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Adsense

2016年2月16日星期二

小说篇~ 黄易《边荒传说》卷三:第八章 淝水流绝




“边荒传说”的图片搜索结果



燕飞不徐不疾的在路上走着,非是他不想赶路,而是怕内伤发作。昨晚已三次出现发作的征兆,累得他要停下来行气活血。任遥的邪功确陰损厉害,若非他的日月丽天大法已窥先天真气门径,合于自然之道,恐怕早像荣智般一命呜呼去了。

    由此更可猜测,任遥下一个杀人的目标是刘裕,因为,他会认为自己也像荣智般命不长久。而晓得天地佩秘密的人,除鬼脸怪人外便剩下刘裕,干掉他,任遥便可一劳永逸,不虞他把秘密泄露予曾拥有天心佩的安世清父女。至于鬼面怪人,只要他不是安世清便成,没有天心佩,得物亦无所用。


    现在连燕飞也对那甚幺洞极经生出好奇之心,究竟其中包含甚幺惊天动地的秘密,令像任遥般等各霸一方不可一世的高手,也不择手段的你争我夺,斗个不亦乐乎。而目下占尽上风的,肯定是任遥。
    他取的路径靠近睢水,应是通往淮水南岸的盱眙,盱眙为建康北面的大城。
    可以想象,这条驿道以前必是非常热闹,现在却是野草蔓生,日久失修,凹凸不平,但不久前曾有车马经过,遣痕犹新,大有可能是曼妙夫人那队车马。她的目的地难道是建康?


    燕飞心中盘算,当到达淮水,便泅过对岸,沿淮水南岸西行,顶多两天工夫,可抵峡石,还可以好好休息疗伤,又不虞碰上往寻刘裕晦气的青-或任遥。
    纵使两人比他早上一天半日到达峡石,总不敢公然摸入城内四处找寻刘裕,因那是北府兵重地,惹翻谢玄,即使高明如任遥,也可能要吃不完兜着走。所以他两人只能隐伏城外,找寻机会。


    转过路弯,燕飞一震止步。


    前方不远处,赫然有一人伏尸地上,佩剑断成两半,陪伴尸旁,看服饰分明是护送曼妙夫人的逍遥教年青武士,尸身仍有微温。
    燕飞心中泛起历史重演的古怪感觉,脑海浮现出被卢循所杀,遍布道上的太乙教道徒。忙趋前详细检视其死因,但表面却无任何伤痕,显是被震断经脉。
    曼妙夫人车队的实力与太乙教徒不可同日而语,曼妙夫人更是高手,且任遥又在附近,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何人有此能耐呢?


    燕飞继续沿路疾行,不一会又见到两具尸体,其中一个还是曼妙夫人的俏婢,行凶者不但心狠手辣,且连女子也不放过,可肯定非是替天行道的正派人物。
    他虽对逍遥教任何人物绝无好感,亦不由心中恻然。三人死法如一,均是被凶手以绝世玄功,硬生生震断心脉而亡,全身不见其它任何伤势,如此陰柔至极,却能摧心裂脉的手法,他从未遇上,邪恶可怕至乎极矣。


    再转过一个路弯,果然不出所料,那辆华丽的马车倾侧路旁,四周伏尸处处,令人惨不忍睹。
    燕飞生出不寒而栗的感觉,追袭曼妙夫人者的武功,当在卢循之上,如此人物,天下间找一个都不容易,偏偏这几天内,他们却一个一个仿如从地府钻到边荒来,作恶人间。究竟是甚幺一回事?


    当北府兵的轻骑兵分三路渡河,由于河道低陷下去,氐秦前线布防的盾箭手又离岸达百步,其角度只能看到敌人的头盔,瞄准不易,兼之鼓声震耳,一时乱了方寸,只有部份人盲目发箭,均给敌人高举的盾牌阻挡。


    苻融居于马上,看个清楚分明,见敌人以近乎陆上奔马的高速渡河,而河水最深处,顶多只及马膝,方知中计,大叫不妙下,拔出马刀,高喊前进,却给鼓声把他的呼喊完全盖过去。转呼放箭时,以百计的劲箭,已像暴雨般从河上射过来,投往己阵,登时射倒数十人,坚固的前阵立即乱起来。


    谢玄一马当先,跃上岸沿,大叫道:"苻坚败哩!"要知,前线秦兵离岸只有百步,以骑兵的速度,眨眼工夫便可冲入阵内,秦兵顶多只能多射上两箭。
    谢玄的出现,惹得人人往他发射,岂知谢玄左盾右剑,盾护马,剑护人,就那幺把箭矢挡格拨开,威风至极点。


    三路骑兵同时冲上淝水西岸,如狼似虎的往敌阵杀去。
    正撤退的秦兵乱了阵脚,部份掉头迎战,部份仍继续退走,你撞我,我阻你,形势混乱不堪。


    苻坚和一众将领见对方来得这幺快,也知中计,慌忙勒转马头,喝令四周手下回身反击,可惜,已阵不成阵,队不成队,形成更大的混乱。
    空有二十多万大军,却无法发挥应有以众凌寡的威力。


    最前方的苻融见势不妙,大喝道:"拔出兵刃,近身作战。"以汉人为主的步兵,见敌人来势汹汹,正不知该奋战还是后撤之时,朱序见是时机,也大嚷道:"秦军败哩!"领着手下亲兵亲将,掉头便走,左右的秦兵哪知发生甚幺事,立即跟随,前阵登时露出个大缺口,牵一发而动全身下,整个前阵乱上加乱。


    苻融见状怎还不知朱序是叛徒奸细,孥刀策马往朱序追去,大喝道:"后撤者斩!""飕"的一声,一根劲箭从敌方处射来,从左胁透入,直刺苻融心脏要害。
    苻融长刀脱手,临死前勉强扭头瞧去,见谢玄正朝自己冲来,手上长弓重挂回马侧,他最后一个念头,是晓得不但输掉此仗,大秦也完蛋了。


    前线众兵瞧着主帅从马上堕下,一头扑倒,朱序等又不断大嚷"苻坚败了",敌人又已杀至近前,登时抛弓弃刃,往西四散奔逃,把要回头还击的骑兵冲个分崩离散,肢离破碎,溃不成军。
    只见人踏马、马踏人,马翻人堕,呼喊震天,谢玄方面的三队骑军已破入阵内,战争再不成战争,而是一场一面倒的大屠杀。


    北府兵的步军在孙无终等诸将指挥下,尾随骑兵渡河,当他们登上彼岸,大局已定,整个西岸河原尽是四散奔逃的大秦步骑兵。
    回头欲要迎敌的苻坚,看得睚毗欲裂,不顾左右劝阻,硬要拚命,可是其亲兵团却被败退回来的步兵所阻,欲进难前。


    乞伏国仁见谢玄的骑兵队正朝着他们歪倒的皇纛杀来,知败势已成,孙子下凡也回天乏力,死命扯着苻坚马缰,大叫道:"天王请退回边荒集。"苻坚还要抗拒,一支流矢射来,插入他左肩,痛得他惨哼一声,伏倒马上。
    乞伏国仁无暇检视他伤势,扯着他战马往淮水方向驰去,吕光等一众大将亲兵,忙护持在他左右,同往淮水逃去。


    大秦军终告全面溃败。


    那负责驾车的秃头大汉倒毙马车旁,背心衣衫破碎,隐见一个紫黑色的掌印。他的左右手不自然地探出来,中指屈曲,似要在泥地上挖点东西。
    燕飞来到他身旁蹲跪细看,果然,秃顶大汉在临死前,硬在泥土上写出一个"江"字,中指嵌在最后一划尽处,然后不支毙命,附近却不见其它被害者。


    有那个高手是姓江的?
    忽然心中一震,已想到是谁。


    杀人者定是太乙教之主江凌虚,事实上他也因天地佩潜到边荒来,只因道门碍于某种誓言没有出现于汝陰,当发现荣智等被害,知是任遥出手,勃然大怒下跟着车轮痕迹追来,大开杀戒。任遥既没有随队南行,这批逍遥徒众当然遭殃。
    这幺看,南方人人畏惧的"天师"孙恩也可能在边荒某处。


    这秃顶大汉是唯一有明显致命伤势的人,燕飞推测他武功远高于同侪,一人独力截着江凌虚,拚死力战,好让曼妙夫人等逃走。
    想到这里,燕飞目光扫视道旁密林,不一会有所发现,左方林内有因人冲入而枝断叶落的痕迹。


    燕飞跳将起来,掠入林内,空气中残留着青-所施放的烟雾弹的辛辣气味。可以是其它逍遥教徒施放,又或是曼妙夫人。
    对于妖女青-,他是敌友难分,不过绝无恶感。她虽是行为难测,反反覆覆,可是忆起她天真无邪的如花玉容,在宁家村催他逃走的神情,总感到她并不像任遥般邪恶透顶。


    他有点不由自主的深进林内十多丈,一具女尸高挂树上,长发披散,是曼妙夫人另一名婢子。
    燕飞生平最难忍受的事,就是强男凌虐女流,逍遥教的女徒虽非是弱质女子,更非善男信女,可是江凌虚的狠下毒手,仍激起他心中义愤。
    本抱着姑且看看,不宜沾手插足邪教互相残杀心意的他,终抛开一切,往林木深处依据蛛丝马迹,全速追去,浑忘己身所负严重内伤。


    谢玄立马淮水南岸,凝视对岸林野荒山,由苻融设立,横跨淮水的三道浮桥展现前方,大晋的水师船逆流沿淮水而来,转北进入颖水,旗帜飘扬的北上开往边荒集,进攻敌人大后方的据点,务要先一步摧毁苻坚唯一可藉以翻身的老本。
    刘裕与一众亲兵策马居于谢玄马后,心中充满胜利的兴奋,又夹杂着战争中人命如草芥的伤情。


    淝水之战以"秦兵大败"而告终。只是敌人"自相践踏而死者",已是"蔽野塞川"。现在,刘牢之和何谦各领一军,分别在淮水两岸追杀逃亡的敌人,谢石和谢琰则负责收拾残局,接收寿阳,处理敌人伤亡者和收缴敌人遗下的战马、兵矢和粮草物资。


    谢玄率领二千精骑,甫抵达便立马凝思,包括刘裕在内,没有人明白他在想甚幺。
    谢玄忽道:"小裕过来!"


    刘裕拍马而前,到达他身侧稍后处,全心全意恭敬的道:"玄帅请吩咐!"谢玄双目射出凄迷神色,轻叹一口气,道:"你有甚幺感觉?"刘裕大为错愕,老实地答道:"当然是心情兴奋,又如释重负。苻坚此败,将令北方四分五裂,我们不但有一段安乐日子可过,还可乘势北伐,统一天下,刘裕只愿能追随玄帅骥尾,克服北方。"谢玄没有回头瞧他,看着其中三艘水师船,缓缓靠往对岸秦人建设的临时渡头,神色漠然道:"若一切如小裕所说那幺简单,则世上该少却很多烦恼事,可惜事与愿违,小裕该谨记'人心险恶'这四个字。"刘裕此时,已视他为胜于祖逖的英雄人物,闻言心中一震道:"小裕不明白玄帅的意思。"谢玄道:"终有一天你会明白。战争是无情的,现在我们必须乘势穷追猛打,赶尽杀绝,尽量收复过去数年的失地。唉!以前我一直深庆边荒的存在,让我们可以保持苟安和繁荣的局面,但在此刻,边荒却成为最大的障碍。"刘裕心中同意。


    边荒因是无人的缓冲地带,途上没有补给的城市村落,南北任何一方要攻打对手,均要大费周章,在行军路线和粮草运输上更要费尽心思,且让对方有充足时间作好迎战的准备,变成南晋的天然屏障。


    可是,现今苻坚大败,由于南晋并没有充份北伐的准备,顶多只能收复像襄阳等位在边荒以南失陷于氐秦的大城,不易乘势追击,一举克服北方。
    待北方诸族站稳阵脚,形势将逆转过来,再不利于北伐,所以谢玄生出这番感叹。
    而北伐能否成事,还要看朝廷的心意,谢玄的"人心险恶",至少有部份是由此而生。
    战马从那三艘水师船源源卸到岸上去,看得刘裕大惑不解,不知从何处忽然钻出这群战马来,且是十中挑一的精选良马。


    刘裕忍不住问道:"这些马……"


    谢玄微笑道:"小裕难道忘记了洛涧之战吗?"刘裕恍然大悟,晓得这批优质战马是击垮梁成一军俘获的战利品,心中有点明白,道:"玄帅是否准备亲自追击苻坚?"谢玄终朝他瞥上一眼,颔首道:"小裕的脑筋转动得很快,这就是穷迫猛打,赶尽杀绝,否则我如何向朝廷交待?"刘裕心中叫绝,更是佩服。谢玄确可得算无遗策的美名。若换作是自己,肯定会把战马用在刚才的战场上,那一来,或会令敌人生出警戒之心,没有那幺容易中计。


    而把这批生力军的战马,换上座下因战事疲乏不堪的马儿,再以之追杀人疲马乏的苻坚,实在是上上之策。
    难怪谢玄一点不心急苻坚愈逃愈远,因为有这一批养精蓄锐,吃饱粮草的马儿作脚力,追赶疲不能兴的敌人时,必可轻轻松松把对方收拾。
    早在胜负未明之际,谢玄已拟定好追杀苻坚的全盘计划,这才配称明帅,战胜后,尽量争取最大的胜果。


    谢玄淡淡道:"你猜苻坚会采取那条路线逃走?"刘裕毫不犹豫答道:"边荒集!"
    谢玄哈哈笑道:"答得好!苻坚对此战之败肯定非常意外,又心痛苻融之死,必全速逃往边荒集,希望借边荒集数十万兵力,加上重整的败军,再图反攻。我将利用他这心态,教他永远不能重返北方。"刘裕兴奋的道:"任苻坚如何精明,绝想不到慕容垂和姚苌会出卖他;以为凭两人丝毫无损的兵员,可助他扳回此局。但,如今已可肯定,慕容垂固然按兵不动,姚苌闻苻坚败讯,亦会立即率领手下撤返北方。在边荒集没有出色大将主持下,加上人心惶惶,我们水师攻至,边荒集的守兵将望风而逃,不战而溃。玄帅此着确是高明。"谢玄默然片晌,忽然沉声道:"我们要小心慕容垂,现在他心愿达成,苻坚的氐兵团已七零八落,他和我们的关系已彻头彻尾改变过来,再非互相利用。"刘裕点头受教,又心中感激,谢玄对他确是另眼相看,不但肯和他谈心事,更对他谆谆诱导,望其成材。


    谢玄道:"我们去吧!"领头策马驰下浮桥。


    刘裕和众骑追随其后,马蹄踏上浮桥,发出密集的清响,仿佛如对苻坚敲起的丧钟,强大的氐秦帝国,已到了日暮途穷的绝境。  


卷三:第七章 淝水之战          目录       卷三:第九章 噬脐莫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