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11日星期五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八 :第三章 除妖大计








钟楼议会可说是把羯帮的总坛暂时占领,各帮武士扼守出入口,又在附近的屋顶放哨,留守在主堂的几名羯帮武士已被‘请’出堂外。

    羯帮的此座大堂,两边墙壁挂满各式战甲头盔,伴以少量兵器弓矢,显示羯帮除大做皮革生意外,还是制作盔甲的生产商。不过长哈力行的离去,将使羯帮沦为微不足道的小帮会,手上的生意更会被别的势力瓜分侵占。
    众人团团围在置于堂心的大圆桌坐下,纪千千坐在燕飞和慕容战之间,黛眉含愁,显为眼前的事态发展忧心仲仲,不过她的绝代风华总能使人纵然在逆境中,仍充满希望和斗志。
    卓狂生道:‘奇怪!长哈老大一向言出必行,既答应我出席钟楼议会,怎会忽然离开?’慕容战叹道:‘既已把女儿火化,来与不来已没有分别.’纪千千美目投向方鸿图,柔声道:‘方总是最有资格和经验搜捕花妖的人,现在边荒集的老大们全体在座,只要是切实可行的计划,大家定会全力支持你。’费正昌道:‘费某提议钟楼议会的八席,每席所代表的一方各挑三位够份量的高手,分成三组,轮番每天十二个时辰贴身保护方总,且每晚留宿于不同的地方,教花妖无机可乘。’众人纷纷点头,如此的做法既可安方鸿图的心和保证他的安全,亦可令各方势力清楚在对付花妖一事上的发展。


    红子春道:‘最好是我们另外选出一队除妖队,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集合出击,一旦发现花妖踪影,立即全力出手,以最强的实力把他搏杀。’在座者均是经验丰富的江湖道,不用思索便想出各种可行的有效办法。
    夏侯亭接口道:‘我同意燕飞先前提出的意见,蛇无头不行,在对付公敌花妖一事上,我们须选出领导的人,由他组织和灵活运用各方的力量。’又往燕飞瞧去,道:‘燕飞心中该有适当人选,何不说出来让大家参详。’众人的目光不由投往纪千千,因为只有她是唯一各方面均乐意接受的人选,至少在燕飞建议时,情况如此。
    燕飞则心中苦笑,他提出这个想法时,想到的人原是刘裕,因为他是北府兵最优越的斥堠,精通搜索,打探、追踪之道,又是谋略过人,兵法了得,实优于边荒集一众笼头老大。


    可是刘裕今晚便要动身返回广陵,再不可担当这个重任。
    纪千千微嗔道:‘为何都看着奴家呢?最适当的人选坐在那裹嘛!’从香袖内伸出玉手,春葱般的玉指点向方鸿图.方鸿图立即变回早前诚惶诚恐的样子,一震道:‘我怎么成?’祝老大欣然道:‘千千小姐法眼无差,除方总外,再没有更适合的人选.’姬别点头道:‘方总应是当仁不让,既为己也为人。我们会以最强大的阵容配合你,若如此仍不能铲妖除魔,天下恐怕没有人能奈何他。’卓狂生喜道:‘难得各位团结一致,这在边荒集是从未试过的事。’红子春苦笑道:‘谁敢不合作呢?花妖连犯两案,已弄得边荒集人心惶惶,若让他继续放肆下去,边荒集的人会纷纷离开,想来的人则更不敢来。不要小觑花妖的破坏力,他可以把兴旺的边荒集变成死市,届时大家只可以吃西北风.’姬别叹道:‘我有个很不祥的感觉,假若花妖在我们的圣地夜窝子犯案,会造成怎样子的影响呢?’众人均默然无语,若发生此事,不单是对边荒集的最大挑战,还是一种亵渎,令夜窝子留下永不能磨灭的污点,而作为边荒集象征的神圣区域再非安乐之窝.‘砰’!慕容战一掌拍在桌上,双目凶光大盛,道:‘方总是坐实除妖队老大的位子,请告诉我们,下一步该如何走?’目光全集中在方鸿图身上。


    方鸿图知道推辞不掉,下定决心似的深吸一口气,信心的光芒又似重现他眼内,扫视众人,道:‘首先是保密,任何计划和行动,只限于我们在座的人知晓,因为我们之外的任何人,均可能是花妖。’各人再次感受到他作为七省总巡捕的能耐,他说得对,因为花妖犯第二起案之时,与座的人皆在钟楼内参与会议,当然没有嫌疑。
    方鸿图续道:‘除妖队的成员,就是坐在这张桌子的人。因照花妖以往的惯例,是很少在短时间内连续作案的,若是如此,他总会暂时收敛一段日子,但假设他在三天内一再犯案,或可以间接证实,杀长哈老大女儿者是另有其人,可是马车一案则肯定是花妖干的。’祝老大道:‘照方总的经验,花妖过往在两次作案之间最短的时间是多少天?’方鸿图道:‘那发生在长安,三年前花妖在长安于三个月的光景内犯下七案,其中两案相隔只有两天的时间,但亦仅此一次,之外总是要隔上多天的。’姬别骇然道:‘竟有此事,为何我从未听过呢?’方鸿图沉声道:‘因为大王硬把事情压下去,不准人泄漏风声,以免惹起恐慌。我便是因此被召入长安,奉旨组成缉妖团,不惜人力物力务要踏遍天涯海角去缉拿花妖归案。’慕容战点头道:‘方总没有一字虚言,我确曾从族人处听过此事,只是当时没有留意。’他的族人便是慕容永诸兄弟,他们长期在长安为苻坚办事,当然清楚此事。
    众人听得倒怞凉气,苻坚当时如日中天,麾下高手如云,又有方鸿图此超级神捕,却连花妖的衫角都摸不着,可见花妖隐瞒有法。


    赫连勃勃冷酷的眼神投往方鸿图,平静的道:‘方总可否让我们见识你的灵鼻。’此时再没有人对方鸿图的身分起疑,还感到赫连勃勃有点多此一举,不过老江湖便是老江湖,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也都想知道方鸿图有否夸大,故没有人出言反对。
    方鸿图表现出胸有成竹的大将之风,缓缓起立,负手绕着众人转了一个圈,道:‘我现在到大门外去,只要你们任何一个人到厅子的一角稍站片刻,我都可以清楚知道是那一位。’又轻叹一口气,这才朝大门举步。
    姬别讶道:‘方总因何忽然叹息?’
    方鸿图停下来,有点尴尬的道:‘说来惭愧,千千小姐拥有我从未嗅过的动人气息,不由生出自惭形秽之心,有感而发,请千千小姐勿要见怪。’纪千千霞生玉颊,‘啊’的一声,神态迷人至极,看得各人魂魄都差点给勾出来。席上诸人均是高手,鼻子较普通人灵敏,对纪千千清新的芳香都感受颇深,故可以想像到方鸿图的鼻子若如猎犬般灵锐,其感受当然更比别人深入。而方鸿图的坦白,正道出他自问没有追求纪千千的资格,故生出自卑自怜、失落无奈的情绪.刘裕瞧着方鸿图的背影消没门外,不由瞥燕飞一眼,他和燕飞都比其他人沉默,自己知自己事,他因为今晚便要离开边荒集,所以不欲多言。燕飞的沉默却似没有道理。


    隐隐间,他感到燕飞心内所想的,与在座者可能有分歧和出入。
    博惊雷在检视‘边荒公子’宋孟齐留下的金元,还送到嘴旁用牙轻噬,道:‘这小子非常富有。’陰奇也拿起一个在研究,道:‘全是来自建康由官家经营的字号。’博惊雷向默然不语的屠奉三道:‘老大为何不把他留下来,免得夜长梦多,徒多费气力?’博惊雷亦一脸狐疑的瞧着屠奉三,因为以屠奉三一向的行事作风,若有人敢公然惹他,怎可能安然离开?屠奉三胸有成竹的现出一个冷酷的笑容,徐徐道:‘这里是边荒集而非荆州,我们现在阵脚未稳,尚未完成部署。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宋孟齐敢一而再的挑衅我们,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若不是有足够实力便是疯子。你们认为他是疯子吗?’陰奇摇头道:‘他当然不是疯子,还是智勇双全的第一流人物,假若我们三天内没法取他之命,将没有颜面在边荒集混下去。’屠奉三从容道:‘我愈来愈感到在边荒集打滚奋斗的乐趣,此子先在我们开张时当众耍了我们一手,已收先声夺人之效,让整个边荒集都晓得他是我们的死敌。现在更公然向我们宣战,我敢肯定他会把消息传遍全集,把我们逼上不得不杀他的绝路。’博惊雷奋然道:‘我仍不明白老大你何不干脆立即动手,好一了百了,反要放他离开.’屠奉三微笑道:‘惊雷一向就是这么冲动,在荆州当然没有问;,可是现在我们身处的是天下间最危险的边荒集,走错任何一步棋,也会遭灭顶之祸。宋孟齐不会是孤军作战的,至少有个可与你战得平手的颜闯助阵,至于尚有何人撑他的腰,还有待进一步的探查。’博惊雷并不服气,双目凶光闪闪道:‘我们不是准备大干一场吗?我们的人马大半已潜入边荒集,只要发出讯号,可以把边荒集翻转过来,何况只是区区一个边荒公子,我们根本不用理他是否三头六臂,谁挡着我们,谁便要遭殃。’陰奇摇头道:我们实在不宜即刻就作拉紧的弓弦,我刚接到消息,花妖继昨夜奸杀长哈力行的女儿后再次犯案,且是首次在白天作案。边荒集各大势力已联成一气,若我们试图以武力控制边荒集,将会惹起整个边荒集的反感,后果难以想像。’屠奉三点头道:‘若纯以武力可以达到目的,不如索性让我们的玄爷派来一旅精兵,打他一场硬仗。显然这是行不通的,只会让谢玄大条道理来扫荡我们。所以我们不可因一个人而自乱阵脚,宋孟齐玩手段,我们便奉陪他,让人人晓得我屠奉三没有食言,刺客馆是依足边荒集的规矩办事。’


陰奇沉吟道:‘真奇怪!祝天云因何直至此刻仍没有动静呢?’屠奉三淡淡道:‘奇怪的事多着哩!他肯把木材归还燕飞,并不像他一向的作风,借花妖的事取消强征地租,更高明得出乎所有人料外,大大舒缓他变成众矢之的无奈形势。我有感觉‘边荒公子’宋孟齐与祝天云多少有点关系,宋孟齐以二百锭金元买自己的命,像拓跋仪那单生意般是个高明的陷阱,且更为高明,绝不容易化解。’又欣然道:‘正是如此,我愈感到在边荒集的日子刺激有趣。’说到这裹,心中忽然浮现出纪千千的绝世姿容,在他充满斗争仇杀的生命裹,他从来不会为任何娘儿动心,可是纪千千却是唯一的例外。纵然能征服天下,但若欠缺了如此迷人的美女,怎么说也是一种遗憾。

    心中不由暗叹一口气。


    陰奇同意道:‘对!我们绝不可以因任何突发事件乱了阵脚,对付汉帮是头等要务,谅江海流仍不敢和玄帅公然作对,只能坐看我们接收汉帮的业务。’屠奉三收拾心情,沉声道:‘明来不行只好暗来,所以宋孟齐亦大有可能是江海流的人。边荒集的第一场硬仗不会是容易对付的,我们只好秘密部署,在适当的时刻予敌人致命一击!宋孟齐想引开我们的注意力,我们偏不如他所愿。三天!哈!三天可以做很多的事,包括取祝天云的狗命。我们不可以改变既定的刺杀目标,而刺客馆正予我们最大的方便,让我们出师有名。祝天云胆敢以铁索拦江,已是无可抵赖破坏边荒集规矩的罪证,恶有恶报,他死了,除汉帮外没有人会为他流下半滴眼泪.明白吗?’方鸿图巡嗅四角后,回到座位,在众人期待下,侃侃而言道:‘卓馆主到过东南角,西南角则有红老板和姬老板的气味,以姬老板的气味较轻,停留的时间当较短,其他两角都没有留下气味。’众人听得难以置信,如此神奇的鼻子,令一切如亲眼目睹,是没有人曾想像过的。


    纪千千赞叹道:‘方总确是奇人。’


    夏侯亭叹道:‘难怪花妖不杀方总难以安寝哩!’方鸿图双目掠过悲愤的奇异神色,垂下头去,似在掩饰心内某种不可以说出来的深刻感受。
    众人并不在意,成为花妖的追杀目标,当然不是好受的一回事!只有燕飞看在心上,事实上他一直对方鸿图有种奇怪的感觉,事情并不像表面看来的简单。尤其古怪的是方鸿图似是不断徘徊于豁出去和退缩之间,更添事情的神秘。


    卓狂生总结道:‘我们已见识过方总超人的本领,由他任除妖队主帅一事大家该没有异议,我们须否循例由议会成员举手决定呢?’慕容战笑道:‘千千小姐的说话谁敢不同意呢?反对的举手!’纪千千微嗔道:‘人家不惯那样被台举呢?还是依规矩办事吧。’祝天云欣然道:‘确没有人会反对,现在的情况是不可能有更适当的人选,事情就这么决定如何?’他的目光逐一巡视,见人人点头,最后目光落在卓狂生处。


    卓狂生鼓掌道:‘就这么拍板决定,方总有甚么指示。’方鸿图又现出惶惑的神态,可是当他迎上纪千千期待的目光,眼神立即变得坚定不移,道:‘花妖的一向作风,是专挑当地著名的美女下手,尤令人可恨。’纪千千道:‘方总不用有任何顾忌,也不用介意千千的感受,有甚么话便说甚么.’方鸿图道:‘一旦我们定下花妖会找上的目标,行动的范围可以大大缩小,我首先需要一个对边荒集了如指掌的人,待到把边荒集情况彻底弄清楚,便可以定出行动的细节。’众人目光全落在燕飞身上。


    燕飞苦笑道:‘我会介绍高彦让方总认识.’卓狂生欣然道:‘确没有人比高彦这小子更适合。’姬别笑道:‘别忘记还有我这个惜花的人,由我和高彦联手,当不会遗漏任何够资格的美人儿。’慕容战道:‘在定下除妖大计前,我们首先要拟好保护方总的方法,但又不可太惹人注目。’红子春道:‘我有个更好的提议,我的人里有易容的高手,只要给方总装扮一下,肯定花妖看不破自己的克星来,另再派人贴身保护,如此将万无一失。’卓狂生喜道:‘这就是群策群力的效果,花妖的末日再不远哩!暂时把方总交由红老板保护、一切妥当后,再把方总送到我们燕公子的营地。除妖的行动,由此刻正式展开,谁敢坏我们的规矩,谁便要付出代价,没有人可以例外。’



卷八 :第二章 一路顺风        目录        卷八 :第四章 天师孙恩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