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16日星期三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八 :第十三章 因果循环






刘裕从草丛里弹起来,从容不迫地扫掉身上的草屑,面向盈盈俏立丈许外,貌美如花却心毒似蛇蝎的美女笑道:‘这么巧!任大姐不是也要到广陵去吧!我也是要到那裹去,大家结个伴如何?’‘逍遥帝后’任青-笑脸如花的上下打量他,‘噗哧’娇笑道:‘好瞻色,难怪谢玄看中你,只可惜他没看出你是短命鬼,更没有看出你不知自量,你以为今晚可以逃过死劫吗?’又笑嘻嘻道:‘告诉奴家,你是怎样晓得有埋伏的呢?’此女之狡猾厉害,他和燕飞知之甚详,更弄不清楚她说的话是真是假,或只是随口胡绉,志在拖延时间,待任遥赶来联手收拾他。她或许是自边荒集外便缀着他,不单看到他被柔然族女刺客伏击,还以某种手法通知司马道子的人围攻他,总而言之,碰着她一件最简单的事也会变得扑朔迷离,真假难辨。

    心念电转间,他耳鼓内响起一声冷哼,立即认得是任遥的声音,最古怪是冷哼声全没有方向的感觉,就像在耳鼓内发生,令他无从晓得任遥藏身的位置,如此以内功传音入耳,他尚是首次遇上,可知燕飞对他的顾忌,绝非过虑.他忍着要向四处观看的冲动,知道任遥若有意躲藏,怎么看也是徒然。
    任青-娇嗔道:‘说话啊!为甚么忽然变成哑巴呢?’说话时,忽然纤手从袍袖探出来,往下垂直,先伸出玉指指往西北方,手掌再急拨三下,似在指示他遁此方向逃跑,且须立即逃走。


    刘裕糊涂起来,当然不会信任她,怎知她不是故意点一条死路让他走,又或他若反方向突围,偏落入敌人陷阱裹,更或许只是想分他心神,另有诡计。
    缓缓探手往后,从背囊旁摘下索钩,好整以暇的道:‘任后一方有多少人,不如全请现身出来,甚么事也可以一次过解决,大家省点时间.’长笑声从后方高处传来,正是任遥的声音,只听他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死到临头仍敢大言不惭,收拾你需多少人呢?哈!可笑可笑!我任遥可以保证你不会哪么容易断气,没一、两天绝死不去。’刘裕没有掉头去看,而不用看也晓得任遥立在后方三丈许外高处的一株树上,哑然失笑道:‘谁在大言不惭?要见过真章方可分明,不过任兄至少有一点看得不错,就是我刘裕是不会那么容易死的。特别是在荒林野地,又是在深夜之时.’倏地一把陰恻恻的声音从右方传至,道:‘想不到谢玄千拣万拣,偏拣了个蠢材作传人,让我王国宝看看你如何难杀吧!’刘裕别头瞧去,十多道人影出现在林木间,迅速接近,领头者正是王国宝,其他人无不身手高明,全属一流的好手,以如此的实力,即使没有任青-和任遥,已足够收拾他有余.不过他仍是夷然无惧,今晚他是一心要对付屠奉三和他的大批手下,论实力不在此刻面对的敌人之下,故纵然换上眼前强敌,又落入包围网内,他仍有信心突围逃走。


    他肯任所有敌人现身方突围逃走,非是自负托大,而是想弄清楚对手的情况,他的索钩奇技和纯凭感觉作出反应的的灵手,方可以在树林的暗黑里发挥最大的威力。


    任青-嗔叱道:‘蠢材!’
    两袖扬起,露出两柄闪亮着青色的匕首。
    刘裕不晓得她这句是否骂他不懂得依她指示逃走,不过已无暇分心去想,拔身而起,冲天直上。
    只要他犯上任何错误,或在判断上有任何差误,明年今夜将是他的忌辰。
    风声四起,前方的任青-,后方的任遥,右方的王国宝和大批手下,同时腾空而至,向他攻来。


    ‘当!当!当!当!’


    燕飞从破碎的木门退出来,蝶恋花仍遥指房内的‘女子’。
    该女俏睑含煞,双目闪烁着邪异、狠毒和带点疯狂的异芒,狠狠盯着燕飞,手上不知何时已多了一对长只尺半许的铁护臂,再没有丝毫弱不禁风的模样。
    纪千千等全看呆了眼,想不到对方高明至此,不单能挡燕飞无坚不摧的一击,还迫得燕飞退出破烂的房门外去。
    红子春等莫不精神大振,纷纷移位,堵截所有出路,附近把守放哨的武士亦全朝此地赶至,迅速布成包围网,只要对方恃本领闯出客房,会立即以劲箭招呼侍候。


    只有燕飞清楚,自己是故意退出来,因为对方仍是不折不扣的女性样貌,不过此模样并不能维持多久,他估计如此凭内功化雄为雌的邪异功法,应颇为损耗真元,等若外家功夫中的缩骨功,当须要放手力拚,便要原形毕露。


    他正是要迫对方现出花妖的原形。
    心中同时明白过来,难怪以方鸿图的独特本领,仍没法把他缉捕归案,皆因他不但能化为女人,还可以洒上香料掩盖体味,不过却没想到尚有另半个方总,所以今次在边荒集百密一疏,没用上香料的招数。
    人人瞪大眼睛瞧着她,除纪千千外,没有人明白燕飞如何可以确辨她是花妖‘变’的。


    女子尖叫道:‘你想干甚么?’
    卓狂生移到燕飞身旁,笑道:‘没甚么?只是想看看姑娘的身体,检查一下究竟是男还是女?’红子春抢到燕飞另一边,也含笑道:‘我是最懂惜花的人,姑娘若感到人多不方便,可由我单独检查,保证温柔妥贴.如姑娘真身确是货真价实的女人,姑娘的渡夜资是多少,我真金白银的如数奉上。’纪千千心忖,假如她打开始便不隐瞒身负武功,纵使她身手高明至能挡燕飞的攻击,亦没有人疑心她是花妖变的。不过她刚才却装出柔弱无力的慵懒模样,此刻有此一变,已令人人生疑,对她当然不会客气,还极尽侮辱的能事。纪千千听在耳内,尤其本身是女儿家,当然不大舒服,可是她若是花妖,如何被辱也是活该。


    其他人尚想说话,却被燕飞的长笑打断。各人在看燕飞下一步如何走之际,燕飞哑然失笑道:‘这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同时摧发剑气,锁紧对方。
    女子的眼神再次变化,变得冷酷镇定,缓缓摆动一对护臂,以对抗燕飞凌厉的剑气,摇头道:‘你是谁?我不明白你在说甚么?’直至此刻,除眼神外她仍彻头彻尾是个女人,不露丝毫破绽,使其他人感到难以下手,只好用言语试探。
    燕飞好整以暇的道:‘你以为杀掉方鸿图,便再没有人能将你绳诸于法吗?岂知正是因你下手杀害方鸿图,致会陷身此处,这不是叫冥冥之中,自有主宰吗?’除慕容战和纪千千外,人人听得一头雾水,不明白燕飞在说甚么?方鸿图不是好端端在食堂内吗?怎会已被花妖所害?而纵是慕容战和纪千千,也不明白燕飞因何要于此时此刻,自揭方鸿图的秘密,于事情有何好处。


    女子瞳仁收缩,精光迸射,寒声道:‘甚么方鸿图,与奴家有何关连,你休要含血喷人?’燕飞油然道:‘我是否含血喷人,立即可以揭晓。方鸿图正是因发现你可以变身作女人,又以香料掩盖气味的手段,方被你下手杀害。可是你却不晓得,方鸿图是由两个人合成的,方鸿图尚有位孪生弟弟,拥有他同样灵敏的鼻子,正是这个失误,令你不加掩饰,还胆敢留在旅店看热闹,致陷身眼前的死局,这不是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又该叫甚么呢?’卓狂生、姬别等人人听得面面相觑,想不到其中有此转折。
    慕容战和纪千千则心中叫妙,燕飞于此关键时刻揭破此事,不但不予人欺骗议会的感觉,反变成一种战略的运用,生出对花妖的压力,使他感到因果循环的神秘力量。


    果然花妖脸色微变,双目厉芒大盛。


    ‘铿铿锵锵!’


    包括纪千千在内,人人掣出随身兵器。
    燕飞暴喝道:‘方总快来!看花妖还有甚么狡辩的方法?’慕容战和纪千千更是心中叫绝,假若早前施毒之事非是花妖所为,当然弄不清楚燕飞在使诈.‘砰’!花妖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两支护臂脱手射出门外,同时旋身一匝,不知用何种手法施放出一团又一团乌黑的烟雾,迅速把客房的空间掩没,还透门窗扩散开去。


    燕飞一声长笑,蝶恋花闪电前挑,毫不犹豫迎上照头照脸射来的一对护臂。



卷八 :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