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2月21日星期日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四 : 第四章 弥勒南来


“边荒传说”的图片搜索结果


“边荒传说”的图片搜索结果

谢家在乌衣巷的庄园,规模只有对门的王家宅院可相比拟,分东、南、西、北、中五园,东南两园依秦淮河北岸建成,呈不规则形状,因可眺望秦淮河和两岸景色,观景最美。

    中园即四季园,其内的忘官轩,是谢安日常治事的地方,故在宅内有最崇高的地位,北园是大门入口广场所在,松柏堂是最主要和宏伟的建筑物,一般人客来访,均在北园的范围内接待。燕飞昏卧百天的宾客褛,便是位于北园西南角的一座四合院落的东厢,高彦等候他的迎客轩,是四合院北面的主厅堂。


    谢家上下数百人,加上二百多个府卫婢仆,多聚居于东、南、西三园,分房分系。
    因着谢安的喜好,占地数百亩的谢家大宅,充满追求自然的真趣的气氛。并利用山石林木与泉流池沼,创造出天然情趣,聚石引水,植林开涧,尽显山、水、林、石间远近、高下、幽显等的关系,布局巧妙,在有限的空间里,营造出无限的诗情画意,有若天然。林树可以蔽云,悬蔓垂萝能令风烟出入。羊肠径道,似壅实通,峰嵘泉涧,盘纡复直,美景层出不穷。


    置身于如此园林胜景内,燕飞也不由抛开外面险恶人世的一切烦恼,但也更感受到,谢安肩头负着保持家族地位的重担子,不能学他般来去自如,难怪谢安会对他羡慕得要命。


    大雪把谢宅换上雪白的新装,当燕飞踏上贯通东北园的九曲迥廊,漫游横跨过东,北,中三园,谢家著名的忘俗池上,也桄如池之名,洗心去俗。
    梁定都显然是个爱说话的小伙子,燕飞只好有一句没一句的漫应着。忽然前方一阵笑语声传来,梁定都忙牵着燕飞移到一旁,低声道:‘是秀小姐,我们先让路。’燕飞望往跨池九曲桥的另一端,四、五名男女正嘻嘻闹闹的迎头而来。


    出奇地,他的视力似乎没有受到失掉内功的影响,还似乎比以前看得更细致入微,超过十丈的距离,仍可有如咫尺面对的,看到一名清秀娇俏的美女,在四名年青男子,众星拱月般簇拥着过桥走来。
    到走得贴近,更晓得四男尽是高门大族的子弟,人人熏衣剃面,傅粉施朱,身穿奇装异服,披的是御寒在其次,以光彩耀眼为主的,鸟羽制成的各式轻裘,其中两人还腰佩紫罗香袋,一人腰掖花毛巾,充满纨绔子弟争相竞逐虚荣外观的习气。
    这跟他自己和梁定都两个伧人相比,彼此就像活在不同世界的人。
    少女外披枣红风氅,内里穿上襦衣,下着绛碧结绫复裙,头结由下而上,逐层缩小的盘髻,走起路来脚步轻盈,凤姿绰约,确是不得多见的小美人。


    难怪四名青年男子争相讨好,名副其实地追逐裙边。
    几个男女不知捉着甚么清谈的好话题,高议阔论,舆高采烈。女的只是含笑不语,小香唇角,褂着一丝带点不屑的高傲笑意。


    他们见到燕飞,或许是把燕飞也当作梁定都一类的府卫之流,男的只瞥上一眼,注意力便回到美女身上去。反是那美人看到艳飞,露出定神打量的神情,却终没说话或表示甚么,头也不回的在梁定都施礼请安声中,裙裾飘飘婀娜去了。
    梁定都仍呆看着女子的动人背影,深吸一口气道:[秀小姐是我们玄少爷的女儿,我谢家数她最漂亮。’燕飞自长安之后,对任何美女也心如止水,打趣道:‘你不是偷偷爱上你家小姐吧!’梁定都大吃一惊,到看清楚左右无人,把声音压至低无可低的求饶道:‘千万勿要再说。我算甚么脚色?在心内想想都不敢,若给人知道,轻则吃棍子,重则还会逐出府门呢。’燕飞有点儿没趣,粱定都的反应和说话,不单使他感到高门内主从之隔,更想到荒人和晋人的分别。不由又怀念起边荒集来,哪不但是无法无天的世界,还容许自由竞争,由本领而非名位身分去决定高下。


    在这方面,刘裕是比较接近荒人的。
    谢安的马车刚要驶出府门,遇上回来的谢石,后者慌忙下马,来到车旁,道:‘二哥要到那里去?’谢安掀起帘子,露出双眉深锁带点疲倦和苍白的脸容,沉声道:‘事情非常不妙,我要立即入宫见皇上。’谢石从未见过谢安如此有若大祸临头的凝重神色,舆他一向谈笑用兵的丰姿神采,是截然不同的两副情况。骇然道:‘发生甚么事?’谢安摇头苦笑道:‘竺不归刚抵建康,还是由范宁暗中遣人来通知我,我方哓得此事。皇上在兴建弥勒寺上没有经过舆我咨商,只暗中挪拨国库支付经费,我仍装作只眼开只眼闭,满以为可以另施手段对付竺不归,岂知江海流竟敢出卖我,使我错失一着,唉!当时怎想到大司马会忽然病逝?’范宁是朝廷的谏议大夫,是司马曜的近臣亲信,一向支持谢安,更为王国宝的舅父,为人正直,帮理不帮亲。


    谢石色变道:‘二哥是要去见皇上?’
    谢安回复冷静,柔声道:‘你有更好的办法吗?’谢石一震道:‘哪二哥岂非正中桓玄的奸计?’谢安听得恒玄之名,冷哼道:‘只从江海流的背叛,巳可知桓玄有谋反之心,他当然想我和皇上正面冲突,而我则正好将计就计,偏要让事势如此发展,利用桓玄独霸荆州的形势,让司马曜怍出选择,若司马曜认为,司马道子有足够力量应付桓玄,由今天开始,我谢安对朝廷的事将袖手不理。’谢石倒怞一口凉气,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谢安在此事上的坚持,确出乎他意料之外。


    谢安丛容一笑,似已下定决心,安详地道:‘我是别无选择,司马曜也没有选择。找舆其坐以待毙,不如孤注一掷,看看能否避过此劫。自己知自已事,我谢安已余日无多,希望能为你们作出最好的争取舆安排,以后家族便要靠你们哩!’言罢垂下帘子,着马车开出府门,剩下谢石呆立不语。
    高彦仍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不讲任何礼数,以颇不自然的姿态半蹲半跪的坐于迎客轩一角,瞧着燕飞舆他隔几坐下,向粱定都笑嘻嘻道:‘这位小哥子请帮帮忙,我和燕大哥有个私话要说。’梁定都不悦地皱起眉头,望向燕飞,见后者点头,没有办法,向高彦狠狠道:‘我叫粱定都,不是甚么小哥子。’说罢不情愿的退出轩外。


    高彦失笑道:‘谢家当燕飞是甚么呢?难道是坏鬼书生?竟要派个护院来保护你。他奶奶的,每次我来探望你这个只懂睡觉的混蛋,他都像吊靴鬼般跟着我,更只准我走侧门小径,累得我没有一次能碰上谢钟秀那著名的小美人。’听到他那以粗言秽语说话的习气,燕飞反生出亲切熟悉的感觉,道:‘你好像不晓得我内功全失,连你这么武功低微的人,也可以一把收拾我。’高彦[咭]的一声笑出来,又立即把发出怪声的口俺着,似是怕舆轩内寂静平和的气氛,有太大的不协调。吃吃笑道:‘你不要诓我,要知我高彦是给人诓大的。只看你那对招子,神采更胜从前,刚才进来时仍是龙行虎步,不像我泡完妞子,一付脚步飘浮的样儿,哈!你当散功像逛青楼般轻松容易吗?即使死不去,也要变成半个废人。咦!你把手递过来干甚么?我对男风毫无兴趣。’燕飞没好气道:‘事实胜于雄辩,我不是把手送给你摸上两下,而是让你把把脉,证实我确失去内功,那你以后再不用倚赖我,因为我已没本事赚你的子儿。’高彦脸色微变,上下打量他两眼,竟不敢把脉查探,道:‘快拿开你的手,我们不再谈泄气的事。哈!大家一场兄弟,兄弟就是兄弟,不会因任何事情而改变的,今时不同往日,我有很多好处可以给你。’燕飞心中一阵温暧,自己确没有看错高彦这小子的内心远比他摆出来的姿态善良。淡淡道:‘为甚么还不滚回边荒集去?’高彦立即兴奋起来,道:‘还未把囊内的子儿花光,回去干啥?天下虽大,我却可肯定,没有一个地方比得上秦淮河,要美酒有美酒,要妞儿有妞儿,一场兄弟,你在这里的花费全包在老子身上。’燕飞虽不好色,却听得酒虫蠢动,心忖,自己虽曾来过建康,然从未试过到花舫听曲喝酒,不由有点心动。道:‘此事今晚再说。有没有庞义的消息?’高彦讶道:‘庞义不是来探过你吗?他见你像个活死人似的,还把随身之宝的切莱刀留下,准备作你的陪葬品,岂知竟派不上用场。’燕飞皱眉道:‘我是认真的!’


    高彦摊手投降道:‘我似乎仍有些怕你,说笑也不行吗?这些所谓高门大族的人,大多不轻易说笑。嘻!我虽然身在此地,不过仍在干着老本行,对边荒的消息了如指掌。听说庞义是第一批返回边荒集的荒人,他正着手重建被烧成一堆黑炭的第一楼。他娘的,看他今趟是否还要用木材来建房子,边荒集现时的情况复杂多哩!人人争着在那里分一杯羹。’燕飞大舒一口气,庞义竟出乎他料外的没有出事,真值得还神作福,打断他道:‘我对边荒集再没有兴趣,你在这里除了泡妞外,还干过甚么?’高彦毫无愧色地耸肩道:‘除了泡妞儿仍是泡妞儿,有甚么事可以干的?’接着把身子挨过半边几子来,神秘兮兮的道:‘大家兄弟,我每天都来探你,诚心一致的,实有一事相求,你千万勿要令我失望。’燕飞听得哑然失笑,瞥他一眼,高彦就是这样一个人,明明在行动上表现出对他燕飞的关怀和情义,偏怕给他看破心事,把事情说得含含胡胡,以掩饰心内的感情。淡淡道:‘说吧!但舞刀弄剑便不要找我,现在我拿起蝶恋花也感吃力。’高彦道:‘有武功未必比没有武功好,谢安虽不谙武功,可谁敢不看他的脸色做人,司马曜虽是皇帝老子,也不例外。且谁懂武技,便给他赶上战场出生入死,唉!’最后一声叹气,却掩不住心内对燕飞痛失武功的惋惜,显示他只是在安慰燕飞,亦表示他开始相信燕飞功力尽散。


    高彦的说话不是没有道理,可是绝不适用在燕飞身上。首先他已失去浪荡天下的护身本领,其次是他仇家遍地,如今变成一个提鸡无力的潺弱书生,以后的日子只能在躲藏中度过。
    燕飞微笑道:‘生死有命,不用你这小子来安慰我,有甚么事?快说出来!我忽然肚子饿得要命,想到外面找间馆子祭祭肚皮。’高彦忙赔笑脸,把声音再压低些道:‘你听过纪千千吗?’燕飞摇头道:‘从未听过,这名字很有诗意。’高彦干咳一声,坐直身体,先抱怨道:‘在谢府想找张舒服点的胡椅也欠奉,终日席地而坐,坐得老子我脚都麻痹了,他奶奶的!’燕飞不满道:‘快说!’


    高彦又凑过来,两眼放光的道:‘纪千千是建安最著名的,两大青楼之一的,秦淮楼的首席名妓,卖艺不卖身。她所在的雨坪台,是建康城所有公子哥儿,英雄好汉梦寐以求能留宿一晚的地方。她的香闺,等若所有青楼浪子的圣地,纪千千色艺双绝当然不在话下……’燕飞不耐烦地打断他道:‘我知道啦!总之她是艳压群芳。不过,我站在朋友立埸,只好劝你打消妄念。做人至紧要有自知之明,在建康事事动辄论财力,名望和地位,你高彦算老几?若我是你,不如乖乖的滚回边荒集,你是属于那里的。’又摇手道:‘这种事我无法帮忙,即使有心也无力。’高彦不满道:‘还算是兄弟吗?尚未听清楚是甚么事,便一轮乱箭般射来,箭箭穿心裂肺,他娘的!我也算曾帮过你大忙,是谁给你把玉玺送到谢玄手上的?’燕飞哑然失笑道:‘谢玄没有给你酬金吗?照我看,直至今天,你仍未被人狠揍几顿,也是全赖谢玄的朵儿呢,对吗?’高彦给击中要害,泄气的道:‘好!不和你斤斤计较,你究竟肯不肯帮忙?’燕飞拿他没法,苦笑道:‘说吧!你这不自量力、痴心妄想的可怜虫!’高彦叹道:‘不敢瞒你老人家,我的痴心妄想并非要一亲纪千千的香泽,只是希望回边荒集后,可以告诉别人,曾在雨坪台听过纪千千又弹又唱,大家碰过杯儿。如此,我高彦在青楼界中,立可身价百倍,明白吗?这要求岂是过分?’燕飞拗他不过,道:‘我在洗耳恭听,虽明知是难以为助。’高彦见终说服燕飞,大喜道:‘自司马元显那混蛋惹怒纪千千,她一直不肯见客,只有两个人是例外,一个是招呼你在这里睡大觉的人。’燕飞愕然道:‘谢安?’


    高彦道:‘纪千千是谢安的干女儿,谢安是她最欢喜见的人。’燕飞苦笑道:‘你想我怎样帮忙?难道去对谢安说,我生平最大的愿望是想拜会纪千千,不过还要领那叫高彦的小子一起去,希望安公你可玉成我的心愿云云么?’高彦唉声叹气的苦恼道:‘当然不是这样,怎可以这么没有技巧的?谢安的手下有个叫宋悲风的,与纪千千关系很好,谢安有时要送点甚么山珍海错给纪千千吃,又或须人传话,均由宋悲风一手包办,只要你笼络好他,说不定有办法领我去见上纪千千一面。’燕飞笑道:‘只是一面?’


    高彦踩足道:‘当然不止一面那么简单,唉!他娘的!千万不要惊动谢安,他是高门头子中的头子,绝不容我们两大荒人去冒渎他的干女儿。’燕飞道:‘宋悲风是听谢安之命行事的人,他肯为我们荒谬的要求,去打扰纪千千的安宁吗?’高彦苦笑道:‘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唯一办法,只要你能打动宋悲风,他必可作出安排。’燕飞顺口问道:‘纪千千肯见的另一个人是何方神圣?又有甚么来头?’高彦叹道:‘真羡慕那小子,只是与纪千千在街头偶然碰上,竟赢得纪千千的欢心,三次在雨坪台招呼他,不过,那小子确长得玉树临风,长相英俊,又武功不凡,二十来岁已是剑法高明,家底又厚。’燕飞心中一动,道:‘你怎会知道得如此清楚?’高彦傲然道:‘我是干那一行的,收买秦淮楼的人只是小事一件。’燕飞沉声道:‘你见过那个人吗?’


    高彦道:‘只是听人说的。这小子据称来自北方的望族,两个多月前才来建康活动。不要提那小子啦!提起我便有气。来吧,让我们到外面大鱼大肉吃他娘的一个痛快,顺道庆祝你重返人世。’燕飞的心神,却转到可能已夺得纪千千芳心的那个小子身上,在很多方面也与任遥吻合,难道竟真的是任遥?     


  卷四 :第三章 挣扎求存         目录         卷四 : 第五章 明争暗斗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