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11日星期五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八 :第五章 战云密布








高彦喝道:‘要看便大大方方的看,不要鬼鬼祟祟的,我是你的老大,你失礼我也没面见人。’哪小子给高彦骂个狗血淋头,却夷然受落,不知是否因被骂惯了,垂手恭敬道:‘千千小姐在上,小人王轲,拜见千千小姐,以后唤我作小轲便成,老大也爱这样唤我的。’在他心中,纪千千等若天上下凡来的仙女。

    纪千千喜欢地道:‘原来你是我们高老大的兄弟,小轲快坐下,是否有花妖的消息呢?’高彦笑道:‘竟然可以和千千小姐同桌而坐,算你小子走运,还不坐下?有事禀上,无事退朝。’小诗忍俊不禁地噗哧娇笑一声,暗瞄高彦一眼。
    刘裕和燕飞交换个眼色,糟糕的感觉更趋强烈,小诗显然对高彦愈来愈有好感。
    庞义却是若无其事,把杯子送到小轲桌前,为他斟酒道:‘这杯毒酒是高老大赐你喝的。’纪千千嫣然笑道:‘庞老板愈来愈懂开玩笑,可真够有趣呢!’燕飞心中一阵温暖,纪千千正在改变边荒集,而他们则是第一批被改变的人。她令生命充满色彩和乐趣,即使在最艰困的逆境中,每一个人仍在快乐地燃烧生命的光和热。
    如何令眼前每一个人继续如此享受生命,他燕飞是责无旁贷的。


    小轲双手接杯,浅尝一口,目光不受控制的投向纪千千,道:‘哪个叫边荒公子的家伙,竟嫌命长的去踢屠奉三的刺客馆,声言若屠奉三于三天内杀他不成,便要关门卷铺盖滚回荆州去。’众皆愕然。
    刘裕瞥纪千千一眼,发觉她双目惊讶中带点迷茫,或许正在回味早上与边荒公子见面的情景。
    高彦沉着的道:‘消息从何而来?’
    小轲不敢不望着老大说话,依依不舍移开目光,向高彦道:‘此事早成为街知巷闻的事,哪个叫甚么娘的边荒公子,大模大样的在东大街逛街,由叫任九杰的大汉扛着铁棍贴身跟随,故意引人注目,直抵刺客馆大门外,还撕下假须,现出真面目。他奶奶的,据闻当时在场的娘儿们和好龙阳之道的全部眼睛放光,恨不得把他一口吞下去,如此潇洒俊朗的绝世佳公子,还是第一趟得睹呢。’庞义皱眉道:‘你说少点粗话成吗?’


    小轲愕然道:‘我说了粗话吗?’
    纪千千一副从回忆中恢复清醒的样儿,微笑道::这是边荒集嘛!爱说甚么说甚么,千千不会介意。’庞义理正词严的道:‘小诗可不爱听呢!’
    小诗瞄高彦一眼,轻轻道:‘小诗早习惯哩!’高彦再向小轲问道:‘接着呢?’
    小轲又不情愿地把目光移离纪千千的俏脸,道:‘边荒公子首先自报姓名叫宋孟齐,然后公布要入馆去请屠奉三杀一个人,还戏言假若他出不了来,刺客馆以后须改名为谋人馆.哈!这家伙真绝.’纪千千迅快地瞥燕飞一眼,大感兴趣的道:‘他请屠奉三杀的人,当然是他自己啦!对吧?’小轲不迭点头,事实上因他早把结果说出来,当然不难猜到。不过由纪千千香口道来,分外使人感到她的智慧果是不凡,其他人即使猜中亦没有同样的效力。


    刘裕把纪千千的神情看在眼内,心中开始有点明白,纪千千为何要与燕飞没完没了,因为燕飞的洒脱和豁达确有些过了分,听到‘情敌’的消息仍是若无其事的一副可恨模样,那种毫不放在心上的姿态,换了自己是纪千千,肯定会一怀恨在心。自己该否点醒他呢?旋又放弃此念,因燕飞便是燕飞,改变了便失去他独特的风格和神韵。


    高彦皱眉道:‘这小子和老屠有甚么深仇大恨呢?非要弄得老屠关门不可?’刘裕道:‘首先我们要摸清楚宋孟齐的来历,此事不难办到,他送给千千的三车礼物究竟购自何处?有甚么人给他办事?他住在哪里?何时到达边荒集来?弄清楚这些情况后,不难找到蛛丝马迹.’小轲叹道:‘我早奉老大的命查遇哩。他昨晚包起了阮二娘边城客栈的小窝居,礼品是从一艘船上卸下来的,哪是专营运建康到边荒集货物的水笼帮辖下的一条船。据边城客栈的伙记,小窝居三天前被往来荆州和这里的一个行脚商以重金订下,可以追查的只有这么多。’高彦向燕飞道:‘真正的老大,你怎么看呢?’燕飞挨着椅背,正品尝着雪涧香,人世间的一切风波,此刻像舆他没有半点关系.闻言微笑道:‘这小子与汉帮多少有点儿瓜葛。’高彦拍腿道:‘对!屠奉三于汉帮的地盘夺铺设馆,摆明是要与祝老大对着干。而祝老大到现在仍做缩头乌龟,皆因另有对策,且看穿老屠是有备而来,故避其锋锐.哈!还是我们的燕老大英明神武。’纪千千欣然道:二位老大也很聪明啊!只从燕老大一句话竞想出这么多事情来。’高彦立即被赞得飘飘然的,不知身在何处。


    刘裕沉吟道:‘只要我们不让屠奉三宰掉宋孟齐,屠奉三的一世威名立即尽付东流,至于他和汉帮是甚么关系,反成次要的事。’谢玄与桓玄的关系,因桓冲的去世迅速恶化,双方再没有转寰的余地。刘裕身属谢玄的军系,所以在对付屠奉三的事上,于他看来其关键性尤在对付汉帮之上。
    庞义向纪千千道:‘千千见过边荒公子,他是怎样的一个人?’连小诗也要竖起小耳静心细听,只有燕飞仍是那副陶然沉迷于杯中物不理外事的样子。
    纪千千双目闪烁着动人的采芒,轻柔的道:‘只是一面之缘而已,说不上有甚么认识.看来他该有应付屠奉三的办法,因为他并不像会自寻死路的人。’燕飞忽道:‘来哩!高小子别忘记我委给你的重任。’众人朝东大街方向瞧去,十多人正进入重建场地,羊脸神捕已变成个满脸胡须的胡服汉子,只像领头的慕容战其中一个随从,散发披肩,眉毛也变粗浓了。在新形象的衬托下,整个人竟也威猛起来。
    高彦向小轲道:‘你先离开,除宋小子外,我还要你留意屠奉三和祝老大两方面的情况,有甚么事再来报告。’小轲跳将起来,领命去了。


    由巴蜀高手化名任九杰的颜闯策御的马车抵达东大街夜窝子边界处的东大钱庄,徐徐停下,由此再去便是雄峙两边的边荒楼和荒月楼。
    东大钱庄不但做兑换借贷的生意,还是边荒集最大的典押店,凡有卖不去但却有市场价值的东西,均可于此典当,价钱当然由东大钱庄决定,以费二撇的八面玲珑,总有方法找到买家,赚取利钱.‘边荒公子’宋孟齐从容步下马车,向颜闯微一点头,后者把马车开走。


    东大钱庄门旁有几个边人或蹲或站,一副地痞流氓的况味,不过他们的姿态衣着只是个幌子,领头的正是大江帮三大高手之首的‘铜人’直破天,若刺客馆的人趁颜闯和宋孟齐分开的时刻动手突袭,将会遭他们迎头痛击。
    宋孟齐不望他们半眼的直入东大钱庄,偌大的厅堂人头涌涌,生意好得令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宋孟齐却晓得这该叫作‘花妖效应’,在既要离集避祸,又来不及把手上的货物出手者,只好于此低价典当,套取现金。假如花妖在短时间内授首,典押者又可以赶回来赎货,继续经营他们的买卖.宋孟齐向其中一名在维持秩序的大汉道:‘我有最上等的货色,须见费老板。’大汉斜兜他一眼,不经意的问道:‘是甚么货色呢?’宋孟齐凑近少许低声道:‘是一对来自天竺的夜明珠。’大汉神情微动,点头客气的道:‘请公子随我来。’宋孟齐跟在他身后,由押台旁的侧门进入钱庄内进,经过大天井,进入中进的厅堂,两个人正在喝茶聊天,赫然是‘赌仙’程苍古和‘贵利王’费二撇。


    两人见到宋孟齐,均起立欢迎,益显宋孟齐的身分地位。
    费二撇道:‘其他人退下去。’
    领路的大汉和把门的两名武士均退出厅堂,还为他们把门带上。


    坐好后,费二撇亲自为宋孟齐斟茶,欣然道:‘文清此着确是了得,屠奉三肯定进退两难,阵脚大乱.’化身为‘边荒公子’宋孟齐的江文清轻叹道:‘我们不会比他好得多少,我这般向屠奉三公然宣战,只要是明眼人,当可猜出我和汉帮脱不了关系,由此泄漏了底子,这方面必须加以补救。’程苍古微笑道:‘文清长大了哩!再不是以前淘气爱玩的小女孩,可大大减轻大哥的重担子。’江文清瞧着程苍古,撒娇的道:‘二叔怎可让祝天云把好好一个档摊弄成这个样子?淝水之战后,祝天云本大有作为,但却绝不是设置拦河铁索又或迫人强缴地税,使汉帮变成众矢之的。’只听她直呼祝天云之名,已清楚她并不尊重祝老大,而与程苍古和费正昌则是自家人,说话可以没有顾忌。


    费正昌目光投向程苍古,道:‘这方面我是不宜说话,你二叔曾劝过他,只是因祝老大看不清楚形势,一意孤行。幸好文清终于来了,可拨乱反正。’程苍古苦笑道:‘说到底我仍是客卿的身分,大哥着我来是助祝天云处理赌场生意,为免令祝天云感到处处受大哥掣肘,我向来都不过问汉帮的事务。我也不是没有说话,只是他充耳不闻,为之奈何!’江文清凤目含煞,缓缓道:‘花妖的出现,暂时把山头对峙的紧张情况舒缓,亦不用与燕飞一方作正面冲突,使我们可以集中力量应付屠奉三,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费正昌讶道:‘文清是否对情况的发展并不乐观呢?’江文清叹道:‘屠奉三今次是有备而来,不单把汉帮计算在内,还把我们计算在内,他敢开设刺客馆,是不怕硬碰。如非因花妖的事令各大势力联成一气,恐怕今晚便要发动攻势。现在我们对屠奉三隐藏起来的实力一无所知,主动权却已被他牢牢躁控在手上,对我们非常不利。’程苍古双目杀机大盛,语气却平静温和,淡淡道:‘既然屠奉三有顾忌,我们便尽量利用他的顾忌来打击他。四弟今早大显身手,与不可一世的‘连环斧’博惊雷战个旗鼓相当,把屠奉三的凶焰硬压下去,屠奉三心中该有分寸,若公然开战,他也不是有十足把握的。’接着冷哼道:‘自我们三人与你爹结为拜把兄弟,甚么风浪未见过,只要我们作好准备,随时可以迎战还击,便不须怕他屠奉三。’费正昌沉声道:‘最怕他使的是陰谋手段,边荒集难卧虎藏龙,可是能挡屠奉三的剑者怕没有多少人?否则我早派人以暗杀的手段宰掉他,一了百了,此刻却是不敢妄动。屠奉三一向擅长威吓和刺杀的手法,令人防不胜防,照我看,他第一个要刺杀的就是汉帮老大祝天云!’江文清点头道:‘三叔的话很有道理,当时在刺客馆内,屠奉三差点按捺不住要立即拔剑动手,最后仍让我离开,正因不愿为我而乱了阵脚.屠奉三是聪明人,不会蠢得将自己变成边荒集的公敌。我们也不可以坏了边荒集的规矩,一切仍依边荒集的方式行事。’


程苍古沉吟道:‘屠奉三的剑术究竟是如何高明,我们可否先摸清他的底子呢?’费正昌苦笑道:‘想知道者均已变作他剑下游魂,我们要找个人来问亦不成。屠奉三一向少出手,出则必中。只看他在‘外九品高手’中能名列第三,仅在孙恩和聂天还之下,当可知他是何等了得。’江文清道:‘若他不是斤两十足,桓玄怎会委他重任?’费正昌道:‘另一个使人烦恼的是郝长亨,他和燕飞似乎建立起特殊的关系,教人莫测高深。’程苍古道:‘屠奉三和郝长亨行事的方武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同样不可小觑,否则我们定要吃亏。’又微诧的道:‘照道理燕飞与谢家关系密切,刘裕更是谢玄的人,跟屠奉三所代表的荆州军和郝长亨的两湖帮,均是势成水火,为何燕飞对屠奉三既不闻不问,且与郝长亨称兄道弟呢?’

费正昌分析道:‘我比较明白燕飞,他绝不是个有野心的人,亦不会成为任何人的走狗,但他却是个乐于保持边荒集现状的人,不会容忍任何人破坏边荒集的规矩。’江文清欣然道:‘如燕飞真是这样的一个人,我们便可加以利用。’程苍古愕然道:‘你不是要和他争夺纪千千吗?’江文清胸有成竹的微笑道:‘攫取芳心的方法微妙难言,并不用争得焦头烂额,利用燕飞亦不须与他称兄道弟,这方面我会随机应变,二叔三叔可以放心。’费正昌道:‘然则我们如何可保着祝老大的性命呢?’江文清默然片晌,轻轻道:‘此事有劳二叔,先向祝天云作出严厉警告,让他有了戒心,更重要是改变日常生活习惯,尽量避免涉足公众场所,夜窝子也非最安全的地方,屠奉三从来不是个爱守规矩的人。’

费正昌沉声道:‘由于我不宜出面,一切拜托二哥,二哥自己也要小心点,你真正的身份虽是秘密,可是二哥在汉帮举足轻重,说不定也会成为屠奉三刺杀的目标。’江文清露出甜甜的笑容,柔声道:‘我和屠奉三的交易,正是要逼他在部署尚未完成,阵脚未稳之际,不得不于三天内仓卒行动。我着他买我性命一事,已轰动全集,只要我们一切仍依计划进行,胜负将决定于三天之内。’程苍古皱眉道:‘慕容垂的事又该如何应付?以他用兵之奇,可能到他兵临城下,我们方如梦初醒。’江文清也不由苦笑道:‘屠奉三的威胁已迫在眉睫之前,希望慕容垂的大军尚未完成集结,否则我们只好依紧急计划立即撤退,然后坐观谢玄与慕容垂龙争虎斗,若结果是两败俱伤,我们将有机可乘。’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