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2月29日星期一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四 : 第七章 飞来横祸

“边荒传说”的图片搜索结果


“边荒传说”的图片搜索结果


‘当’

    高彦和燕飞举杯互敬,把酒喝得一滴不剩,有点酒意下肚,整个世界顿然改观。他们七个人分两组在馆内一角席地坐下点好菜式,高燕两人谈笑甚欢,梁定都等却是默默喝闷酒。


    燕飞见高彦放下酒杯后,呆看着他笑道:‘看甚么?唉!若我冒险返回边荒集去,定是为了庞义的雪涧香。’高彦道:‘我是怕你空着饿了百天的肚子喝酒,会抵不住吐出来。’燕飞感受着因酒而来,那种懒洋洋的暖意,哂道:‘我喝酒的功力仍在,怎会哪么丢人现眼。’高彦见他一脸陶然神色,放下心来笑道:‘你可知,若早十天醒来,现在便可能没有酒去喂你肚内酒虫,以前只青楼有酒奉客,十天前朝廷才开放酒禁,同时增加税米,每口五石。’燕飞讶道:‘打胜仗开放个禁不稀奇,因何反要加税呢?这些事不是谢安管的吗?’高彦压低声音道:‘据我听口来的消息,现在朝廷揽权的人是司马道子,一切施为全为增加国库税捐,以供司马曜挥霍享乐。他狗X的!幸好我们是荒人,辛辛苦苦赚回来的不用给他们剥削,变成冤大头。’燕飞劝道:‘回边荒集吧!你是不属于这个地方的,在边荒集,你哪有闲情和别人呕闲气。’高彦立时双目放光,点头道:‘对!在边荒集是惯于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老子要看那个娘儿便那个娘儿,娘儿们只会怕你没兴趣去看她。不过此事还须你老哥帮忙,没见过纪千千,我是不肯心息的。’燕飞苦笑道:‘你不怕失望吗?纪干千若像谢钟秀般对待你,又或如那真小姐般没兴趣看你半眼,你便是自讨没趣。’高彦笑道:‘若她是那样的一个女人,我只好死心立即回边荒集去。你奶奶的,勿要找籍口,而没有尽力玉成我对秦淮河最后一个心愿。’燕飞拿他没办法,苦笑无语。


    高彦忽然脸色黯淡下去,有点怕开腔地低声道:‘你有什么打算?’此时伙计奉上两碗清汤和堆得像小山一样的大碟热气腾升的饺子,放在方几上,燕飞立即动箸,吃个不亦乐乎。
    高产皱眉道:‘你还未答我的话?’


    燕飞没好气的道:‘你何时改行不再作荒人?荒人哪有向另一个荒人问长问短的?荒人不但没有过去,更没有未来!这是边荒集的奉行规条。甚么朋友、兄弟、生死之交只是拿来说说的门面话,从来没有实质的涵义。立即给我滚回边荒集去,继续你发财风流的生活。’高彦一对眼睛红起来,却说不出话来。


    燕飞见到他的模样,知他是因自己变成废人而难过,禁不住英雄气短,颓然道:‘原来边荒集通吃八方的高彦小子,是这么容易哭的!算啦!待我为你好好想个办法。不过,见到纪千千后,你须立即离开建康,我再不想你在这里遭人白眼。’高彦很想说:‘你和我一道走’,不过想起燕飞仇家遍地,只是汉帮的祝老大已可令他吃尽苦头,回去边荒集,岂非要他去送命,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终无法说出来。当想到燕飞或要从此寄人篱下,变成高门望族一个闲人食客,那种感觉令他难过至极点。


    燕飞强作欢颜,道:‘生死有命,富贵由天,将来的事要担心也担心不来,今天有酒便对酒当歌。来!我为你添一盅,祝边荒集早日恢复往昔的繁荣。咦!’高彦见他脸色大变的朝入门处瞧去,他身为荒人,在边荒集每天都在刀锋口讨生活,下意识地往怀内摸去,方发觉因要进青楼,而今早又是直接从青楼到谢府,所以将一向藏身自卫的匕首也没有携带,骇然别头望去。


    梁定都等五人早弹起身来,人人拔出佩剑。大门一下子涌进十多人来,个个黑布袋罩头,只露出闪着凶光的双目,一式手持长达六尺黑黝黝的重木棍,不怕刀砍剑劈,且是专门克制刀剑的长武器。
    馆内近四十名男女宾客和伙记登时鸡飞狗走,乱成一团。
    梁定都往后门方向瞧去,另十多个同样装扮,手持武器的大汉,蜂拥而入,进退之路全被封死。


    燕飞方面没有一个人明白发生何事?在光天化日、健康繁荣的街道上,忽然冒出三十多名蒙头蒙脸的持棍恶汉,更弄不清楚他们是针对梁定都又或是燕飞和高彦而来。
    其中一汉戟指梁定都等喝道:‘冤有头债有主,其它闲人给我滚!’宾客伙记们如获皇恩大赦!只恨爹娘生少两条腿,一窝蜂的从蒙脸汉让出的大门去路,奔到馆外去。


    梁定都喝道:‘尔等何人?可知我们是谢安的家将!’领头大汉一言不发,长棍在天画出一个圆圈,接着脚踏奇步,棍头照梁定都的鼻子捣去。
    前后门的一众蒙脸大汉齐声叱喝,如狼似虎朝他们扑过来,一时整间饺子馆尽是棍影飞舞,敌我悬殊至不成比例。
    燕飞武功虽失,眼力仍在,看那该是头子的大汉出手,立知糟糕,此人不但内功深厚,取位刁钻,最厉害是临敌从容,一派高手风范,其气势完全把梁定都锁紧笼罩,迫得他无法怞身助伙伴御敌。


    ‘当’!


    梁定都不愧宋悲风手下家将中,最出类拔萃的高手,剑出如风,准确命中对方棍头,且用劲巧妙,把对方直捣而来的长棍,劈得横荡开去,正要抢入对方空档,一招毙敌,对方长棍往后回拖,又再扫来,心中大懔,无奈下横移档格。
    张贤等已陷入重围,众敌虽在混战中,仍是进退有序,清楚显示出丰富的群战经验,先乱棍把四人冲散,然后几个招呼一个的全力围攻。
    余下的七、八名大汉把守各方!不时抢入战圈帮手,杀得梁定都等汗流浃背,险象横生,只挨捱揍的分儿。


    燕飞和高彦这边亦告急,起先全赖梁定都等以他们为中心拦阻敌人,到人人自顾不暇,五名大汉便往他们扑去。
    高彦高叫道:‘冤有头债有主,他不懂武功,不关他的事!’那些人怎会理会他,五枝重棍分从不同位置、不同角度,向退到墙角的两人动粗。
    ‘砰’!(缺)其中一名大汉的小腹,那人连人带棍往后抛跌,他同时劲贯左右双臂,硬以手臂挡开另两枝棍子。


    燕飞心中燃起从未燃过的怒火,更知,他和高彦均要饮恨于此。高彦一向擅长的是轻身功夫,若没有燕飞的牵累,即使在这样的劣势下,他仍大有脱身突围的机会,可是现在他为要阻止敌人伤害燕飞,不惜以血肉之躯档护燕飞,只能在固定窄小的空间作战,更兼没有武器,发挥不出平常三、四成的功夫,那能幸免?果然高彦勉强避开左方一棍,却给另一棍扫在右臂处,痛得他全身抖震,狂吼一声,不顾一切地硬抢进前方大汉的棍影里,一头撞中对方胸口,大汉惨嘶一声,抛跌开去,另数人又乱棍打至,哪还像高手过招?只像市井流氓打架般扭斗。
    张贤等人的痛哼不断传来,燕飞环目扫去,本是把守四方的大汉全加入战圈,张贤等不愧谢府家将,人人奋力作战,负伤顽抗。最了得的是梁定都,一个人接住对方七、八个人的攻势,包括领头的大汉在内,且不断有人被他刺伤。他采的是游斗战术,在食馆有限的空间内,滚地腾空,无所不用其极,大大减轻张贤等的压力,还力图往他和高彦这边杀过来施援,令燕飞生出希望。


    他并不在意自己的生死,只是着紧高彦的安危。
    ‘呀!’
    高彦踉跄后退,先撞入燕飞怀里,接着颓然软倒,也不知给人打中那里。
    燕飞一把从后将他抱紧,心中涌起说不尽的无奈酸苦,见漫空棍影打来,毫不犹豫的抱着高彦掉转身体,让背脊迎上敌棍。


    刹那间,不知给劈中多少棍、没有内功护体的肉身,脆弱得自己难以相信,燕飞发觉自己已倒跌墙角,压在高彦身上痛得痉挛起来。
    棍如雨下,专挑他的后脑袋和脊骨下手,手法狠毒,分明要把他打得不死也要终生瘫痪。
    在极度的痛楚中,他的神智反清明起来,隐隐中听到似是宋悲风的叱喝,更奇怪的是肉体的痛楚逐渐远离,似是事不关已,而全身则是暧洋洋的,棍子再不能令他痛苦,反象搔痒般使他说不出的受用,他生出想睡觉的强烈倾向,神智逐渐模糊。
    若死是这么的一回事,确没有任何事值得害怕。


    拓跋圭单人孤骑的沿洋河东岸策马疾驰,大雪早在两日前停止,不过北风呼呼,刮起雪粉令人颇不好受。
    洋河是桑干河上游的支流,由于天气稍为回暖,没有结冰。
    洋河两岸是起伏的山野平原,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东面地平尽处是连绵的山脉,眼所见的一切全被雪披霜结。
    马儿喷着白气,驮着他为拓跋部的命运而奋斗。


    拓跋窟咄果如他所料的挥军追来,由于他借大雪的掩护,比对方多走一夜路程,故可以沿途在避风处,让人马歇息回气,而肯定敌方不论人马均到了马疲人累的处境。
    他离开河岸,朝左方一处山丘奔去,横过积雪的草原。
    奔上斜坡,手下大将、谋士长孙嵩、长孙普洛、长孙道生、张兖、许谦等出现丘顶处。


    山丘后有个小谷,不但可以避风,还有水源,他的二千战士正在那处候命。
    长孙道生为他拉着马缰,拓跋圭跳下马背,拍拍爱马,向众人道:‘来的幸好是慕容麟而非慕容宝。’众人齐声欢呼庆幸。
    慕容宝是慕容垂的长子,慕容麟是次子,慕容宝一向不满乃父看得起拓跋圭,与他关系不佳,慕容麟则和他关系不错。
    此战关键,在于是否有慕容垂的援军,那不但是窟咄意料之外的奇兵,且是生力军,战斗力自然比急追急逃的两支拓跋族战士强。


    拓跋圭凝望北方平野,知道窟咄的过万部队随时出现视线内,在夕照的余晖下,雪白的大地闪耀着诡异的色光,心中豪情奋起道:‘我要亲自斩下窟咄的首级,带着去示众,以后谁若再反对我,将会遭遇同样的命运。’张兖道:‘此战不单须出其不意,事前更须令窟咄感觉不到任何威胁,否则,若他见我们败逃数百里,忽然回师反击,必生疑心。’拓跋圭一向对张兖、许谦两位出身汉族的汉人言听计从,荷坚得一王猛而令他统一北方,此事在他心中极为深刻,而张兖、许谦两人亦认为他是有为之主,故希望像乐毅扶助燕昭王,荀攸扶助曹躁般,成就拓跋圭的大业。在如此心态下,主从间如鱼得水。


    张、许二人代表的正是北方汉人的心态,在以百年计的民族混融下,胡汉之别已非常模糊,兼且汉人对晋室的腐败非常失望,又长期置于北方诸胡的统治下,依附霸主豪强以谋出路,成为时代的大趋势,没有人会有背叛汉统的不安感觉。
    拓跋圭点头同意道:‘说得对!我已和慕容麟击掌为誓,决定今晚夜袭窟咄,在天明前两个时辰,先由我们发动,牵制窟咄的主力,再由慕容麟从北方掩至,夹击窟咄,杀他一个措手不及。’长孙嵩沉声道:‘慕容麟带了多少人马来?’拓跋圭道:‘他虽只带得三千战士,却无不是精锐,以之正面与窟咄对撼稍嫌不足,作为突袭奇兵则绰绰有余。’长孙普洛皱眉道:‘雪地行军难以隐藏,且以窟咄的为人,必时刻提防我们掉头掩袭,一旦我们吃不住他的反击,不能配合慕容麟的攻势,说不定会输掉这场仗。’拓跋圭唇角飘出一丝笑意,淡然自若道:‘我们这几天长程奔跑的速度节奏,均是蓄意而为,总令窟咄感到差点点便可追上我们,故不敢松懈。
    只要在日落前,窟咄的先锋部队出现在我们视线里,此仗的胜利将属于我们,不会有任何其它的可能性。’若窟咄的人现身眼前,那将是逃遁以来,敌人最接近他们的一次。


    长孙道生在三兄弟中居幼,长得俊伟剽悍,不论智计武功都不在两位兄长之下。问道:‘我们在那里伏击敌人?’拓跋圭微笑道:‘就在这里!’
    众人齐感愕然,这里的形势利守不利攻,且不晓得窟咄一方会在何处扎营!而以窟咄的老练,必会派人过来查察,如发现他们的存在,立刻背河扎营,他们前后夹击的战术将派不上用场。


    张兖首先醒悟道:‘少主是要让敌人进占此地。’拓跋圭欣然道:‘我们装作因他到来,悄惶逃跑,还遗下粮草杂物,好令对方生出轻敌之意。此时天已入黑,窟咄又赶了整天的路,当然会留在小谷内扎营休息,好养精蓄锐,(缺)众人恍然。
    小山谷可容三千许人,窟咄的其它人马只好在山丘和谷口南面扎营,当兵将整顿好营地,饮够水吃饱干粮,战士都会入帐休息,待刚睡熟时,他们的偷袭将全面展开,先突击谷口外的营地,当惊动窟咄全军,奋起抵抗,那小谷反会成为调动军队的瓶口地带,大大阻缓北边山丘的战士向南边施援,此时慕容麟的军队将从北掩至,以雷霆万钧之势摧毁谷北的窟咄部队。


    由于小谷的分隔,令窟咄首尾不能相顾,兼之在黑夜中,敌暗我明,纵然兵力胜过夹击的联军,亦发挥不出应有的战力。将倦兵疲,更是他的致命伤。
    众人登时士气大振。
    长孙嵩戟指道:‘窟咄来哩!’
    拓跋圭大喜,极目远眺,北面远远疏林处,驰出十多名战士,望他们的方向奔来。


    拓跋圭大笑道:‘天助我也。’
    又大喝道:‘响号撤退!’
    撤退的号角声在丘野上方盘旋震荡,整装待发的战士,有秩序的从北面谷口撤出,拓跋圭心中充满激烈的情绪,此战究竟是他争霸大业的起点还是终结,今晚将可清楚分明。     



   卷四 : 第六章 士庶之别            目录        卷四 : 第八章 切齿痛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