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8日星期二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六:第一章 初试啼声






眼前的局面,是刘裕最不愿见到的,一旦公然决裂,双方间再无转圜余地,一切只能凭武力解决。

    汉帮现在人多势众,若倾全力来围攻,他和燕飞或可突围逃走,高彦虽身法灵巧,却已非常勉强,其他人包括实战经验远远不足的纪千千必无幸免。当然他和燕飞决不是肯舍友保命的人,最终必是力战而死,全军覆没。

    燕飞非常高明,先一步察觉敌人在高处埋伏箭手,故单人匹马前去挨箭,可是这并不能改变接踵而来的发展,血战终不能免。
    在淝水之战前,燕飞对边荒集的势力早生出制衡的作用,可以说一天有燕飞坐在边荒集第一楼上层平台喝酒,便没有人敢太过放肆。现在汉帮的祝老大得到江海流撑腰,再不愿呆守下去,务必要去燕飞而后快,那他便可借淝水之战后,南方汉人势子转盛的情况,独霸边荒集,凌驾于北方胡人诸势力之上。


    想到这里,刘裕握上刀柄,决意死战,杀得一个是一个,杀得一双便一双。
    燕飞此时心中全无杂念,他感官的灵锐度在刹那间提升至巅峰的状态。他不但掌握到每一个箭手的位置,每一支箭射来的角度、速度和力度,还感应到曾被符坚用作行宫的汉帮总坛内隐藏的敌人,晓得不论自己是否被乱箭射杀,他们均会蜂拥而出,血洗东门大街。


    燕飞一声长笑,喝道:‘好胆!’


    蝶恋花化作绕身疾走的激电精芒,应被改称为‘金丹大法’的奇异真气,遍游全身,由电光火石般高速的意念控制,随念而发。因为陰神阳神已被金丹联结起来,日月合壁,丽天照地,再没有谁主谁副的恼人问题。


    剑锋千变万化,但劲道却拿捏得恰到好处的手法,在或
挑或拨或卸或移间,把左方射来的箭矢改变方向射往右方高处的敌人,右方的亦礼尚往来,顿变成左右互射的诡奇状况。

    庞义、刘裕、高彦、纪千千等全看得目瞪口呆,这刻的燕飞像变成另外的异物,整个人竟通透明亮起来,似虚似实,如真如幻,那种莫之能侧的感觉,肯定是人人未见过,他们再‘捉摸’不着燕飞。

    功力次于刘裕者,此时更生出错觉,就像利剑稍触燕飞绕身疾走的‘金光’,箭矢便会掉头反射,谁发的箭都要自身承受。
    刘裕心中响起燕飞的答覆:‘任遥再次遇上他必死无疑!’的豪情状语,隐隐想到的是可能就在此一刻,燕飞正开始举步朝‘天下第一高手’的宝座拾级登阶,只要他能在边荒屹立不倒,宝座便是他的了。
    汉帮总坛大门洞开,一位比燕飞尚要高少许的中年大汉,不用说也知是祝老大,领着十多名汉帮首领,跨槛而出。


    ‘叮’!


    刚巧有一枝箭碰上燕飞的蝶恋花,竟不是送往对面高处的敌人,而是似开小差般,溜向中年大汉的胸口,后发先至,反得到最先抵达敌人的殊荣,巧妙至令人难以置信。


    祝老大也是了得,喝了声‘好!’,竟然那么一手往此冷箭抓去,丝毫不避,有如赌徒在赌桌上倾尽所有,博他娘的最大一铺。


    祝老大五指紧执着箭身,竟仍在他掌内火辣辣的滑钻了三寸,差半寸便到达他胸口,正暗松一口气,胸口却如遭雷殛,以他的功力,仍吃不消,往后挫退三步,撞得后面的手下东倒西歪,才终于立定。


    '东门大街'两边高处的箭手,纷纷中箭,倒跌瓦面,但无一是箭中要害,都是臂、腿一类不会致命的地方,让人晓得每一箭均是瞄准而发,只此便没有人肯相信,偏又是眼前的事实。
    入侵祝老大经脉的灼热真气,迅速消退,但在意料之外,代之而起是一阵奇寒,祝老大终禁受不起,全身打了个冷颤,晓得已因燕飞的见面礼,受了不轻的内伤。


    ‘锵’!


    剑回鞘内。


    燕飞像没发生过甚么事的,悠然步至脸上再没有半点血色的祝老大前,微笑道:‘是战是和?由你祝老大一句话决定。我会撇开一切,单以你老哥为最终目标,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祝老大认为这是最好得解决办法吗?’刘裕等仍在发呆,想不到燕飞厉害害至如此程度,不但反守为功,还完全镇住场面,不负边荒第一剑手之誉。


    连一直因害怕而
躲在车厢里的小诗,也学她的小姐般,从另一边窗帘探头出来看热闹。

    边荒集的荒民们,开始透过门缝窗隙,或从横街小巷探头探脑,目观耳听。
    祝老大从阶台上视阶下的燕飞,勉强压下伤势,沉声道:‘边荒集再非以前的边荒集,燕飞,你识相的就登车离开边荒集,永远不回来,否则有一天会后悔莫及。’燕飞懒懒闲闲的微笑道:‘只有一个方法证明边荒集不是以前的边荒集,就是由祝老大你允诺决一死战。’祝老大感到燕飞的精神和气势正把他锁紧锁死,只要自己一声喊杀,燕飞必尽一切力量追杀自己,自己手上有多少人也不管用。这个想法令他整条背脊寒渗渗的,忽然间他晓得燕飞再不是以前那个燕飞。以前的燕飞他已惹不起,何况是现在的燕飞?江海流的支持在此一刻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祝老大神色转厉,盯着燕飞道:‘好!我们走着瞧!’说罢一拂衣袖,掉头返回门内去,众手下连忙紧随,还‘砰’的一声关上大门。


    一声怪叫,响自高彦之口,只见这小子一个-斗翻在燕飞身旁,举臂嚷道:‘边荒集还是以前那个边荒集,一切都没有改变。’五辆骡车停在本是第一楼所在,现在则为一片烧黑布满碳屑残木的空地。燕飞像凭吊被遗忘的古迹般举步到楼址的中心,转过身来,向立在一旁的高彦、刘裕、纪千千主仆、庞义和他余下的七名伙计兄弟道:‘没有第一楼的边荒集根本不成其为边荒集,我们要立即进行重建,继续卖边荒第一名酒雪涧香。’纪千千鼓掌道:‘千千全力支持。’


    ‘千千’两字一出,登时惹起四周远处看热闹的狂悍荒民纷纷议论,只恨纪千千仍是重纱掩面,不教人得赌芳容。
    庞义颓然道:‘我们八个人曾以两个月时间四出砍来上等木材,又以一个月时间送到这里来,却一股脑儿给祝老大没收了去,我想据理力争,还给祝老大扫出门来,毒打一顿。’高彦接口道:‘幸好尚剩下五辆运送木材的骡车,郑雄他们迫于生计,遂把骡车改装为客货车,在城北拓跋鲜卑族的势力保护下,开了个骡车店,讨点生活。祝老大顾忌拓跋族,尚未敢过份干涉。’燕飞从容道:‘再等三个月太久哩!我没有这个耐性,我会教祝老大把抢去的木材呕出来。’刘裕摇头道:‘若祝老大再次屈服,他的龙头老大亦不用当了,我们等若逼祝老大立即开战。’燕飞摊手道:‘尚有更好的方法吗?’


    纪千千柔声道:‘千千有个提议。’
    众人讶然朝她瞧去,均想不到还有甚么好法宝。
    纪千千轻笑道:‘千千是第一楼的外交大臣嘛,眼下当然要由我出马,让早被燕公子吓破胆的祝老大有下台阶的机会。他可以说是给面子给千千的爹,而不是怕了你燕飞。’小诗一颤道:‘小姐!’


    纪千千拍拍小诗肩头,安慰道:‘不用害怕,别忘记你小姐亦懂舞刀弄剑。’刘裕挨着骡车,拍腿道:‘此着妙绝,且一定行的通。因为若千千有甚么三长两短,祝老大肯定做不成人。’高彦忧心忡忡道:‘若祝老大把千千软禁,我们又如何是好?’燕飞沉吟道:‘若不想大流血,此确为可行之计,给个天祝老大作胆,他也不敢待慢玄帅的干妹子,因为玄帅现在已成最能左右边荒集存亡的人。我们千千小姐正好开始发挥她的神通。’纪千千喜孜孜的道:‘‘我们的千千小姐’!说得真动听,千千现在立刻去见祝老大,先正式投贴拜门,这方面你们该比我在行。’高彦义不容辞的道:‘千千请立即修书一封,让我送往汉帮。’纪千千着小诗取来文房四宝,神情兴奋道:‘今次确是不虚此行,我还有一个小提议。’庞义不但佩服她的胆识才智,更感激她肯纡尊降贵去见祝老大,闻言欣然道:‘只要是千千小姐的提议,我们们定会尽力办到。’纪千千指着楼址后面的荒园,道:‘我们就在那里扎营暂居如何,正可以日以继夜的进行重建工作。’高彦抢在庞义之前答应道:‘这个容易,我们立即去张罗'蓬帐,包管又大又舒服。’刘裕心中愈来愈明白,纪千千到边荒集来,是不想重过在建康时养尊处优的日子,尽情尝试新的生活方式,即使捱苦亦在所不计,希望她不是借折磨自己用以忘情吧!


    燕飞一声长笑,油然朝藏酒窖的方向举步,道:‘千千想立营便立营,不过却休想我奉陪。哈!藏酒之窖是吾家,天下间还有比睡在装满雪涧香的酒坛间更写意吗?’燕飞坐在酒窖入口石阶处,享受着品尝美酒的写意和滋味,庞义于他左方坐下,欣然道:‘幸好你回来了,否则我真不知如何在边荒集混下去?’燕飞顺口问道:‘你究竟弄甚么鬼?砍菜刀怎会留在树干上?


    庞义露出犹有余悸的的神情道:‘当时我们遇上一群小贼,匆忙逃生,混乱间掷刀退敌,幸好跑的快,逃过大难。’燕飞捧起酒坛再喝一口,心中感触丛生,若不是庞义掷不中敌人而掷中大树的砍柴刀,他当不会进入荒村,更不会遇上任遥,致有吞下‘丹劫’的事情发生,竟因祸得福,似是冥冥之中,确有气数遇合的存在。


    庞义道:‘现在刘裕已陪千千小姐和小诗到城北向胡人选购营帐,高彦向祝老大投拜帖,其他兄弟则忙于卸货,把千千的大箱子送到后院去,忽然间边荒集又再充满生机和乐趣,老哥我真的很感激你,希望祝老大识相点,大家和平共处,让一切回复旧观,怎都胜过不停拼个你死我活的。’燕飞倚着石壁,闭上双目,轻吁一口气道:‘淝水之战前和之后是两个不同的时势,一切要重新定位,更必须重新寻找诸势力间新的平衡点。而边荒集已成天下列强必争之地,混乱复杂的变化可以想见。我们回来是要建立边荒集的新秩序,你要有心理上的准备。’庞义笑道:‘只要有你燕飞坐镇,对我来说便一切太平。不知是否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到别处去总觉不惯,天下还有那一个地方比这里更热闹的?南北货物应有尽有,但若由一帮独大,垄断一切,边荒集将失去它独有的特色。’燕飞道:‘现形势如何?’


    庞义道:‘由于对符坚屠杀和奴役荒人的仇恨,氐帮已给驱逐,现在势力最大的胡人是鲜卑族和羌族,鲜卑族又分作两帮,一为拓跋族的夏侯亭率领的飞马会,一为以慕容战为首的北联帮;再加上汉帮,四大势力瓜分了边荒集,其他较次的匈奴帮和羯帮只能依附他们而生存。’燕飞睁开虎目,沉声道:‘那道拦河铁索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庞义苦笑道:‘是祝老大立威的第一步,把码头划分为南北两部份,现在汉人势盛,胡人惟有忍气吞声,不过胡人一向好勇斗狠,早晚会出事。’稍顿续道:‘东门大街已成祝老大的地盘,谁都不敢插足到这区域来。前天祝老大下令东区所有人均要向他纳地租,由下月初一起始逢月头缴银,在边荒集尚是首次有人敢如此斗胆,可知祝老大是如何横行霸道。’燕飞哑然笑道:‘此着祝老大走错哩!到边荒集来的人,正是要逃避那苛政重税,而他却蠢得把这一套搬到边荒集来,肯定是自取灭亡。他的事暂且撇到一旁,你须多少天完成重建的工作,我很怀念以前那张私家桌。’庞义道:‘即使你这懒鬼肯帮手帮脚,再加上刘裕和高小子,没有两、三个月休想完工。’燕飞摇头道:‘太久哩!我们须在一个月内建起新的第一楼,横竖千千财力充裕,多请些人不成吗?’庞义颓然道:‘你燕飞不怕祝老大,别人可怕得要命。你不是曾在码头雇挑夫骡车,结果如何?最怕是祝老大不准商铺和我们做买卖,诸胡又怕买不到由祝老大控制来自南方的粮货而不予我们方便,我们便会被完全孤立。’燕飞头痛道:‘照你这么说,即使第一楼重开,也没人敢来光顾。’庞义苦笑道:‘事实如此,我看最后仍是要仗武力来解决,看谁的刀子够狠够快。’燕飞摇头道:‘敌众我寡,怎行得通?’


    庞义道:‘那第一楼不建也罢,颍水南道的控制权躁纵在祝老大的手上,所谓巧妇无米难为炊,重建后的第一楼只是空壳子,或可供神仙来吸风饮露。’燕飞笑道:‘不要气馁,万事起头难。告诉我,你怕祝老大吗?’庞义道:‘有你燕飞在,我怕祝老大个娘!’燕飞拍腿道:‘就是如此!我可以把向你提供的保护扩大至所有肯与我们做交易的人,就由招聘建楼的壮丁开始。’接而欣然笑道:‘告诉我,祝老大除了他的汉帮总坛外,尚有甚么直接经营的生意?’庞义道:‘最主要是两个赌场和一间钱庄,都是最赚钱的生意,不准别人染指。’燕飞好整以暇道:‘祝老大向我们施下马威不成,现在好应轮到我们向他施下马威啦。’庞义骇然道:‘你是要去踢场吗?’


    燕飞胸有成竹的微笑道:‘踢场确是踢场,不过踢场也分很多种。祝老大既打开大门做生意,便不得不讲江湖规矩,我先弄得他两间赌场关门大吉,再向他的贼钱庄下手。我要兵不血刃的让祝老大投降屈服,恢复边荒集无拘无索的好日子。’庞义担心道:‘我不知你有什么绝活如此了得?不过祝老大是不会坐以待毙的人,我肯定他会向江海流哭诉,着他派出高手来收拾你,最后仍要看谁的拳头够硬?’燕飞道:‘以一来一回计算,待到江海流派人来援,该是十天之后的事,有这十天的时间,足够我们把形势扭转过来。你甚么事也不用理会,只须尽快进行重建。其他的事交给我和刘裕来负责。不要低估刘裕,此人是大将之材,得到谢玄全力支持,必要时可调一支水师来镇守边荒集,明白吗?’庞义燃起新的希望,立即精神起来,‘谢玄’两字比甚么更管用。


    燕飞缓缓闭上眼睛,道:‘老子现在酒意上涌,要好好的睡他奶奶的一觉,勿要吵我。唉!终于回家哩!相信我,明天一切都不同啦!’       


        
卷五:第十三章 边荒惊变       目录       第二章 野火晚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