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16日星期三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九:第五章 挣扎求存





当刘裕想到,若任青-是以这种令自己无法拒绝的方法杀死自己,他将死不瞑目。

    他并非没想过一刀割断她的咽喉,那亦方便得很,因为厚背刀正搁在他腿上,他的灵手肯定会办得妥妥贴贴,不过孙恩正在村内,如任青-说的,不管他乐意与否,他们必须同舟共济,希望可以登上安全的彼岸。至于上岸后是否继续打生打死,是未来的事。


    他又想到,逍遥教邪功异术层出不穷,说不定任青-有一种手法,可以刺激他身体的潜能,令他变成力大无穷的疯子,不顾生死的缠着孙恩,她便可以安然远遁。不过这一套必须在他没有戒心下施展,像现在般,他便有把握如发现不妥当,便和她来个同归于尽,即使他干不掉她,至少可以重创她。既有孙恩驾到,与亲手杀她并没有分别。
    任青-搂上他粗壮的脖子时,他的双手亦把她抱个结实,双掌按上她背心要害,只要略一吐劲,保证可送她归西。


    任青-的香唇,出乎他意料之外地寻上他的嘴巴,在他来不及抗议且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反对的要命时刻,把他封个结实,丁香暗吐,激烈缠绵,令他立时生出销魂蚀骨的迷人感觉。尤其在孙恩的死亡威胁下,于此最不适合的时间,与最不适合的美丽对手,进行此男女亲密的勾当,异乎寻常的刺激,顿令他忽然忘掉一切。
    任青-的热烈绝不是单纯的,他直觉感到其中柔集了她对任遥毕命的痛心和悲哀,与其说她是牺牲色相来迷惑他,不如说她是借此异常的行为,至乎可以说是藉向她不喜欢的男人献上香吻,以渲泄她心内的失落和悲伤。
    旋即生出另一种想法,因为任青-在第一轮的热吻后,舌尖开始送来一道接一道的真气,不但令他体内真气运转不息,更引导他的真气回输到她体内去,陰阳调和,循环不休,他的功力在迅速回复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时间。
    唇分。
    任青-娇喘细细的伏在他怀里,驯服如羔羊,香唇凑到他耳边轻柔地道:‘我在进来前,已抹掉地上的印迹,又仿你的足印弄出你逃往村外的布局,不过,以孙恩的高明,会很快发觉是我在弄鬼,随时会回头。’刘裕发觉自己差点忘掉孙恩,此刻得她提醒,有若从美梦中苏醒过来,回到危险冷酷的现实。


    不知如何,他的脑筋特别灵活,抱着她的双手紧了一紧,找到她的樱唇再尝一下,生出犯罪般的堕落块感,一手拿刀,另一手环着她的腰,从地上弹起来,低声道:‘我们来个礼尚往来,由我缠住他,你则觑准时机从旁突袭,由于他没想过我有同伙,更发梦也想不到那人还是你任大姐,我们至少有两、三成机会,总好过猎物般被他追捕。’任青-整个娇躯与他贴个结实,仰头看着他娇媚的道:‘你不怕我撇下你吗?’刘裕洒然道:‘也没有法子,一切看老天爷的旨意。’任青-欣喜的道:‘你长得不算好看,可是却非常有男性气概,令人向往不已。’刘裕听到最后一句,禁不住心中一荡,暗忖,女人或许是最奇怪的动物,竟会在这等生死迫于眉睫的时刻,还有空去计较男人是否好看。


    风声再近。


    刘裕轻拍她粉背,沉声道:‘去吧!’
    屠奉三从后门悄悄离开的当儿,燕飞和纪千千并骑从刺客馆大门外驰过。
    燕飞表面轻松自如,一副不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的神态,事实上却是心情复杂,诸般念头闪过脑海,身旁的美女、边荒集现时反复不安的形势、随时降临的兵灾人祸,结合而成一种非比寻常的感觉,与东大街愈聚愈多,正为花妖之亡而狂歌热舞的边民,形成强烈和不协调的对比,令欢乐蒙上不散的陰霾,未来再没有人能捉摸,包括他燕飞在内。自晓得屠奉三没有中计,他便感到落在下风,而赫连勃勃于一夜间冒起,成为边荒集的大英雄,更使他对未来失去把握,他彷佛已嗅到失败的气味,而他根本没有改变的能力。


    可怜,他还要把千头万绪的纷乱心思收拢起来,装出胸有成竹的样子,在此有若置身于怒海激流般、于任何一刻舟覆人亡的情况下,挣扎求生,直至一败涂地的时刻。对自己的生死他并不放在心上,唯一的愿望是能令纪千千主婢不受伤害,对于庞义等人又或拓跋族人,他们既身为荒人,便该勇敢地面对边荒的一切危机和凶险,这是每一个踏进边荒集的人该有的心理准备。对他而言,纪千千主婢的不同处,在于是他把她们带到边荒集来,他燕飞必须承担责任。


    纪千千勒马收缰,喜道:‘回到家哩!’


    燕飞随她转入堆满木料的重建场址,倏地发觉一人从庞义精制的大圆桌处站起来欢迎,两边尚有庞义和小诗。
    他朝纪千千瞧去,发觉她娇脸的血色褪得一滴不剩,香唇微颤,美眸透射出矛盾和复杂的神色。
    忽然间,他已知道等待他们的是甚么人。
    刘裕现身门口,瞧着孙恩掠至眼前,心神静如止水。


    孙恩仍是那副仙风道骨、超然于众生之上的神态,不单不似正追杀敌人,也不似在赶夜路,只像名士派的玄门高人,忽然动了夜游的雅兴,凑巧路经此地的安闲模样。
    由他袭杀任遥,击伤刘裕,至大破王国宝和任青-的联军,一直至目下般洒脱不羁的气度,彷如神仙中人。只观外表,绝联想不到他是南方本土世族的最高领袖,以道术把反对侨寓世族和司马皇朝的所有本土势力,联结在他天师道的大旗下,成为建康最大的威胁。
    可是刘裕偏偏晓得,眼前此君乃南方最可怕的人,谢安若去,南朝的团结将冰消瓦解,一直压制着孙恩的力量势将荡然无存,孙恩将变成一股有若从冥府释放出来的风暴,把建康的繁华摧毁。
    天师道不但挑战现存的政权,且是对以高门和佛教为主的文明的反动,其破坏力将非任何人可以想象。


    就在此刻,刘裕涌起一个奇异的想法,就是上天已注定他和孙恩是死敌,当中没有半点转寰的余地。如若今夜能侥幸保命逃生,只是他们斗争的一个起点。
    为求成功,他必须不择手段。
    而谢玄之所以挑他作继承人,正因他拥有谢玄欠缺的特质和性情,更兼他出身低层,没有名门大族的牵累顾忌。像任青-的提议,不论如何对谢玄有利,他也会断然拒绝,而他刘裕至少会详加考虑,至乎在此刻猛然作出决定。
    孙恩背负双手,从容移至他身前丈许外,定神打量他,微笑道:‘好胆色!体质更好得教本人大感意外,难怪谢玄看中你。’在临天明前的暗黑里,温柔的月色下,孙恩双目闪动着傲视众生、充盈智慧的异芒,似若洞察世情,再没有任何事可以瞒过他,难倒他。


    刘裕却晓得,这只是个错觉。至少孙恩并不知道朔千黛曾以内力助他疗伤在前,任青-以香舌渡气于后,更疏忽了任青-暗伺在旁。凡此种种,足证明孙恩不论道术武功如何高明,仍只如他般是人而不是神,只要是人,便有人的弱点和破绽,此一想法令他感到自己在踏足门口前所拟定的战略部署,有很大成功的机会。
    淡淡一笑道:‘我决意死战,是否也大出天师意料之外呢?’‘天师’孙恩嘴角现出一丝不屑的笑意,倏地扩展,变成仰天长笑,下一刻他已以奇异飘忽的步法,快至似若没有任何时间分隔般,出现刘裕前方五尺许近处,两袖拂来,一袖横扫他左耳际,另一袖照脸拂来,灵奇巧妙至全无半点雕琢斧凿之痕。


    刘裕顿然天旋地转,就像忽然迷失在时间和空间的迷宫里,失去置身位置环境的真实关系感,天地只剩下把他完全笼罩的袖影和劲气。
    刘裕心叫厉害,晓得对方的精神正锁紧和控制他的心神,令自己错觉丛生,不过他心志坚定至极,忙紧守心神,纯凭灵手的感觉,哪绝不会欺骗和背叛他。
    一刀劈出。
    袖影的幻象消去,变回攻来的双袖,而他又重新感觉到立在门间,厚背刀劈入两袖里,疾砍孙恩面门,完全是与敌偕亡的招数。
    孙恩冷哼一声,忽然变招,两袖缠上他的厚背刀,刀势立消,难作寸进。
    刘裕心叫不好,知道,如让孙恩袖劲吐实,自己肯定捱不起,当机立断,猛力怞刀。


    孙恩长笑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让我送你上路吧!’刘裕怞刀不动,孙恩可怕的真气沿刀暴潮激流般直裹而来。
    如此一个照面,便陷于完全挨打的局面,即使刘裕动手前对孙恩作出最高的估计,仍有点措手不及的窝囊感觉。
    幸好他尚有后着,毫不气馁,暴喝一声,弃刀疾退回屋内去。
    此着大出孙恩料外,‘咦’的一声,自恃艺高人胆大,毫不犹豫追入屋内去,同时生出提防之心。


    刘裕心忖,正怕你不追进来,退势加速,功聚宽背。
    厚背刀已落人手上的孙恩,见刘裕全力以后背往破屋危危欲塌的一条墙柱撞去,立明其意,须眉俱竖,怒道:‘好胆!’随手掷出厚背刀,往刘裕胸口飞插疾去,迅若电闪,是其全身功力所聚,实有能洞天穿地的惊人威势。
    当刘裕与任青-对峙的当儿,他已把所处的破屋摸通摸透,此为斥堠一贯的习惯,尽量利用环境以作躲藏或逃遁的方便,故想出此弄塌房子的大计,为任青-制造最佳的偷袭机会。最理想当然是干掉孙恩,纵然没那般理想,能伤他已可达到目的。不过却没想过,一个照面便被他夺去从不离身的厚背刀,更没想过自己的刀反成为自己最大的威胁。


    他的一对灵手有十足把握夹中厚背刀,却没半成把握抵得着被孙恩贯上全力的‘暗器’,最可恨是他不能往旁闪避,否则他的塌屋大计便要报销。
    人急智生下,背挂的刀鞘来到手上,双手前后紧握,迎往厚背刀,这不但是赌命,更要赌他的一对灵手,有否护主的能耐。
    ‘锵’!刘裕一对虎口同时爆裂,胸口如被重锤击中,狂喷鲜血。
    不过终接住孙恩本是必杀的一招。
    刀回鞘内,物归原主。


    ‘轰’!屋柱断折,由于有背囊护背,不虞会损及脊骨。
    本已摇摇欲坠的废屋塌下,尘屑漫空裹无数瓦片照头往孙恩压下去。
    刘裕像被刀送走般倒飞出屋外,姿势怪异,孙恩的‘赠刀之举’不但加速他倒撞的速度,亦使屋子塌得更有威势成效。
    孙恩狂喝一声,双袖飞舞,往上旋起,沙石碎木激溅,他的惊人劲气随双袖的挥卷像一把无形的钻子般破开往他塌下来的屋顶梁柱,腾升而起。
    刘裕面向仍在倾颓的破屋,心中祷告,若任青-要出手,此是唯一机会。
    孙恩不论掷刀又或破屋而出,均是全力旋为,又想不到有高手如任青-者窥伺在旁,其注意力更被倒塌下的沙石和冒起的烟尘分散蒙蔽,此时不突袭,更待何时。
    不过,若任青-已私下离开,当然一切休提。而他刘裕将难逃毒手,不论他如何自负,对着孙恩,只与螳臂挡车无异。


    他隐隐感到任青-不会弃他而去,至于这近乎盲目的信心是来自理性的考虑,还是因拥吻过而产生微妙的男女关系,连他自己都弄不清楚。
    ‘砰’!刘裕背脊撞在屋舍半塌的破墙处,往下滑堕。
    人影疾闪。
    在黎明前的暗黑里,任青-以快至肉眼难察的速度,从屋后的树丛射出,赶上刚从败木碎瓦脱身而出的孙恩,凌空相遇。
    孙恩显是猝不及防,不过他不负南方第一高手的威名,纵处于旧力刚消,新力未至的一刻,仍怒叱一声,双手生出万千袖影,勉强迎上任青.任青-尖叫道:‘妖道纳命来!’其双短刃爆开一团在月照下冰寒闪烁的电芒,破入孙恩的袖影里,完全是不顾自身,与敌偕亡的招武。


    ‘蓬’!刘裕贴墙滑坐野藤蔓生的泥地上,一时间忘掉身负的痛楚,忘掉像移了位般的五脏六腑,忘掉翻腾不休的气血,也忘了喘息,呆看着两人在两丈许的夜空作殊死激斗。
    袖风刃气交击之声急速爆响,两道人影错身而过。
    孙恩往村道方向落去,任青-则往他的方向凌空投至。


    刘裕睁大眼睛,只见任青-花容惨淡,散发飘飞,连美眸都闭起来,显然并没有讨得多大便宜,已负上颇重的伤势。
    刘裕心叫不妙,奋力弹起,再喷出一口鲜血,胸口翳痛消失,人也轻松起来。
    ‘锵’!刘裕拔出厚背刀,另一手把刀鞘挂到背后,贴地冲出。
    任青-在他上方掠过。
    孙恩悄落在塌屋前方。
    刘裕借塌屋的掩护遮藏,来到屋角位置。
    孙恩蓦地现形。
    刘裕二话不说,厚背刀全力击出,直搠孙恩心窝要害。


    孙恩明显受了伤,且真元损耗极巨,反应亦慢了一线,到刀锋及胸,始能作出反应,狂吼一声,两手从袖内探出,撮掌为刀,狠劈敌兵。
    ‘蓬’!‘蓬’!刘裕持刀的手像被千斤巨石连砸两记,震得他刀劲涣散,手臂酸麻,且失去准绳。


    一声怒哼,孙恩往后疾退,没入他左肩的刀锋进入寸许便告终止,挑起一块血肉。


    刘裕也被震得断线风筝般抛跌往后,几个踉跄,终于立稳。
    任青-在他旁摇摇欲跌。
    刘裕心知,此为救命时刻,一把搂着任青-纤腰,拔身而起,往荒村东面的密林投去。
    任青-清醒过来,仍是软弱无力,凑到他耳旁道:‘往颖水去,是我们唯一生路。’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