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16日星期三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八 :第十章 除妖行动










疏林内,刀剑交击之声在眨几眼的工夫内连续激响十多下,火花四溅,‘铿锵’不绝,刘裕纯凭双手的超凡灵敏,应付对方疾如骤雨的急攻,换过是淝水之战前的他,恐怕早身中多剑,可知刺客是如何厉害。

    刘裕再一刀劈开搠空而来的利剑,免去透胸而入的惨祸,顺势一个侧翻,落往一颗树旁,他乃北府兵中最出色的斥堠,深懂利用形势之术,若对方锲而不舍的攻来,他可以利用树木作障碍,攻守均由他决定。


    马嘶忽起,接着是远去的急骤蹄音。
    刘裕心叫不妙,知道对方是发出暗器一类东西,刺痛自己的座骑,战马受惊下亡命奔逃。在今夜的情况下,有马没有马是天壤云泥之别,有马不单可以省脚力,马儿且负着粮水、弓矢等装备,失去了将令他大失预算。正要撇下敌人去追马,剑啸声又像陰魂不散的厉鬼般追蹑而来。


    救命要紧,刘裕一刀扫出。
    ‘叮’!刺客看似随意的变招绞击,正欲打蛇随棍上,刘裕已刀往后怞,化作一团刀光,对方竟出乎他意料之外后退了数步,长剑遥指,剑气仍把他锁紧笼罩,教他没法脱身。
    他终于有机会定神打量对方,可知刚才的交战是如何激烈迅快。以他的见多识广,如此穿着打扮的女子还是初次得睹。
    她穿的是夜行衣,却又在衣上加佩靛青色的围腰,围腰上端至颈部挂着银链,围腰中部两侧垂下飘带拖于身后,以黑帕包头,左额又斜插着一把梳子,予人简洁不群的感觉.此女长得身长玉立,不算美貌却别有一股风情,颧骨略嫌稍高,可是丰厚的红唇和阔嘴巴却令人感到若非如此,将会破坏整体的搭配。只从外表,刘裕便晓得差点夺他性命的女刺客性格刚强坚毅,主观好胜。


    女子双目射出深刻的仇恨,在金黄的月色下,手中剑刃也似闪烁着恨意,沉声道:‘想不到做尽坏事,丧尽天良的花妖,仍有一副像人的样相,难怪多年来能瞒人耳目。幸好皇天不负有心人,我追踪千里,终于把你截获.’刘裕抛开追马的急切念头,还要打醒精神抵挡她随时发动的第二波攻击,苦笑道:‘姑娘怕是误会哩!我并不是花妖,我……’女子怒喝道:‘闭嘴!我早猜到你会连夜溜往建康去,且一试下便试出你的身手有堪当花妖的资格,还要狡辩吗?我柔然族七名姊妹的血债,今夜将要你血债血偿。’刘裕这才晓得对方来自远在北塞的柔然族,虽知有理说不清,仍不得不尽最后努力道:‘且慢动手,我确非花妖,且有名有姓,是北府兵的刘裕,不信的话返边荒集打听一下便清楚。’女子怒色更盛,冷笑道:‘你可以骗任何人,却骗不过我,我曾于你犯案时见过你的背影,对你挂在身后的背囊更是永世难忘,载的都是作恶的工具,你敢把背囊抛过来给我检查吗?若装的只是衣物,我朔千黛给你赔罪道歉。’刘裕为之哑口无言,他背囊内的东西只会进一步证明自己是花妖,同时晓得她必有至亲被花妖所害,故天涯海角的去寻找花妖,最后不知得到甚么线索,寻到边荒集来。


    朔干黛娇叱道:‘没法狡辩了吧!看剑。’
    刘裕暗叹一口气,若对方武功不及自己,尚可以种种方法脱身,只恨对方剑法绝不在自己之下,他刘裕更狠不下心肠对她使出毒辣的招数,那唯一脱身之法,便是利用高彦为他准备的法宝,纵使对方会更肯定他是花妖,亦再没有其他办法。
    倏地闪往树后。
    ‘波’!烟雾弹爆开,迅速吞噬大树周围十多丈的范围,他已纵身而上,弹往离地近两丈的横干去。
    朔千黛如影附形,追击而至。


    ‘飕’的一声,刘裕左手射出钩索,横空刺入先前看准位于南面三丈外的另一颗树干,借力掠飞过去,这突然的一着使女武士的剑顿然落空。
    仍在凌空之际,刘裕晓得今晚已多了一重危险,此女既可追踪花妖直至此地,当然亦有本领在边荒千里追杀他,因为换过自己是她,亦会认定他刘裕是花妖无疑。
    屠奉三以微笑回报,悠然道:‘不知燕兄是路经此处,还是特意移驾来访?’接着目光落在一队疾驰而过的夜窝族骑士处,惋惜地道:‘屠某来边荒集其中一个心愿,便是要领教燕兄的高明,可惜今晚肯定非是适当时机,捉拿花妖要紧,屠某岂敢妨碍燕兄去办正事。’燕飞暗叫厉害,显然屠奉三高明至可看破自己有动手之意,故先发制人,三言两语便教燕飞难以厚着面皮逼他屠奉三动手。


    不过他也清醒过来。
    他生出不得不杀屠奉三之心,主要是因为知道刘裕陷进九死一生的凶险中,以屠奉三一向的行事作风,又假如他真如传言形容般本领高强,既瞧破是个陷阱,绝不会坐看刘裕回去见谢玄,而必另有手段对付刘裕,足够置刘裕于死地。
    可是在目下的形势中,假设他和屠奉三决一生死,任何一方的败亡,又或两败俱伤,对边荒集绝不会是好事。
    屠奉三今趟到边荒集,所率部下当不会只有被见到的寥寥数十人,而是以百或以千计之众,一旦屠奉三有甚么三长两短,其手下肯定进行大报复,哪时不但花妖可以安然逸走,更不要说还得应付慕容垂随时攻入边荒集的奇兵。
    练成金丹大法后,他对人的观察力至少有半个神仙的本事,眼前的屠奉三肯定是能与他相抗的高手,身边两人也没有一个是窝囊货,若此两人加入战圈,以他之能,也可能要惨败收场,将更是自讨苦吃。


    从这两点作思量,今晚怎都不宜舆屠奉三见过高低。
    燕飞淡淡道:‘今夜边荒集会戒严,屠兄若没有甚么事请留在馆内,便当作是为对付花妖出点力吧!’屠奉三欣然道:‘一切依边荒集的规矩办事,燕兄请放心。’燕飞直觉感到他不会听教听话,只好从容一笑,继续行程。
    在古钟楼旁,大批人马聚集,慕容战、红子春、车廷、赫连勃勃、姬别、呼雷方、费正昌、夏侯亭、卓狂生全体在场,另百多名战士则是各方精挑出来的高手,以如此的实力,不论要对付谁,此人一旦陷入包围网内,必无幸理。
    纪千千则是万绿丛中一点红,绝代的风华,为这个全男班的除妖团平添无限的风流姿采。


    慕容战道:‘戒严令应已落实,没有人可以离开边荒集,亦没有人可以入集。’红子春皱眉道:‘时间宝贵,为何燕飞和祝老大仍未到呢?’慕容战道:‘我们再没有时间可以虚耗,他们可以随时加入,现在请方总赐示该如何行动吧。’说罢向方鸿生投以鼓励的眼神,心中也感奇怪,若换过以前的自己,在知道被方鸿生欺骗下,肯定不容他分说便拔刀把他砍成数段。而他没有这样做的原因,正是身旁令他心颤神迷的动人美女,他现在全力支撑方鸿生,亦是为讨她的欢心。


    众人屏息静气,目光落在方鸿生身上,待他发号施令。不过能在边荒集成名立万者,均是桀骜不驯之辈,若方鸿生表现窝囊,将没有人听他的指令。
    方鸿生朝纪千千瞧去,后者送上鼓励他的眼色,方鸿生立即勇气陡生,模仿乃兄的一贯风格,沉声道:‘据花妖一向的作风,除非不作案,犯案必陆续有来,所以目前他留在边荒集的机会很大。’费正昌皱眉道:‘边荒集并不是长安、洛阳又或建康般的大城,本地人和外来人加起来只是七、八万之数,没有那里容易藏身,说不定会知机先一步跑到集外避风头,哪我们将会劳而无功。’赫连勃勃点头道:‘方总对他更是很大的威胁,他到集外暂避风头火势是合情合理的。’纪千千和慕容战都在留意赫连勃勃说话的神情,自此人成为假花妖的最大嫌疑者,他们不但对他生出戒心,更怕他会破坏今晚的行动。


    方鸿生当然不可以自揭‘半个方总’又或真假花妖的玄虚,幸好他确从亡兄处听来不少关于花妖的事例,不致哑口无言,冷静地分析道:‘若他要躲得远远的,就不是花妖。我曾多次紧跟着他的尾巴,差少许便把他逮着,亦从而晓得他擅于扮成不同的人物,既方便他打听消息,亦可亲身体验他一手造成的乱局。他做每一件案都显示他爱看人受苦,所以他绝不肯离开边荒集半步,免致错过看到边荒集因他而闹得一团糟的情况.’纪千千和慕容战开始觉得没有捧错人,此刻的方鸿生活像被亡兄陰魂附体般侃侃而言,有纹有路,所举理由均有强大的说服力。


    姬别同意道:‘对!他必须留在这裹观察一切,且没想过一向诸帮会各自为政的边荒集可以忽然团结起来,更不晓得我们可以发动夜窝族封锁全集,现在我们正处于瓮中捉鳖的上风优势。’方鸿生道:‘花妖是贪图享乐的人,他在洛阳凶案期间曾扮作东北来的商家,入住最豪华的旅馆,还多次逛青楼,若非他精于易容,又懂多种方言,我们早已摸清他的底子,目前则对他是那一处的人仍未弄清楚。’夏侯亭咋舌道:‘边荒集最多旅馆客栈,大大小小达一百二十多所,要彻查一遍恐怕没有两、三天也不成。’慕容战抖手扬出密密麻麻写满旅馆名字的纸卷,笑道:‘我们已遵照方总吩咐,以旅馆的规模依次排列,大有可能在首十间便成功找到花妖,由于他到边荒集时根本不晓得方总在这里,没有任何顾忌。’车廷道:‘若花妖是追踪方总来此,将是另一回事。’方鸿生道:‘或许我只是杯弓蛇影,自己吓自己,否则我该不能活着在这处说话。’费正昌道:‘现在他不单清楚边荒集已进入戒严的状况,还有方总主持搜索他的行动,边荒集有这么多废置的房舍,随便找个地方躲起来不就行了吗?’慕容战笑道:‘这方面不用担心,只要找到他曾留宿的地方,我会出动曾受过严格训练的八头獒犬,任他上天下地,又或躲进水井池塘,我们也可以把他挖出来施以五马分尸的大刑。’卓狂生兴奋道:‘大家清楚了吗?所有旅馆的老板都会和我们紧密合作,因为花妖正是对他们旅业的最大威胁。’方鸿生道:‘我们的首个目标是阮二娘的边城客栈,希望花妖死性难改,选的是边荒集最豪华舒适的旅馆,可省却很多工夫。’卓狂生欣然道:‘事不宜迟,我们立即进行除妖行动。’转向纪千千道:‘千千小姐请留在钟楼主持大局,我们会分出三十名高手留在此处作支援保护,只要见到红色的火箭讯号,千千小姐可率众赶来接应。’纪千千蹙起黛眉,露出不愿意的神色,看得人人心软。


    不过众人都明白,卓狂生是出于好意,一来不想她随众人东奔西跑,二来不希望她置身险地,若她有甚么差池,把花妖千刀万剐也补偿不了损失。
    方鸿生对纪千千特别感激,道:‘千千小姐请留在这里等候燕兄和祝老大,待他们到达再商量如何支援我们。’纪千千听到燕飞之名,立即回心转意点头首肯。
    包括慕容战在内,登时有大半人表情不自然起来。
    赫连勃勃是最没有表情的一个,大喝道:‘牵马来!’除妖行动全面展开.


    庞义回到营地,小诗坐在桌旁缝补衣物,神态闲静,见他在对面坐下,垂头轻轻道:‘为何停工呢?’庞义叹道:‘我们的建楼团伙有大半是夜窝族人,他们走了工程便难以为继,更兼戒严令下,不宜开工,只好休息一晚。希望今晚花妖授首伏诛,否则对我们的重建计划大有影响。’小诗抬起俏脸瞥他一眼,又垂下去道:‘小诗有信心燕公子会不负小姐期望,为世除害。’庞义取杯自斟自饮,欣然道:‘燕飞这小子确变得很厉害,以前找人来抬他也不肯动半个指头,现在却满集的游走,说出来恐怕没有人敢相信。’小诗露出甜甜的笑容,柔声道:‘人是会变的嘛!最要紧是变得更好便成。’庞义直觉感到她说的是燕飞,想的却是高彦,登时意兴索然,自斟第二杯酒。
    小诗皱眉嗔道:‘不要喝哪么多好吗?你若醉倒了,我会很害怕的,庞大哥不是劝方总喝一杯便够吗?’庞义呆了一呆,放下酒-心忖若遇上花妖,自己恐怕走不上三招,保小诗只有靠慕容战留下的二十多名精选好手,而小诗亦该清楚此点,所以她不想他喝酒,只属心理的因素,因在心理上她正倚靠自己。


    鹿义糊涂起来,莫非她对自己生出男女间的好感。
    小诗忽然脸红起来,再瞥他一眼道:‘庞大哥为甚么不说话?’庞义给她左一声庞大哥,右一声庞大哥,叫得心也酥软起来,口齿不清的道:‘小诗姐这么看得起我,令我不知说甚么好?’小诗‘噗哧’笑起来,拿眼瞄着他道:‘庞大哥是老实人哩!’此时一名战士来到桌旁道:‘我们当家放不下心,再派二十人来把守营地,我叫慕容韦,这处的安全由我负责,小诗和庞老板有甚么吩咐,对我说便可以。’庞义慌忙道谢,心中升起异样的感觉,如此团结的靠心的道:‘小姐说得对,边荒集虽然是流氓骗子群集的地方,但也是英雄好汉云集之所。小诗不害怕哩!’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