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2月16日星期二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三:第五章 弟继兄位





“边荒传说”的图片搜索结果

燕飞无声无息的贴着渔舟滑进水里,并没有潜游离开,反以双手运功吸着船身,只余头脸留在水面上。

    此正是燕飞的高明处。若是卢循去而复返,一心搜索荣智,肯定不会放过河里的情况,在夕照的余晖下,兼之水浅,他绝避不过像卢循这类级数高手的耳目。
    刚藏好身体,足尖点在船头甲板的声音传来。燕飞心忖,又会来得那么快的,连忙滑进船底去。


    果然,那人先沿船边游走一匝,然后掠进舱内。
    燕飞心赞卢循果然是老江湖,虽见到荣智的尸身,仍不急于入舱,先巡视周遭的情况,然后入舱观看荣智。
    他又回到刚才的位置,功聚双耳,留心细听,同时运聚功力,以免错过任何突施偷袭的机会。


    对方忽然又从舱内窜出,掠往船尾。燕飞心叫可惜,卢循竟就这么离开,使他失去奇兵突袭的良机。


    "大师兄!"


    燕飞为之愕然,上面那人竟非卢循,不过他的轻身功夫肯定不逊于卢循,只不知是何方超卓的高手?要知,像卢循那类级数的高手,天下屈指可数。忽然平白钻出这样一个人来,当然教他惊异莫名。


    风声响起,一人从岸上跃落船头,讶道:"怎会是道覆你呢?"此时说话的一方才是真正的卢循,而燕飞亦从他对先前一人的称呼,知道先前那人是谁。
    天师道最著名的人物,当然首推"天师"孙恩,接着便轮到得他真传的两名弟子——"妖帅"卢循和"妖侯"徐道覆,而后者更是江东出名的美男子,不知多少美女落于他手上,被骗身和骗心。


    想不到天师道两大高手尽集于此,由此可推知江湖大变即临。
    徐道覆答道:"还不是为那瞧不起天下男人、孤芳自赏的美人儿。我已和她有初步的接触,满想必可如愿以偿,只可惜追入边荒后,忽然失去她的踪影,直寻到这裹来,发现大师兄正出手收拾贼道,我遂找到这艘船上来。"卢循笑道:"人说美人计无往而不利,我说道覆你的美男计才是永不会失手。咦!我们的荣智道兄怎会一命归西,是否你下的手?"燕飞听到,徐道覆一点不惭愧的夸言自己去骗人家姑娘的芳心,大叫卑鄙。亦不得不承认他有一把温柔好听的嗓子,以这副能把树上鸟儿哄下来的声音,配上虚假的高雅言行,尽说些甜言蜜语,确可害苦天下美女,也正因此,他对徐道覆更感深痛恶绝。


    徐道覆道:"我到来时,他已是这副样子,我把过他的经脉,天下间,只有任遥的逍遥诀才能使他心脉被至陰至寒的真气凝固,致一发无救。"燕飞心中大为懔然,此人确有一套本领,单从脉络情况已可推测出荣智的死因。
    卢循道:"竟然是任遥亲自下手,难怪荣智劫数难逃!逍遥诀邪毒陰损,可以长期潜伏受创者体内,伺机肆虐,如不彻底清除毒害,可在任何时刻发作。"燕飞心叫糟糕,难怪自己总觉内伤未愈,原来任遥的真气如此可怕。


    徐道覆道:"这究竟是甚么一回事?荣智怎会遇上任遥?大师兄你又因何到这裹来?天地佩到手了吗?"卢循冷哼道:"不要说啦!天地佩得而复失,给妖女青-和两个小子搞碴了,我现在正找那两个小子算账。"接着把事情简单交待,又道:"其中一个小子是北府兵的人,冤有头债有主,看他们能飞到那里去?"燕飞听得心中苦笑,刘裕惹上这批穷凶极恶的人,自己想不去找他警告一声也不行。


    徐道覆狠狠道:"大师兄要赶快点,否则如让苻坚攻陷建康,树倒猢孙散,要找人将会多费一番工夫。"当他说到苻坚攻陷建康,语气中充满幸灾乐祸的快意,显示出对南晋政权存有极深恨意。燕飞一点不奇怪他这种态度,在往边荒集途上,他从刘裕处知晓有关天师道的情况。


    天师道的出现,并非偶然,而是孕生于江东本地世族和南来荒伧的不满情绪。
    以孙恩为例,本为江东世族,备受南来大族的压迫和剥削,经过多次仕断,已变成南方的低下寒门,对南来的政权和世族自是仇恨极深,时思反噬。
    至于卢循和徐道覆,其家族本为北方望族,却因过江稍晚,没能在江左政权分上一杯羹,沦为寒门,不论其往者是否望族,一律被视为荒伧寒士。


    两股不满江左政权的势力结合,加上道教的异端,便成为同样备受压迫的三吴士庶信仰的天师道。
    这股南方本土人士和南来失落士族的冤屈之气,酝酿已久,由于苻坚的南征,终到了爆发成大乱的一刻。


    跟着是两人进入船舱的声音,且衣衫寒宰,该是两人在搜查荣智的尸身。
    徐道覆道:"适才我探他脉搏,察觉他体内另有小注有别于任遥的外气,转瞬消逝,所以大有可能有人比我们先行一步,曾于荣智濒死边缘时为他续命。"燕飞立即感觉到整条脊骨凉浸浸的,比河水更寒意刺骨,徐道覆的高明处,只从他这番话,应更在先前估计之上。徐道覆入舱的时间只是几下呼吸的工夫,却有如目睹般猜中这么多事,其智计武功,均不可小觑。


    他要施展美男计,去对付的可怜女子究竟是谁?徐道覆要这般费心费力,只为得一女子的芳心?心中不由浮现起那对神秘美丽的大眼睛。


    卢循叹道:"可能性太多哩!现在边荒高手云集,连任遥也来了,我们行事必须小心。"徐道覆道:"既然我们两师兄弟凑巧碰上,不如共进共退,一起行动。如能找到任遥,凭我们联手之力,说不定可去此大患。"卢循拒绝道:"勿要节外生枝,任遥纵横天下,从无敌手,且狡猾如狐,心狠手辣,否则也不能弑师登位。对付他,恐怕须天师亲自出手才行。师弟你所负任务关系重大,不容有失,弄清楚丹劫所在,方是头等要事。"燕飞听得瞠目结舌,丹劫指的岂非他怀内小铜壶的东西吗?看卢循对此物的重视,此物肯定非寻常之物,因何会落在荣智手上?照道理荣智好该把此物献上给江凌虚,更不应在死前托自己交付给另一个人。


    种种疑问,涌上心头。
    徐道覆道:"师兄教训得好,我去啦!"


    燕飞缓缓沉进河底,此时天已全黑,不虞被这两大凶人发觉他潜过对岸。从没有一刻,他的心情会比此时更沉重不安。


    谢安独坐忘官轩一角,只有一盏孤灯陪伴,心中思潮起伏。
    自桓冲因旧患复发,忽然猝逝的噩耗传到建康,他一直坐在那裹,且拒绝进晚。
    现在桓冲在荆州的军政大权,已落入其弟桓玄手上,只差司马王室的正式承认。
    桓冲死讯,现时只在王公大臣间传播,可是纸终包不住火,若他谢安没有妥善应对措施,将惹起建康城臣民的大恐慌。


    司马曜两次派人催他入宫见驾,都给他拒绝拖延,不过这并不是办法,因为事情已到拖无可拖的地步。
    一直以来,桓冲与他是南朝两大支柱,有桓冲坐镇荆州,荆襄便稳如泰山,使扬州没有西面之忧。


    桓玄不论武功兵法,均不在乃兄之下,南方只有另一"玄"——谢玄可以相媲美,本是继承兄位的最佳人选。可是桓玄赋性骄横,素具野心,由他登上大司马之位,绝非大晋之福,只会成为心腹大患。


    宋悲风进入忘官轩,直趋谢安身旁,蹲跪禀上道:"江海流求见安爷。"谢安淡淡道:"还有谁陪他来?"


    宋悲风答道:"只是孤身一人,
没有带半个随从。"谢安道:"请他进来。"
    宋悲风领命去了,临行前欲言又止。谢安当然晓得他想催自己入宫见司马曜,因为司马道子,王坦之等早奉命入宫商议,只欠他谢安一人。

    到江海流来到他身前侧坐一旁,宋悲风退出轩外,谢安沉声道:"海流怎样看此事?"一向城府深沉的江海流闻言不由雄躯微震,垂下头去,沉吟好半晌后,苦笑道:"理该没有疑点,大司马的身体,近年因旧患毒伤,不时复发,现在苻坚大军南下的当儿,精神身体均备受沉重压力,吃不住下一病不起,唉!"谢安平静的道:"海流是何时晓得此事?"


    江海流略一犹豫,终于坦白答道:"海流在今早便收到消息,不过在未弄清楚荆州的情况前,不敢来见安公。"谢安心中暗叹,江海流与桓玄一向关系密切,尤过于与桓冲的关系。他谢安还是于黄昏时才知悉此事,可是江海流却早几个时辰已得桓玄报讯,因为桓玄要利用江海流在建康朝野的影响力,助他顺利继承桓冲的权位。
    现在司马曜同意与否,全看他谢安一句话。司马王室当然不愿让桓玄集荆州军政财大权于一身,还希望借此机会削减桓氏的权力,不过必须得有北府兵在手的谢安点头同意才成。


    谢安说"是"或"否"只是一句话,但任何一方面的后果均是影响重大。让桓玄登上大司马之位,短时期内当然大家相安无事,不同意的话,荆、扬立告决裂,内战随时爆发。际此与苻坚决战在即之时,犹如火上添油,绝非南朝臣民之福。谢安心中的矛盾,可以想见。


    淡淡道:"消息是否来自桓玄?"


    江海流很想不直接回答此一开门见山的无忌直问,可惜别无选择,颓然点头道:"正是如此!"谢安微笑道:"海流弄清楚情况了吗?"


    江海流暗叹一口气,前俯少许,压低声音道:"海流手上,同时得到一份由荆州武将大族们联署的奏章,恳请皇上钦准南郡公继承大司马的重任,以安定荆州军民之心,令他们团结一致,以应付苻坚。唉!海流已在奏章内加上签押认同,准备报上安公你后,立即奏上皇上。"谢安笑意扩展,一瞬不瞬的盯着江海流。
    江海流苦笑道:"安公可否准海流说几句私话?"谢安从容道::这正是我想听的。"


    江海流再凑近少许,声音压至谢安仅可耳闻,道:"玄帅出师告捷,大破梁成军,又把苻坚先锋大军,力压于淝水之西,胜利可期。不过,安公有否想过,此战若以我方大捷为结束,以后形势的发展,对玄帅和安公你会否非常不利?"谢安皱眉道:"这番话是否南郡公教你向我说的?"江海流坐直身体,缓缓摇头道:"这是海流自己心中真正的想法,若有一字虚言,教海流不得好死。安公肯在此关键时刻支持南郡公。南郡公必然心存感激。当然明白,安公不用南郡公对你老人家感恩图报,那就当是为玄帅和我大晋的臣民着想,只要南郡公一天控制荆州,司马氏将不得不重用玄帅,以收制衡之效。而我江海流亦以性命担保,绝不偏向任何一方,以此报答先司马对海流的恩情。这确是海流的肺腑之言。"谢安心中再叹一口气,江海流确是目光如炬,把握得形势很准。现在他只能在支持桓玄或让他与南朝分裂之间作出一个选择。


    桓玄最顾忌的人是他谢安和谢玄,余子均不被他放在眼内。进一步说,江海流最怕的人亦是自己和谢玄,只要其中一人在,给个天江海流作胆,也不敢助桓玄起兵作乱。没有江海流之助,桓玄将无法控制长江上游。所以江海流的一番话,肯定非是虚言。


    可是他若支持桓玄,而不设法拖延又或趁机削弱桓家的权势,肯定会令司马曜和司马道子对他谢家疑忌加深。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是进退两难。


    谢安平静的道:"海流该很清楚南郡公的心意吧!"江海流叹道:"清楚又如何呢?即使南郡公,也要屈服于形势下,此战若胜,南方尚有何人敢与玄帅争锋。但若战事持续,则朝廷更不得不借重南郡公和荆州的兵力。


    眼前最重要的是团结而不是分裂,不论是胜是负,荆、扬的合作是必须的。这是海流愚见,请安公定夺。"谢安点头道:"海流立即把奏章送入皇宫,请皇上过目,我随后便来。"江海流大喜道:"如此,安公是肯全力支持南郡公了。"谢安微笑道:"这不是你的心愿吗?"


    江海流老脸微红、嗫嚅道:"海流只是希望我大晋,一不会亡于苻坚手上,二不会坐失乘胜北伐的良机,两方面均要安公支持南郡公才能成事。"谢安不置可否,道:"去吧!"


    江海流起立施礼,匆匆去了。


    谢安心中翻起滔天巨浪,现在桓玄能否弟继兄业,全系于自己的意向。江海流虽是替桓玄作说客,可是他的说词却非胡言,其弦外之音,更暗示,要削桓玄之权,并不急在一时。


    事实上,只要一天有谢玄在,桓玄也将被压制至动弹不得,在这样的情势下,司马皇朝将不得不倚仗谢玄,他谢家便稳如泰山。


    如若桓玄将来有甚么行差踏错,谢玄亦有足够能力收拾他。但若现在于桓玄没有大错误的时刻对付他,何能教桓玄势力所在的荆州军民心服。
    在权衡利害下,谢安终作出艰难的决定,决意向桓玄放个顺水人情,让他坐上大司马的位置。  


卷三:第四章 铜壶丹劫            目录              卷三:第五章 弟继兄位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