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11日星期五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八 :第七章 真假花妖







刘裕与燕飞来到帐后的空地,三匹马在临时搭成的马房内悠闲地吃着草料,后街处有慕容战的手下放哨防守,隐隐透出一种风雨欲来的紧张气氛,与马儿们的悠然自得形成强烈的对比。

    刘裕油然的道:‘庞义去了监工,以备今晚继续挑灯夜战,千千与慕容老大和我们捧出来的方总巡正入帐研究除妖大计,高彦则为我打点行装.兄弟,我要上路哩!你以后得小心一点.’燕飞拍拍他肩头,道:‘你也得小心点!屠奉三若非浪得虚名之辈,你的旅程将是荆棘满途。’刘裕微笑道:‘我已想遍所有可能性,包括被老屠看破是个陷阱。坦白说!死亡也不是甚么大不了的事。我是故意把自己置诸于死地,令我能借死亡的威可以忘掉一切,个中的苦与乐,只有自己清楚。’燕飞讶道:‘刘兄似是满怀心事,语调无限荒寒,究竟所因何事?若你状态欠佳,今晚勿要上路。’刘裕从容道:‘将士出征,谁不是满怀感触,心悬爹娘妻儿!我不过是想起一位暗恋而永不可能得到的女人。可是一旦踏足战场,你便再没有时间去想任何事情,只会想着如何保命。’燕飞皱眉道:‘不是谢钟秀吧!’


    刘裕知道自己漏了口风,摇头道:‘虽不中亦不远矣!你要为我守秘密。’燕飞恍然道:‘她确是令人爱慕的动人美女,亦予人会是个贤妻良母的感觉,难怪一向以事业为重、志向远大的刘裕也恋栈不舍。’刘裕苦笑道:‘思念和单恋是很花费精神的,可恨的是男女之情总像失控的野马,幸好自己知自己事,当我历劫不死的到达广陵,我将会把她忘掉,此是唯一的明智之举.’趋前几步,进入马房,抚摸拓跋仪送来的骏马,初步建立人马的感情和关系,道:‘拓跋仪赠马这一招非常高明,使一切不合理的事变为合理。噢!差点忘记问你,花妖有真假之别究竟是甚么一回事?你怎可以如此肯定?’燕飞来到他旁,低声道:‘长哈力行爱女之死,若非赫连勃勃干的,也与他脱不了关系.女儿受到这样的凌辱,长哈力行不但心灰意冷,更无颜在边荒集苟延下去,他的离开,最大的得益者正是赫连勃勃,在近水楼台下,羯帮的生意和业务将水到渠成的落入赫连勃勃手内去,使匈奴帮立即一跃而成能与其他帮会分庭抗礼的势力,不用打生打死便独霸了小建康。’刘裕皱眉道:‘你的推论非同小可,可以惹起一片腥风血雨,你究竟是凭空猜测,还是出自超乎寻常的灵觉.’燕飞淡淡道:‘两者均有,不知是否老天爷的安排,刚巧花妖亦路经此地,想到建康去又或一心在边荒集犯案,见有人冒他之名行事,于闻讯后破例在白天行凶,这是真花妖向假花妖宣战的战号,只是真花妖却没想过,我们的半个方总亦在边荒集,这叫天网恢恢,真花妖授首之期不远哩!’


刘裕道:‘这是合乎情理的推论,我想听的是你的直觉.’燕飞道:‘还记得早前在帐内商议如何对付花妖时,我说过感觉到花妖,他似近似远,因为车廷正是知情者,行凶的却是赫连勃勃。我一直在观察他们,发觉赫连勃勃对方总的鼻子特别着意,正好证明是作贼心虚。’刘裕好奇问道:‘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燕飞思索道:‘很难说清楚给你听,当长哈老大说出爱女惨遭奸杀的一刻,我心中忽然涌起冰寒的感觉,似乎很熟悉,又像很陌生!现在回想起来,正是我与赫连勃勃初次见面时的某种神奇的感应。打开始我便晓得赫连勃勃不单武功高强,且是天生邪恶凶暴的人。’刘裕啧啧称奇,顺口问道:‘你见到车厢内惨况时,又有甚么感应?’燕飞沉吟道:‘整个车厢内充塞着激烈的情绪,是来自施暴者和受害的可怜女子。我的感觉已把花妖锁紧,只要我遇上他,必可把他辨认出来,这是没法子解释的事。’刘裕道:‘即使你遇上他,也很难单凭感觉去指证他,幸好尚有方总的鼻子。咦!不妙!’燕飞愕然道:‘发生甚么问题?’

    刘裕道:‘若我是赫连勃勃,或会放风出去,让花妖清楚方总的灵鼻是真花妖的克星,哪时花妖一是杀死方总,一是立即逃亡。’燕飞微笑道:‘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一方面赫连勃勃误以为花妖已清楚方总的鼻子,不必多此一举,另一方面花妖会认为方总是个冒充的江湖骗子,在如此微妙的情况下,我们大有机会把真花妖收拾。至于假花妖,问题便复杂多了,除非他蠢得再度犯案,否则方总的鼻子将没法作证.’刘裕舒一口气道:‘说得对!赫连勃勃并不晓得我们知道的事。’此时高彦捧着一个装满东西的行囊来到马房,道:‘里面的宝贝花了我近五锭金子,全是最上等的货色,刘爷吩咐下来的清单购备齐全,没吩咐的也给你添置不少。’转向燕飞道:‘千千有请,刘爷当然没有空,燕爷你快去应召。’燕飞拍拍刘裕肩头道:‘你和高小子研究一下可以救命的家当,我转头回来送你走。’刘裕心中涌起浓烈的情绪,深切感受到与燕飞间饱经忧患而建立起来的过命交情。


    燕飞进入帐内,纪千千、慕容战和方鸿生三人正舒服地挨着软枕坐在厚厚的地毡上,亲切地交谈。
    他生出奇异的感觉.方鸿生固是放松多了,再不像先前,活似一根拉紧的弓弦。神情兴奋,双目充满希望。
    而他的感触却是因慕容战而来,他至少在此刻很难把慕容战视为敌人或对手,虽然明知与他肯定有兵刃相向的一天。纪千千把敌我的关系模糊起来,消融了明确的界线,更把心异者同化在共同对付花妖的大前提下。
    纪千千见他进来,道:‘你到哪襄去了?有甚么比对付花妖更重要事呢?刘老大和高少呢?他们又在忙甚么?’燕飞深切感受到被纪千千嗔怪的乐趣,坐到她对面位于慕容战和方鸿生两人之间,道:‘有一事尚未禀上千千小姐,小刘他即将远行,高小子自须为他打点一切。’纪千千愕然道:‘他要到哪里去?’


    慕容战恍然道:‘难怪飞马会送来战马,原来是供刘兄之用。’燕飞早知瞒不过他,微笑道:‘慕容兄该猜到刘裕要到哪里去,此事待会再和慕容兄商量。好哩!究竟有何大计。’纪千千登时明白过来,亦知不宜于此情况下探问,道:‘我们讨论过哩!已得出两个结论,首先是花妖大有可能不晓得有两个方总,即是说花妖并不知道我们有个可使他无所遁迹的灵鼻。’慕容战解释道:‘另一个是方总遇害前,我们的方总正在当值,嘿!请恕我说得这么古怪,因为千千说我们必须把方先生当作另一半的方总,才能令方兄充满信心。’纪千千白慕容战一眼,嗔道:‘又来哩!方总便是方总,不是甚么我们的方总,还有甚么先生小姐的。要分清楚便说先方总和方总吧!’慕容战给她白了妩媚的一眼,立即魂魄离位,只懂点头答应,神情令人发噱,再没有半点好勇斗狠的气概。燕飞更发觉慕容战像他们般唤千千,显示他和纪千千的关系已跨进一步,而纪千千明显地对他颇有好感。而事实上燕飞自己也觉得在撇除敌对的立场下,慕容战这个人相当不错,于黑帮诸老大中,似乎较富正义感。


    方鸿生道:‘大哥当时侦查花妖,着我代替他,自己则隐蔽起来,在花妖没有提防下查案。当晚我住在洛阳西门卫所内,大哥忽然回来,神情兴奋,说已查得花妖的行踪,可惜却没有向我进一步解说.大哥还说要连夜行动,擒拿花妖,着我躲进暗室去。岂知……岂知……’说到这里,眼内又再泪花滚动,可知当时的情况如何令他魂断心伤。


    慕容战接下去道:‘方总听到外面传来异响,更不断传来他大哥的低嚎声吟,像给人把口塞着叫不出来的样子,吓得不敢动弹。’方鸿生惨然道:‘我太没用哩!’
    纪千千安慰道:‘方总不用自责,你逞强出去也只多赔上一条人命,你大哥不但不会怪你,还会因你现在得到报仇的机会而欣悦。’燕飞点头道:‘事实确是如此,过去的便让它过去算了,最重要是掌握现在。’慕容战也同意道:‘燕兄说得好,所以我们须立刻行动,趁花妖没生出戒心前,先一步找到花妖所在。我们商量过,如把两个方总的事坦然告知议会,是否更有利呢?至少可以确保方总也具有灵异嗅觉的秘密。’燕飞暗叹一口气,向方鸿生问道:‘方总对花妖的行事作风是否熟悉?’方鸿生尴尬的道:‘听是的确听过不少,却是无心装载,不知燕兄想问花妖哪方面的情况.’燕飞道:‘我想知道花妖在作两个案子之间的最短时间.’纪千千道:‘方总不是已说过吗?是在洛阳发生的,只隔了两天。’燕飞道:‘我只是要作最后的证实。’
    慕容战沉声道:‘燕兄是在怀疑边荒集的两案非是同一人干的?’燕飞点头道:‘我一直在怀疑。’


    方鸿生道:‘在洛阳相隔两天发生的案子,确是唯一的案例。一般来说花妖犯案后的五至六天会收敛起来。他犯案的方式更有明显的周期性,每次均在不同的城市作恶,不会重复,选取的地方总是人口密集的都会,连犯数案后,会销声匿迹一年左右,现在距洛阳的连续凶案刚满一年,该是他再次凶性大发的时刻。’燕飞道:‘现在两案相隔不到一天时间,且在白天犯案,方总有何看法?’由他的口说出来,当然比燕飞泄漏自己的神通上算。因为慕容战始终和他有不同的立场,令他颇有戒心。


    方鸿生现出回忆的神色,道:‘大哥生前常在我面前分析花妖,因为对我不用隐瞒,我自少便崇拜他,尊敬他,还处处模仿他。唉!我又岔远哩!’纪千千谅解的道:‘没关系,方总积郁的心事,说出来会舒服点.’方鸿生道:‘花妖行事周密,大哥认为他在作案前会先做好侦查的功夫,弄清楚下手的对象,然后潜入深闰施暴,只把附近的婢仆弄昏,罕有像边荒集两案般杀尽旁人。实不相瞒,我敢到说书馆赚钱,是因起始时我并不相信这裹的第一个案子是花妖干的,直至发生马车惨案,我方知不妙,所以惊慌得不知如何是好。又同时晓得这或许是唯一为大哥报仇的天赐良机.’慕容战脸色微变,往燕飞瞧去,后者点头,表示明白他内心的想法。


    纪千千倒怞一口凉气,也往燕飞瞧去,显然记起他曾说过花妖有真有假的话。道:‘这说害死游莹的邪魔大有可能非是花妖本人,只是花妖于闻讯后知有人冒充他犯案,致凶性大发,不顾一切于白天出手。由于不敢在白天于集内行事,故临急选取一队南来的车马队作目标,亦不得不下手杀尽随行的人。’慕容战沉声道:‘这个看法非常关键重要,方总为何不在议会举行时说出来?’方鸿生露出恐惧的容色,嗫嚅道:‘因为我怕假花妖的事牵涉到边荒集内帮会的权力斗争,怎敢多口惹祸。’慕容战向燕飞苦笑道:‘情况愈趋复杂,且是非常不妙,对吗?’燕飞晓得他也在怀疑赫连勃勃,只是不敢说出口来,平静的道:‘边荒集的规矩是不容任何人破坏,正义必须伸张。在边荒集杀人是等闲事,可是却从没有人敢犯奸杀的天条,亦不容有人可以例外,管他是天王老子。不过目下当务之急,是先把真正花妖找出来,因为照他过往的行事作风,将会在一段时间内连续作案。’


纪千千神情专注地瞧着燕飞说话,慕容战看在眼内,心叫不妙,知道自己失了一着,重重点头道:‘花妖大有可能在两、三天内再作案,我们便领教过方总过人的本领,务要在今晚内把花妖寻出来。’又向方鸿生道:‘我们先拟好寻找花妖的方法,立即行动。’方鸿生犹豫道:‘对付花妖是除妖队的集体行动,我该如何向其他人交待呢?’慕容战信心十足的微笑道:‘即使除妖队有假花妖混杂其中,他也乐于擒杀真花妖,好令两案同时完结.’纪千千担心的道:‘我们既想到花妖有真有假,说不定其他人亦会起疑?’方鸿生叹道:‘这正是真花妖犯案的目的,要向我们作出提示,长哈老大爱女一案与他无关,而是另有其人。’燕飞心忖,方鸿生这个想法与他不谋而合,是真花妖按捺不住下向假花妖作的宣战,显示方鸿生并不如他自己认为般没有用,又或在压力下被迫发挥他的智慧。道:‘方总这番话非常有见地,我们可于此点着眼,窥见花妖性格上的弱点.’慕容战拍腿道:‘对!花妖肯定以自己过往的凶残事绩为荣,不容别人分享他的光辉,所以甘冒大险,也要在边荒集留下辉煌的记录。’纪千千道:‘这么说,花妖可能并不是一心在边荒集犯案,而是被假花妖的凶案引发的。’燕飞道:‘他或许是要到建康去,路经此地而适逢其会。不过是否如此已无关重要,我们须尽量利用全集团结一致的优势,务要在今晚把他在隐藏处挖出来。’慕容战终找到扳回燕飞一着的机会,道:‘花妖是否路经此地,又或故意到此犯事,实为关键所在。因为若他只是途经边荒集,根本不须故意隐蔽行藏,又因他不晓得有方总在,所以只要我们遍搜集内的旅馆,说不定已可以有收获。’燕飞拍额道:‘对!慕容兄的提议非常有用,是我的疏忽。’慕容战大感愕然,亦暗叫惭愧,自己是存有私心,而燕飞则是全不介意自己是否失算,一切以大局为重。
    纪千千看看慕容战,又看看燕飞,欣然笑道:‘我们开始有点眉目哩!问题在如何进行?’慕容战欲言又止。


    纪千千嗔道:‘慕容当家有甚么除妖大计?快给千千说出来。’慕容战先向燕飞瞥上一眼,深吸一口气道:‘我们一是不行动,既行动便要趴底,教花妖无路可逃。太阳快下山哩!入黑后将是夜窝族的天下,燕兄以为然否。’燕飞叹道:‘我明白哩!’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