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16日星期三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九:第九章 大祸临头






燕飞的心湖翻起千重巨浪。

    不论宋孟齐那小子是心存歪念还是一番好意,他的提议确是目下最明智的抉择。边荒集再非适宜久留之地。
    可是他怎可舍弃边荒集,任由南北两方的恶势力进驻?他敢肯定有一天,正如纪千千所说的,他会为没有替边荒集尽过力而后悔。
    当苻坚大军临集前,他毫不犹豫地选择留下,因为那时他孑然一身,没有任何顾虑,现在他则不能不为纪千千主婢着想。
    最令他困扰的是他此刻连一分胜算都欠奉,而他须首要之务是把边荒集置于他绝对的控制下,这至少要一天一夜的工夫,不论成败如何,他已错过从水路撤走的唯一机会。


    他不由环目四顾,一种近乎恐惧的情绪忽然攫紧他。
    燕飞深切地体会到危机四伏的感觉,集内集外再没有安全的处所,连边荒集的圣地夜窝子也直接受到威胁。
    他该怎么办呢?生和死只在他一念之间,他任何一个决定,将会变成生与死间的抉择。


    针对他的陰谋正在展开!谁人是他可以信任的呢?足音接近,不用看他也听得出是拓跋仪,探手抓着坛颈,旋又放开,今天确非适宜饮酒的日子。
    拓跋仪在他旁坐下,仰观天色,道:‘这两天看来不会下雨。’燕飞朝他瞧去,苦笑道:‘对不起!累你泄露行藏。’拓跋仪摇头道:‘不关屠奉三的事,是赫连勃勃泄漏出去的。这家伙甫到边荒集便搞风搞雨,惟恐天下不乱,照我看长哈力行爱女的惨事,行凶者是他而非花妖。’燕飞点头道:‘你看得很准,假花妖肯定是他无疑,只恨没证没据,否则我们现在立即找上门去寻他晦气。’拓跋仪朝他瞧来,沉声问道:‘你有甚么打算?’燕飞把诸般问题在心内重复一遍,仍没有肯定的头绪和答案,叹道:‘我们可否在今天内二度把边荒集团结起来?’拓跋仪没有直接答他,反问道:‘昨夜使手段害方鸿生的内奸是谁?’燕飞道:‘有八成可能是姬别,我早在怀疑他,此人行事周密,可惜百密一疏,他没于昨天早上来见千千,正显示他前一晚曾秘密离开边荒集,初时还以为他去见慕容垂的人,现在已知道他是到巫女河督建木筏,以供慕容垂的突击军从水路进犯边荒集之用。’


拓跋仪没有现出震骇的表情,沉吟道:‘事实上内奸的事,早响起警报,显示有人希望花妖能够脱身,使边荒集的人继续活在恐惧中,此事更间接告诉所有人,慕容垂的大军不但会于短期内到达,且有够分量的人作内鬼接应。’稍顿问道:‘你说呼雷方是否与姬别蛇鼠一窝呢?’燕飞道:‘机会很大,赫连勃勃造谣的事对你们有何影响?’拓跋仪淡淡道:‘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只看有没有帮会利用此事来打击我们,作出师之名,不过那已不关重要,我们决定立即撤走,以保存实力。’燕飞整个头皮发起麻来,失声道:‘拓跋仪竟不战而退?’拓跋仪现出苦涩无奈的表情,颓然道:‘这是我出发到边荒集前小圭的嘱咐,现在我们仍不宜与慕容垂正面冲突。照我猜,领军的十有九成确是慕容垂最得力的儿子慕容宝,此人智勇双全,武功更是慕容垂之下族内第一人,长于突袭伏击的战术。若他兵力超过一万人,即使你动员集内所有帮会的力量,要保着无险可守的边荒集,只是个妄想。走吧!带你的千千和我们一道离开,迟则不及。’燕飞的心直沉下去,飞马会是他的基本班底,若连他们也走了,便像前晚与程苍古对赌般,输掉所有子儿,想继续赌下去也不行。

    拓跋仪苦笑道:‘我清楚你的性格,不过留下是非常愚蠢的行为。在边荒集人人都希望独善其身,希冀别人作先锋,你要当傻瓜,其它人肯定口上答应,还推波助澜,可是最后你会发觉只有自己一个人去面对一切。走吧!也不要劝我,我必须在此事上遵照小圭的吩咐。’燕飞道:‘你准备何时撤退?’


    拓跋仪道:‘我们已在收拾行装,最快可于黄昏前从陆路撤走,既知慕容宝穿过巫女丘原来边荒集,我们会避开那方向。’接着长身而起,道:‘在日落前,我们会在驿站等你,勿要逞匹夫之勇,更不要妄想把边荒集团结起来,想害死你的人远比真心和你并肩作战的人多。’说罢拍拍他肩头,举步离开。
    燕飞忽然感到无比的孤独。若他最亲密的族人也离开他,他凭甚么去说服其它人?


    郝长亨欣然起立道:‘燕兄有召,我立即去见他。’见高彦仍没有半点动身的意思,讶道:‘高兄弟还有话要说吗?’高彦神秘兮兮的道:‘我尚有要事去办,不知清雅……嘻……’赫长亨哑然笑道:‘高兄弟请稍候片刻,我立即着她来。’说毕出厅去了。
    高彦见左右无人,兴奋得跳起来,又喃喃自语,排练待会该向小白雁说的话,神情模样教人发噱。
    ‘你在干甚么?’


    高彦大吃一惊,旋风般转过身来,娇俏可爱的小白雁正巧笑倩兮的立在他身后。
    又会来得这么快的?高彦心里嘀咕,口上却不慌不忙的赔笑道:‘只是在舒展筋骨。哈!你现在是否有空,我带你玩儿去。’尹清雅没好气的道:‘亏你还有闲情,你的首席风媒是怎样当的,现在边荒集人人紧张得要命,你还像个孩子般爱闹。’高彦需要的正是如此反应,乘机凑近点压低声音道:‘他们紧张是因他们没有办法,我轻轻松松是因胸有成算,噢!你真香!刚洗过澡吗?’尹清雅并没有因他色迷迷而生气,反故意挺起少许小酥胸,笑脸如花的嗔道:‘去你的,要洗澡方可以这么香吗?不要再兜圈子,你有甚么鬼主意?快说出来让本姑娘听,看人家有没有兴趣陪你去玩儿。’高彦仍谨记燕飞的提示,卖个关子道:‘天机不可以泄露,若想成为边荒集的英雌,快随我来!’说罢往后门方向走去,还笑嘻嘻道:‘看我背着的是甚么?今铺吃肉还是吃素,全靠里面的宝贝哩!’尹清雅的目光落到他背后的小包袱时,他倏地加速,退出厅外去。


    尹清雅神情微动,终作出决定,追着他去了。
    燕飞揭开帐门少许,纪千千仍好梦正酣,自离开建康后她舟车劳顿,到边荒集后更是事务繁多,应接不暇,昨晚又一夜没有睡过,再不好好休息,肯定要累坏。
    燕飞不想惊醒她,悄悄垂下布帐。
    ‘燕飞!’


    燕飞忙把帐布再次掀起,纪千千拥被而坐,笑意盈盈地瞧着他,俏皮地道:‘千千早晓得你来访,故意装睡,看看你会否不规矩,岂知你这家伙瞥半眼便要掉头走,真气人!’最后一句语带双关,不知是怪他瞥半眼不够,还是怪他太守规矩。与她相处,总能令人忘记别的烦恼。


    燕飞重返帐内,到她睡席旁跪坐,心中涌起对她的万般爱怜,纵然须牺牲性命,也要保她夷然无损地离开此兵凶战危的孤集。
    纪千千举起纤手,柔情似水的目光紧缠他不舍,以指尖背轻轻扫过他的脸庞,关切的道:‘燕郎有甚么心事呢?你看来忧心忡忡,是甚么事令你如此困扰?’燕飞整个人连苦心同时溶化,她一句燕郎等若公然宣示视他为情郎,温柔亲密的接触,更清楚无误地表达出她的爱意。


    燕飞依恋地看着她垂下的手,心中涌起不顾一切把她拥入怀内肆意怜爱的冲动,更晓得她只会欣然接受,却暗叹这不是合适的时候。勉强振起精神,低声道:‘形势非常不妙。’纪千千骇然道:‘是否内奸的事有新发展?’燕飞道:‘那只是恶劣形势其中一个相关的环节,高彦已证实慕容垂的部队随时会到达,徐道覆的出现亦显示孙恩对边荒集有染指之心,祝老大则被内鬼暗算重伤命危,边荒集已陷入内忧外患、风雨飘摇的险境。’纪千千坐直娇躯,动人的曲线在薄锦被滑下后骄傲地显露燕飞眼前,以带点天真的语气道:‘不用怕!我们可以集诸整个边荒集的力量,先清除内奸,然后对抗外侮,只要我们团结在一起,足可使敌人知难而退。’


燕飞苦笑道:‘事情若可以如此简单便好啦!而实际的情况是边人只视慕容垂或孙恩的入侵为帮会间的斗争,谁人入主边荒集并不重要,因为生意仍是哪么的做下去,有钱赚便成,没子儿赚便拍拍屁股离开。’纪千千‘噗哧’笑起来,白他一眼,道:‘拍拍屁股离开,你说得真古怪,人家却喜欢听。燕郎会否是低估了边人团结的心意呢?像昨夜对付花妖,夜窝族固是万众一心,边人亦人人乐意合作,只要令这种精神维持下去,没有我们应付不了的事。’燕飞道:‘因为花妖影响到边荒集的繁荣和安定,而慕容垂和孙恩只影响边荒集权力的分配,事不关己下边人是不会管闲事的。况且他们多年来早习惯了此兴彼替的情况,当日苻坚大军南来,逃难的只是汉族的人,今趟却是情况不同。’纪千千略一沉吟,黛眉轻蹙道:‘既然受害的是边荒集的各大帮会,我们为何不试试把各帮会联结成一气,说不定尚有回天之力。’燕飞道:‘这正是我要尝试去做的事,在黄昏前若仍没有结果,我们须立即离开。’纪千千愕然道:‘你竟有离开的打算吗?’

    燕飞沉声道:‘千千或许尚未清楚情况恶劣至何等地步,飞马会已决定撤走,汉帮亦有同样的计划。姬别和呼雷方有很大可能是和敌人呼应的内鬼,动向未明的尚余下北骑联、匈奴帮、屠奉三的荆州军、红子春、费正昌和郝长亨的六股势力,其中情况更是敌我难分,没有人可预料谁会怞谁后腿。边荒集从未试过出现如此暧昧不明的情况,个人的力量根本起不了作用,我只是在明知不可为的情况下尽力而为。但若千千肯与小诗先行离去,我或可放手而为,力拚到底。’纪千千娇躯轻颤,双目射出坚定的神色,语气却异常平静,轻柔地道:‘燕飞不走,纪千千也不会走。’蹄声自远而近。


    燕飞呆看她片刻,点头道:‘老郝来哩!希望他不单是可倚赖的人,还可以给我一个肯定的答案。’徐道覆快马加鞭,策骑沿颖水西岸飞驰,似欲借此尽泄心中愤怨。


    颖水的交通明显比往常疏落,只见南下的船,北上的船则不见半艘。
    此时徐道覆离集足有十多里之遥,忽然偏离颖水,驰进一座丘陵起伏的密林内。
    甫进树林,上方风声骤响,徐道覆没有朝上瞧半眼,直至来人落在身后马股处,始收缰勒马,减缓骑速,沉声道:‘我的身分被那移情别恋的贱人揭穿了!’卢循高举双手,扭转脖子往后看了一眼,肯定没有人跟踪,再次坐直雄躯,怪叫一声,道:‘这是没有可能的,纪千千跟了那个不知死活的呆子。’


徐道覆继续催马深入树林,狠狠道:‘不是燕飞还有谁?我从未试过这么丢面的,我定要教燕飞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贱人则要后悔作了女人。’卢循道:‘你就这般一走了之吗?没有你帮手,我们的伙伴恐怕应付不来。’徐道覆怒道:‘不走成吗?我若不摆出是为那贱人专诚到边荒集的模样,惹得燕飞生疑,可能会破坏我们的大计。我是否在那裹,情况并没有分别。’卢循双手搭上他宽敞的肩膊,叹道:‘是我不好,若不是我行刺谢安,纪千千怎会猜到你是徐道覆。一旦认定你是泄露消息的人,任你对娘儿们有通天手段,仍难以把她的心挽回来。’徐道覆策马登上一座小丘,勒马停下,两人分左右飞身下马。

    徐道覆转身面向边荒集,神情落漠,双目射出无奈与苦涩的神色。
    卢循来到他旁,审视着他讶道:‘看你失魂落魄的样子,不是对纪千千动了真情吧?’徐道覆苦笑道:‘我生平虽御女无数,可是像那贱人般媚骨天生的艳女,还是初次遇上,说不动心便是骗你,尤其是尚未将她弄上手。’卢循哂道:‘她迟早是你的人,只要我们完成封锁,她能飞到哪里去呢?’徐道覆似不愿再和他谈论纪千千,沉声道:‘见过天师吗?’卢循道:‘刚见过他老人家,天师已送了任遥到黄泉去,最可惜是让刘裕那小子逃脱。’说罢问道:‘边荒集情况如何?’


    徐道覆道:‘花妖已被燕飞等连手干掉,想不到花妖横行天下,竟会在边荒集陰沟里翻船。击杀花妖的虽是赫连勃勃,不过却全赖燕飞伤他在先。’卢循点头道:‘此人大不简单,在短短数月间武功剑法均突飞猛进,不过正因如此,也为他惹来杀身之祸,天师已准备亲手把他搏杀,当边荒集落入我们手上,建康的末日亦不远了。’徐道覆道:‘屠奉三的人马有何动静。’


    卢循不屑的道:‘这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在集外的人全落入我们的严密监察下,当他们离开埋伏之处,我会教他们全军覆没。’徐道覆沉声道:‘屠奉三向以智计过人见称,你道他会否中计?’卢循哈哈笑道:‘任他智比天高,今次也要劫数难逃,我们的手段,即使他作梦也梦想不到。现在边荒集内,我们第一个要杀的人是他而非燕飞,天师已指定由你出手对付他。’徐道覆双目杀机剧盛,点头道:‘杀了他,我立即可跃登外九品高手第三席的位置,请告诉天师,我徐道覆非常感激他对我的栽培。’卢循双目精光闪闪,远眺近二十里外炊烟袅袅升起的边荒集,沉声道:‘淝水之战把南北的情况彻底改变,我们苦候多年的机会终于来临,天师军将会以事实证明给所有人看,天下是属于我们南人的。以谢安为首的腐败高门,将会成为失败者,天下再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改变命运的发展。’徐道覆暗叹一口气,心中浮现纪千千能倾国倾城的绝色花容。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