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25日星期五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一:第八章 一念之间








栏江铁链在数名壮汉推动绞盘下,慢慢扯直,从水裹升往水面。

    监督的程苍古喝道:‘停!’
    接着向身旁的颜闯道:‘这个位置如何?’
    颜闯点头道:‘再高一寸便离水,在黑夜里即使是船上有灯火照明也看不真切。假若敌人误以为我们因为方便水路交通拆去拦江索,会吃个大亏。’程苍古往对岸望去,战士正扼守数个掣高点,以防敌人探子潜近。
    工事兵已在这边岸旁建立起两座高起达五丈的哨塔,位于城东北和东南的颖水旁,敌舰进入两里内的河段,只要有点灯火,休想瞒过哨兵的眼睛。
    颜闯道:‘可以着他们撤回这边来。’


    程苍古微笑道:‘颖水的防守由你全权负责,命令该由你发下去。守卫颖水的五百人是从汉帮调来的,指挥的方法袭自我们大江帮,四弟你是胜任有余。’颜闯哑然失笑,发出指令。
    两盏掩敌灯挂在竹竿处高高举起,向对岸的兄弟打出撤退的讯号。
    两人沿颖水南行,视察途上的坚固地垒,战士们躲在地垒里或卧或坐,争取休息的机会,充满枕戈待旦的沉凝气氛。
    七、八艘小艇驶往对岸,接载撤返的战士。


    程苍古以闲聊的语气道:‘依你猜估,我们的木雷阵可以对聂天还做成多大的损害?’颜闯叹道:‘你已肯定来的不是大哥的船队,而是两湖帮的赤龙舟吗?’程苍古颓然道:‘随着时间点点滴滴的溜走,大哥能安抵边荒集的希望愈是渺茫。今次漏子究竟出在甚么地方呢?但愿大哥吉人天相,至少可安返南方。’颜闯信心十足道:‘以大哥天下无双的躁舟之技,全身而退是当然之事。我现在担心的是文清,她虽才智过人,但始终临敌经验尚嫌浅薄,骤然对上铁士心那头老狐狸,很易吃亏。’程苍古道:‘文清已得大哥水战真传,加上思考慎密,又有破天从旁协助,可补其不足之处。’旋又苦笑道:‘我们见尽大小场面,却从未试过如眼前般的凶险局面,对手均是南北最响当当的人物。幸好孙恩算错一着,过早杀死任遥,又让任青-漏网遁逃,传来消息,使卓狂生站在我们一方,否则情况不堪想象。’颜闯道:‘这叫天无绝人之路,边荒集该是气数未尽,否则怎会忽然冒出我们的千千小姐来。短短半日间,在她的运筹帷幄下,边荒集再不是以前的边荒集,我有信心与敌人周旋到底。’木雷阵仍在布置中。


    近百个工事兵把一排一排的木雷沿岸安置,只要一声令下,木雷会被放进颖水去,顺流冲击敌舰。木雷的尖刺,或许未能戳穿坚固的赤龙舟,却可附上舰体,令对方失去灵动性。当此情况出现,地垒的弩箭机和布于岸旁的投石机,将对敌人迎头痛击。
    防御工事接近完成的阶段。
    能到边荒集来混饭吃的人,本身当然是胆大包天之辈,更是各行业的精英,可以创造出别人不敢梦想的奇迹,而奇迹正是现在边荒集最需要的恩赐。
    蹄声响起,数十骑奔出柬门,朝他们驰至。


    领头者是方鸿生,来到两人前甩蹬下马,道:‘胡沛该已离集,我在东门嗅到他的气味。’程苍古问道:‘方总可否从他气味的浓淡推测他是多久前离开的。’方鸿生兴奋的道:‘应是从东门撤往对岸的最后几批人之一。’程苍古向颜闯笑道:‘这么说他是被迫离开的。’颜闯同意道:‘所有他的心腹手下,又或经由他引荐入会者均被逐离边荒集,胡沛惹起的内患,应暂告一段落。’程苍古向方鸿生表示感谢,又笑道:‘方总好像脱胎换骨似的,竟一点不害怕吗?’方鸿生赧然道:‘我从未试过如此受重视,且被重用。哈!我也曾到过不少地方,却从没有一个地方比边荒集更使我感惬意。我已决定与边荒集共存亡,若死不了,就在这裹娶妻生子,落叶归根,你们当然会好好照拂我。’程苍古和颜闯听得你眼望我眼。


    到边荒集来的人莫不抱着同一宗旨,就是赚够便走,保着性命到别处享受以命博来的财富。
    像方鸿生这种想法,在边荒集该算是前无古人。
    不过两人亦隐隐感到,边荒集在急剧的转变中,今战如能保住边荒集,大劫之后有大治,边荒集该有一段好日子。
    方鸿生施礼道:‘我还要回去向千千小姐报告,告退哩!’看着他登马而去,两人心中涌起奇异的感觉。
    边荒集正在改变每一个投到她怀抱里来寻找净土的人,他们何尝不在改变中。对边荒集再没有恨,只有诚致的爱。


    一阵浓烈至可令人窒息的失落感,使刘裕的心差点痉孪起来。
    从他蹲地的角度往她瞧去,刘裕感到她像是来自黑夜的美丽精灵,更代表着他一个梦想。他终于彻底体会到高彦见着尹清雅爱之如狂的感受。
    王淡真娇纵式的清纯秀美,厉害若纪千千的万种风情,能令人失去自控。他已失去了纪千千,如现在又错过王淡真,人生还有甚么乐趣?王淡真唇角现出一丝笑意,轻轻道:‘若淡真能学刘大人般把整个头探进水内去,肯定非常痛快。’刘裕心中一颤,晓得王淡真对自己好感大增。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王淡真看他的眼神清晰无误地告诉他,她有兴趣的再非是‘谢玄的继承人’,而是他‘刘裕’本身。


    刘裕湿淋淋的站起来,目光扫过在附近站岗保卫她的十多名家将,微笑道:‘我还以为小姐受不了我这种粗人,原来反是被羡慕的对象,真教人出乎意料之外。’说罢,刘裕差点狠揍自己一拳,以作警戒。因为从任何角度看,自己亦不应挑逗此女,尤其以他寒门的身分。可是那种危险的破禁行为正是最刺激的地方,有近乎魔异的诱惑力。


    对一个出身农家,在入伍前-直以砍柴为业的人,王淡真是高不可攀的名门淑女。如非因缘巧合,他想走近点看一眼亦没有可能。不过刘裕也和一般贫农有别,父亲早亡,母亲却是知书达礼的人,教他读书识字,令他超越农家的见识水平,少怀大志。他的志向衍生于对时局的不满,是对当时种种不公平状况的反动,不甘于被压在最低下层陷身于任人奴役支配的社会宿命。一个行差踏错,他会落草为寇。他的选择是加入军伍,努力学习,奋进不懈,经历千辛万苦后,方挣得今天的成果。
    但假若他不理高门寒门的禁忌天条,妄图摘取王淡真这颗禁果,后果将是灾难性的。


    所以重遇王淡真后,他一直处于矛盾和挣扎里,不住寻找放弃她的理由。如她根本对他没有兴趣,他只好把单恋默默埋藏,日后自苦自怜是将来的事。
    要命的是自己大展神威,略施手段便助她度过大劫,使她对自己刮目相看。更不妙是她看来被自己寒人的粗野吸引,而自己则忍不住出言逗她,这是多么危险的行径?刘裕既自责不已,又对那种男女攻防的高危感到极端刺激。在目前的心态下,如此刺激实在来得正好,足以填补他心灵没有着落的空虚无奈。


    王淡真俏睑微红,却没有畏缩,向手下吩咐道:‘你们站远一点,我和刘大人有话要说。’家将们虽大感愕然,却不敢违背她旨意,散开退往远处。
    王淡真迎上他的目光,秀眉轻蹙道:‘淡真在甚么地方开罪刘大人呢?你的脾性真古怪,教人难以捉摸。’她虽说得没头没尾,刘裕却清楚,她指的是早前在车厢内交谈的情况,显示她非常介意自己的忽热忽冷,心中不由生出自己也感难堪的快意。


    就在此时,王上颜举步走过来,在王淡真身后道:‘我们快起程哩!小姐和刘大人要不要进点干粮?’王淡真皱眉道:‘颜叔着其它人进食吧!我和刘大人说几句话便来。’王上颜瞥刘裕一眼,无奈去了。
    刘裕心知肚明,王上颜是找借口来警惕自己,暗自苦笑。
    王淡真不肯放过他,追问道:‘刘大人不是雄辩滔滔之士吗?为何忽然变成哑巴?’刘裕心中在叫救命。
    王淡真可不像谢钟秀,不但不自恃身分,还似乎对高门望族不屑的事有浓烈的好奇心。例如她对边荒集的向往,又例如她看自己的眼神。
    他更开始明白她。


    王淡真仰慕谢玄,因谢玄是高门大族的翘楚,又与只尚空谈的高门名士截然不同,是坐言起行,军功盖天下的无敌统帅。
    不要看她文弱雅秀的样子,事实上她体内流的是反叛的热血,一旦引发她的真性情,会一发不可收拾。
    要制止恋情的发生和蔓延,眼前是唯一机会。
    王上颜的‘闯入’,正是残酷现实的当头棒喝。
    情况的发展,决定在他一念之间。
    事业和爱情,只可选择其一。


    唯一与王淡真结合的方法,是抛弃一切,与她远走高飞,私奔到无法无天的边荒集,假如边荒集并没有落入慕容垂和孙恩的魔掌里去。
    最后的一个意念像一盘冷水迎头淋下来,使他回到现实里去。
    他忍心令谢玄失望吗?尤其在谢玄命不久矣的无助时刻?王淡真见他的脸色忽睛忽暗,还以为他内伤复发,关切的道:‘你不舒服吗?’刘裕苦笑道:‘小姐可知道我们根本不应这般交谈说话?’在边荒集之际,他可以毫无保留地思念她,因为他晓得该没有再见她的机会。可是现在玉人近在伸手可触之处,更与他说着逾越了身分地位的亲密话儿,他反要苦苦克制。要救熄能燎原的大火,只有当火势尚是刚开始的当儿,而眼前此刻正是唯一的机会。


    性格令他不得不思考实际的问题。
    即使他肯为王淡真放弃得来不易的男儿大业,王淡真又肯舍弃一切随他私奔出走,接着的究竟是幸福美满的生活?还是一副烂摊子。
    王淡真对他生出好感,开始时是因基于对谢玄的祟拜,而他是北府兵冒起的新星。现在则因他智退司马元显,令她感恩,更令自己成为她心中的英雄。
    可是若他们远走天涯海角,王淡真可以习惯那种过隐性埋名、平凡不过的生活方式吗?刘裕对此极表怀疑。
    而那时他也再非谢玄的继承人,更不是北府兵有为的年青将领,而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逃兵。


    一切将不同了。
    这么做他对得住燕飞吗?对得住纪千千?对得住所有为边荒集牺牲牲命的人吗?从男人的立场看,若可神不知鬼不觉和这贵女偷欢,自然是一种成就。
    不过此是没有可能发生的,刘裕渴想的更不是这种关系。一是半点不要,一是她的全部。
    想到这里,刘裕出了一身冷汗,‘清醒’过来。


    王淡真闻言娇躯一颤,狠狠盯他一眼,不悦道:‘还以为刘大人会特别一点,安公便常说我大晋之所以南迁,高门寒门之隔是其中一个主因。到南迁之后,祸乱亦因侨寓世族和本土世族的倾辄而来。门第愈兴盛,地方分化的情况愈烈,至朝廷政令难以下达。淡真虽生于高门,却非不明事理的人。你刘大人是玄帅亲手提拔的人,难道仍囿于高寒之分吗?’刘裕听得发呆,王淡真竟是如此有见地的女子,难怪肯对他和高彦不吝啬迷人的笑容,累得自己错种情根。


    不过不论她如何动人和有吸引力,他已作出痛苦的决定。
    王淡真忽然垂下螓首,幽幽道:‘自从在建康谢府见过刘大人后,淡真一直在想,玄帅因何会看中你呢?现在终于明白哩!只有像刘大人般的男儿汉,方是我大晋未来的希望。’刘裕心中剧震。


    他从没有想过王淡真会如此直接向他表达爱慕之意。当然亦明白她的苦衷,到广陵后,她恐怕再没有与他说话的机会,遑论单独相处。


    暗叹一口气,颓然道:‘小姐可有想过,走毕这一程后,我们可能永无再见的机会?’王淡真双目亮起来,压低声音道:‘只要你刘裕是敢作敢为的人,人家甚么都不怕。’刘裕心呼‘老天爷救我’,迎上她灼热的眼神,摇头叹道:‘我们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令尊会怎样看呢?玄帅义如何反应?’王淡真花容转白,垂首以蚊蚋般的声音仅可耳闻的轻轻道:‘你不喜欢人家吗?’刘裕心中剧震,失声道:‘小姐!’


    王淡真勇敢地凝视着他,有点豁了出去的道:‘淡真对建康的人和事已非常厌倦,朝廷对安公和玄帅的排斥更使人悲愤莫名。我们大晋需要的是像刘裕你这样的英雄豪杰,玄帅没有从家族或其它门阀挑选继承人,正因他看通看透像王国宝,司马元显之辈,不单只不足以成事,且是祸国殃民之徒。明白吗?’刘裕感到头皮发麻,差点冲口道出自己对她的深切爱意,又知一句话可令他陷于万劫不覆之地,只好说出违心之言,尽量平静地应道:‘多谢小姐对我的期望,而事实上我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将来的事根本无法测度。小姐……我……’王淡真紧咬下唇,瞧着他吞吞吐吐地没法继续下去,猛一踩脚,吐出‘没胆鬼’三个字,转身便去。


    刘裕呆在当场,天地在旋转,脑袋一片空白。


    只有一件事清清楚楚,他已失去得到他最心爱女子的机会,纵使将来如何功业盖世,却永远弥补不了此平生憾事。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