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8日星期二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六:第十章 洞天福地







数息呼吸的工夫,刘裕已走遍三进房舍,内进与中进均给彻底打扫过,与外进的蛛网尘封截然有异,显示敌人不单利用这作为落脚的地方,本身还有洁癖,否则只须随便弄干净一点便成。

    此时他对这尚算完整的弃宅,已得到一个清晰的印象,屋内仅有的小量家具残破不堪,依荒人的作风,可用的家具均会被他们搬走据为己用。
    可藏千多两金子的地方一眼看通,除非密藏地下或墙内的密格,不过那可非临时办得到的。照他的分析,偷金的行动只是灵机一触下发生的,是因晓得财物藏在搬进睡帐的箱子后,仓卒下匆匆安排,致露出破绽,所以早有预谋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刘裕目光投往破窗外的荒园,尚未被烧掉的几株老树撑天而立,树荫里杂草野藤缠绵纠结,要收起金子绝非难事,他要把金子搜出来则势必费一番工夫。
    他是别无选择,正要付诸行动,倏地心现警兆,听到自己适才伏身处的阱舍瓦面传来足尖点地的微响,显示来人至少在身法方面非常高明,若换了在淝水之战前的刘裕,肯定难以觉察。


    由于对方是从高处来,可鸟瞰全局,使他再没有时间离开,人急智生下,腾身而起,落到主梁上,入目的情景,令他欣喜如狂,差些儿笑了出来。
    燕飞往纪千千瞧去,晶莹的泪珠排伫列阵般从她一对眼角泻下娇嫩的脸蛋儿上,叹道:‘唉!这是何苦来由呢?’纪千千摇头道:‘你不会明白的,他是第一个令我心动的人,燕飞是第二个。’接着以泪眼迎上他的目光。


    燕飞再没法控制大炽的怜意,正要举袖为她拭掉挂在原本微泛嫣红,现在却苍白褪色的脸蛋儿上的泪珠,伊人敏捷地从香怀内掏出手帕,送到他的手上,然后似阳光破开乌云般‘噗哧’娇笑起来,接而有点不好意思,垂首避开他呆瞪着她的眼神。


    燕飞拿着香帕发了一阵子呆,方如梦初醒般温柔地为她拭掉俏脸的泪渍。
    纪千千唇角逸出一丝笑意,轻轻道:‘知道吗?你回到边荒集后,整个人像不同了,有种天下间没有任何事难得倒你,遇上困难仍可挥洒自如不可一世的气魄,令千千开始相信刘裕的看法,你不但是边荒第一高手,更可能是无敌于天下的第一把名剑。’燕飞于完成拭泪大任后,拿着她的香帕不知该物归原主还是该据为己有?


    闻言淡淡道:‘只因我是属于这里的,所以你会对我生出这种感觉。便像高彦,在建康他是处处碰壁、受尽歧视,回到这里有如猛虎归山,在边荒集他方可以成为受尊敬重视的人,与建康崇尚高门的风气他是格格不入,在这里他却是如鱼得水。我的情况相同,可是若离开边荒集,我顶多是个出色的剑客和刺客,个人的力量根本微不足道。’纪千千柔声道:‘收起手帕吧!当是千千和你燕飞交换的定情之物。满意吗?’燕飞拿着染上她泪渍、带着她伤心往事的香帕,失声道:‘定情之物?’纪千千似已回复正常,挺起胸膛理所当然的道:‘谁叫你送人家十八盏走马灯呢?千千也恨你呢?一路北上都装作对人无动于中的冷淡模样,忽然又耍出这般漂亮的一手,教人立时失去女儿家的衿持。走马灯不是示爱是甚么呢?现在千千已肯抛开一切接受你的心意哩!彩灯若不是定情之物该算作甚么?’燕飞立生出回去狠揍高彦一顿之想,只恨现下只好哑子吃黄连。涉足情场已非他所愿,更何况卷入纪千千纠缠不清的男女关系中。


    纪千千命令道:‘还不收好它?’
    燕飞别无选择,把香帕纳入怀内,正要说话。


    ‘铿!’


    蝶恋花鸣声示警。


    一条重甸甸的长布条,安静地躺在大圆梁上,以两把匕首固定首尾两端。刘裕探手一摸,果然是满载金子的缠腰囊,可分几匝缠绑腰间。约略估计下,囊内的金子该不过六百两,应仍有另一腰囊,很大可能放在中进的横梁上。如此藏金的方法,确是颇有心思,正因横梁太显眼,反会忽略过去。更想到这只是临时措施,好方便取走。
    刘裕刚伏身横梁藏好,来人已穿窗而入,移到梁下。
    香气传来,登时生出熟悉的感觉,吓得他不敢偷看,因他已认出梁下的美人儿是何方神圣,‘逍遥帝后’任青-是也。
    破风之声响起,有人绕宅疾驰,显然和任青-是一道,从另一方向绕过来,这是防备有人埋伏的江湖手法。


    只听其速度,便知此人身手不
在任青-之下,刘裕心中自然浮起‘逍遥帝君’的名字。不由心中叫苦,若他们到横梁来取回金子,自己能突围逃走已难比登天,更遑论取回金子。
    一把男子的声音在入门处道:‘确是这所房子,外面有以石头摆着的暗记。’任青-熟悉的娇柔声音响起道:‘离约定的时间尚有一刻钟。唉!我刚见过燕飞,他不单像没事人一个,还大有精进,我竟瞒不过他,差点给他堵截着。唉!我真有点害怕他。’应是任遥的人苦恼道:‘真的令人费解,我的而且确予他致命的一击,他能活下来已是奇迹,怎可能反变得更厉害呢?’梁上的刘裕暗松一口气,幸好这对妖男女非是偷金贼,否则自己肯定有难,不过危机仍未过去,若他们约会的正是那偷金贼,他仍大有被发觉的机会。希望偷金贼与任遥两人说过密话,待两人离开后才上梁来取金子,哪自己便可以乘机送他致命的一刀作为见面礼,以出憋在心内的窝囊气。

    任青-叹一口气,没有答话,刘裕生出奇异的感觉,任青-的内心似不像她表面一心置燕飞于死地狠辣无情的行为。此口叹气充满无奈的情绪,听来颇有点心乱如麻、六神无主之味。
    任遥似没有觉察他后妃的心事,怕是还在心心不忿燕飞仍然活着。沈声道:‘聂天还此人很不简单,雄材大略,是个可以有一番作为的人,如非桓家一直撑江海流的腰,他早吞并了大江帮。我们今趟和他合作,须步步为营,否则吃亏的会是我们。’任青-冷哼道:‘任聂天还智比天高,仍没法梦想我们周详缜密的统一大计,最终只会为我们作嫁衣裳。’任遥道:‘我们在利用他,他也在利用我们。郝长亨是个难得的人材,若青-可以美色笼络他,收之为己用,说不定可以把两湖帮变成我们班底,哪时司马贼的天下,将是我们的天下。’刘裕听得心神剧震,想不到任遥和聂天还两个天南地北向无关系的一方霸主,竟会破天荒合作起来,目标明显是先要占得边荒集。


    聂天还固是名震南方、十多年纵横不倒,没有人能奈何他的枭雄人物。郝长亨亦是横行两湖一带的不世高手,乃聂天还倚之为臂膀的左右手,今次远道而来,当然不是游山玩水。而他更有可能是盗金者,若非以他般身手,即使自己被哪甚么娘的边荒七公子分了心神,仍难避过他耳目。
    令他费解的是,逍遥教究竟有何颠覆司马皇朝的计划?不过此时已无暇想及其他,若给这三大高手发现自己的行踪,纵使高明如燕飞也难逃劫难,何况他自问比不上燕飞。连忙大动脑筋,思量逃走之法。


    任遥又道:‘郝长亨交给你处理。唉!若非目下不宜对付燕飞,现在我便去取他狗命。’任青-柔声道:‘如要坐收渔人之利,确不应对付他。是哩!帝君对《太平洞极经》是否已有眉目呢?’任遥沉吟道:‘真古怪!纵使有那两个小子默写出来的地势图,却似没有半点帮助。若我所料不差,必须三佩合一始能勘破玄虚,从洞极经找出传说中的洞天福地。’刘裕闻之愕然,照任遥的语气,《太平洞极经》并非甚么道藏经典,而是寻找某一处地方的地图。
    任遥又道:‘我不宜留在这里,好让你可向郝长亨施展手段。防人之心不可无,最好确定他是单身赴会,方可现身。’破风声起,刘裕探头一看,梁下空荡无人,心忖,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拔起匕首,把金子缠在腰间,此时东南方衣衫拂动的声音遥传而至。刘裕暗叹一口气,晓得时间再不容他取回另一半金子,心想这笔账暂寄在郝长亨身上,迅速离去。


    这是蝶恋花第二次示警。
    第一次是从水路往秦淮河采访纪千千途上,卢循从水里跃出来偷袭,其时陰神阳神尚未合而成为金丹大法,神通广大的阳神只好向日常行事的陰神示警,透过蝶恋花作出警告。勉强解说,陰神或可称为后天的我;而阳神则为先天的我、生命的本源和最神秘的部分。
    今次蝶恋花再度示警,使燕飞幡然而悟,陰神阳神只是合作而非结合,非是融浑而不可分,所以会因纪千千而受到影响,陰阳分离,金丹大法也非是无懈可击。
    纪千千虽听高彦说过燕飞的宝剑会在危险来临前向主示警,但因高彦一向爱夸夸其辞,所以是姑妄听之,并不是确信不疑。现在终亲耳听到,一时又不知险从何来,不由瞪大美目瞧着燕飞背上的蝶恋花,亦担心蝶恋花会忽然变龙化凤的飞走。


    ‘锵’!


    蝶恋花出鞘。


    尖锐的破风声在远方某处响起一下弹弦声后即呼啸而起,以惊人的高速激射而来,眨间即至,快得比人脑筋的转动也及不上,令人生出只好坐以待毙、无从躲避的颓丧感觉。
    燕飞却知因蝶恋花的鸣响,已使对方心神被扰,气势劲道大幅控减,发挥不出最佳状态。
    换过是以前的燕飞,唯一可保命之法或是翻下湖水里去,那时只要对方守在桥上,凭他的功力和箭术,燕飞更是难逃一死。


    ‘叮’!


    蝶恋花一丝不误地击中箭锋,劲气爆破,把凌厉的一箭硬碰得横飞开去,清楚利落,绝不含糊。
    在纪千千眼中,燕飞头也不回,不看一眼的便可反手一剑,命中敌箭,动作行云流水,潇洒好看。
    一把故意弄得沙哑低沉的男声从后方岸上一座废宅内传过来道:‘领教燕兄高明!阁下值大钱的头颅,暂且寄在脖子上多留一段时日吧!’纪千千别头瞧去,声音传来的方向黑漆一片,没有人影,没有异声。


    燕飞淡淡道:‘刺客走哩!’


    纪千千讶道:‘他要杀你,为甚么你仍可以如此轻松?’燕飞微笑道:‘我燕飞仇家遍地,加上因想拿领赏金而要来取我项上头颅者,更是数之不尽,紧张也是白紧张,对吗?’纪千千白他一眼,别有所指的道:‘你这人哪!事事满不在乎的。若每一个来刺杀你的人,都像这箭手的高明,我看也够你烦恼哩!’燕飞从容道:‘能射出如此一箭的,天地虽大,仍是屈指可数。据说慕容垂的箭术便非常了得,我的兄弟拓跋圭亦是一绝。不过若既是为赏金杀人的猎头者,箭法又高明至此,大有可能是横行黄河一带,人称"小后羿"的宗政良。不信的话,可把坠进湖内的箭寻回来一看,箭上当有三条横纹为记。’纪千千骇然道:‘竟然是这个人,千千也听过他的名字,你不担心的吗?据传他一旦定下目标,便锲而不舍,直至完成任务,而他从来没有失败过的。’燕飞油然起立,深吸一口气道:‘上得山多终遇虎,长胜不败者能有几多人呢?


    他的造诣深浅已给我摸通摸透,我的宝贝蝶恋花又可令他的偷袭手段无所施其技,希望他临崖勒马,又或洗心革面改行去卖酒,那我还可以帮衬他,否则他只是自寻死路。’纪千千听得‘噗嗤’娇笑,又嗔道:‘谈得好好的,又坐得这般舒服,竟要走了吗?’燕飞俯头看她,双目闪动着顽皮的目光,柔声道:‘花前月下,又是在有名狂野的边荒集内,我怕控制不了自己,强要亲千千小姐的香嘴儿,那时弄得仍不晓得自己该芳心谁属的纪千千心神大乱,那就非常罪过。’纪千千‘啊’的一声,难以相信的垂下头去,连小耳朵也烧红了,以蚊蚋的声音微嗔道:‘燕飞啊!你竟也会说出这种轻薄话儿?’燕飞哈哈笑道:‘只要是男人便懂说这些话。说到底还要多谢宗政良一箭之赐,把我震醒过来。以前的燕飞已死去,现在我要重新做人,无畏地迎接所有挑战,包括千千在内。’纪千千轻轻道:‘人家也是挑战吗?’


    燕飞坦然道:‘是感情上的挑战,更是最难应付的。我的对手不单是先令你钟情的某君,更可能是任何在边荒集自以为是够资格的人,不是挑战是甚么?’纪千千仍不肯起来,瞥他一眼,目光投往湖上的浮莲,喜孜孜的道:‘我喜欢你这样对人家说话,满有男儿气概的,千千这就向你投降好吗?’燕飞微笑道:‘不是真心归降,反成心腹之患。况且两情相悦,何来甚么投降?严格来说该是我已屈服于千千的魅力之下,到你真的忘掉哪个人,我们再看看能否重新开始。眼前千千爱上的,或者非是我燕飞,而是边荒集予你的新鲜感觉。’说出这番话来,燕飞尽泄心中忿郁不平之气,整个人轻松起来。


    纪千千摇头道:‘不是你想哪样的,收到你的走马灯后,人家心中只想着你一个人,其他的都忘记哩!’燕飞道:‘就只是一段时间,对吗?’
    纪千千神色一黯,向他无言地递出娇贵的玉手。
    燕飞别无选择,更舍不得拒绝,一把握实,助她站起来。
    纪千千在他身前亭亭玉立,秀眸异采大盛,深深望进他眼内,柔情似水的道:‘人家真的爱听你说亲密话儿,甜言蜜语更是多多益善,更不怕你付诸行动,唉!你这大傻瓜。’说罢领先下桥去了。


    燕飞心忖最后一句不知是否在怪自己没有立即亲她嘴儿。登时魂消意软,而在这一刻,他晓得自己确对她生出爱念,宛如久未兴波的桥下萍湖,终于泛起一圈又一圈、不断扩展的涟漪。


  第九章 佳人有约          目录        第十一章 公开挑战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