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2月16日星期二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三:第十章 惨遭妖害






“边荒传说”的图片搜索结果

“边荒传说”的图片搜索结果


燕飞穿林过树掠上山坡,无声无息地在黑暗中推进,他已抛开应否助青-一臂之力的问题,改而内察所负的伤势。

    任遥的逍遥真气似若附体的厉鬼,平时无踪无影,可是每当他行功至一定的火候阶段,那种可怕的真气便像从天上或地下钻出来,在他体内逐分逐寸的扩散,销蚀他的经脉。那种全身有若针刺的感觉,便像有人在他体内施行酷刑。若他不运功驱寒,恐怕他的血液也会凝固起来。


    荣智欲举起铜壶而不得,因他正是陷于此种骇人的情况下。
    可以想象荣智逃离宁家镇,情况与现时的他相似,只不过伤势严重得多,到发觉情况不对,已回天乏术。


    任遥这种可怕的真气,可用"剧毒"来形容,是一种"气毒",有如附骨之蛆。
    自己三度被他的气毒入侵,所以有这幺严重的后遗症,更不晓得是否能彻底驱除。幸好自己的日月丽天大法暗合天地陰阳至理,对这"气毒"有天然克制的神效,否则早似荣智般一命呜呼了。


    现在他顶多能发挥正常状态下七、八成的功夫,因为要分神压抑体内"气毒",若与高手动武,为保命放手施为,后果将不堪想象。
    纵是想到这种可能性,他对援助青-仍没有丝毫退意,他只求心之所安,其它一切都不大计较,包括自己的小命在内。
    在明月之下,林外现出一座藏于深山密林的古刹,看规模可想象其昔日的光辉,此刻却是空寂无人,没有半点灯火,显然是被废弃的寺庙。可怜灵山圣寺,本是修真胜地,却落得荒寒凄冷,仿如鬼域。


    在一堆山石和草丛后方,倏地现出美丽的妖女青-,还向他招手。
    燕飞不以为异,掠到她旁学她般蹲下,通过枝叶婆娑,刚好俯瞰古寺主堂前的大广场,一尊佛像横卧广场正中处,两侧高起的佛塔像两名忠心耿耿的守卫:水不言弃的护持两旁。


    古刹的三重殿堂仍大致保持完整,颇有气势,不过杂生的蔓草已蔓延到四壁和庙顶,一片荒芜的景象。
    不过吸引燕飞注意的却是横躺在卧佛前一位千娇百媚的女郎,一身华裳丽服,美眸紧闭,月色下动人的身体线条起伏,有一种异乎寻常的诱姿,似乎她不用作态,已可迷惑天下男人,令人看得血脉贲张。


    燕飞心中大讶,自己也不是没有见过美女的人,身旁的妖女论美色绝不在那女郎之下,可是为何独有她可予自己如此直接的刺激和诱惑力。若她双眸张开,加上风情万种的风姿,自己岂非会把持不住?
    更奇怪的是,她现在一副海棠春睡的神态,自己因何偏去驰想她翩翩醒来后会是如何动人?


    青-在他耳旁细语道:"这就是曼妙那贱人。"燕飞心中一懔,刚才他的注意力全被曼妙吸引,加上身负气毒,若青-再来给自己一个偷袭,大有可能着了她的道儿。
    不由戒备的往她瞧去。


    青-正在看着他,见到他这般眼神,苦笑道:"上次人家是一片好心,怕你要逞英雄现身,所以想先一步制住你,千真万确是没有丝毫恶意。"又喜孜孜的道:"你是我生平遇到真正的好人哩!是否怕人家遇上凶险,所以赶来相助呢?"燕飞相信了她大半的话,因为如此才吻合她放自己走的情况。目光重投曼妙身上,收摄心神,沉声道:"是甚幺一回事?"青-黛眉轻蹙,道:"人家怎知道呢?可能是江老妖把她擒下,取出她的讯号烟花发射,好引大兄来决一死战。也可能是这贱人自己发射烟花,再躺下来装死。太多可能性哩!"燕飞忍不住问道:"她不是你大兄的人吗?为何开口闭口都称她作贱人?"青-不屑的低声道:"只爱勾引男人的女人是否滢贱?让我告诉你,她正因天生滢贱,自幼便修习媚术,专事勾引男人,你说她不是贱人是甚幺?她最自负的本领,是要好色的男人死心塌地的爱上她,又以为她只忠心于他一个人,给骗死还不知是甚幺一回事!"她以内功蓄聚声音,挨凑过来轻轻耳语,说话虽又快又急,却总能字字清脆分明且音韵抑扬有致,充满音乐的动听感觉,兼之香泽微闻,呵气如兰,充盈健康青春的气息。加上燕飞正目睹横卧广场活色生香的诱人美女,不由-阵心旌性摇。


    燕飞暗吃一惊,心叫妖女厉害。立把绮念硬压下去,忽然青-再靠近他点儿,香肩碰上他肩膀,续道:"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大兄肯收她为妃,正是看中她蛊惑男人的媚术,有时美女的魅力,运用得恰当,比千军万马更要厉害。大兄是聪明人,当然深明此中道理。"燕飞又不由心中一荡,暗忖你不要去说别人,自己也不是在诱惑我吗?想虽是这幺想,那种似有意又无意的让他享到的温馨感受,却使他无法生出移开的念头,那是一种阔别已久的醉人感觉。


    沉声道:"你现在打算怎幺办呢?"


    青-微耸香肩,柔声道:"不论那一种可能性,江老妖肯定在一旁虎视眈眈,我才不会蠢得去为她犯险。"燕飞不解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见到烟花讯号,立即不顾一切的赶过来。刚才又故意引江老妖去追你,好让曼妙脱身?"青-的小嘴差点便碰上他耳根,道:"因为她现在对大兄很有用嘛!人家才怎也要装模作样一番哪。唉!江老妖不知何时方肯现身。嘻!人家才不怕江老妖杀她,因为没有男人舍得杀她哩!当江老妖妄起色心,便将是他遭殃的时候了。横竖闲着无聊,我们来个玩意好吗?"燕飞讶然往她瞧去,正要询问是甚幺玩意,青-已纵体入怀,整个香喷喷的娇躯倒在他胸腹里,还轻舒玉臂,把他的颈项缠个结实,美眸半闭,玲珑浮凸的酥胸不断起伏,红唇轻启香息微喘着道:"亲我!"燕飞眼前见到的是她一向看似天真纯洁的另一副面目,媚眼如思,春情荡漾。其诱惑性绝不在曼妙之下,最要命是明知江凌虚这极度可怕的大魔头正在附近某处,尤增偷情的香艳刺激感觉,一时间他忘掉此女不但狡猾如狐,且曾出卖过他,真想凑前少许,便可肆意享受她湿润丰满的美丽香唇。


    正要付诸行动,蓦地一股冰寒之极的真气,从她按在他颈项的纤指利箭般射入他经脉内,瞬即侵袭全身,浑身经脉像给冰封起来,不要说运气反击,连动个指头轻叫一声也有所不能。
    青-美丽的花容突生变化,双目睁开,可是其中再无丝毫柔情蜜意,眼神冷漠至没有任何感情,令他想起任遥的眼睛。


    这反复无常的妖女缓缓坐直身体,再半跪在他前方,忽然收回双手,接着玉手如骤雨闪电般连续十多指点在他前胸数十大小袕位上。
    每一指均注入一道冰寒彻骨、直钻心肺令他生出五脏六腑骤被撕裂感觉的真气,偏又大叫不出声来,就像在噩梦中,明知猛兽毒蛇噬体,却没法动弹。不过这妖女比之洪水猛兽,更要狠毒千百倍。


    燕飞仅余的真气全面崩溃,即使现在有人能治好他,他不但武功全失,还要变成比常人不如体弱多病的人。
    这位毒如蛇蝎的女人当然不是要废去他武功那幺简单,而是要他失去所有抵抗力,让她入侵的真气慢慢把他折磨至死。


    纵使是深仇大恨,也不用施加如此残忍的手段,何况他对她尚算有恩。
    他现在最后悔的,不是没有让刘裕和拓跋圭干掉她,而是刚才自己真的曾对她动心。更令他惊骇莫名的是她攻进体内的也正是逍遥真气,不过任遥走的是陰柔路子,她反走阳刚之路。其精纯深厚处,与乃兄实不遑多让,由此看来,她是一直收藏起真正的实力。


    此妖女实是彻头彻尾的骗子。
    这些念头电光石火般闪过他的脑海,在锥心刺骨的极度痛苦中,他往后仰跌。
    青-玉臂轻舒,穿过他胁下,把他抱个结实,小嘴凑到他耳边说道:"乖乖不用怕,开始的痛苦过去后,你的感觉会迅快消失,只剩下神智,然后逐步模糊,能如此冷静舒服地见证自己的死亡,是最逍遥的死亡乐趣。死后你会归宿何处呢?倘是极乐西天这不是非常有趣吗?"接着又轻笑道:"奴家最喜欢骗你此种自命正义的大傻瓜,换了那两个混蛋是绝不会上当的,只有你这个傻瓜给我骗了两次仍不醒悟。唉!也难怪你的,安世清父女也给我把天心佩骗上手,你燕飞算甚幺东西呢?你的人虽然不错,可惜体内流的并非皇族的血。你要恨就恨自己晓得天地佩的秘密吧!下一个将轮到刘裕,他会比你死得凄惨十倍。待会人家会来为你安葬,好好享受你的死亡吧!"说罢缓缓把他放倒,平躺草地上。


    在府卫开路下,谢安和王坦之同车驰出乌衣巷,转入街道,向皇宫进发。
    街道上挤满狂喜的人民,家家户户张灯结彩,鞭炮声震耳欲聋,欢乐的景像看得谢安心生感触,此时胜利的狂喜逐渐淡褪,代之而起是对未来的深忧。
    在淝水之胜前,由于北方强大氐秦的威胁和无休止的寇边,在重重压力下南晋君民空前团结。


    可是现在威胁已去,首先出现就是应否北伐的问题。
    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政治环境的改变,司马曜将对他谢安由信任和倚重转为猜忌与疏远,更会千方百计削他的权力。


    若他谢安是有野心的人,他会设法趁势掌握更多的权力,只恨他并不是这种人。
    他最羡慕的是天上的闲云野鹤,在这样的情况下,只有功成身退一途。
    以后家族的荣辱只有倚靠谢玄的威望和手上的北府兵将,他肯让桓玄坐上大司马的位置,正是要保谢玄,使司马曜和司马道子不敢轻举妄动,以用之抗衡桓玄。这未必是南晋臣民之福,可是他却没有更好的选择。


    王坦之刚接受过街上群众的喝采欢呼,放下帘子,别头过来看到谢安的神情,讶道:"你有甚幺心事?"谢安淡淡道:"国宝是否和司马道子过从甚密?"王坦之的胖脸露出尴尬神色,道:"他们只因志趣相投,故不时往还。唉!国宝近来心情不好,不时发脾气,我已多次训斥他,这两天他会亲来向你请罪的。"谢安想到女儿,暗叹一口气,道:"若娉婷肯随他回去,我绝不会干涉。"王坦之轻叹道:"国宝仍是个孩子,总觉得自己郁郁不得志,满怀抱负无法施展。"谢安心想你这是兜个弯来怪责我,也不想想你儿子如何败德无行。不过再作深思,也很难怪他有如此不满,谢家因淝水一战,肯定可名留史册,何况更出了个谢玄。而他王家却是后继无人,自王导、王敦后就只有他王坦之似点模样,不过王家的光辉,现时已完全给谢家盖过,王坦之口出怨言,是合乎常理。


    这类问题和矛盾,在淝水之战前绝不会出现,可见淝水的胜利,把南晋上上下下的心态全改变过来。
    谢安压低声音道:"我准备离开建康。"
    王坦之骇然道:"甚幺?"
    谢安目光透过竹帘,瞧着街上狂欢庆祝的群众,默然不语。
    马车开进王城,热闹不减。


    王坦之道:"皇上必不允准,
你究竟有甚幺心事?何不说出来让我分担,你该知我一向支持你的。"谢安苦笑道:"你该如我般明白皇上的真正心意。鸟尽弓藏,我谢安再无可供利用的价值。"王坦之愤然道:"你千万勿要自乱阵脚,现在苻坚大败,北方必重陷于四分五裂的乱局,皇上一直想收复北方,统一天下,现在正是你大有作为的时候,坦之愿附骥尾。"谢安心忖司马曜是明知事不可为时才挂在口边说说,作其豪情壮气就可以。若要他发动支持北伐,对他来说等若要他把半壁江山送出来作有奖游戏。

    不过王坦之希望他留下,确是诚意真心,因为王坦之并不是个有大志的人,只是希望一切如旧,王、谢两家可以续续保持最显赫的地位。
    深望他一眼道:"淝水的胜利来得太突然,我们根本欠缺北伐的准备。而不论只是苟且偷安的腐朽势力,又或有志还我汉统的有识之士,均晓得北伐困难重重。北方胡人只要截断我们的漕运,我们便会有粮草不继的致命弱点。而未曾南渡的北方汉人,受胡族长期统治下,民族意识和其与胡族的关系亦渐趋模糊,对于我们的北伐也不感兴趣。说到底,边荒的存在,既令苻坚输掉此仗,也令我们的北伐难以成事。自古以来,从未曾试过出现如此奇怪的情况。"王坦之急道:"北伐之事可从长计议,你仍不用急于辞官归隐呀。"谢安从容道:"你是否怕我入宫后立即请辞?"王坦之点头道:"皇上会误以为你挟功自重,以退为进,那就不妙。"谢安微笑道:"放心吧!我会待诸事底定,苻坚的情况清楚分明,始会离职,那时或不用我开腔,皇上已有安排了。""砰砰砰"!


    一阵急骤的鞭炮声在大司马府门外爆响,在欢乐热烈的气氛中,马车开进皇宫。
    苻坚骇然勒马,呆若木鸡似的瞧蓄远方,一股浓烟在那处升上高空,隐见火光。
    乞伏国仁、吕光等齐勒马缰,人人脸如死灰。
    战马嘶鸣,再有数匹马儿支撑不下去,力尽倒毙。
    吕光道:"边荒集起火!"


    乞伏国仁倒吸一口凉气道::逗是没有可能的!任南人水师如何快捷,逆水而行,至少明早才可到达边荒集。"吕光道:"即使到得边荒集,以姚大将军经验的丰富,绝不会让南人轻易得手?"苻坚像忽然衰老了十多年般,脸上血色退尽,喃喃道:"作反哩!作反哩!"乞伏国仁等面面相觑,却没有人反驳苻坚。眼前唯一的可能性,是姚苌背叛大秦,自行放火烧寨,撤返北方。


    蓦地一阵急剧的马蹄声从西南方传来,约有数千人之众。
    人人再次脸色大变,这趟确是前无去路,后有追兵,难道氐秦就这幺亡掉? 


卷三:第九章 噬脐莫及         目录         卷三:第十一章 丹劫之难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