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22日星期二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十:第八章 边荒之战







燕飞穿窗而出的一刻,对整个形势了然于胸,敌我均有胜算及失着,直到此刻双方仍未可以定得胜负谁属。

    关键处在于车廷和他的匈奴战士能否守稳小建康。
    赫连勃勃的计划可说是无懈可击,其目标是要在慕容垂和孙恩大军抵达前,先一步攻占边荒集,表面上是为慕容垂立下大功,事后更可推说因形势紧迫,不得不先下手为强,实际上却是借此战名扬天下,建立匈奴铁弗部的声威,并以此作筹码,争取多点在边荒集的利益。
    慕容垂正在利用赫连勃勃钳制拓跋圭的当儿,自不会因此与赫连勃勃反目,甚至会作个顺水人情,削减孙恩方面的利益以满足赫连勃勃,来个一举两得。对孙恩,慕容垂是不可能没有戒心。


    赫连勃勃首先散播谣言,指飞马会是慕容垂的走狗,既可转移视线,又可以制造边荒集的分裂,更导致人心惶惶,大批边民亡命边荒。待到屠奉三找他结盟,更坚定他先一步夺取边荒集的决心,遂召开钟楼议会,舆屠奉三约定于议会召开之际,由屠奉三歼灭飞马会。
    他与屠奉三结盟是不安好心,利用屠奉三令边荒集陷进混乱,不论其它帮会如何反应,他的部下只须保着小建康,等若以一把利刃刺入边荒集的心脏,瘫痪了边荒集的反抗力量。


    赫连勃勃又故意封锁边荒集北面的水陆交通,造成他的部队会从北面进攻边荒集的错觉,把飞马会的主力牵制在北门大街,既方便屠奉三的突袭,又可令飞马会没法从北门大街的入口攻打小建康。
    而事实上赫连勃勃真正进攻边荒集的主力大军,已转移往边荒集的西面,当屠奉三发动袭击时,他们将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突破北骑联的防御,攻入边荒集,除去所有反对他的势力,包括屠奉三这‘盟友’在内。


    若一切依他的意愿而行,赫连勃勃确有很大机会一战功成。
    边荒集并不像其它大城镇,集内并没有关防内城,四周更没有坚固的城墙,处于平野,唯一可以凭借只是颖水之险。这样一处无险可守之地,若赫连勃勃诡计得逞,趁屠奉三和飞马会展开巷战之际,率军从西面突袭,其它帮会的战士又被牵制在古钟场,在小建康的里应外合下,边荒集的反抗能力肯定被彻底瓦解,而他赫连勃勃将成为主宰边荒集的人,整个边荒集任他渔肉。
    幸好老天爷并没有尽如他的所愿,而他更低估了对手。
    第一个发现他有问题的是屠奉三,令他开始怀疑他的真正身分,最后达致屠奉三反叛盟约,投向燕飞的一方。


    第二个是郝长亨,晓得情况不妥后,借机向燕飞泄露屠奉三密会赫连勃勃的事,原意是借刀杀人,却因高彦之事心知纸包不住火,立即躲藏起来,不单令红子春看清楚他在利用自己,更被燕飞猜到屠奉三的手下裹有他安插的奸细,可说是偷鸡不着反蚀把米。
    更出乎赫连勃勃意料之外的是卓狂生的‘弃暗投明’,催生出整个边荒集的团结。现在只要能铲除小建康的心腹之患,边荒集的联军,便可以集中全力,应付赫连勃勃的侵袭。
    所有这些念头电光石火般闪过燕飞的脑海,他已足尖点地,疾如离弦劲射的利箭般往布阵于广场东北角的匈奴战士投去。


    漫天箭矢迎头照脸的朝他射来。
    燕飞蝶恋花出鞘,心神提升至前所未有空灵剔透的境界,金丹大法全力施为。
    若不能使匈奴帮阵势大乱,北骑联和羌帮的联军将无法发挥全力,攻入防守森严的小建康。
    燕飞穿窗而出的一刻,议堂内所有人全站起来。
    纪千千更是心头一阵激荡,燕飞的决断与不顾己身安危英雄了得的行为,深深地打动她。
    慕容战的声音传入她耳内道:‘呼雷老大,小建康交给你,我要立即去找陰奇。’纪千千朝他瞧去时,刚好看到他的背影消失在窗外。
    红子春、费正昌、姬别、程苍古等纷纷穿窗而去,人人都是老江湖,际此生死决于一线的紧张时刻,各人不待吩咐便去做自己最应该做的事。
    最后议堂内剩下卓狂生、纪千千和小轲,后者定过神来也一声请罪从石阶急奔离开。


    卓狂生出奇地冷静,向纪千千微笑道:‘望远台是观战的最佳点,请千千小姐移驾!’纪千千欣然点头。
    卓狂生满足地叹道:‘我一生人从未试过像这刻般轻松,即使过不了今晚,已感此生无憾。边荒集好应该就像目前这样子,超然于各方私利之上,一切以边荒集的自由为最神圣的目标,大家团结在一起,为边荒集的共同利益奋斗,使边荒集成为天下独一无二的乐土。千千小姐请。’纪千千举步朝石阶走去,钟楼外的世界早被喊杀的声音填满。


    蹄声从颖水一方轰天动地的传过来,战号同时响起。
    拓跋仪大喝道:‘绊马索。’
    准备就绪的飞马会战士,立即应命而行。由二人一组各负责十条绊马索,就以只剩下连根的小截秃树干为绑索的基柱,百多组人迅速结起广披边荒集外西北面平野的绊马索阵。


    事实上拓跋仪并没有想过赫连勃勃的主力军会从西面攻来,只因怕北面的敌人绕过石车阵改从西面进击,而绊马索阵又是最便宜方便兼可速成的阻截敌骑进攻之法,故一不做二不休,将边荒集的西北外围化为绊马索阵,倘若敌人是从这几个方向攻来,均会被马索阻截及重创。


    在楼房顶高处的箭手固是弯弓搭箭,在地面蓄势以待的大批箭手则从北门拥出,恭候敌人大驾,不论敌人兵力如何雄厚,若妄图以快骑强攻,在远射和绊马索的配合下,肯定损伤惨重。拓跋仪的高明处,正是待至最后一刻,当敌人发动全面进攻有进无退的关键时刻,方展开阵势迎敌,免得敌人及早发觉,先以刀盾步兵破阵。
    同一时间,北面丛林战号大作,冲出两队敌军,各约三百人,一队欲与从小建康开出,沿颖水而来的匈奴帮战士会合,另一队则在绕过石车阵后从西北角来攻。
    拓跋仪心神大定,晓得敌人已落入算中,他并不担心敌人从小建康攻入北门大街,因为夏侯亭早用石车把小建康和北门大街间的通路封闭。以匈奴帮的实力,能保住小建康已非常不错,根本没法突破他们的防线。


    更何况陰奇的五百荆州军,正集结于北门大街另一端,随时可作支持。
    敌骑在东北角出现,似仍未察觉绊马索的存在,全速杀至。
    拓跋仪一声令下,箭矢如骤雨般往敌骑射去。
    古钟场处杀声震天,似潮水般起落,残酷的战争,波翻浪涌的席卷边荒集,再没有帮会可以置身事外。


    慕容战策骑全速从夜窝子驰出来,高呼道:‘陰奇何在?’陰奇和五百手下正在北门大街和夜窝子交界处布阵集结,闻言知事不寻常,掠过来拉着他的马头,道:‘发生甚么事?原来是慕容当家。’慕容战尚是第一趟和他碰头,幸好早知他特异的长相,道:‘赫连勃勃的主力大军不是从北面而是从西面攻来,我们必须调军迎敌,迟恐不及。’陰奇当机立断,道:‘慕容当家先行一步,我们随后赶至。’慕容战心急如焚,见他全是步兵,点头叫了声‘好!’,策马去了。
    陰奇一声令下,五百精锐全体动员,追在慕容战马后而去。


    ‘叮!叮!叮!’


    箭矢碰上燕飞,立被燕飞绕身疾卷的剑芒激撞得倒射而回,反射入敌阵里,登时人仰马翻,匈奴战士一片混乱。
    如此厉害的剑术,匈奴战士虽然从未见过,却是早已听过,至此方知燕飞镇慑汉帮的雄风没有被夸大。
    ‘飕’的一声,燕飞在掠到匈奴帮阵前两丈许处,腾空而起,斜掠而上,只眨眼的工夫来到前排敌人的上方。
    长矛长刀,齐往燕飞砍刺。


    不过燕飞已知敌人阵脚大乱,他虽是铤而走险,却是在这样情况下的最佳战术,因为敌人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广场西面的联合部队处,绝没想过燕飞会从钟楼飞跃而下,当他们忙着弯弓搭箭之时,燕飞已迫至他们五丈之内,只须挡过第一轮劲箭,便可与敌人短兵相接,再多撑片刻光景,联军便可以赶来支持,以优势的兵力,逼得敌人退返小建康,再蹑着敌人尾巴杀过去。
    兵败如山倒,这样的情况下敌人将守不住小建康。
    每一个人都明白此点,问题是燕飞能否在如狼似虎的匈奴战士群中,捱至那一刻的来临。


    ‘呵’!广场西面杀声震天,千蹄齐发,联军全速杀至。
    眼前一亮。
    敌阵中跃起一人,左盾右刀,凌空迎上燕飞,欺燕飞要应付下方敌人,故采取以硬碰硬的招数,纵使未能当场击杀燕飞,也务要把他迫回阵外,那时纵骑冲刺,便可像潮水般把燕飞淹没。
    燕飞探脚疾点,脚尖正中往他斜刺而来的一支长矛,立生新力,改变方向,与对方凌空擦身而过。


    ‘砰’!来人刀劈空处,左手持着的盾牌却给燕飞的蝶恋花狠狠劈中。
    那人惨哼一声,全身如遭雷殛,就那么直堕下去,撞得下方骑士与他同时变作滚地葫芦,令已呈乱像的敌阵更添混乱,战马奔窜。
    燕飞没入一团剑光中,冲入敌阵内,尚未触地,又有两敌中剑堕马。
    燕飞滚落地上,避过刺来的两支长矛,同时剑势开展,刺马不刺人,五、六匹马中招后吃痛跳跃、左窜右突,登时影响到其它马匹,不少敌人被掀下马背,本像固若金汤的骑阵,终告阵脚大乱。


    ‘当’!燕飞从地上弹起来,挑开两把攻来的马刀,觑准其中一匹失去主人的战马,两个闪身后翻上马背,蝶恋花全力施展,首先左右开弓,以重手法硬把两敌劈下马背,就那么深入敌阵,挡者披靡。
    领头的呼雷方狂喝道:‘挡我者死!’
    羌帮和北骑联的一千战士暴潮般涌至,匈奴帮的战士那吃得消,登时往小建康方向败退。


    颜闯高呼道:‘停!’
    三百战士齐勒马缰,分成三排,横布颖水西岸,离小建康的出口只有千步之遥。
    当其手下战士人人大惑不解,目送早前从小建康驰出数约百人的匈奴帮战士消没在边荒集东北角的破败城墙后时,另一队盾箭手从小建康冲出,布阵迎敌,队形整齐,显然早有预备。
    颜闯暗呼好险,如非及时想到是敌人连消带打的诱敌之计,盲目冲上去,能有一半人生还已非常有运道。
    颖水上的战船全体进入备战状态,朝西岸靠近,舰上的箭手和投石机,蓄势待发。


    敌方号角声再起,匈奴帮的盾箭手退返小建康内去,令颜闯错失蹑尾追击敌人的机会。
    颜闯暗叹一口气,唯一希望是把守北门的飞马会能挡得住敌人的内外夹击。
    大喝道:‘兄弟们!弃马!’
    现在余下的唯一选择,是以步行的方式强攻小建康,那将是非常艰苦惨烈的一战。


    慕容战飞驰而入西大街,高呼道:‘随我来!’立于各制高点的鲜卑族战士纷纷跃下,与把守街道的同伙全追在慕容战马后,往北门狂奔。
    留守西大街的战士不到二百人,其主要作用非是要支持其它各区的战斗,而是要保护从其它各区跑到这裹来的妇女老弱。
    西北面杀声震天,果如慕容战所料的赫连勃勃以部分军力配合小建康的匈奴帮,待牵制了边荒集的联军后,乘虚而入,一举攻破西门,便可以强大集中的军力,攻陷边荒集。只没想过屠奉三会背弃盟约站到与他敌对的一方,更没想过他们从小轲得到情报,掌握到他主攻的路线。


    西门外的五十多名战士正人人头皮发麻地瞧着出现在秃木干区的敌人,敌势的强大,军容的完整,均使人大吃一惊。
    慕容战勒马一看,禁不住倒怞一口凉气。
    他是在战争中长大的人,见惯战场上的风浪,一眼瞧去,判断出对方人数不少于六千之众,分作六队,清一色的骑兵,旗帜飘扬,是一支配得起赫连勃勃身分地位,受过严格训练的精锐部队。


    慕容战再朝边荒集西北角望去,心下稍安,因为刚好看到拓跋仪的人粉碎了北面攻来敌人的第一轮攻势,遗下大批被绊倒的马儿和伤死的战士,往北面撤走。
    不过仍未足使他生出稳躁胜券的感觉,即使加上陰奇的五百战士,在其它人未能及时来援下,以七百人对抗赫连勃勃的六干精兵,只是螳臂挡车的行为。


    蹄声轰鸣。


    离西门只有三干多步的敌人不容他有喘息部署的机会,开始发动攻势。
    首先是左右两翼的先锋骑兵,分别朝南门和北门方向驰去,摆明是以优势兵力,把战线拉阔,令他们本已分散的兵力更趋薄弱。
    前锋中军则不徐不疾地朝没有任何障碍防线的西门正面逼至。
    后方三军,缓缓推进。
    陰奇此时领着手下,来至慕容战旁,大吃一惊,瞪目以对。
    纵可守稳西门,把守南门的数百羌帮战士如何拦得住敌军的冲击。
    何况敌人可以化整为零,从破墙攻入边荒集,那时西门的攻防战,将变得没有丝毫意义。


    慕容战的目光从远处的敌人,回归己方,终发觉广布西门外秃木干区以百计的绊马索,倏地生出希望。
    向陰奇道:‘这处交给你。’
    又大喝道:‘北骑联的勇士们,随我来!’
    一马当先,沿破墙往南驰去,二百战士,飞马紧随。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