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16日星期三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九:第十一章 敌友难分







屠奉三独坐内堂,默思不语。

    陰奇来到他身旁坐下,讶道:‘老大为何心事重重?不是一切顺利吗?’屠奉三心忖,假若陰奇晓得自己心中想的是纪千千,怕她会被战乱波及受伤害,不知心中会有何感想。


    轻叹一口气,收拾情怀,道:‘祝老大方面有甚么消息?’陰奇道:‘听说祝老大情况甚为不妙,汉帮上下人心惶惶,无心恋栈,看情况随时撤离边荒集。’屠奉三点头道:‘汉帮若撤走,费正昌定会跟随,这才合理。’陰奇不解道:‘老大是否觉得有些事很不合情理呢?否则怎会这般说?’屠奉三往他瞧去,双目熠熠生辉,沉声道:‘不合理的是赫连勃勃,他若不是低估了慕容垂,便是过度自信。因他似乎并不把慕容垂的部队放在心上,反把注意力集中到如何歼灭飞马会。我故意向他试探,提出由我们刺杀燕飞,他不但不反对,反而变得和我很投契,如此是否很不合情理呢?’陰奇胡涂起来,道:‘不论拓跋圭又或赫连勃勃,若欲入主中原,均须践踏过对方的骸骨,再没有另一条路走。他们既是命运注定的死敌,赫连勃勃趁机攻击飞马会该是合情合理才对。而燕飞已成拓跋族无可置疑的第二呙手,赫连勃勃当然亦不容他活下去,有我们代劳,岂非正中下怀?’


屠奉三摇头道:‘你若想听明白我的话,必须站在赫连勃勃的位置去看事情。赫连勃勃是知兵的人,更有争霸天下的雄心,凡事必然从大处着眼,否则不会有今天的成就。让我清楚告诉你,拓跋圭此人雄材大略、深谋远虑,赫连勃勃能成为阻他南下的最大劲敌,本身绝非有勇无谋之徒。’陰奇苦笑道:‘我仍不明白,只要手脚够快,时机把握准确,加上我们的助力,应可一举击溃飞马会,其它帮会只会袖手旁观,不会插手。’屠奉三悠然道:‘假若慕容垂和孙恩的大军今晚来犯又如何呢?’陰奇为之哑口无言,暗忖若赫连勃勃真要击溃飞马会,纵使伤亡不大,不过却肯定师老力疲,再难应付另一场以寡抗众的大战。

    屠奉三沉声道:‘在如此情况下,不论是赫连勃勃又或我屠奉三,至乎边荒集每一个帮会的领袖,首要之务都是全力求存,而非求眼前一时之快,除非他根本不怕慕容垂和孙恩的联军。’陰奇剧震道:‘你是指他才是慕容垂的走狗。’屠奉三叹道:‘我不敢肯定,他还向我透露姬别是黄河帮在边荒集的人,显然是想利用姬别转移视线,因为以慕容垂的谋略,不可能不事先在边荒集有所部署,通过一个已在边荒集生根的人来接收边荒集,怎都比从头开始划算。如此更可把对边荒集的损害减至最低。边人有个良好的习惯,只要不损及生意,没人有闲情去理会帮会或各族人间的斗争仇杀。’今趟轮到陰奇沉吟思索。


    屠奉三道:‘我们必须于最短时间内作出决定,而这决定将直接影响此行成败,且败者不但一无所有,还要赔上性命。在到边荒集前,我和南郡公从没有想过边荒集的形势会发展至如此恶劣的地步,实大出我们意料之外。’陰奇道:‘在老大去见赫连勃勃的当儿,我所得的线报是宋孟齐和郝长亨先后脚的去见燕飞,前者只说了几句话,后者则和燕飞谈了超过两刻钟。’屠奉三忍不住问道:‘纪千千呢?’


    陰奇瞥他一眼,答道:‘纪美人一直躲在帐内,燕飞曾入帐和她说过几句话,给郝长亨的突然到来中断,纪美人仍留在帐内。’屠奉三发觉自己对燕飞全无嫉妒之意,反暗里希望燕飞可以好好的保护纪千千,不让她受到伤害。这个想法令他自己也感奇怪,一向以来,他从不让个人的好恶影响他办正事的任何取向,他奉行的是只讲利害关系。


    陰奇问道:‘我们应如何对待赫连勃勃?若我们误将他当作慕容垂的人,不但会失去一个可起关键性作用的盟友,还平添强敌。’屠奉三双目现出深思的神色,缓缓道:‘赫连勃勃到边荒集来的时间是否有异于寻常的凑巧呢?竟似跟慕容垂配合得天衣无缝,而甫到边荒集便弄出游莹被奸杀的血案,如非真花妖的出现,他还可以继续假扮花妖下去,弄得边荒集人心惶惶,制造出最有利慕容垂进犯边荒集的形势,若非燕飞带着纪千千适于此时返回边荒集,边荒集各帮会肯定乱一团,不战而溃。’陰奇晓得他心中犹豫难决,与其说他在和自己分析形势,不如说他是借和自己商议,整理好思路,好作出关乎到生死存亡的决定。


    点头道:‘赫连勃勃是个彻头彻尾的暴君,据闻在统万被他强征入宫肆虐的民女数以千计。来到边荒集奸杀几个女人,对他是绝不算甚么一回事,又可以扰乱边荒集,他该是乐而为之。’屠奉三拍桌道:‘说得好!若你是慕容垂,要挑选走狗,在拓跋圭和赫连勃勃间,你会挑选那一个呢?’陰奇一震道:‘当然是不得人心的那一个,且根本不愁他能安然坐大,到狡兔死走狗烹之时,还可以大快人心。’屠奉三点头道:‘说得好!我一直不明白慕容垂为何肯把拓跋圭的头号敌人窟拙放虎归山,而窟拙被释后立即投靠赫连勃勃,原来这一切全是慕容垂的巧妙安排,因为他看通拓跋圭的能耐,故暗助赫连勃勃,以之钳制拓跋圭。’陰奇皱眉道:‘赫连勃勃难道不晓得慕容垂在利用他吗?’


屠奉三像想通所有事情般挨往椅背,伸个懒腰道:‘当然晓得,且比任何人更清楚。不过却是别无选择。他一天不能征服拓跋族,称雄漠北,一天难以南下中原争霸天下。他更清楚只要拓跋圭仍在,慕容垂仍不会动他。今次慕容垂肯让他分享边荒集的成果,正是给他甜头,安他的心。’陰奇明白屠奉三终作出判断,肯定赫连勃勃是慕容垂的人。道:‘姬别是否被他诬害呢?’屠奉三微笑道:‘姬别是否黄河帮的人并不重要,照我看,姬别是黄河帮的奸细的机会很大,事实上燕飞也在怀疑姬别。赫连勃勃把他身分揭露,对情况的发展只有很小的影响,又可取信于我。哼!赫连勃勃更可能是另有居心,不想姬别分薄他的利益。’

陰奇道:‘姬别与呼雷方一向关系密切,会否同是慕容垂的人?’屠奉三摇头道:‘呼雷方不可能作慕容垂的走狗,他背后的支持者是姚苌,姚苌过去与慕容垂共事苻坚,说好听点是共事一主,难听些便是狼狈为奸。正是他们大力怂恿苻坚南来,引致淝水之败,也是他们连手怞苻坚后腿,令苻坚无法重整军队,平反败局。这样有野心的人,事成后再没有可能合作下去,除非其中之一肯臣服对方,此种情况当然不会发生。’陰奇道:‘老大是否可把呼雷方争取到我们这一方来?’

屠奉三叹道:‘边荒集没有人会信任我们,赫连勃勃只是别具居心。’陰奇倒怞一口凉气道:‘若老大没有看错,我们岂非已陷于困境,动辄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屠奉三仰望横梁,徐徐道:‘情况会比你想象的更恶劣,赫连勃勃告诉我,今次随他来的战士只有千人之众,加上边荒集的匈奴帮和归顺的羯帮战士,不逾二千人。哼!我敢肯定此为满口胡言。以他一族之主的身份,怎会如此轻忽,照我猜估,他的兵力至少在五千人以上,力足以攻克边荒集,方敢如此肆无忌惮,甫到便扮作花妖,以雷霆手段震慑边荒集。边荒是延绵数百里的无人地带,藏起一支五千人的部队,像吹口气般容易。’陰奇不解道:‘即使没有内奸的问题,边荒集所有帮会联结起来的力量,恐怕也难过五千之数,更何况各帮会互相顾忌!现在慕容垂、孙恩、赫连勃勃和姬别的人加起来应超过二万之众,这是否杀鸡用牛刀呢?’

屠奉三沉声道:‘凡事要看远一点,首先敌人是志在必得,不单要全盘接收边荒集,还要一网打尽所有反对的势力,更重要是在控制边荒集后,还要守稳边荒集,足以应付北府兵、建康军又或我们荆州军的全面反扑。边荒集现已成为天下最重要的战略据点,边民不会理会谁在主事,他们但求继续有钱赚便成。谁能把持边荒集,谁便能要甚么有甚么,呼风唤雨,直接影响统一天下的成败。’陰奇道:‘我们是否该考虑立即远离此地?’屠奉三目光往他投来,射出锋锐无比的神光,一字一字的狠狠道:‘南郡公把边荒集托付于我,我怎能不战而退。我们现在唯一求存之法,不是落荒而逃,而是置诸于死地而后生,豁了出去,就像谢玄于淝水之战的情况。我们必须抛开敌我的包袱,针对目前边荒集错综的情况灵活应变,如此尚或有一线生机。’陰奇的心直沉下去,苦笑道:‘我们还可以干甚么?’屠奉三回复冷静,沉着的道:‘只有一个人可助我们扭转形势。’陰奇愕然。显然猜不透那人是谁。

    屠奉三道:‘那个人就是燕飞!’
    陰奇一呆道:‘燕飞?’
    屠奉三缓缓点头,道:‘正是燕飞。他不但令赫连勃勃生出惧意,还赢得边人的尊重。郝长亨对他费尽唇舌,正因清楚他的作用,故舌粲莲花的去骗取他的信任。’陰奇道:‘燕飞怎肯相信我们?’


    屠奉三道:‘我会以诚意打动他。我不宜直接去见他,最好弄成他是来寻我晦气的模样,便可以瞒过赫连勃勃的耳目。’陰奇起立道:‘明白!我立即去办。’
    刘裕近乎麻木的躁纵风帆,心中一片茫然,感到孤独和无助。
    他自少尝遍兵荒战乱的苦楚。别人虽视入伍为畏途,他却立志从军,是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


    淝水之战给他带来最好的表现机会,令他攀上人生一个全新的阶段,可是现在剩下的只有惭愧、自责和悔恨,所有成就便如镜花水月般没有任何实质的意义。
    与任青-在无可选择下的盟约,更把他的情绪推向谷底。
    若他变成一个为求成功,不择手段的人,谢家会怎样看他?燕飞又会怎样对待他?他又怎样面对自己?种种情绪纷至沓来,使他感到浑身无力,不单因身体的伤疲,更因心灵的失落。


    在这一刻,他完全失去斗志。
    在以前他清楚晓得,统一天下之路既漫长又满途荆棘,可是他总能秉持自强不息,奋斗不懈之心,咬紧牙一步一步往目标迈进。而在此刻,他却感到一切都是徒劳无功,他只像扑火的灯蛾,不单力不从心,还在自取灭亡。
    绝望失意的情绪紧攫着他。


    离开建康往边荒集进发时的雄心壮志,所有煞费苦心、别出心裁的计划全告完蛋。他在边荒集的战友将面临更可怕的厄运,而他却完全无能为力。
    河水把他带往大江,可是随水而去的只是他肉身,他的灵魂已飞往边荒集。
    一切都意味着失败,且是澈底的失败。
    他失去争霸天下的斗志,失去对自己的信心。若船内有一坛雪涧香,他肯定会借酒浇愁,然后把一切忘掉。


    从未试过有一刻,他感到如此懊丧悲苦。
    大雾开始散去,前方出现近十艘三桅风帆,他却像视而不见,毫不提防。
    来的最好是王国宝方面的战船,他将可以拚尽最后一滴血,力战而亡以渲泄心中的无奈和愤恨,给生命来一个较有意义的终结。
    江文清的手扫过祝天云双目,把他的眼皮合上,平静的道:‘祝叔叔安心去吧!我们会为你讨回公道,让你死而目瞑。’刚咽下最后一口气的祝老大陈尸床上,代表着边荒集一个时代的小终结,他不但领导汉帮避过淝水之战的厄难,还把汉帮壮大起来。


    站在江文清后方的是直破天、费正昌和程苍古。


    直破天叹道:‘他本来应尚可多撑几天,可惜因心中积郁愤恨无法渲泄,致提早归去。’程苍古与祝天云交情最深,相处多年,凄然道:‘文清准备如何处置胡沛,我已拟出一份名单,均是胡沛在这几年内招揽和安插在帮内重要位置的人。’费正昌讶道:‘不是说要让胡沛选择当帮主或是让我们把汉帮兼并吗?’江文清淡淡道:‘既然我们已决定撤退,再不用有任何顾忌。不过胡沛既胆敢弑主,肯定非是善男信女,我们先诈作让他自以为得逞,离集前再施手段对付他。’


程苍古道:‘他背后当然有人撑他的腰,若他坚持不肯随我们离开,汉帮会立陷分裂的局面。’江文清沉声道:‘我们改变策略,立即为祝叔叔举行丧礼,在丧礼中由二叔暂代帮主之位,届时怎到胡沛不听令撤走。’直破天点头道:‘对!胡沛错失在假传祝老大心意,因此,程公坐上帮主之位是顺理成章之事,没有人可以反对。’费正昌道:‘文清是否真的决定撤退?如此我们过往的努力,势将尽付东流。’江文清颓然道:‘这是我最不愿作出的选择,可恨反复思量下,结论仍是大势已去。不论胡沛是否被诛,汉帮的分裂已成定局。而我们尚未弄清楚胡沛背后的支持者,这对我们非常不利。’程苍古道:‘假若我们能快刀斩乱麻,先把胡沛召来,立即处死,然后再把他的势力连根拔起,是否尚有一拚的机会呢?’

江文清道:‘我们可否于船队来前办妥一切,尚是未知之数。但如此先除内奸,首先我们会乱作一团,还如何与实力远在我们之上的敌人周旋呢?’众人均乏言以对。
    此时手下来报,燕飞求见。
    众皆愕然。
    江文清问手下道:‘他是要来见我?’


    手下点头道:‘燕飞指明要见宋孟齐,随他来的尚有纪千千主婢。’江文清沉吟片刻,呼出一口气欣然道:‘燕飞开始信任我哩!’直破天提醒道:‘小姐小心点,说到底燕飞仍是谢玄的人,与我们是敌非友。’江文清双目亮起来,平静地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现在的边荒集再非以前的边荒集,朋友可以变成敌人,敌人更可以成为朋友。’接着向手下道:‘把他们请入忠义堂!我要单独见他们。’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