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16日星期三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九:第十章 透澈入微






高彦从北门出集,沿颖水北上,‘白雁’尹清雅不徐不疾追在他身后,神态轻松,任他竭尽全力,也无法把距离拉远少许,使一向自视身法高明的高彦,亦不得不心中佩服。

    对尹清雅他是愈看愈爱,此刻可偕美同行,去干一件轰天动地的大事,心中得意之情,可以想见。


    尹清雅忽然加速,与他并肩而行,蹙起秀眉嗔道:‘你这呆子究竟要带人家到哪里去呢?再不说出来,我掉头便走,以后不理睬你。’软语娇嗔,大有小夫妻耍花枪玩闹的情趣,高彦听得魂销意软,嗅吸着从她动人肉体传过来充盈建康青春的气息香泽,兴奋的道:‘小清雅稍安毋躁,今趟去的地方包保你刺激好玩,说了出来便失去意外惊喜的大乐趣。’尹清雅气鼓鼓道:‘你至少该说出到甚么地方去,郝大哥是不准人家离集的嘛!我虽不怕他,却怕他将来在师尊前进谗言,哪下趟好玩的事情便没有人家的分儿。’高彦呵呵笑道:‘事成后包保你的郝大哥不会怪责你,还要大大夸奖你。’尹清雅倏地止步。


    高彦立即超前五、六丈,终于投降地回头嚷道:‘我要到巫女丘原去,且必须速战速决,不容有失,快来吧!’尹清雅听得花容微变,乖乖的追在高彦背后去了。
    燕飞和刚下马的郝长亨在桌旁坐下,后者目光投向纪千千的睡帐,双目射出茫然神色。
    燕飞当然不会见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像纪千千如此可爱动人的绝色,谁能不生出爱慕之意?而对方见到自己从她帐内走出来,难免会兴起妒忌之念,故亦不加解释,更清楚此类事愈解释愈糟。


    郝长亨朝他瞧来,神色回复平常,微笑道:‘不知燕兄召我来此,有何赐教?’燕飞很想喝酒,却不得不克制此股冲动,挨往椅背,油然道:‘郝兄曾说过孙恩很想杀我,又说过晓得很多我不知道的事,究竟意何所指呢?’郝长亨洒然笑道:‘小弟的话,燕兄终于听得入耳。可知燕兄发觉形势有变,明白小弟并非危言耸听,兄弟想先弄清楚燕兄转变的因由。’燕飞心忖,老江湖不愧老江湖,处处掌握主动,先摸清自己心意,方肯决定该向他燕飞透露多少。耸肩道:‘非常简单,我们已可肯定慕容垂的部队确在开来边荒集的途上。而只要是边人,便晓得欲得边荒集之利,必须南北两方势力合作,而南方有资格和慕容垂合作的人屈指可数,郝兄是其中之一,余下的便是屠奉三又或孙恩。我刚见过徐道覆,令我心中警惕,故请郝兄前来说话。’郝长亨露出深思的神色,或许是因燕飞见过徐道覆而心中震动。


    燕飞顺口问道:‘高彦没随郝兄一道回来吗?’郝长亨漫不经意的应道:‘他有话要和清雅说,所以我先行一步。’燕飞心中暗骂,这小子真的不分轻重,际此生死存亡的紧张关头,仍忍不住去泡妞儿。


    郝长亨皱眉道:‘燕兄因何忽然肯定慕容垂的人已兼程赶来边荒集?此消息是否属实关系重大,我们必须想办法应付。’燕飞仍未敢尽信郝长亨,答道:‘郝兄该从洪老板处得悉昨夜对付花妖时内奸弄鬼的事,此事令人人生出警觉,猜到祸之将至。’郝长亨沉吟片刻,道:‘我们与孙恩一向有生意上的往来,敝帮主虽然不喜欢孙恩的行事作风,可是在桓玄和大江帮的打压下,孙恩是唯一肯和我们交易的人,我们是别无选择。’燕飞早听他说过此中情况,反奇怪他又再重复,点头道:‘这个我明白。’郝长亨摊手道:‘我真正想说的是我们一直与孙恩合作,今趟到边荒集来分一杯羹,亦是应他之邀,以为只是大家连手驱逐汉帮,把大江帮在边荒集的势力连根拔起,却没想过牵涉到慕容垂,更没有想过尚未到边荒集,已有人散播我们和黄河帮结盟的谣言,现在更是进退两难,泥足深陷。’


燕飞道:‘此为我第二个不明白的地方,郝兄只要拉大队离开便成,最多打回原形,有甚么进退不得可言呢?’郝长亨双目射出锐利的神色,沉声道:‘若可以变回淝水之战前的形势,我们确可以保持原状,只可惜淝水之战改变了一切,包括南方的势力均衡。’接着仰观蔚蓝色的晴空,一字一字缓缓地道:‘在淝水之战前,苻坚和谢玄均对边荒集虎视眈眈,不容对方染指。若任何一方进犯边荒集,与全面宣战没有任何分别。苻坚进军边荒集,结果引来淝水之战,以一方的溃败作结。淝水战后,谢安被迫退避广陵,北府兵和建康军互相牵制,再无力左右边荒集。所以慕容垂觑准时机,派兵南来,一旦边荒集落入慕容垂手内,让他控制和独占南北贸易之利,北方诸雄惟有俯首称臣,所以边荒集于慕容垂,是为统一北方的踏脚石,对慕容垂来说,此役不容有失。’燕飞吁一口气,以泄心中被他的分析掀起的波动情绪,点头道:‘郝兄看得很透彻,很有见地。’

郝长亨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继续下去道:‘事实上所有人均看到这情况,北方能与慕容垂一较长短者,就只有慕容冲兄弟,还有姚苌或尚有争一日长短之力。苻坚现在则是苟延残喘,只看那一方忍不住负起谋朝篡位的恶名。正因慕容垂势大,所以黄河帮和任遥纷纷依附,希望可以从中得益。’燕飞不由想起拓跋圭,以他现在的实力,确连作慕容垂对手的资格也欠奉。所以拓跋仪闻慕容宝至立即撤走,非因胆怯,且是最明智的策略,自己怎忍心硬拖他下水呢?

    郝长亨道:‘慕容垂是绝不会容忍北府兵、建康军又或荆州军与他平分边荒集的利益。正是因这个想法,敝帮帮主下决心令我到边荒集来碰运气,岂知到边荒集后,我们方晓得被人利用来转移视线,变成众矢之的。而我更敢肯定慕容垂选择的合作者是孙恩,以孙恩的野心,是不会容许我们分薄他的利益。既然我们不是他的朋友,当然是他的敌人。’燕飞想不到他肯主动说出到边荒集的目的和此行背后的心态,对他大添信任,道:‘贵帮的头号敌人应是大江帮,又或是桓玄,如若孙恩取汉帮而代之,损失最大的该是大江帮,屠奉三则无功而回。贵帮倘能全身而退,该没有甚么损失,何故郝兄有泥足深陷,进退两难之叹。’


郝长亨颓然道:‘这叫来时容易去时难,我们从洞庭出发,可轻易隐蔽行藏,现在既已在边荒露面现身,若仓卒撤退,敌人可轻易掌握我们的时间路线,大江又是大江帮和桓玄的势力范围,要渡大江天险谈何容易,只有在边荒集站稳阵脚,与本帮及两湖的根据地建立好连系,方是唯一生路。而我更怀疑孙恩控制边荒集后,下一个目标是我们两湖帮,占两湖以牵制桓玄,其时他便可以对建康为所欲为。’稍顿续道:‘在边荒集我们并没有朋友,有起事来红子春不会站在我们一方。大江帮和屠奉三均不会放过我,若非花妖闹得满集风雨,怕他们早已动手收拾我。现在边荒集形势的混乱和错综复杂,是我生平从未遇上的。我肯向燕兄透露肺腑之言,燕兄该明白我的心意。’燕飞苦笑道:‘如你晓得飞马会准备撤走,当可省回这番唇舌。’

郝长亨摇头道:‘走得这般容易吗?假若我所料不差,边荒集没有一个帮会能全身而退,否则昨天我已立即动身。’燕飞淡淡道:‘慕容垂和孙恩两方人马未抵边荒集前,谁会先和飞马会公然冲突?只要避入边荒,以飞马会的快骑,应可轻易脱身。’郝长亨道:‘最危险是离集的一刻,苻坚把附近树木砍个清光,集外无遮无掩,只是强弓劲箭足教飞马会严重伤亡,燕兄认为我这番话有道理吗?’燕飞倒没想得像他般周详,又或是当局者迷,昨晚大家方连手对付花妖,难道今天便要拚个生死?不过此正是边荒集的特色,郝长亨并非过虑。

    拓跋仪并不是好惹的,他该有一套安全撤退的策略,所以他不太担心。
    沉声问道:‘攻击他们是要付出代价的,慕容战不会冒此奇险,其它人更没道理这般做。’郝长亨油然道:‘赫连勃勃又如何?’


    燕飞深吸一口气,道:‘赫连勃勃当然想打击拓跋族,不过他的实力仍未足够。’郝长亨叹道:‘燕兄太低估赫连勃勃,他以匈奴铁弗部之主的尊贵身分,亲来边荒集指挥手下,是极不寻常的做法,且是志在必得。便像我和屠奉三,表面看似是兵微将寡,事实上却是另有部署。更何况赫连勃勃和屠奉三今早刚谈妥条件,决定结成联盟,只是他们联合起来的力量,足把边荒集翻转过来,更非任何一帮能独力应付。’燕飞一呆道:‘竟有此事,郝兄又从何得悉如此高度机密的事呢?’郝长亨若无其事的道:‘敝帮与荆州桓家长期恶斗,大小战役数不胜数,我们早成功在荆州军内安插了我们的人。屠奉三刚才秘密拜访赫连勃勃,当然瞒不过我们的耳目,更从他事后调动人马,猜到他已和赫连勃勃结盟。’


燕飞生出不妥当的感觉,边荒集似已进入失控的状态。姬别和呼雷方是一伙,赫连勃勃和屠奉三又联成一气,汉帮则群龙无首,飞马会避祸去也,剩下的只有慕容战、费正昌和红子春三大势力,即使肯与郝长亨连手,变成三足鼎立的局面,可是外敌未至,边荒集诸雄已斗个不亦乐乎,几败俱伤,未来的情况岂容乐观。

    外敌既不易应付,内患更没有平息的可能,燕飞不由生出有心无力的颓丧感觉。
    问道:‘屠奉三有何异动?’
    郝长亨道:‘他在集外的人马进入随时可开进集内的状态,还派出博惊雷前往领军。’当初答应谢家保持边荒集的势力均衡,不容任何人独霸之时,燕飞早晓得事不易为,却仍未想过事情会发展至如此恶劣的地步。


    皱眉道:‘若慕容宝和孙恩夹击边荒集,赫连勃勃和屠奉三也绝不会有好日子过,他们结盟的目的何在?’郝长亨从容笑道:‘我对屠奉三此人了解甚深,为求成功不择手段。他看中赫连勃勃,是因此人忽然冒起,不但是铲除花妖的大英雄,更成为边荒集举足轻重的人物,且为诸雄中最有实力的人。通过赫连勃勃,他将可以打入边荒集的权力圈子,假若边荒集能击退外敌,他便可与赫连勃勃瓜分边荒集的利益。他的心态与慕容垂如出一辙,慕容垂助长孙恩的势力,是要牵制南方政权;屠奉三培养赫连勃勃,亦是为慕容垂增添对手,使慕容垂没法在短时期内统一北方,这样当然对桓玄有利无害。’燕飞心忖,郝长亨可能是整个边荒集最清楚形势发展的人,对各方人马的心态动向均了然于胸。幸好他似乎不是敌人,否则此役更难乐观,现在则尚有一线生机。


    燕飞道:‘郝兄是指屠奉三会通过赫连勃勃结合边荒集的力量,共抗外敌。’郝长亨叹道:‘正是如此,屠奉三是要利用赫连勃勃来取代燕兄的位置,成为边荒集最有影响力的人。’燕飞苦笑道:‘我何来甚么影响力呢?’
    郝长亨道:‘只是燕兄谦虚,直至被赫连勃勃检便宜击毙花妖,边荒集一直以燕兄马首是瞻。’燕飞想起今早传遍边荒集关于飞马会为慕容垂走狗的谣言,亦有可能是由屠奉三所散播,为此更多信几分郝长亨的看法。


    叹道:‘屠奉三不但眼光独到,且手段高明,不费一兵半卒,便成功在边荒集立稳阵脚,更懂得谣言的作用。’郝长亨哂道:‘谣言止于智者,拓跋圭与慕容垂面和心不和的事天下皆知。燕兄仍是边荒集最有影响力的人。赫连勃勃蔽在声誉太差,他在统万建立起来的更是人尽知道的暴政,视人命如草芥,早尽失人心,故我们非是没有还击之力。’燕飞道:‘郝兄有甚么好提议?’


    郝长亨默然片刻,沉声道:‘目下应付内忧外患之策,只有团结一致此唯一方法,倘若要我们能把赫连勃勃以外的所有力量集结起来,不单可以抑制赫连勃勃和屠奉三,还可以拟定策略,分头迎击敌人。’燕飞立感头痛,也不知该从何说起,苦笑道:‘慕容战的一方与慕容垂势成水火,该没有问题。红子春则你比我更清楚,费正昌一向依附汉帮,也不可能是内奸。可是你信任姬别和呼雷方吗?昨晚剿捕花妖时弄鬼的内奸,最有可能是他们其中之一。’郝长亨讶道:‘为何不把赫连勃勃算在内?’燕飞坦然道:‘因为他一直在我们的监视下,郝兄应明白是甚么一回事。’郝长亨道:‘我明白,不过也可以由他的手下代行。’燕飞答道:‘当时只有我们这些除妖团的队员可以自由行动,其它人负起包围封锁的工作,所以如有内奸,定是我们除妖团的成员。’郝长亨恍然道:‘原来如此。’


    燕飞直觉感到他的神情反应有点古怪,不过此时无暇细想,问道:‘郝兄手上有多少可用的人?’郝长亨道:‘约有一千战士,均为我帮最精锐的好手,曾随我征战多年,人人悍不畏死,忠诚方面更没有问题。’燕飞心中燃起希望,若自己能把慕容战、宋孟齐、红子春、费正昌和拓跋仪说服,撇下各帮间的恩怨,先安内而后攘外,加上郝长亨的部队,是否可令边荒集安渡危机呢?不过要这般做,首先要说服自己。


    他不走,纪千千也不会走。这究竟是明智还是愚蠢?郝长亨是否可以绝对信任的人?若拓跋仪和宋孟齐因他的游说而留下,一旦败亡,他怎负得起责任?他从未试过像这一刻般犹豫难决。


    暗叹一口气,问道:‘郝兄肯否在这样的情况下与大江帮合作?’郝长亨洒然笑道:‘为了求存,我甚么事也肯做。不要说与大江帮合作,即使要和屠奉三并肩作战,我也欣然接受,燕兄明白我的意思吗?’燕飞仰观蓝天,听到自己的声音似在天际尽处传回来般道:‘在正午前,我会给郝兄一个肯定的回复,是打是逃,到时将会清楚明白。’



       第九章 佳人有约            目录         第十一章 公开挑战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