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10日星期四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七:第七章 坦诚合作







燕飞钻入帐内,郝长亨从沉思中惊醒过来,看着燕飞在对面坐下,道:‘她走啦?’燕飞生出完全捉摸不着此人的感觉,至少表面看来,他并不准备隐瞒与任青-的关系,又或因晓得隐瞒不了。

    燕飞微笑道:‘大家各忙各的,慕容当家等为花妖的事分头进行,务求尽快召开钟楼会议,千千小姐则与高彦等商量如何重金招聘壮丁,进行第一楼的重建大业,我进来却要看郝兄有甚么话说,或甚么都不说。’事实上他是给高彦硬迫进来的,若出帐后不能交待重托,定给高彦埋怨。


    郝长亨苦笑道:‘燕兄的话颇有欺瞒从严,坦白从宽的味儿。我们两湖帮确与逍遥教有点关系,昨夜我曾与逍遥后首次接触,看看能否合作对付大江帮。据我所知,江海流的女儿江文清已秘密抵达边荒集,此女不但武功过人,且奸狡如狐,若欺她是女流之辈,肯定要吃大亏。’燕飞皱眉道:‘你们两湖帮和逍遥教一南一北,风马牛不相及,怎会搭上关系?’郝长亨道:‘穿针引线者是天师道的徐道覆,我们与天师道一向在生意上往来密切,桓玄代桓冲出掌荆州,令我们双方更感到形势的险恶,均同意必须在边荒集找到立足的据点,以打通南北的贸易,冲破大江帮对我们的封锁,否则将是死路一条。’燕飞淡淡道:‘任遥和孙恩均是邪恶难测的人,郝兄竟想与他们合作,等若与虎谋皮。据我们听回来的消息,任遥更指使他的妖后来迷惑你,图谋借郝兄来控制两湖帮呢。’郝长亨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道:‘任她貌美如花,可是心如蛇蝎的女人我郝长亨怎会看得上眼?妄图玩弄爱情手段有如玩火,很容易惹火烧身。燕兄请相信我,我对燕兄或刘兄均全无敌意,至于谣传我们和黄河帮结盟的事,更是荒天下之大谬,极有可能是由逍遥教或天师道某一方面散播开来,迫我们与他们站于同一阵线,而事实上,我们要对付的只是大江帮。’燕飞道:‘即是说,贵帮有意取汉帮而代之,若循此形势发展,贵帮始终要和黄河帮合作,因为你们需要对方。’郝长亨叹道:‘若我们垄断南方的货运,燕兄以为桓玄和谢玄肯坐视不理吗?我们绝不会如此愚蠢。所以只希望一切依边荒集的规矩办事,所以我们和燕兄的目标是一致的,一切依旧,在这里再不存在帮与帮、国与国的分界,大家互比做生意赚钱的本事。’燕飞点头道:‘郝兄看得很透彻,请让我斗胆问一句话,贵帮最终的目标究竟是甚么呢?’郝长亨凝视他好半晌,沉声道:‘如非我真的希望与燕兄衷诚合作,互相扶持,绝不会回答这么一个问题。聂天还并不是孙恩,孙恩的野心是没有止境的,因为他视天下人如奴如仆,而直至今天,确没有人能奈他何。而论武功,他稳坐南方的第一把交椅,于‘外九品高手’榜上名列首位。’燕飞讶道:‘为何郝兄忽然扯起孙恩来说。’郝长亨双目精芒闪闪,整个人立即变得悍猛强横起来,却平静地道:‘因为他是最希望你成为边荒第一高手的人,那时他只要把你击败,一场仗便足可令他威名大振,省回他很多工夫。希望燕兄明白,我对你是很有用的,我晓得很多你不知道的事。’燕飞愈来愈感到郝长亨是个非常特别的人,说话有强大的说服力,不论所说的如何荒谬,你也容容易易便相信了。耸肩道。‘孙恩不是你的盟友吗?’郝长亨苦笑道:‘因为我怀疑已被他出卖,且是泥足深陷。于踏入边荒集的一刻,我再没法转身掉头走,只能尽我之力在此挣扎求存,而此正是我帮的情况,竭力去呼吸可以令我们继续生存的空气。在如此情况下,我们怎可能有甚么终极的目标呢?’燕飞沉吟片刻,皱眉道:‘郝兄的坦白,令我确信郝兄是有诚意的。可是边荒集放着这么多人,为何不另觅更佳的人选呢?刘裕与你肯定是敌非友。’郝长亨道:‘我需要的是一个或可胜过孙恩的人,其他人怎管用?听到‘孙恩’两个字,早吓得差点在裤档内撒尿。天下能与他对抗的人中,我最看好的是你燕飞。’燕飞哑然失笑道:‘郝兄勿要把我赞坏,我们好像并未交过手,你怎晓得我比得上孙恩?’郝长亨道:‘这并不是我一个人的看法,在到边荒集前,长亨遇上一位红颜知己,她向我指出,燕兄或许是能超越孙恩的人。’燕飞立即想到是安玉晴,却不愿问个明白,有种不欲晓得事实的古怪心态,道:‘有一件事我依然不解,贵帮为甚么忽然对边荒集生出兴趣?’郝长亨现出苦涩的表情,叹道:‘我们对边荒集一向有兴趣,从边荒集,我们不单可以赚取经费,还可以得到我们需要的战马和武器。可是碍于形势,以前只能透过第三者去做,边荒集早成为我们生存的主要命脉。幸好有淝水之战,不但令北方从统一变成分裂,更打破南方的团结局面。’稍顿续道:‘谢安离开京师,军政大权落人司马道子之手,与谢玄的北府兵、桓玄的荆州军分庭抗礼。孙恩更在海南蠢蠢欲动,这种混乱的形势,令我们生存的空间忽然扩大,只要我们能在这里立足,两湖帮将可以坚持下去,不让高门大族的苛政进人两湖半步。’燕飞发觉自己在开始相信他,点头道。‘我曾亲睹妖后任青-与卢循争夺两块宝玉,显然是敌非友。因何徐道覆反变成你们和任遥间穿针引线的人,任遥又可以给郝兄甚么好处呢?’郝长亨冷哼道:‘孙恩和任遥的关系,是近期方建立起来的,而将此两方拉拢起来的,很大可能是黄河帮。当我忽然发觉成为谣言的受害者,更肯定孙恩和任遥还有个针对边荒集的大陰谋。我与逍遥教的人见面是为谈生意,多交一个朋友,将增添一分应付大江帮的本钱。’此时纪千千的娇声在外面道:‘两位大爷还要谈多久呢?招聘的行动立即要开始哩!’燕飞应道:‘你们去办事吧!我随后来!’


    纪千千答应一声,与庞义、刘裕等人兴高采烈的去了。


    燕飞目光回到郝长亨处,沉声道:‘我们能够在那方面合作?只要大江帮和汉帮安份守己,我实无意与他们为敌。’郝长亨微笑道:‘大江帮我还应付得来,不用燕兄为我躁心。我希望与燕兄联手,是要应付桓玄和孙恩两个人,南方有甚么风吹草动,均瞒不过我们的耳目。亦只有这两个人,能令我生出戒惧。’燕飞叹道:‘郝兄的提议,确令我心动。不过,若尽信郝兄的话,是要冒很大的风险。’郝长亨欣然道:‘时间会证明一切,为我个人来说,真的希望能与燕兄交个朋友。顺带告诉燕兄一件事,桓玄已派出于‘外九品高手’中名列第三的屠奉三到边荒集来,此人惯以恐怖和威吓的手段遂其目的,手底很硬,绝不容易应付。’燕飞一呆道:‘屠奉三!’
    郝长亨待要说话,爆竹声从东大街处传来,听得两人面面相觑,不明白发生了甚么事。


    爆竹隆隆声中,屠奉三亲手扯下蒙着横匾的锦布,现出‘刺客馆’三个金漆大宇,笔势苍劲有力,先不理其中的涵义,本身便像张牙舞爪的猛兽。
    两大串爆竹分垂入口左右,随着激烈的爆响、烟火飞屑直送上边荒集的上空,登时惹得远近集民争着来看热闹。人人瞧得一头雾水,不明白东大街著名的大布行,为何忽然变成刺客馆。而刺客馆更是边荒集从未有过的行业,教人难以想像它可以提供甚么形式的服务,如何可以赚取荒人的钱。
    不过只要看看屠奉三、博惊雷、陰奇和三十多名武装大汉的体型外貌,便知开刺客馆者无一是善男信女,所以,看热闹的人虽挤得对街水泄不通,却没有人敢上前询问,更不要说干涉其开馆仪式。


    屠奉三傲立门外,抱拳施礼,笑道:‘多谢各位乡亲父老到来观礼,本人荆州屠奉三,在此诚致谢忱!’‘屠奉三’的大名甫出口,闹哄哄的大街倏地静下来,数百名围观者似是首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要知南方武林,有‘九品高手’和‘外九品高手’之分,而外九品比九品高手更受武人的尊敬,原因在外九品高手只论实力,不论门第出身。外九品高手的声誉是打回来的,在外九品的九大高手中,屠奉三排名第三,仅次于‘天师’孙恩和两湖帮龙头老大聂天还之下,从而可知屠奉三在南方武林的地位。
    现在此赫赫有名的高手竟现身边荒集,还以闪电之势设馆放业,肯定会带来一番风雨,令已是多事的边荒集更添不明朗的变数。


    尤使人生惧者,是屠奉三一向奉行顺我者生、逆我者亡的铁腕手段。他的大名说出来可止小儿夜啼,如此这般的一个人,自然教人心生寒意。
    屠奉三此刻却出奇地客气有礼,欣然道:‘今趟屠某不远千里到边荒集来,是要为大家提供刺客杀手的服务。倘若有人违反边荒集的道义和规矩,而阁下又付得起价钱,不理对方势力如何庞大,声名如何显赫,武功如何强横,我们收得你的钱,那个人三天内将难逃死劫,否则原银双倍奉还,且一切保密,绝不会留下手尾。’众人闻言齐声哗叫,议论纷纷。


    事实上,聘请杀手刺客对付仇家,在边荒集是无日无之的事。却从没有人敢公然以此为业。更遑论有人敢声称对付边荒集内的任何人。所以只要刺客馆没有倒闭,它的存在足使人人自危,不知会否成为刺客馆的暗杀目标。
    有好事者高叫道:‘杀一个人要多少钱?’
    路过的马车骑士均放缓下来,看究竟发生何事?
    屠奉三好整以暇的道:‘价钱面议!首先要交的是一两黄金的调查费,确证对方是有违江湖道义,方会与阁下商讨细节。’众人登时发出一阵嘘声,一两黄金可不是一般人出得起的价钱。刺客馆征收的调查费,是未见官先打三百大板,立即令很多跃跃欲试者放弃光顾的念头。


    闻风而至者愈聚愈多,包括各帮派势力的探子,屠奉三在边荒集成立的刺客馆,已一炮而红,轰动全集。
    忽然有人嚷道:‘若老子付了钱,你的馆子却给人连根挑了,老子岂非要白赔钱?’好事者纷纷附和,闹得不可开交之际,屠奉三冷哼一声,立即震得人人耳鼓鸣叫,不由肃静下来。


    屠奉三晓得,此着已震慑众人,从容笑道:‘买卖总有风险的,天下间岂有包保不赔钱的交易。我屠奉三拿命来赚你的钱,一买一卖,天公地道。’就于此时,一辆马车突然驶至,驾车的大汉故意把马鞭在头上舞得呼啸作响,打在马股上时却是轻轻一拂,与先前的力道毫不协调,明眼人只看他的手法,便知他不但故意引人注目,且是不凡高手。
    在屠奉三旁的博惊雷和陰奇目露凶光,两人是老江湖,晓得是找喳子的来了。
    围观者见马车没有帮会的标志,驾车者又是生面人,均大感刺激,又再起哄。
    边荒集这两天,确是好戏连场,昨天是边荒集第一名剑荣归边荒集,还带来秦淮河绝色纪千千,接着是公然挑战任遥,第一楼准备重建。现在则轮到名震南方,以狠辣著名的屠奉三,来开设刺客馆。


    照目前情况发展下去,谁都猜不到边荒集将来会变成何等模样。
    驾车大汉忽然勒马,马车倏然停在刺客馆的大门外。
    大汉一个侧翻,轻轻松松的落在马车旁,神态恭敬地拉开车门,大声道:‘屠爷请下车,已到达边荒集的刺客馆哩!’屠奉三神色不变,观者却感愕然!怎么会又来一个姓屠的,竟会这么巧,隐隐知道好戏还在后头。
    只是驾车大汉的身手,已足以令他在边荒集闯出名堂,而他只似是奴仆的身份,令人更对马车内的‘屠爷’生出好奇心。
    在万众期待下,一个满脸虬髯的颀长汉子,施施然步下马车,身穿黑色宽袍,一对眼,长而精灵,与他的粗豪外表绝不相佩,腰挂长剑,神态悠闲,丝毫不因自己成为众矢之的,而有半点不安。


    ‘砰’!


    大汉为他关上车门。
    这位屠爷像看不到屠奉三等人般,更似不晓得四周人山人海,迳自负手来到刺客馆门前,在距屠奉三等丈许处仰望书上刺客馆三宇的金漆招牌,心满意足地叹道:‘果然来对了地方,今趟有救哩!’声音虽沙哑低沉,却人人听得一字不漏。
    此语一出,登时惹起震街哄笑,大大冲淡剑拔弩张的气氛。
    被称为屠爷的左顾右盼,喝道:‘本人屠奉二,谁是这甚么娘的刺客馆的老板?’哄笑再起,气氛立即炽热起来。最糊涂的人都知道是踢馆子的来了,奇怪的是,敢来捋虎须者不但非是边荒集的名人,且没有人见过或听闻过。


    屠奉三双目杀机大盛,神色仍然平静,淡淡道:‘敝馆从来不和藏头露尾的人作交易。’屠奉二讶然向屠奉三瞧去,毫不客气地由头看到落脚,不解道:‘依边荒集的规矩,英雄莫问出处,若贵馆要对每一个来光顾的大客小客寻根究底,不是自己先坏了边荒集的规矩吗?好吧!你开个价钱出来,让我们目睹你这个坏了边荒集规矩的人当众自尽。’博惊雷首先按捺不住,怒喝道。‘找死!’
    两把巨斧早来到手上,车轮般转动,随其前扑之势,照头照脸往哪甚么屠奉二劈去,带起的劲气,吹得屠奉二和驾车大汉衣衫拂动,声势惊人至极点。
    任谁都以为屠奉二的话说得这么硬,必会正面反击,岂知屠奉二竟惊呼一声,转头一把拉开车门,竟躲了进去。


    在众人目瞪口呆下,一枝铁棍从车窗标出来,驾车大汉接个正着,毫不停留地使出重重棍影,迎击博惊雷。
    屠奉三立即露出警惕的神色,这个捣乱者‘屠奉二’的动作,有如行云流水,把连串费时复杂的动作在刹那间完成,已充分显示出实力,亦使人感到莫测高深,不知他想搞甚么鬼。


    ‘当’!


    铁棍终砸上巨斧,正面交锋。


卷七:第六章 有危有机        目录       卷七:第八章 情人如梦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