞想到已离开边荒集的庞义和小诗等人,深深体会到战争的可怕,但也没有另一个游戏比此更刺激。


    他绝不可以输。
    纪千千悦耳的声音柔情似水的在他耳旁道:‘燕老大累透哩!’一种强烈至无法表达其万一的感觉,潮水般卷过燕飞心灵的大地,忽然间一切都清晰起来,就于此深陷于连场大战的一刻。
    当太阳落下去后,死亡将在前路上恭候不屈的战士,他再没有时间欺骗自己,骗自己对纪千千尚未情根深种。


    纪千千倾国倾城的玉容出现眼前,在这充满血污汗水的战场中,她像一朵不染污坭的莲花,高洁明丽,超然于仇恨和杀戮之外。
    纪千千是个离奇的人,打从第一眼见到她,令他早已古井不波的心湖生出圈圈涟漪,对她的感觉更随着与她日夕相处而愈趋强烈。从没有一刻,比于此生死血战后的一刻,他更需要她,更忍受不了没有她那虚虚荡荡的天地,他一直在克制着对这位佳人的热爱洪流,可是在时间无多下,再没有任何人力可以抵着早被冲崩的感情堤岸。


    纪千千察觉到甚么似的娇躯微颤,迎上他炽热深情的目光,似不晓得正被千百对目光默默注视般,举起纤手以指尖轻触他的脸庞,樱唇轻吐的悄声道:‘傻子终于不傻哩!’燕飞差点控制不住要把她拥入怀内的冲动,她是他在濒临绝境中的最大幸福,轻轻的一句话,比千言万语更使他明白双方间复杂微妙和深挚的感情,一种有会于心的喜悦在他心中激荡,同时更憎恨战争残忍不仁的破坏力。


    纪千千收回纤手,现出一个哀伤的神色,有点不愿启齿的道:‘千千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战争的可怕,短短的一段时间,一切都不同了,所有人们平时奉行不二的法规全被弃掉,每个人都要被迫撕下面皮,露出原始的野性,全力去打击对手。难怪干爹每次提起战争,总会变得悲伤失落。’燕飞问道:‘你有后悔吗?’
    纪千千平静答道:‘后悔?你忘记了我说过的话吗?不来才真的后悔呢?没有边荒集,没有燕飞,千千的生命怎称得上无缺?人生到世上来,注定要经历喜怒哀乐、生离死别,谁也不能身免。欢乐当然是人所渴求的,不过有喜便有悲,如此方可以使人全面深刻地去品尝生命的意义。千千失于建康,得于边荒集,你道人家会后悔吗?’燕飞心中一阵激动,在爱情上,纪千千是勇者,他却是懦夫!不过他终于醒觉,正要道出心中之情,屠奉三,慕容战和卓狂生朝他们走过来。忙把说到嘴边的话咽回去。


    三人神色凝重,看来不会有甚么好消息。
    瞧到他们三个人走在一起,燕飞生出古怪的感觉。深感如此情况,只会发生在边荒集,昨天的敌人,会成为今天的战友,反之亦然。
    纪千千以微笑迎接三人,道:‘你们当是有要事商量,千千还要回去照顾受伤的人,瞧瞧有甚么可以帮上手的地方。’说罢举步去了。
    卓狂生、慕容战、屠奉三和燕飞目送她进入西门内,方收拾心情交谈说话,气氛颇为异样。


    慕容战道:‘宋孟齐派人传回来消息,黄河帮的人聚集在颖水上游十里许处,以战船封锁河段,又备有大批战马,显然是为慕容垂的大军作的准备。宋孟齐说他会设法于入黑后突袭黄河帮,用尽办法拖延慕容垂的部队,令他们不能和天师军配合,而边荒集则要看我们哩!’屠奉三沉声道:‘现在我们的情况并不太坏,赫连勃勃丧师辱名,应再无颜留在这里,更很难向慕容垂作交待。兵力上的损失,顿使他势力转弱,因他还要为应付你的兄弟拓跋圭而头痛呢。’稍顿续道:‘至于郝长亨的二千战士,中了我反伏击之计,已伤亡惨重,暂时对边荒集没法构成任何威胁,所以现在的边荒集已全在我们的控制下。’卓狂生一对眼睛亮起来,道:‘假设宋孟齐真的可阻延慕容垂的大军,我们须应付的只是天师军,、我们便并非全无胜望。’燕飞苦笑道:‘我们面对的,或许并不单只是天师军,还可能有两湖帮的战船队,令我们没法主动出击。何况我们更有个致命的弱点,是各部队间缺乏一套人人清楚和可以奉行的指挥章法,更没有一个能指挥全局的最高统帅,面对有完善指挥系统的敌人大军,将难把力量发挥。说句难听点,我们只是一群乌合之众,能击败赫连勃勃纯属侥幸而已。’他这番话说中三人心事,大家沉默下来。


    卓狂生像忽然想起甚么似的,一震后道:‘实话实说,边荒集从不虞缺乏人材,甚至炼丹的也可以随便找来十来二十个能手。请恕我坦白,像屠老兄般便不但有统军的能力,在这方面更是经验丰富,唯一令人犹豫的地方,是屠老兄尚未在边荒集建立起做主帅的声望,恐难服众。’屠奉三苦笑道:‘大家确应坦白说出实话,因为再没有时间说好听的谎言。幸好我可以负起从旁辅助之责,我认为最有资格作统帅的是燕兄你,没有人会有异议。’慕容战比屠奉三熟悉卓狂生,道:‘卓老你是否另有人选。’卓狂生神秘兮兮的道:‘若没有这个人,确没人比小飞更适合坐这个位置。’三人愕然瞧着他,均猜不到他心中的人选是谁。


    假若卓狂生没有逍遥教的背景,他本来也是一个适当的人选。
    卓狂生微笑道:‘我们的纪美人又如何呢?’三人听得你眼望我眼,不知该如何答他。
    卓狂生豪气大发的道:‘边荒集从来是个妙想天开的地方,夜窝子、古钟场、钟楼议会只能在边荒集出现。我们的最高统帅当然也不能把外面那一套照奉宣科的搬进来。我们的纪美人自有她的一套,让我告诉你们吧!若不是她想到召唤夜窝族,与赫连勃勃之战尚不知鹿死谁手呢。她坦白地把边荒集的危机说出来,反赢得所有人的支持,没有一个人因而退缩。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的千千小姐已成为边荒集的象征,人人肯为她而战。她便是边荒集,边荒集便是她。’屠奉三一震道:‘老卓说得对,边荒集现在的情况肯定是集体领导的格局,谁人当统帅只有象征的意义,在如此情况下,没有人可以比千千小姐更适合。’慕容战朝燕飞瞧去,道:‘你怎么看?’


    燕飞明白慕容战的顾虑,若纪千千当上主帅,当形势转坏,她将不能先一步逃亡,因为这会导致联军的崩溃。
    他愿意将纪千千放到如此般的位置上吗?屠奉三一字一字毫不含糊的道:‘千千小姐若登上最高统帅之位,势将万众一心,人人奋战到底,如此我们还有几分胜望。我屠奉三首先在此向她宣誓效忠,战至最后一兵一卒,绝不退缩。’说出这番话,屠奉三整个人轻松起来,又生出从未试过的奇妙感觉,好像一生人直至这一刻,才破天荒第一次感情用事,只觉内心畅美至极点。在来边荒集前,若有人预测他会说这样的话,作这样的决定,他自己是第一个不会相信的人。
    燕飞、卓狂生和慕容战愕然瞧他,一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神态。


    屠奉三为自己打圆场道:‘只有置诸于死地而后生,我们方有机会渡过此劫,其它都是废话。’燕飞还有甚么话好说,长身而起道:‘休息够哩!让我们立即召开钟楼议会,好决定边荒集的命运。’江海流登上船桅上的望台,朝上游远眺,立即色变。
    那一段有问题的河段,水道收窄,两边崖岸逐渐高起,形成一个小水峡的形势,水流特别湍急。
    而在两边岸崖,各设十多组堆起如小山的檑木阵,一旦斩断系索,以千计檑木将会从高处抛入河水,他的战船将无路可逃。湍激冲奔的河水加上巨木,可造成的破坏是不堪想象的。


    江海流别无选择,立即发出全队后撤的命令。
    在此刻他终于生出悔意,恨自己没有听刘裕的忠告。
    孙恩这一手耍得非常高明,摆明是要逼他登岸决战,而他亦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冒险登岸,一是掉头返回大江去。
    他究竟该如何决定呢?
    当大江帮的战船掉头后撤,孙恩正在附近一处山头,好整以暇地观看整个过程。
    卢循恭敬地站在他身后。


    孙恩淡然笑道:‘江海流在南方确是个人材,大江帮在他的领导下搞得有声有色,若两帮公平决战,聂天还仍未可稳言必胜,至少在水战技术上,我是看高大江帮一线的。看看他们的战船调动得多么灵活,像十多尾生蹦活跳的鱼儿,纵然有罗网在手,想逮着他们仍非易事。’卢循谦虚的问道:‘天师弦外之音似是江海流终斗不过聂天还,徒儿愚鲁,有否揣摩错了天师的意思呢?’孙恩目送大江帮的战船往下游驶去,道:‘你没有听错,江海流和聂天还才智相若,武功就算不是旗鼓相当也所差无几。可是江海流却远及不上聂天还的深谋远虑,后者早在十多年前开始部署,今天终到了丰收的日子,江海流大限已至,希望他死前可以弄清楚自己在甚么地方出错吧!’卢循冷笑道:‘不过郝长亨却在边荒集吃了大亏,先给人识穿身分,又被屠奉三算中他的部署,损兵折将而回。’孙恩双目精光乍闪,沉声道:‘究竟发生了甚么事?以郝长亨的手腕,怎会陰沟裹翻船的,这岂不是打乱了我们的计划吗?’卢循道:‘徒儿今次来见天师,正是要向天师报告边荒集最新的形势。郝长亨之所以出漏子,问题发生于高彦身上,不知如何竟被他晓得慕容垂大军进犯边荒集的路线,还要把密藏的木筏烧掉,幸好神推鬼使下他邀尹清雅同行,尹清雅被迫下手杀他。由于两人一起离集之事并非秘密,郝长亨知纸包不住火,只好立即离开。’孙恩皱眉道:‘这与屠奉三有甚么关连?’


    卢循道:‘那是另一件事,屠奉三不知如何竟查出博惊雷是郝长亨的人,反过来利用博惊雷布下陷阱算计郝长亨,击垮了郝长亨的人马。’孙恩狠狠道:‘好一个屠奉三。’


    卢循道:‘边荒集形势失控,赫连勃勃与以燕飞为首的边荒集联军大火并,匈奴军差点儿全军覆没,赫连勃勃仅以身免,与数百残兵逃回北方。此役将对铁弗部匈奴和拓跋鲜卑的势力均衡有关键性的影响。’孙恩道:‘北方的事,留给慕容垂去头痛,拓跋圭若因此成功兼吞统万,对我们非是完全无利的。边荒集联军方面的伤亡如何呢?’卢循道:‘他们只折损三百多人,在如此激烈的战斗里,这个数目真是奇迹,尤其面对的是能征惯战的铁弗部,赫连勃勃更非省油灯。从此点亦可见,能在边荒集站得住脚的,没有一个是浪得虚名之辈。’孙恩微笑道:‘小循怕我轻敌吗?’


    卢循暗吃一惊,慌忙道:‘徒儿怎敢,只是以事论事。现在边民已逃得七七八八,余下者不过万人,但均是冥顽不灵的死硬派,加上联军,总人数在万五至万八人间,其中三千许是老弱妇孺,不过若其它人全投入战斗,仍有一定的反抗能力。’孙恩道:‘边荒集粮食储备的情况如何呢?’卢循道:‘边荒集一向储备大批粮食,各帮会有独立的粮仓,现时走了这么多人,粮食供应方面在短期内肯定不会出问题。’孙恩叹道:‘我们最不希望见到的情况终于出现哩!一盘散沙的边荒集竟然会团结起来。边荒集虽无险可恃,却是天下物资最丰盛的地方,要兵器有兵器,要战马有战马,今夜之战会是一场硬仗。’卢循道:‘可是他们却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缺乏一个能领导各帮势力的领袖,各部队间的调配更是严重的问题。坦白说,打死我也不相信像屠奉三、燕飞、慕容战和拓跋仪这些人能合作无间、生死与共。只要我们能利用他们的缺失,在前后夹攻下,将可以令他们进退失据,疲于奔命。’


孙恩点头道:‘小循的分析正说中他们的要害,不枉我的苦心栽培。战争并非一般江湖武斗,不论他们如何悍勇善战,遇上曾受过严格战术训练的部队,始终是乌合之众。他们更想不到的是两湖帮竟会倾巢而来,只要我们能控制颖水,他们这一仗便要输个一败涂地,大罗金仙也没法挽回此劣势,何况只是区区一个小燕飞。哼!’卢循一呆道:‘我还以为天师会像对任遥般,一并把聂天还和郝长亨除去。’孙恩哑然失笑道:‘聂天还怎同任遥,没有他找谁去牵制桓玄。我今次肯和聂天还平分边荒集的利益,是要助大他的声势。除去江海流,使桓玄和聂天还中间再无转圜余地。可是当建康落入我们天师道手上,聂天还在世的日子便将屈指可数了。’卢循叹服道:‘天师算无遗策,徒儿佩服至五体投地。’孙恩目光投往颖水下游尽处,道:‘在淝水之战前,谁猜得到此战后南北竟有这么大的转机,可知天命实属意于我们天师道。江海流以为可以弃舟登岸,从陆路攻击我们后方,岂知此着正是我刻意安排的,当他发觉他的好朋友在后方恭候,已是悔之晚矣。哈……’孙恩的长笑声直冲霄汉,在颖水两岸间来回激荡。

    孙恩张开双手,狂喝道:‘一个全新的时代已来临,以后的天下,将是我天师道的天下,再没有人能逆转天命的洪流。’



卷七:第十章 权力游戏         目录        卷七:第十二章 钟楼议会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