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3月16日星期三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九:第十三章 杀人灭口








大江帮九艘战船,继续逆水北上,舱厅剩下刘裕和江海流两人对坐,其他人奉命去作好准备,以突破天师军的封锁。

    江海流胸有成竹的微笑道:‘我晓得刘大人在担心逆水作战,不利我方,又怕对方及时布下拦河障碍,对吗?’刘裕摇头道:‘大当家纵横长江,手下儿郎是喝江水长大的,自有一套逆水逆风、破障闯关的躁舟法门,我反不是担心这方面。’江海流讶道:‘原来刘大人另有一套看法,愿闻其详。’刘裕心忖,盛名之下无虚士,江海流虽已决定作战的方式,但仍遗开手下,好让自己畅所欲言,然后再设法释自己的疑惑,以示对他刘裕的尊重。


    他这般看得起自己,当然不是因他在北府兵卑微的身分,而是晓得自己是谢安和谢玄看中的人,欲修补与谢家的关系,当然须好好款待自己。
    这或许是最后一个影响此行成败的机会。


    刘裕直言道:‘天师军准备充足,兵力强大,观乎他们轻易击溃王国宝的水师,不教一艘船漏网,可推知他们有一套从陆岸袭击的完善作战方法。’江海流点头道:‘完全同意,不过对付王国宝天师军是攻其不备,故轻易得手,而我们幸得刘大人知会,有备而战,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刘裕道:‘这个我明白,只是眼前情况,若正面对撼,实不利我方。大当家今趟北上的优势,全在事前没泄漏半点风声,也教人料想不到,所以是一支可扭转局势的奇兵,一旦正面冲击敌人,将失去奇兵之效。颖水是有游可寻,边荒是无踪可察,若能拿捏好时间,于边荒集外取得据点,当敌人发动时施以突袭,我有信心可以弱胜强,击垮孙恩的部队。’


江海流凝望他好半晌,微笑道:‘刘大人的胆子很大,又是智勇兼备,问题在我们惯于水战,陆战却非我们本行,在面对敌人如此强势下,要我们弃舟深入陆岸行军作战,等若把鱼儿送上陆地,根本没法发挥本身长处,在心理和士气上早输掉此仗。我们也非完全缺乏在陆上打硬仗的经验,但只限于小规模的战事、帮会间的火拚,却不是如眼前般的大规模会战,且是敌人兵力在我方数倍以上。刘大人明白此点,当晓得我是不得不作此决定。’刘裕心中一阵感触,却是对自己而发,暗忖,自己终仍未是统帅的材料,未能考虑及每一类兵种的特性,换过谢玄,不用江海流说出来,便明白江海流是不得不作此决定。

    习惯是很难在忽然间改变过来的,大江帮称雄长江,擅长水战,纵然攻击岸上目标,也必有战船配合,随时可回到水里。若拿走他们的船,等若要精于骑射的胡人下马步行,其战斗力、信心、士气均会被大幅削弱。
    最可恨是大江帮这方面的局限,令他不能尽情发挥兵法谋略,对即临的一战,他再没有把握。


    江海流亲切的道:‘不瞒刘大人,今次我们北上边荒集,并没有考虑到孙恩的天师军,只是收到汉帮求助的飞鸽传书,晓得慕容垂会对边荒集用兵,所以早有打算在情况紧急时撤走祝老大和他的人。’刘裕听他意有未尽,讶道:‘大当家尚有甚么指示,何不坦言直说?’江海流叹道:‘我现在开始明白,安公因何致力栽培刘大人,更希望我们以后有机会好好合作。’刘裕知道他从自己的善解其意,看出他刘裕的才智,心中却是百感交集,谢玄付托要杀‘大活弥勒’竺法庆的命令,自己恐怕会令他失望,叹道:‘我真的没有面目回去见玄帅。’江海流一震道:‘刘大人竟猜到我心中所想的事?’刘裕点头道:‘大当家是想我立即掉头回广陵,向玄帅求援,对吗?’江海流肃容道:‘纵使我们能突破封锁抵达边荒集,仍没法抵挡南北两路来犯的庞大敌军,唯一可逆转形势的,天下间惟只玄帅一人,届时我们可以全力配合。到广陵后,请代我向安公问好,告诉他海流愿领受任何罪责。’夜窝子、古钟场、钟楼。


    燕飞和呼雷方匆匆登上钟楼,拾级登阶,呼雷方的手下则留在楼外,与慕容战的手下一起把门。
    隔远他们便看到慕容战和卓狂生两人在钟楼之巅,情况古怪。
    两人连跑三层,到达有边荒四景之一的荣耀的钟楼之顶,从这里可环视俯瞰边荒集和附近的全景,视野完全不受限制,唯一限制是地平的尽处。
    卓狂生挨栏而坐,神情颓丧,一身酒气,旁边还有个翻侧了的酒坛,坛口打开,看来已给他喝得一滴不剩。
    慕容战一脸狐疑的蹲在他身旁,看来是费尽唇舌,却没法得到答案。
    呼雷方愕然道:‘甚么一回事?’


    慕容战颓然坐地,摊手道:‘恐怕要问老天爷才成,我上来时他便是这样子,大哭又笑的,教人摸不着头脑。’燕飞和呼雷方来到闭上眼睛,不住喘息,状甚辛苦的卓狂生前,自然而然蹲下去,察看他的情况。
    呼雷方或许想起姬别,怀疑的道:‘不是被人下毒吧!’慕容战挨到他旁,苦笑道:‘别的毒肯定没有中,却肯定中了酒毒,一句话也不肯说。唉!边荒集不知是否中了毒咒,没有一件事是正常的。’又向燕飞道:‘你是喝酒的大宗师,有甚么迅速解酒的方法?’燕飞以苦笑回报,道:‘唯一方法是睡他娘的三天三夜,酒毒自解。’出乎三人意料之外,卓狂生闻燕飞说话,立即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直勾勾望着前方,嚷道:‘是否燕飞来哩!。’三人你眼望我眼。
    燕飞道:‘是的!我来了!究竟发生甚么事?’卓狂生垂泪凄然道:[他死了!’
    燕飞一头雾水道:‘谁死了?’


    卓狂生像失去所有力量般,沮丧无助的道:‘他死了!大魏完了!’燕飞剧震一下,心中开始有点模糊的轮廓。
    慕容战察觉他神色有异,问道:‘老卓指的是谁?’燕飞探手抓着卓狂生肩头,沉声道:‘振作点,是否任遥死了。’轮到慕容战和呼雷方骇然以对,以任遥的威名和能耐,他不来找你麻烦已可还神作福,这样的一个人竟然死了,且是一夜半夭内的事,益发显得事情的不寻常。


    卓狂生倏地坐直,反抓燕飞双手,一对眼似醉不醉,狂叫道:‘他死了,大魏也完了,一切都完哩,’忽然又审视陌生人似的细看燕飞,口齿不清的道:‘你……:你不是燕飞,你在骗我!’旋又放手挨回围栏处,摇头道:‘我对不起你,那晚在夜窝子我是故意阻你的。’慕容战失去耐性,喝道:‘快醒过来,你这糊涂的酒鬼。’燕飞长身而起,移到围栏边,往下瞧去,一众战士全翘首上望,显然被上面的情况震骇,更弄不清楚究竟发生了甚么事。


    燕飞喝下去道:‘给我立即打一桶清水来。’高彦领着尹清雅穿过树林,眼前一亮,豁然开阔,原来四周的树木全给砍伐下来,消失得无影无踪。
    巫女河在前方淌流。
    虫鸣乌唱,充盈大自然安宁潇逸的韵味。


    尹清雅轻盈地落在高彦身旁,讶道:‘谁人砍掉这么多树呢?’高彦得意洋洋的道:‘迟些儿再告诉你,待我把收藏木筏的地点找出来,再一把火烧掉,我们便可回边荒集公告天下。’说话时已从背囊处取出发索钩的筒子,举起按钮。
    ‘嗤’的一声,索钩射出,斜斜射往左方一株大树离地近三丈的横杆,哈哈一笑,拔地而去。


    尹清雅仰首望他,娇嗔道:‘你这人哩!跳上去干啥呵?’高彦三爬两拨地登上最高可立足之处,摇摇晃晃的左顾右盼,嚷回来道:‘这叫先察敌情。哈!可以哩!不见任何敌踪,我们有足够时间创功立业。说书有云:这一回叫火烧连环筏。哈!还不给我找到你。’索钩射出,人往下飞,随索在林木中翔滑。
    尹清雅不依的一踩脚,从地上紧追而去。
    高彦从高空落下,恰在巫女河旁,只见木筏一个叠一个的像数百座小山般排在两旁河岸,约略估算至少有六、七百个大木筏,若每筏坐二十人,便可让逾万人从水路迅速直抵边荒集。


    此处离筏木处足有半里路,难怪昨夜遍寻不获。
    高彦倒怞一口凉气,心忖,要造出如此数目的木筏,即使出动数千计的人手,恐怕也须数天时间。
    喃喃道:‘他奶奶的,待我一把野火烧你老子一个清光。’话犹未已,背心一阵剧痛,隐约间感到一对手隔着背囊重重击实,这个念头刚起,一股无可抗拒的力量撞得他离地前飞,投往巫女河。


    高彦口鼻鲜血狂喷,跌入河水里前乃不忘狂喊道:‘清雅快走!不要理我!’‘蓬’!
    水花四溅。
    高彦没入河水里。


    尹清雅出现河旁,目光投往正朝水底沉下去的高彦,香唇轻颤,双目茫然,似要继续追杀,或许想多补一掌或一剑,最后猛一跺脚,道:‘变了鬼也勿要来找我,人家本不想杀你的。’说罢飞掠去了。


卷九: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