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22日星期二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十:第四章 真情对话






慕容战在石桌面对佳人坐下,纵使在此兵凶战危的时刻,仍禁不住心神皆醉。外面的世界,与眼前的人间仙境应没有任何关系,只可惜他要和她说的,正是外面残酷的现实世界,可谓大煞风景。

    小诗避到小亭之外,慕容战刚心忖若把亭子接连两岸的两条木桥同时拆塌,他便可以‘独占’纪千千了。


    想得入神时,纪千千温柔悦耳的声音在他耳内响起道:‘若是来劝我独自逃生,慕容当家最好省点时间,免此一举如何?’慕容战心中像燃着了一炉火炭,生出拥抱她的强烈冲动,却又不得不把心愿强压下来,免致破坏首次单独与她说话的机会,讶道:‘千千为何会想到这方面来呢?’他要得到的女人,从来没试过得不到的,只恨他却清楚,纪千千的芳心已系在燕飞身上。她不肯离开,是为了燕飞而非他慕容战,这是个无情的事实。


    纪千千欣然道:‘或者是千千误会哩!怕你是受了燕飞那小子的蛊惑,傻呼呼的来试图说服我离开边荒集。因他知无法说服我,只好请人出口。’慕容战失笑道:‘千千竟掌握了边人说话的用辞和语调,且是传神致极。唉!实不相瞒,起初我确有此意,旋即打消,还想借助千千的力量。’纪千千喜孜孜的道:‘我正愁自己在投闲置散,有甚么用得着千千的地方,尽管吩咐下来。’慕容战暗叫惭愧,纪千千方是真正的置生死于度外。因为以她的慧根,没可能不清楚此仗胜算极微。


    道:‘这方面容后禀上,不过当务之急,是设法先把小诗姐送往安全处所,免致她受惊。’纪千千沉吟片刻,轻轻道:‘我和小诗名虽主婢,事实上亲如姊妹,一直相依为命,从来没有分离,千千恐怕很难说服她心甘情愿的离开。’慕容战道:‘小诗必须立即离开边荒集,若在钟楼议会召开后,连我也没有十足把握可让她远离险地。我和燕飞想出妥善的办法,就是让她混在离集的边民中避往边荒东南的山区,庞义和他的兄弟也会一道走,所以千千不用担心她乏人照顾。我会另外派出一些人马扮作边民,直送他们到二十里之外。’纪千千脸色微变,道:‘听慕容当家这番说话,边荒集似已陷进包围里,情况真的是如此恶劣吗?’慕容战点头道:‘情况确比想象中的更恶劣,现在证实,慕容垂和孙恩会亲自督师来攻打边荒集,誓要把边荒集所有帮会豪强一网打尽。由于边荒集形势特殊,敌人的探子可轻易掌握各帮会的情况,任何帮会要撤退的话,肯定瞒不过敌人耳目,而敌人在集外的部队,会对离集的帮会队伍拦路伏击和突袭,但对一般边民该不会理会。’


纪千千听得花容惨淡,道:‘岂非大家想走也走不成。’慕容战登时被激起奋战到底的英雄气概,冷哼道:‘千千放心,我们也不是窝囊货,更不会被慕容垂和孙恩吓怕,且已有应敌之计。燕飞将和我们并肩作战,誓要保持边荒集的自由和繁荣。慕容垂和孙恩均不可以一般到边荒集来混的帮会视之,前者会令边荒集变成他燕国的城集,而孙恩更会以他的妖教荼毒边荒集,倘若我们能好好利用他们这方面的威胁利害,加上千千的影响力,说不定我们能再次召集夜窝族和有志的边民,一同相抗,非是没有一拚之力。’纪千千犹豫道:‘千千可以有甚么影响力呢?’慕容战精神大振的道:‘千千的影响力是难以估计的,让我举个例子好吗?我慕容战自少是见惯美女的人,族内美女更是予取予携,可是以我这样的一个人,见到千千倾国倾城的绝色,仍禁不住神魂颠倒。千千早把整个边荒集迷倒,只是千千自己没有觉察吧!’纪千千两边脸蛋分别升起一朵红晕,令她更是娇艳不可方物,秀眉轻蹙起来,微嗔道:‘千千虽然不是从未被人当面称赞,却从没有人像慕容当家所说般直接了当。你是乘机使奸,千千却是心中惭愧。女儿家的丑妍只是镜花水月,转瞬成过眼烟云,有甚么了不起的,表面的美丽,并不可靠呢。’慕容战说出心中仰慕,大感痛快,欣然道:‘表面的美丽当然难以持久,亦难以保持永久吸引力,但千千却非徒具美丽躯壳的绝色,而是内外俱美的娇娆。我慕容战阅美女无数,却从未试过像这刻面对千千般的动心,千千请恕我的唐突冒渎,我们慕容鲜卑族的男子一向是这般作风,在野火晚会裹见到心仪的女子,会把心中的爱慕化作情歌直接向对方高唱出来。在见到千千之前,我已风闻千千色艺双绝,能颠倒天下众生。’

纪千千没好气的道:‘你还未听过人家的雕虫之技哩!或许听后会非常失望,感觉不外如是。’慕容战笑道:‘正因尚未得闻仙音妙韵,所以怎甘心战死沙场,在我来说,以前的边荒集是有迷人的躯壳而欠缺灵神,总使人感到不足,千千芳驾抵边荒集后,已弥补此一缺陷。确是人同此心,卓狂生更比任何人明白此点,所以只要肃清内奸,那时千千敲响边荒集的圣钟,号召边荒集有志者共同悍卫大家的自由和利益,必是一呼千诺,精诚团结。’纪千千轻叹道:‘千千只好尽力而为,小诗方面又如何解决呢?’慕容战思忖道:‘直说肯定不行,惟有哄她大家是分批离开,又或如果你们走在一起,将会很碍人眼诸如此类。更或骗她由于燕飞必须是最后走的那批人,负起殿后的重任,千千要陪燕飞,故着不懂武功的她先走一步。两个说法都行,任千千选择。’纪千千苦恼道:‘我不想骗她,我若死不去当然一切没问题,可是若干千过不了此关,小诗会怨我一世呢。’慕容战微笑道:‘哪就索性不骗她,不过却须千千全力配合。’纪千千终现出怀疑神色,盯着慕容战戒备的道:‘说来听听。’慕容战颓然道:‘燕飞说得没错,以我们浅薄的道行,确没法说服你。’

纪千千欣然道:‘不过我真的很感激慕容当家对千千和小诗的关怀,小诗的事包在我的身上吧!’慕容战正容道:‘请向小诗转告我的一个决定,就是在我战死之前,没有人能伤害纪千千。’纪千千垂下螓首,轻柔的道:‘燕飞不是你的敌人吗?’慕容战生出肝肠欲断的痛苦!晓得纪千千在暗示燕飞方是她的真命天子。叹道:‘至少在明天日出前,他将是我生死与共的战友,不如此这一仗更是必败无疑。实不相瞒,我一向的立场与我那群堂兄弟是有差异之处,因为我认为在民族生死存亡的大前题下,个人私怨是该搁到一旁;燕飞是不会来和我们争天下的,可是若给慕容垂占领边荒集,等若捏着我们的咽喉,早晚必缺气而亡。’纪千千欲言又止,终没有说话。

    慕容战猜到纪千千是想问为何燕飞不亲来见她,竟由他代劳,不过可能怕伤害他,故没有吐出心中疑问。


    暗叹一口气道:‘汉帮的人会与千千一起赴钟楼议会。千千说服小诗后,请通知宋兄,他自会作出妥善安排。’出乎燕飞意料之外,屠奉三并没有向陰奇出手。他并非凭空揣测,而是清楚感到屠奉三凝聚功力,蓄势待发,陰奇则像认命了似的,根本不作任何防御,或许是因知没法从屠奉三手底下逃生。


    屠奉三朝陰奇瞧去,讶道:‘你不怕我向你下手吗?’陰奇颓然道:‘我追随了你十多年,老大若要怀疑我,陰奇有甚么办法。若我奋起反抗,不但徒劳无功,反使老大更肯定我是内奸。所以我忽然失去一切斗志,不想反抗。’屠奉三点头道:‘不愧是我的好兄弟,刚才我只是试探你,而事实上嫌疑最大的并不是你,你与两湖帮一向没有任何关系,而博惊雷至少是两湖帮的死敌,仇人也是一种关系,更可以是精心安排的苦肉计,刚才也是他自动请求去统领我们的支持部队而非是你。’陰奇呼出一口气,轻松起来,欣然道:‘多谢老大的信任。’屠奉三向燕飞道:‘燕兄怎样看?’


    燕飞也为陰奇暗松一口气,点头道:‘我完全同意屠兄的看法,若博惊雷确是郝长亨的人,你们的支持部队已陷入险境。’屠奉三沉声道:‘幸好发觉得早,说不定可反危为安,燕兄以为然否。’陰奇的脑筋回复灵活,插口道:‘我军的藏身处怕已在敌人掌握中,必须立即想办法补救。’屠奉三没有答他,只看着燕飞。


    燕飞没有直接回答屠奉三的说话,问道:‘赫连勃勃究竟有甚么不妥当的地方?致令屠兄要找我说话?’屠奉三坦然道:‘我对他的怀疑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他丝毫不把外敌的威胁放在心上,一意要毁掉飞马会和你燕飞,更与我约定于钟楼议会召开时一举把舆会者制服,然后铲除异己,把边荒集置于绝对的控制下。因此我敢肯定,他必是慕容垂派来边荒集的走狗。’燕飞点头道:‘我们也有此疑惑,他甫到边荒集便冒花妖之名搅风搅雨,此事该在屠兄算计中,为何仍要找他说话呢?’屠奉三摊手苦笑道:‘除他之外,谁肯与我合作呢?’接着道:‘早前燕兄过门不入,因何忽然改变主意,赐访屠某人?’燕飞道:‘屠兄这般坦白,我也只好实告,因为再没有说废话的时间。


    首先是据得来的最新消息,慕容垂和孙恩将亲自督师来攻边荒集,其次是郝长亨因身分暴露躲了起来。由于他特别向我提及屠兄与赫连勃勃结盟,使我感到或许屠兄并不明白自己的处境,被人利用。’陰奇道:‘赫连勃勃最顾忌的该不是飞马会而是我们,最理想是我们与你们斗个几败俱伤,他赫连勃勃不单可以保存实力,且可于慕容垂和孙恩抵达前控制边荒集,大增以后瓜分边荒集利益的筹码。’


屠奉三道:‘如果从此角度去看,该是赫连勃勃故意把消息漏予郝长亨,再由郝长亨告诉燕兄。但我看情况却非如此,郝长亨确是从我们内奸处得到消息,然后知会燕兄,希望燕兄联结其它帮会,与我们和赫连勃勃来个大火并,到各方伤亡惨重,他便可以出来收拾残局。’稍顿续道:‘至于赫连勃勃,他是要借助我们的力量击垮飞马会。他今早放出谣言,指飞马会是慕容垂的走狗,所以非是师出无名。而与飞马会一向势不两立的北骑联理该乐观其变。当慕容垂和孙恩的大军兵临城下,他再来个开集迎敌,那时人人只余待宰的分儿。’燕飞心中丝毫没有不耐烦的情绪,因此刻屠奉三每一句话都具有决定性,若弄不清楚形势,将没法定下对策。

    点头道:‘我同意屠兄的看法,不过陰兄的话也有道理,以赫连勃勃的桀骛不驯,绝不肯甘于当别人的走狗,所以他会设法先一步控制边荒集,占取最大的利益。慕容垂和孙恩均难以久留,他或可变成边荒集无名却有实的支配者。’陰奇见燕飞肯局部支持他的看法,大为感激。
    屠奉三默然片刻,目光投往燕飞,正容道:‘假设我屠奉三以后肯依边荒集的规矩办事,燕兄可否视我为友?’燕飞心中暗赞,从而看出屠奉三不但才智过人,更是高瞻远瞩。


    大家连手抗敌,是势在必行,否则燕飞不会到刺客馆来,屠奉三也不会开心见诚,言无不尽。
    但问题在彼此之间始终没法消除戒心,怕被对方怞后腿,可是若屠奉三以后真肯依从边荒集的规则行事,不把他屠奉三逆我者亡的一套搬到这里来,击退强敌后仍可和平共处,只讲做生意而不管外面的风风雨雨,消除戒心,合作起来将可以如鱼得水。


    沉声道:‘若桓玄有令,着屠兄取汉帮而代之,屠兄怎办好呢?’屠奉三从容笑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除非是南郡公亲率大军来边荒集,又或已攻陷建康,否则我会告诉他,边荒集必须保持势力的平衡,一旦平衡被破坏,其后果将没有人能预估。就像边荒集若真的被慕容垂和孙恩瓜分,边荒集将变成战事连绵的凶地,结果是最后没有人能在边荒集分得半点利益。’说罢,向燕飞伸出双手,言词恳切的道:‘我屠奉三虽然一向心狠手辣,可是说过的话从没有不算数的。我对燕兄非常欣赏,清楚燕兄不会向任何人出卖边荒集。现今我们均处生死存亡之际,只有完全的信任和合作,方能令我们有一线生机,燕兄肯接受我吗?’燕飞生出在赌桌尽赌一铺的感觉,假若他像信错郝长亨般错信屠奉三,那他和边荒集的盟友不待慕容垂和孙恩驾到,便要陷于万劫不复之地。


    可是他有别的选择吗?倏地伸出双手与屠奉三紧握在一起。
    四手紧握一下,接着放开。
    两人欣然对视,颇有识英雄重英雄的味道。


    陰奇精神大振,道:‘现在离钟楼议会只有小半个时辰,我们该如何部署?’屠奉三问道:‘敌人今夜来攻的消息,有多大准确性呢?’燕飞扼要说出卓狂生的事,又提及高彦于巫女河发觉大批树木被砍伐,而高彦或许已被杀害的情况。


    屠奉三明白过来,苦笑道:‘孙恩杀任遥一事,燕兄该猜到与我有关系,实情是由我通知孙恩,想他代我们出手收拾刘裕……’燕飞截断他道:‘你害我,我害你,战争从来是不择手段,任青-在给卓狂生的飞-传书裹并没有提及刘裕的生死,我自然希望他吉人天相。现在我们再无暇胡思乱想,屠兄首要之务是把集外的部队重新部署,边荒集则交由我们处理。’屠奉三双目精光闪闪,道:‘既知慕容垂的行军路线,燕兄若有方法令慕容垂没法依期夹攻边荒集,我们或可想出一个击垮孙恩大军的妙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