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25日星期五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一:第十二章 红灯高悬







慕容战听到暗号,忙使人把出口的障碍移开。

    屠奉三闪进来道:‘我没时间解释,先令你的人移往小谷去。’慕容战二话不说的发下命令,手下战士纷纷上马,鱼贯走出荆棘林。
    慕容战拉着战马随屠奉三往外走,见屠奉三不住打量他,笑道:‘为何这般看我?’屠奉三淡淡道:‘你对我如此信而不疑,不怕我害你吗?’慕容战笑道:‘你已把我诓进死地,要害我还不容易吗?何用费唇舌来和我说无聊的闲话?’屠奉三拍额道:‘对!是我胡涂!’


    召来坐骑,与慕容战同时飞身上马,领路前行。
    慕容战道:‘是否被对方看穿了?’
    屠奉三点头道:‘据探子回报,天师军已向我们分三路推进,领军的该是‘妖道’卢循,因为行军的方式是他爱用的蟹钳阵,把主力集中于左右翼军。其人数约在五千人间,全部是步兵。’慕容战道:‘你怎知他识破我们?’


    屠奉三道:‘先是燕飞提醒我,所以我特别派出得力手下前往侦察,发觉其中军带备大批削尖的粗木干,立知不妙,所以去唤你出来透透气。’慕容战一震道:‘好卢循!分明要在小谷外设置木寨,建立坚强的据点。’屠奉三叹道:‘此招异常高明,若给他们在边荒集和小谷间的高地设置木寨,配合比我们强大得多的军力,势将隔断我们与边荒集的呼应,更截断边荒集的退路。’慕容战点头道:‘那时我和你将进退两难。难道死守小谷,坐看边荒集的失陷吗?不过若出谷攻击,则正中对方下怀。’屠奉三断然道:‘我们绝不容此事发生,否则此仗我们肯定输得很惨。’慕容战道:‘老哥你有何应付良方?’
    屠奉三从容笑道:‘唯一方法是以快打慢,以快骑的机动性克制对方的步兵。’慕容战听得眉头大皱道:‘对方正是要引我们离谷作战,当然是步步为营,且会尽量经平野之地行军,令我们没法伏击偷袭。’屠奉三道:‘要击退他们肯定没法办到,不过,若我们只是想烧掉对方的木材,却是大有可能,对吗?’慕容战大笑道:‘好计!’


    两人同时朝边荒集瞧去,绿灯缓缓降下,升上红灯,指示敌人进入警戒线内。
    ‘小姐!你是否在担心燕公子呢?’
    观远台上,纪千千立在西南角处,凝视远方平野丘原。
    敌人的火把像无数的营火虫,缓缓移动,显示敌人的两支部队,一支移往集外西面,一支正朝南门推进。


    纪千千幽幽道:‘我在担心每一位出征的战士。’小诗低声道:‘小姐是统帅嘛!大可不让燕公子去冒险。’纪千千别首瞥爱婢一眼,柔声道:‘诗诗不再害怕了吗?’小诗垂头道:‘和小姐在一起,小诗甚么都不怕。’纪千千想起高彦,想到小诗仍被蒙在鼓里,暗叹一口气道:‘正因我是统帅,方不得不让燕飞对付孙恩。过往干爹说起孙恩,曾多次指出,孙恩那种擒贼先擒王的战术,往往可把一场大战役的形势完全扭转,却又毫无应付的良方,只是心理上的威胁,足令任何与他对敌的人睡不安寝。别人不晓得孙恩的厉害,但我身为谢安的干女儿,怎会不清楚?’


小诗天真的道:‘为何不多找几个身手高强的英雄好汉,助燕公子去对付孙恩呢?’纪千千苦笑道:‘孙恩不论道术武功,均臻达鬼神莫测的层次,多几个人少几个人并没有分别,反易泄露行藏。真正可以帮得上忙的,又要领军应付敌人。’小诗骇得花容惨淡,颤声道:‘孙恩这般了得,燕公子怎办好?’纪千千柔声道:‘你又害怕哩!告诉你吧!在我尚未认识燕飞前,我已晓得天下间若有一个人能对抗孙恩,肯定是燕飞无疑。这是干爹和玄帅一致同意的,你听过有人的剑会呜叫示警吗?我亲自听过。孙恩的功法根本不是凡人能应付的,而边荒集只有燕飞不是凡人,他的剑法已达到通玄的境界。所以当卓名士提出由他自己去对付孙恩,我反建议由燕飞去负此重任。边荒集没有另一个更好的选择,我也没有选择。战争向是如此,纵使没法肯定胜负,仍要尽力而为,不计后果。’刚说到卓名士,卓狂生来到两女身后,沉声道:‘情况不妙,向我们西面推进的天师军,似乎想截断我们与战谷的联系。’纪千千平静的道:‘请卓先生使人在红灯正西挂起黄色灯笼,但不可高于红灯。’卓狂生微一错愕,把命令传下去。

    黄色灯笼缓缓升起,指示小谷方的友军主动对付敌人,由于比红灯为低,表明边荒集不会派兵援助,所以屠奉三等必须自行设法。
    小诗趁卓狂生去办事,凑到她耳旁低声道:‘小姐真威风,指挥若定,诗诗感到小姐你信心十足,可以应付任何风浪。’纪千千心中苦笑。
    她终于体会到谢安在淝水之战前所承受的沉重压力,谢安凭‘镇之以静’的方法,感染建康军民,她现在唯一方法,亦是装出临敌从容的态度。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徐道覆的才智,如他不是如斯出众,亦难打动她的芳心。
    卓狂生回到她身旁,朝往西推进的火把阵瞧去,敌人兵分二路,活像三条火龙,且沿途处处布防,翼翼小心,步步为营。


    道:‘徐道覆不愧是将帅之材,先令自己立于不败之地,绝不急于建功。’纪千千不知想起甚么,语调出奇地温柔,轻轻道:‘这是他一贯以静制动的作风,尽量引人尽展所长,再从你擅长的东西窥见破绽,一举击破,令人没有翻身的机会。’卓狂生同意道:‘小姐对他确非常了解,小姐的话更令我明白,因何我们一方不可轻举妄动,否则正中对方下怀。只恨战谷一方却不能坐看对方成功在谷集间设立据点,他们将被迫出手。’纪千千轻松的道:‘屠奉三和慕容战是我们联军最出色的将领,手下荆州军和鲜卑战士,更是久经战阵的精锐,若他们办不来的事,我们出去也是白赔,反予敌人可乘之机。放心好哩!我有信心他们有破敌之计。我们应做唯一的事,是牵制敌人在南方布阵的大军,如他们敢施援另一支部队,我们或有主动出击的机会。’卓狂生欣然道:‘谨遵小姐指示。我刚得到一个新消息,两湖帮大有可能背盟撤退,返回南方。’纪千千愕然朝他瞧来,大讶道:‘消息从何而来?’卓狂生瞥小诗一眼。


    纪千千知机的随便找个借口,把小诗支使到议堂去为她取披风。
    卓狂生压低声音道:‘消息来至-后。’
    纪千千一呆道:‘她竟可潜入集内来吗?’
    卓狂生苦笑道:‘实不相瞒,夜窝族里有我们的人,与-后有一套秘密通消息的方法。请小姐为我们隐瞒这方面的情况,因为-后已亲自宣布解散逍遥教。我们的人会融入边荒集,成为忠诚的分子。我真的不想他们仍背负着逍遥教的包袱。’纪千千听得倒怞一口凉气,任遥对边荒集是处心积累,幸好功亏一篑,被孙恩杀死,否则边荒集肯定难逃任遥的魔掌。

    欣然道:‘千千遵命!’

    卓狂生道:‘-后曾与郝长亨碰头,告诉他帝君被孙恩所害一事。郝长亨晓得后颇有退意,一方面是不愿助长孙恩的气焰,更害怕聂天还是孙恩下一个目标。’又道:‘-后指出,郝长亨对慕容垂另外召来赫连勃勃非常不满,深感与慕容垂和孙恩这类人合作,等若与虎谋皮。照-后估计,除非聂天还是不折不扣的蠢材,否则会退出此战。’纪千千皱眉道:‘郝长亨又好得多少,我最卑视的正是他这类口是心非的伪君子。若高彦真是被尹清雅害死,燕飞绝不会放过他。’卓狂生道:‘郝长亨确是卑鄙小人,不过我们现在无暇和他算账。少一个敌人总比多一个敌人好。我们须否在颖水的防守上重新布置。’纪千千道:‘假若郝长亨只是故作姿态,我们岂非中他的奸计。’卓狂生道:‘我也想过此一可能性,所有地垒弩箭机阵可以保留,但木雷刺阵却可移往码头上游。如此不论敌人由南北水道杀至,木雷刺也可以痛击敌人。’纪千千喜道:‘此计确是可行,请卓先生全权处理!’见卓狂生仍呆瞧着自己,猛然醒悟道:‘千千仍是不惯作统帅,立即给你令箭手谕。’此时手下来报,庞义求见。


    卓狂生哈哈笑道:‘原来是我们边荒集最伟大的建筑大师驾到,我有个提议,移动木雷刺阵的重任,可交由他处理,他会干得比任何人都好,’纪千千道:‘快请庞老板。’
    手下领命去了。
    此刻的边荒集,受到最严密保护的人是纪千千,不论谁想见她,都要经身分的核实和她本人或卓狂生的允准。
    庞义一肚气的来到两人身前,后面还有取来披风的小诗。


    小诗为纪千千披上披风之际,庞义满腹牢蚤的道:‘燕飞那小子又着我去巡视集内的防御布置,可是我提出改良的意见,却没有人肯听我的话,说甚么必须出示由千千小姐亲发的令箭,否则把一台投石机移歪少许也不行。他……嘿!没甚么!’他的粗话差点冲口而出,幸好记得小诗在场,立即悬崖勒马。
    卓狂生道:‘这叫军有军规,你少安毋躁,小姐正准备发出令箭,让你去把木雷刺阵移往集的东北方,码头区上游处,好用来镇守集东整道河段。’庞义仍然满肚怨气的道:‘木雷阵正是令我最光火的,他……嘿!竟把我的木材如此浪费。我不是舍不得,而是明阵怎及暗阵,若给敌人探子看到,肯定先把木雷阵拆掉。河道旁这么多暗位斜坡竟不懂利用,如让我来布局,肯定敌人蒙然不觉,直至大难临头。若人人清楚看到,陷阱还算陷阱吗?’纪千千取来令箭,送到他手上,道:‘有了这枝令箭,庞大哥爱怎样改动都行。我们会升起一盏小蓝灯,表示发出了一根令箭。当庞老板把令箭交回来,蓝灯会立即除下。’庞义低头审视入手沉重,长只半尺的小令箭,吁一口气道:‘是黄金打制成的,肯定是边荒集最贵重的箭。’卓狂生笑道:‘刚新鲜出炉,保证没有人能假冒,还不快去办事?’庞义立即神气起来,匆匆去了。


    徐道覆陈兵于边荒集南面半里处,东倚颖水。
    此时他布的是以防守为主的迭阵法,把五千步兵分为前后两阵,每阵三列。
    第一列是枪盾手,当敌人冲至阵前方与敌拚杀,不准后退。
    第二列是箭手,第三列是强弩手。
    三列合成一阵,当敌人杀至,枪盾手会坐往地上,好让第二列跪下的箭手和第三列站立的弩手射杀敌人。
    第二阵以同样的三列战士组成,当第一阵射尽箭矢又或体力不支,立即以第二阵补上更代。


    两翼则各以五百骑兵护卫,进可攻退可守。
    这阵法不利冲锋,可是若敌人坚守不出,此阵会发挥奇效,特别是对付没有高墙可恃的边荒集联军。
    每次作战,徐道覆均是准备充足,不会冒进。
    天师军并非寻常的军队,而是‘天师’孙恩的信徒和战士,人人悍不畏死,故能以少胜多,屡败晋军。
    可是今晚徐道覆与往常临阵的心情大不相同,连他也有点不明白自己。
    是否因为纪千千?还是因为摸不清对方主持大局的人,没法从对方一向的行事作风和性格拟定针对性的策略?他真的弄不清楚。
    在到达边荒集前,他一直有信心可以挽回纪千千对他的爱,事实证明他错了。
    说到底错不在他,而是纪千千受谢安荼毒太深,使她无可救药。
    既然他得不到纪千千,是否亦该由他亲手毁掉她?他为此想法生出不寒而懔的感觉。


    每次遇到吸引他的美女,他均会全情投入,施展浑身解数去得到她的心,然后是她的肉体。
    对于此类爱情游戏,他一直乐而不疲。
    可是当纪千千叫破他的身分,他不得不离开的一刻,他心中不单充满怨恨,更感到从心底涌出来的倦意。
    究竟是甚么一回事?或许只是一时的情绪波动?他弄不清楚。
    唯一清楚的是在残酷的战场上绝不许感情用事,他必须像一贯的以胜利为最高目标,直至边荒集屈服在他的征战下。
    张永在他旁提醒道:‘是时候哩!’
    徐道覆从迷思中惊醒过来,道:‘击鼓!’


    ‘咚!咚!咚!’


    战鼓敲响。

    另一边的周胄笑道:‘我看边人只是在故弄玄虚,几个时辰可以弄出甚么花样来呢?’徐道覆凝望乌灯黑火的边荒集,至乎高悬其上的彩灯,沉声道:‘此仗绝不是我们先前想象般容易,更不可轻敌。’众将轰然应喏。
    徐道覆大喝道:‘全军推进!’


    号角声起。
    以步兵为主,骑兵为副的天师大军,开始向边荒集作坚定而缓慢的推进。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