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16日星期三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九:第八章 一番好意






刘裕呆看前方,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前方河段有几艘大船搁浅在石滩处,且有明显被焚烧过的痕迹,每枝船桅都变成条条斜指往天的焦木,船身更有被投石击破的情况。

    他的心脏‘霍霍霍’地急跳起来,不是因这河段在昨夜曾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战争,而是为燕飞担心,至乎后悔不坚持留在边荒集与燕飞等并肩作战。
    因为他已明白慕容垂整个收拾边荒集的大计。
    眼前的沉船是属于王国宝的一方,他们在撤退时遇上天师道的大军,被打个七零八落,舟覆人亡。


    若昨夜天师道的人在战胜后全速推进,照骑速推算现在应已抵达可远眺边荒集的距离,这样看来今晚将是慕容垂和孙恩连手进犯边荒集的约定日子。以孙恩能击溃王国宝水师船队的实力来推断,边荒集根本没有撷抗的能力,何况前门有虎,后门有狼,边荒集又是一盘散沙,各怀异心,情况更是可虑。
    这场仗不用打也知胜负如何。


    右方岸滩处再出现大堆在礁石间搁浅飘荡的破烂船只残骸,它们均曾是威武战船的某一部分,当中尚有几具尸首载浮载沉于其间。
    刘裕约略估计,要从陆上摧毁王国宝的船队,天师道的人马应在二千至三千人间,且大有可能只属孙恩的其中一支部队。
    快艇继续南下,更多沉没的战船分搁两岸石滩浅水处。
    要瞒过建康和北府兵的耳目,孙恩的部队只有穿过大别山,偷进边荒,然后分作多路行军,其中一支沿颖水夜行的部队,于接到孙恩命令后于此伏击王国宝的船队。如他估计无误,孙恩进侵边荒集的总兵力当在万人以上。
    经过昨夜与孙恩的交锋,他可以肯定,目前的燕飞尚非是孙恩的敌手,而孙恩亦肯定不会放过燕飞。


    他竭力压下掉头赶回边荒集的强烈冲动,因为他晓得这是最愚蠢的选择。自己不但内伤未愈,且真元损耗过甚,没两、三天的养息休想回复过来。
    他不想回去陪死,是因为他要留下有用之躯,将来为燕飞等报此血仇,从没有一刻,他心中填满如此澎湃翻腾的怨怒和无奈。
    边荒集小建康铁弗部匈奴帮总坛的主堂内。
    赫连勃勃亲自接见屠奉三,于堂中大圆桌分宾主坐下,两人四目交投,眼神像箭矢般此来彼往,互相审视。


    车廷没有出席,匈奴帮的战士奉上羊奶茶后退出堂外去,剩下两人对坐。
    赫连勃勃随意呷了一口羊奶茶,从容道:‘屠兄武功高强、剑法超群,是人尽皆知的事。不过边荒集目前的形势,非是凭匹夫之勇便可以逞强。我只想知道,屠兄凭甚么实力来和本人说话?’屠奉三对赫连勃勃的开门见山暗呼厉害,对方且是不愁他不透露虚实,否则屠奉三也无颜面继续说下去。而对方更表明以屠奉三现在刺客馆为人所见的数十好手,根本不被放在眼内。


    浅尝一口羊奶茶后,屠奉三油然道:‘赫连兄问得直接,我屠奉三亦不会转弯抹角,随我来的有一支二千人的精锐部队,其中五百人已以各式身分潜入集内,其余千五人驻扎在集外秘处,一旦看到讯号,可在一个时辰内进驻边荒集。这支人马曾随我征战两湖,与聂天还长期作战,受过严格训练,不论水战陆战,均经验丰富,悍不可挡。凭此一着可够资格和赫连兄说对大家有利的正事了吧?’赫连勃勃放下盛羊奶茶的碗子,双目神光闪闪的审视屠奉三,沉声道:‘我为何要信任屠兄呢?’屠奉三微笑道:‘赫连兄对屠某是怎样的一个人,似乎仍不大清楚。我屠奉三固是有名心狠手辣,却从来没做过背信毁诺的事。大家都清楚明白,要控制边荒集,必须南北两方合作方成,否则边荒集将成一座废集。我屠奉三有桓玄作后盾,随时可取汉帮而代之,赫连兄除此还可以拣择更佳的伙伴吗?’赫连勃勃目光投往阳光灿烂的窗外院景,淡淡道:‘屠兄清楚现今边荒集的形势吗?’屠奉三知他意动,好整以暇的道:‘祝天云出了意外,令汉帮阵脚大乱,虽有外援,可是由于淝水之战后与诸帮关系转劣,目前被迫处于守势,短期内将难有大作为,只要我一声令下,汉帮将云散烟消,再难立足于此。’赫连勃勃冷哼道:‘我根本不把祝天云放在眼内,不过若要公然对付汉帮,便不得不把燕飞计算在内。此人虽是汉帮的敌人,却不会坐看你歼灭汉帮,令事情倍添其复杂性。因为在燕飞背后尚有飞马会在撑他的腰,你的死敌郝长亨更不会袖手旁观。屠兄的实力虽足以击垮汉帮,仍未能把边荒集反转过来。’屠奉三没有直接答他,反问道:‘请恕屠某唐突,今早有人散播飞马会是慕容垂走狗的消息,是否赫连兄的奇谋妙计?’


赫连勃勃哑然失笑道:‘若我否认,便不当屠兄是朋友。正如两湖帮是屠兄的死敌,飞马会便是我此来必欲除之的目标。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拓跋圭那小子和慕容垂的关系,而飞马会更一向是北骑联的眼中钉,现在更加上燕飞,我不拿他们开刀拿谁来开刀?’屠奉三欣然道:‘哪我就先送赫连兄一份大礼,把燕飞的人头奉上,以作我们结盟的信物如何?’赫连勃勃两眼不眨的直瞧着他,先是嘴角现出笑意,接着哈哈笑道:‘屠兄果然知情识趣,教本人如何拒绝。’然后肃容道:‘不过屠兄终是初来甫到,对边荒集未能深入了解,更对北方的情况缺乏认识,以为凭你我实力,可轻易握躁边荒集的控制权。’屠奉三微笑道:‘赫连兄所言甚是,我终是南人,不过南人也有南人的优点,便是我对南方一切了如指掌,所以赫连兄在忧心慕容垂的部队时,我却担心天师道的大军。’赫连勃勃一对巨目精芒迸射,缓缓道:‘你是指孙恩。’屠奉三点头道:‘正是孙恩,除郝长亨外,我们是唯一晓得孙恩该在边荒集附近的人。两个月前,孙恩一支实力在万许人间的部队秘密离开海南的根据地,此后便像消失了。若我没有猜错,此支实力足以把边荒集夷为平地的部队,应已在来此途上,甚至正于集外虎视眈眈,静候孙恩的命令。’

赫连勃勃容色不变,只是轻皱眉头,徐徐道:‘你是指孙恩和慕容垂要连手进占边荒集,这怎么可能呢?他们两人天南地北,从没有任何来往。’屠奉三从容解释道:‘淝水之战把南北的形势彻底改变,边荒集更成不论南方北方的各大势力必争之地。慕容垂要找合作的伙伴,最佳选择莫如孙恩,既可助长天师道的气焰,以之动摇南方的政权,又可拖住谢玄令他无法乘势北伐,如此慕容垂便可从容统一北方,诸事定当后再挥军南犯,收拾被孙恩弄得分崩离散的烂摊子。这是他最高明的策略,我和赫连兄如今恰似坐同一条船,如能衷诚合作,尚可有一线生机。’赫连勃勃点头道:‘屠兄的话愈来愈有说服力。我也坦白告诉你,今次随我来者只有千余人,加上集内的帮众仍不过是二干之数,与屠兄实力相若,即使我们联合起来,仍远未足应付慕容垂和孙恩任何一方的实力,这样的一场仗,屠兄有把握打吗?’屠奉三迎上他的目光,微笑答道:‘谢玄在淝水之战前,敢说自己有十足把握吗?现今边荒集的情况摆明是谁最能掌握形势,利用形势,将成为最后的胜利者。我来找赫连兄,是因为我比任何人更清楚赫连兄的实力,赫连兄能在两夜之间使匈奴帮跃起成为能与飞马会、北骑联和汉帮抗衡的势力,教我刮目相看。’赫连勃勃冷然道:‘屠兄似是意有所指。’

    屠奉三不慌不忙的道:‘实情如何,我屠奉三根本没兴趣理会,只懂奉行成王败寇的法则。赫连兄若没有应付慕容垂的方法,亦不会留在这里等死。现在我需要的是赫连兄一个亲口说出来的承诺,其它一切方可以从长计议。’赫连勃勃狠盯着他,沉声道:‘你可知姬别的身分来历?’屠奉三愕然道:‘我只知他是边荒集最著名的花花公子,又有兵器大王之称,在北方很吃得开,要甚么有甚么。’赫连勃勃冷哼道:‘他可以瞒过任何人,却瞒不过我,撑他的腰者正是北方第一大帮黄河帮。’屠奉三一震道:‘竟有此事?’


    赫连勃勃微笑道:‘知否我因何要告诉你此天大秘密?’屠奉三欣然伸出手来,道:‘因为你老哥已视我为伙伴战友,对吗?’赫连勃勃伸手和他紧握,两人对视大笑。
    两大枭雄,终于结成盟约。
    高彦进入白天的夜窝子,昨夜边荒集大多数人没有好好睡过,所以现在虽日上三竿,街上还是冷冷清清的,夜窝子外的店铺大多尚未开门做生意,窝内只在夜间营业的夜店更不用说。
    高彦不但脚忙,心儿也忙得团团转的,正忙于思忖如何可以趁机见到他那头小白雁,该说些甚么令她感到他是个人物的话?又如何向她展开追求?如何向她显耀威风。


    忽然剧震一下,猛然停止,两手大力分拍左右额角。
    一个大胆可行的念头突然闪过脑际,使他不由自主作出异样的动作,因为他忽然想到一个可造福边荒集又或令佳人对他刮目相看的大计。
    高彦呼吸急促起来,接着怪叫一声,改道往横街奔去,片刻间他来到一间招牌写着‘古物巧器店’的小铺子前,没有稍作勾留便熟门熟路的绕到铺后,在铺子后门‘砰砰砰’大力拍了几记,其节奏和时间的分隔显示出是某种讯号。
    片晌后木门拉开,现出睡眼惺忪的小轲,擦着眼道:‘原来是老大你,我……’高彦在他身旁闪入道:‘我没有时间和你说话,其它人呢?’这间铺子是高彦手下小风媒的大本营,专事北方文物和精巧玩意的买卖,更是他一伙人聚首的秘巢,风媒生意不争气之时,赖此养活各人。


    小轲追在他身后道:‘他们都到外面探听消息,老大有甚么急事,匆忙成这个样子?’高彦倏地停步,兴奋道:‘我要去放火,听清楚吗?是放火!你给我找齐放火的工具法宝,还有我的宝贝护甲。哼!赫连勃勃干掉花妖算哪码子的一回事,过了今天,边荒集真正的大英雄将是我而不是他,今趟定可使小白雁对我倾心。’小轲呆头鸟的听着,如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


    高彦喝道:‘还不照我说话去办!’
    小轲满腹惶惑的领命去了。
    燕飞和庞义终于目睹‘边荒公子’宋孟齐的风采,不由心中暗赞如此俊俏风流的人物,确是世间罕有。


    宋孟齐一身江左名士的打扮,其矜贵的气质是绝不能装出来的,只能是先天的气质配上后天的培养。
    难怪纪千千见之心动。


    甫步落马车,宋孟齐彬彬有礼地隔远向两人拱手请安,他没有佩带兵器,却手握折扇,一派儒雅风流的潇洒模样。
    看着他的丰神外貌,很难把他当作是个坏人,只会使人想到他的优点。
    宋孟齐双目闪闪生辉,迈开脚步英姿飒爽的直抵桌前,欣然道:‘燕兄你好!这位当是以超卓厨艺闻名边荒的庞老板。’本对他存有敌意的庞义,给他当面大赞,也不由好感大增,连忙谦让,又请他坐下。


    宋孟齐悠然安坐,迎上燕飞锐利的目光,微笑道:‘小弟早应来拜会燕兄,只恨一直无事忙,而燕兄更是大忙人,幸好今天终找到机会。’燕飞正细审他比娘儿还要娇嫩晶莹的皮肤,闻言笑道:‘宋公子此行不该是专诚来见我这个粗人吧?’宋孟齐像有点逃避他目光般左顾右盼,道:‘燕兄今次猜错哩!小弟是晓得千千小姐已回帐内休息,方借此机会来和燕兄商量一件事,假如庞老板不介意,小弟希望能和燕兄单独说几句话。’庞义不待燕飞指示,识趣的站起来道:‘宋公子此话来得及时,我可不像燕飞般是铜打铁铸的,现在立即回去痛快的睡一觉,请哩!’说罢回帐去也。


    到营地外只剩下两人对坐,宋孟齐肃容道:‘小弟晓得燕兄对我的来历生出怀疑,不过燕兄信也好,不信也好,我今天来是抱有诚意的。’燕飞淡然自若道:‘宋兄与江海流是甚么关系,若不肯坦白说出来,我们今天的谈话到此为止。’宋孟齐愕然瞧他,忽然现出笑意,点头道:‘燕兄的精明,教我大感意外。燕兄看得很准,小弟今次确是奉江帮主之命而来,协助祝老大应付目前边荒集复杂的情况。至于我的真正身分,希望燕兄能放我一马。’燕飞不愿迫人太甚,沉着气道:‘祝老大练功走火入魔究竟是甚么一回事?’宋孟齐俯前少许道:‘他是被奸人所害。’


    燕飞愕然道:‘甚么?’


    宋孟齐苦笑道:‘家丑不外扬,燕兄请为我们守秘,祝老大恐怕捱不过今晚,令我们非常头痛。’燕飞沉声道:‘暗算他的人是谁?’
    宋孟齐道:‘当然是他不会提防的人,此事我们自会处理,燕兄不用为此劳心。’稍顿又道:‘小弟今次专诚来访,是想向燕兄提出忠告,趁尚可以离开的时间,立即离开边荒集,燕兄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千千小姐着想。’燕飞皱眉道:‘宋兄因何如此关心我们?’


    宋盂齐叹道:‘实不相瞒,我们原本一直视燕兄为敌人,可是形势急转直下,屠奉三的来临更敲响警钟。江帮主已后悔没有站到安公的一方去,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是希望安公的干女儿不会被卷进边荒集的大灾难去。’燕飞没法分辨他是一番好意还是另有居心,道:‘宋兄又有甚么打算?你们是否就这么把汉帮在边荒集的基业拱手让人呢?’宋孟齐苦笑道:‘若时不我与,保留实力尚有卷土重来的机会。我们的一支船队将于黄昏前抵达边荒集,可从水路迅速撤往南方,这或者是最后一个全身而退的机会,我们可以一起走。燕兄请信任我,若我宋孟齐心存不轨,教我不得好死,请燕兄三思。’说罢起立告辞。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