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10日星期四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七:第十三章 首名顾客







刘裕甩蹬下马,心中想着的却是今晚动程回南方,到北府兵根据地之一广陵见谢玄的事。愈接近建康一些儿,与王淡真的距离便缩减些许。只恨无缘相见,咫尺也可成天涯。不过感觉上总比被荒凉废弃的边荒所分隔好上一点。

    唉!自己是自寻烦恼,人家王姑娘只不过于道别时礼貌地展露笑容,当时她面对的且还有高彦那小子,因何自己却为此念念不忘?
    想虽是这么想,心中总觉得王淡真对他是有特别的印象,虽然更有可能是他一厢情愿的误会。
    换了是高彦,恐怕会抛开一切,想尽办法再去见王淡真一面。可惜他并不是高彦,绝不会因私废公。
    慕容战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道:‘刘兄不若与我们一道上去开会议,大家集思广益,为边荒集除去大害。’纪千千的花容出现在神思恍惚的刘裕眼前,道:‘是千千求慕容当家帮忙的,有刘大哥一起出主意,会大增成数。’慕容战点头道:‘千千的提议是好主意。只凭刘兄力退任遥的本领,肯定没有人敢持异议。’刘裕听到他不再唤‘千千小姐’而改叫‘千千’,显示两人的交往又迈进一步,心中也不知是何滋味。


    这种男女间事,恐怕老天爷都管不了,他可以作甚么呢?
    叹道:‘有燕飞列席,若太为难的话,我是否有份参予并不成问题。’他想到的是至少要离开十天,对付花妖的事自得交由燕飞去想办法。且他的情绪正陷于谷底,有种事事提不起劲的失落感觉。
    慕容战笑道:‘怎会有问题,这个薄面也不给我,还讲甚么团结合作。’刘裕推无可推下,随两人进入钟楼。
    拓跋仪来到刚成立不到两个时辰的刺客馆门外,看着封隔视线的屏风,心忖,换过是一般人,欠些勇气也不敢踏入屏风后半步。


    这扇屏风有的只是赶客的作用,与保密扯不上边儿。而恼人的是,附近不论店铺的伙计又或路过的闲人,无不在偷偷留意着刺客馆的情况,看谁会进去光顾。
    幸好他早有准备,把风帽拉下,遮着大半边脸孔,昂然而进。
    原本是布行的大堂再没有丝毫曾卖过布帛的遣痕,布帛全被搬走,墙上挂的是各种兵器强弓,营造出肃杀森严的慑人气氛。
    呈长方形的大堂被另一组八扇大屏风中分为二,看不见另一方的虚实,这边却放了一张大圆桌,团团围着十多张圆凳,仍有空荡荡的感觉。
    两名武士坐在桌子旁闲聊,见有人来光顾,有点意外地站起来打招呼,不过,他们显然没有做生意的经验,见到风帽遮面的拓跋仪,两对眼睛立即凶光闪闪,一派戒备的神情。


    拓跋仪缓缓揭开帽子,眼光扫过两人,淡淡道:‘我要见屠奉三。’两人也是跑惯江湖者,见到他的体态神气,自知应付不来,其中一人转入屏风后通报上头去了,另一人则招呼拓跋仪到桌前坐下,茶水则欠奉。
    拓跋仪正思忖屠奉三到边荒集来做这么一盘生意究竟有甚么作用,足音响起,一名汉子从屏风后走出来,在他对面坐下,冷冷地打量他,沉声道:‘本人陰奇,有甚么关照?和我说便成。阁下高姓大名?’对陰奇来说,已是尽量保持客气礼貌,可是说话的惯性,使人感到他较似盘问而非谈生意。


    拓跋仪漫不经心的道:‘屠奉三没有空吗?’陰奇在荆州一向横行惯了,谁敢当他只是屠奉三的手下,而眼前此人正有此倾向意味,登时光火道:‘我说过和我说便成,就是和我说便成!杀个把人有甚么大不了的!只看你是否付得起价钱。’拓跋仪从容道:‘对边荒集任何人来说,杀个把人绝非大事,不过我要请你们去对付的人,却怕非陰兄可以作主。’陰奇眼睛凶光大盛,缓缓道:‘说出来给我听听看,看我会否给吓得在裤裆内撒尿。’拓跋仪打量他半晌,双目神光电射,毫不退让地与他直视,平静的道:‘我究竟是否贵馆启业后的第一个顾客呢?若屠奉三想以这样的待客态度在边荒集创业,我劝他不如早点结业,免得浪费时间。’陰奇开始发觉拓跋仪非是寻常顾客,他外号镶有个‘狐’字,当然不是蠢人,沉吟片刻,终于退让,点头道:‘兄台总有名有姓,我可以给你通传,可是至少该让屠爷清楚,想见他的是甚么人吧?我也可以有个交待。’拓跋仪瞥一眼立在陰奇身后的两名武士,陰奇是老江湖,立即会意,着两人退下去。


    拓跋仪到两人远离屏风,方压低声音道:‘本人是拓跋族的拓跋仪,请陰兄知会屠老大。’陰奇一震下,有点难以相信的朝他直瞧,显是已清楚他是何方神圣。
    忽然站起来,道:‘拓跋兄请稍候片刻,敝主人立即便到。’看着陰奇消失在屏风后,拓跋仪不由想起刘裕,此人智计之高,确是生平仅见,既大胆又有创意,懂得于屠奉三尚未认识清楚边荒集的环境,阵脚未稳之际,祭出如此奇招,肯定教屠奉三进退两难。
    如若让此人他日成为北府兵的统帅,将会是拓跋圭的顽强对手,成为拓跋族统一南方的障碍。
    为大局设想,自己应否不念与燕飞从小建立的深厚交情,出卖刘裕呢?
    以屠奉三的作风,若晓得他此来是刘裕精心策划的陷阱,肯定可以轻易反过来用作置刘裕于死地。


    想到这里,他的一颗心不受控制地剧烈地跃动了几下,对他这种级数的高手来说,是绝对异常的情况。
    一人从屏风后转出来,只观其威慑众生、睥睨天下的气度,便知是屠奉三无疑。
    拓跋仪依礼貌站起来,互相见礼。
    坐下后,屠奉三双目深沉的打量他,淡淡道:‘现在只有我听得到拓跋兄的话,拓跋兄可以畅所欲言。不过我想先请拓跋兄解释两句,刚才因何忽然紧张起来。’拓跋仪心中暗凛,晓得对方高明至可听到自己心脏忽地急跳的声音。从而心生疑心,暗叫糟糕,现在即使自己决定不出卖燕飞,恐怕已把事情弄砸。
    钟楼会议正式举行。


    在议会方形的大堂裹,分两边排开八张太师椅,供有资格占席位的人入座。
    卓狂生的主持位设于面对正门的一端,附席者的位子置于八张太师椅之后。
    纪千千的来临,大大舒缓了紧张的气氛,人人争着与她说话招呼,像她才是正主儿哪样子。
    燕飞特别留心姬别,只见他见到纪千千的一刻,整个人发呆起来,好一会方回复平时的萧洒自如、谈笑风生的姿态。


    那位原七省巡捕方鸿图,仍是没法投入到边荒集最高权力的社交圈子去,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只有在见到纪千千时,眼睛始恢复些神采,稍有点‘神捕’的味儿。
    此时的古钟场由各路人马把守四方,不准任何人踏入半步,这是最有效的措施,以保会议可以在绝对保密的情况下进行。
    果然如慕容战保证的,没有人对刘裕的附席有异议。
    在卓狂生右边的依次是祝老大、慕容战、姬别和红子春;居左的是夏侯亭、呼雷方、费正昌和车廷。


    方鸿图、赫连勃勃坐在夏侯亭的一边,燕飞、纪千千和刘裕列席于祝老大等人身后。
    卓狂生正容道:‘今次召开钟楼会议,要对付的是曾肆虐北方,犯下无数凶案滢行的花妖,幸好,今天我们请得有多年追查花妖经验的方鸿图方总巡亲来解说,使我们擒捕花妖的成数大增。’祝老大眉头一皱,截断他道:‘为何尚未见长哈老大呢?’卓狂生朝费正昌瞧去,投以询问的目光。


    费正昌无奈摊手道:‘长哈老大确亲口答应我出席会议,不知他因何事迟到呢?’红子春道:‘换过任何人处身于他的情况,心情当然坏无可坏,我们不如一边商议,一边等他如何?’夏侯亭瞥燕飞一眼,道:‘同意!’别头朝方鸿图道:‘不如先请方老总详细分析花妖的作风手法,犯案的情况,有否特别的案例,又比如像长哈爱女遇害的情况,是否吻合花妖一贯的犯案手法?’众人纷纷点头,同意夏侯亭的提议。


    各人目光一时间全集中在有羊脸神捕之称的方鸿图身上。
    方鸿图待要说话,忽然机伶伶地打了个冷颤,人人都看呆了眼。
    赫连勃勃陰恻恻的笑道:‘方总巡不是害怕吧?’方鸿图深吸一口气,苦笑道:‘实不相瞒,每次当我记起花妖犯案现场的情况,都生出不寒而栗的感觉,实在太可怕哩!’纪千千同情的道:‘方老总不用心寒,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方老总刚到边荒集,花妖便来犯案,可知冥冥中自有主宰,是老天爷差方老总来帮助边荒集哩!’燕飞暗暗留意赫连勃勃,虽说人人都看纪千千看得目不转睛,可是赫连勃勃瞧纪千千的眼神,总比别人陰森邪恶。


    卓狂生道:‘方老总有话直说,便当是说书馆的第一台书话。’方鸿图有点惊魂甫定的点点头,道:‘我方鸿图自十五岁便在幸宁县当差,二十多年来见尽和缉破许多血案,可是却从未遇过像花妖般奸而后杀,以辣手摧花为乐的凶徒。’红子春点头道:‘神捕确是出身于幸宁县城,我也听人说过此事。’刘裕听红子春这么说,便知红子春也像自己般怀疑方鸿图的身分,因他若真是方鸿图这个查案经验丰富的人,没理由想想花妖也会打冷颤。不过现在他说得出自己出道的正确地点,便证明花妖的凶残可以令见惯那类场面的捕头也发抖。


    方鸿图待要说下去,忽然急剧蹄声从远而近,朝钟楼而来。
    人人听得你眼望我眼,于钟楼会议举行的神圣时刻,谁敢闯入禁地?把守的人怎肯放行?难道是长哈力行。
    卓狂生离座移到窗旁,看下去愕然道:‘祝老大,是你的兄弟。’祝老大一脸茫然的站起来,移到窗旁向下喝去道:‘发生甚么事?’有人高呼应道:‘不好哩!花妖又再犯案了。’众人同时色变。


    卷七:完


卷七:第十二章 钟楼议会        目录        卷八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